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0x1q熱門言情小說 我真沒想當訓練家啊-第358章 蔥遊兵一記滑鏟看書-7t9x2

我真沒想當訓練家啊
小說推薦我真沒想當訓練家啊
尽管是表演赛,但陆野与丹帝的对决,依旧引起了巨大反响。
尤其是那与希罗娜配置极为相似的阵容。
水友们揣测纷纷。
“这难道是陆老师的上分阵容?”
“陆老师说过自己是希罗娜的粉丝,有可能是致敬。”
“真相只有一个,希罗娜就是萌萌哒!”
“好家伙,陆老师直接桃园结义!”
聊天群中,同样诧异万分。
“这就是希罗娜的队伍吧?”渡讶然道。
“我以为会由希罗娜登场。”大吾说,“不过,陆老师可能是不想让她受凉。”
想到昨晚大雪纷飞的场景,渡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的确,这种雪天,对我也有很大的克制…
“那个旋转浊流,有招式命名嘛!”小智双眼放光,“太帅了!”
“叫回击之盾。”陆野轻咳一声,“你想用就拿去用好了,不用和我客气。”
小智:“放心,陆老师,我一定会好好学的!”
陆野心中吐槽,这本就是你的原创招式…
“那位‘一日冠军’的状况如何?”小黄关切地问。
“已经回去接受治疗了。”
陆野想到乔恩朝自己坚定点头的画面,微微一笑。
“我还送了他几张UR卡,希望能带给他好运。”
永恒戰帝 神仙造次
在各大媒体的报道中,隐去了乔恩的姓名,而用‘一日冠军’替代。
《魔都晚报》也放弃标题党,转载了《伽勒尔日报》的新闻。
陆老师对阵丹帝,在东煌同样引起不小的震动。
刚刚成为大师的陆野,扭头就和最强冠军丹帝打solo赛了?
有这种实力,你还用得着去宝宝杯炸鱼塘?!
不过,天王倒还有可能获胜,冠军显然有点勉强陆老师了。
既然是表演赛,替乔恩完成心愿才是重点。
陆老师作为乔恩的偶像,丹帝放水也在情理之中。
但只有亲身经历对战的丹帝。
才能体会到当时的兴奋与战栗。
明明是租借队伍,陆老师却依旧如臂使指。
缺乏羁绊,仅仅依靠完美的指挥技艺,屡次将自己逼入险境。
而那只看上去,是重新培育的耿鬼,依旧与陆老师有着深厚的情感。
丹帝闭上双目,泛起一丝微笑。
以陆老师的实力…就算一年内成为冠军,也并非没有可能的事。
毕竟,赤红、合众的艾莉丝,丹帝自己都是这样。
等到真正对战的那一天…
或许,便是喷火龙登场的冠军时刻!
1月14日,周四。
丹帝和乔恩挥了挥手,离开重症病房。
接下去的行程。
他准备在木杆镇的家宅中,宴请陆老师与希罗娜。
婚意綿綿 壹盞清酒
尽管微不足道,但丹帝也想试着答谢。
这趟请来家中做客,也正好让索妮亚将「极巨腕带」交给陆老师。
或许陆老师更习惯使用「Mega进化」或是「Z招式」。
但尝试不同的进化手段,也是训练家提升实力的重要途径。
丹帝拨通电话,打给索尼娅,不好意思地说:
“索尼娅,可以来宫门市一趟嘛。”
“我担心,迷路的话,到家可能要到晚上了……”
……
伽勒尔地区,木杆镇。
远离市区的乡村小镇,风景如画,可以眺望见辽阔的牧场。
家宅中,丹帝正给陆野践行。
丹帝举起家酿的果酒,微笑地说:“陆老师,真的非常感谢!”
