c9uah熱門連載都市言情 《重生後成了皇叔的心頭寶》-第232章 長公主駕到-35jmu

重生後成了皇叔的心頭寶
小說推薦重生後成了皇叔的心頭寶
凰于飞脸色极为难看,君墨白是神龙见首不见尾,难得来一趟,谈大单子,就被这个周振南给搅和了。
尽管去到大厅的时候,几乎所有人都在,凰于飞还是没什么好脸色:“见过周公子,不知道周公子漏液前来,有何见教?”
星座圣音
都市逍遙戰尊
周振南是太子面前的红人,所有人都知道。
这也是许多人巴结讨好的对象。
老太太脸色瞬间就变了:“飞儿,祖母平日里是这样教导你的吗?怎么对客人如此无礼?”
站在那边低眉垂眸的周氏忙笑道:“母亲息怒,飞儿率真可爱,让人心疼得紧,振南是不会和飞儿一般见识的。”
老太太冷哼了一声:“还不赶紧谢谢你二婶儿?”
凤盗天下:男神打包带走
凰于飞诧异道:“二婶儿?不是周家姑奶奶吗?祖母莫不是记错了?周家姑奶奶前些日子已经被二叔休了,现在她已经不是我二婶儿了。”
“放肆!当着客人的面就敢如此顶嘴。凰于飞,当真是老身平日里太宠你了吗?”老太太今儿底气足得很,根本就不将凰于飞这个未来郡主看在眼睛里。
凰雀灵妖妖乔乔的走了上来,眉目中带了几分楚楚可怜的对着老太太道:“祖母息怒。姐姐才刚过来,肯定是不清楚情况的。所以才会误会。”
甜蜜暖婚:宝贝,乖一点
凰雀灵转身就对凰于飞柔声道:“俗话说,夫妻之间从来都是床头打架床尾和。我爹和我娘前些日子因为口角,一时意气,才写下了休书。现如今彼此都冷静了下来,念在多年夫妻情分,将我娘接了回来,也算是再续前缘。今儿请姐姐过来,一来是知会一声。二来也是给姐姐道个歉。”
凰于飞转身看看周振南,疑惑道:“我的婢女来找我的时候,可不是这样说的。她说,是周公子点名要见我?”
曾少年 九夜茴
凰雀灵脸色一白,下意识的上前一步:“姐姐……”
凰于飞缓缓转身,看着凰雀灵那泫然欲泣的模样,沉重的叹了口气:“灵儿,你别这样。今儿我才从外面搬回来,原本就十分疲惫。本来想着早点休息,却因为周公子一句话被拉了过来。”
老太太眸光闪了闪:凰于飞住在外面的事情,可不适合被外人知道了。
忙道:“飞儿丫头就是性子急。你妹妹想要和你说的是你二婶儿回来事情。”
凰于飞心头冷笑,可脸上却是默不作声的样子,对着老太太屈膝柔声道:“既然是这样,那妹妹实在是多虑了。飞儿不过是一个晚辈,哪里有资格对长辈的事情多加置喙?”
言下之意,不管是当初凰柏休妻,还是现如今周氏回来,都和她没有任何关系。
周氏的脸狠狠的抽了抽,做出一副十分感慨的样子低声道:“飞儿可真是懂事。”
凰于飞心情很不好,看着周振南一直都不吭声,便是对着老太太屈膝道:“既然此间事了,那飞儿就不打扰祖母了。飞儿告退。”
“凰小姐请留步。天黑路滑,不如我送凰小姐一程?” 周振南这个时候才吭声,很明显,他接下来想要说的话,并不想要别人听见。
极品兵神 鱼儿小小
凰于飞看了看外面的天色,毫不犹豫的就拒绝了:“孤男寡女,单独相处,瓜田李下的,还请周公子自重。若果真有什么事情,请周公子就在这里说吧。”
“是太子殿下……”
周振南的话还没说完,凰于飞就平静的打断了周振南的话:“这里所有人都是凰于飞的至亲,周公子但说无妨。再说了,凰于飞行事向来坦荡利落,事无不可对人言。若无事,我就告辞了。”
溺寒 泥寒
君耀临是个什么样的人,凰于飞自然是清楚的。
周振南心头在打什么主意,凰于飞自然也是清楚的。
可凰于飞却不是那种面人儿一样的女子,可以随便任由旁人拿捏。
即便那个人是太子。
周振南脸色难看的看着凰于飞,若单纯是他自己的事情,那他直接转身就走了,才懒得管凰于飞这个蛮横无理的女子。
可是这会儿来,是为了办太子殿下交代的事情,即便是在凰于飞这里受了委屈,他也不得不把事情办好。
周氏猜到周振南的难处,忙对着凰雀灵使了个眼色,凰雀灵就十分机灵的凑了过去,对着凰于飞道:“姐姐,天黑路滑,表哥也是一番好意。不如……”
凰于飞正色道:“妹妹好生糊涂。这里是凰家,是我自己家里。我熟门熟路,哪里有需要人送的道理。再说了,周公子不光是妹妹的表亲,还是外男。我就算是再不懂事,也明白没有让客人跟着我在自家内宅四处走动的道理。”
一番话,倒是让凰雀脸红筋涨,十分尴尬的看了周振南一眼,表示自己无能为力。
周振南也没想到凰于飞的脾气如此倔强,只是太子交代的事情。
周振南心一横:“凰小姐所言极是,确实是我没思虑妥当。其实也没什么,太子殿下已经启程回京了。太子殿下吩咐了,凰小姐日后就是东宫的贵客了。特别吩咐我送来令牌一枚。方便凰小姐日后上门做客。”
情人劫·首席总裁,慢点吻! 谁家mm
那金灿灿的,印着东宫二字的令牌一出现,凰雀灵的眼睛就变得猩红了起来。
凭什么!
自己才是上京待选太子妃的女子,太子为什么会将令牌给凰于飞这个贱人!
一定是弄错了,一定是什么地方弄错了。
尽管知道希望十分渺茫,可凰雀灵还是不肯放弃这个机会,上前一步,目光灼灼的看着那枚令牌:“表哥莫不是记错了,这令牌……”
看见凰雀灵这上赶着的样子,周振南就有点恨铁不成钢。
难怪太子瞧不上凰雀灵,倒是对凰于飞另眼相看。
如此这般模样,真是高下立判。
周氏很是清楚周振南的脾性,忙上前将凰雀灵拉了回来,神色中带了几分慌乱的对着周振南低声道:“振南啊,你妹妹不懂事。你就不要和你妹妹一般见识了。飞儿,你是未来战王妃。太子殿下看在兄弟情义的份儿上,送你这一枚令牌,也算是看重咱们凰家,你就收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