因为孩子的心愿,不远万里地赶过来,丹帝对这位训练家有了更深的认同感。
陆野举杯轻碰了一下,笑着回道:“小事。”
陆野对于这位冠军,同样有着天然好感。
每位冠军都有自己独特的魅力。
大道真門
又强又厉害的大吾,慵懒而无可匹敌的希罗娜,象征传承的阿戴克……
丹帝便在于其恪尽职守,热爱对战而未尝败绩。
当然,这个未尝败绩,指的是官方赛事。
大雪过后,冬日的晴空湛蓝,飘浮丝丝流云。
一群人正在室外露天烧烤。
肉串滋滋冒油,树果串散发诱人的香味。
“嘎…”葱游兵咽了口唾沫,望了眼手边的大葱,摇了摇头。
不行,这个不能烤了吃!
长方形的木桌上,和丹帝有几分神似的赫普,捋着毛辫羊的绒毛,双眼放光:
“大哥,这位就是昨晚和您对战的陆老师?”
陆野扬了扬眉毛。
好家伙,还搁这玩你的‘毛瓣羊’呢?
丹帝豪饮了一口果酒,爽朗地大笑:“是啊,真是一场苦战!”
————
“吼…”喷火龙站在丹帝身侧,翅膀还隐隐作痛。
瞥了眼希罗娜怀中的波克比,喷火龙表情动容。
“恰叽嘟咿~~ヾ(◍°∇°◍)ノ゙”波克比递过一串树果。
喷火龙微微一愣,下意识地叼过来咀嚼,自顾自地点头。
嗯…疼归疼,但是波克比实在太可爱!
餐桌的另一旁,索妮亚拽着希罗娜柔软的手,窃窃私语道:
“希罗娜小姐,你和陆老师是怎么认识的?”
希罗娜单手托腮,金发遮掩半边脸颊,微笑地回答:“打游戏。”
这个问题已经回答过很多遍,但希罗娜并不感到厌烦。
正如希罗娜坚信的那样,人与人的邂逅会缔结出新的联系。
不知为何,希罗娜的脑海中,浮现出昨晚的画面。
大雪纷飞的夜晚,黑发青年指挥路卡利欧,将多龙巴鲁托击落,火光点亮整片天幕。
“唔…”希罗娜的脸颊稍稍泛红。
索妮亚眨了眨碧色的双眼,掩嘴轻呼。
所以…这两位冠军。
是一见钟情?!
“太浪漫了吧…”索妮亚陷入少女漫的脑补画面,泪目捏拳。
索妮亚和丹帝是青梅竹马,有时也会互相埋怨,但更多是老夫老妻的既视感。
这种一见钟情…呜呜,好让人羡慕!
和其他冠军的家宅相比,丹帝的住所并不豪华。
唯一值得称道的,是丹帝母亲精心打理的庭院。
丹帝也会让轰擂金刚猩,利用「青草制造者」的特性,点缀整片院子。
此时此刻。
毛发飘逸的轰擂金刚猩,正在打理花草,瞥了眼身旁的葱游兵,微微一愣。
“嘎?”葱游兵淡淡地瞥了一眼,手中的葱杆锃光发亮。
轰擂金刚猩望了眼长长的葱杆,又低头看了眼手中的短木棒,尴尬地藏到背后。
草,比不过,太丢人了!
夕阳逐渐落山,宴席也接近尾声。
索妮亚准备收拾餐桌,忽然见耿鬼熟练地抄起抹布。
“口桀!”耿鬼分出四五具影子分身,动作娴熟地开始打扫。
索妮亚微微一愣。
陆老师家的训练方法…未免也太特别了吧!
有耿鬼的帮忙,索妮亚根本插不上手。
歪了歪头,索妮亚眼睛一亮,蹦蹦跳跳地找希罗娜聊天去了。
这两位同样是研究学者。
一位研究的是伽勒尔的极巨化,另一位是神奥的神话传说。
明明是正经的学术话题,画风却有些不对。
“希罗娜小姐,你们已经到哪一步啦?”
“什、什么,哪一步……”
“别害羞嘛!和我说一说!”
“陆老师,可以的话。”
这时,丹帝轻声说:“我还有一件事要麻烦您…”
“什么?”
丹帝:“我想请您,收下极巨腕带!”
陆野微微一愣。
只见丹帝从怀中取出,内嵌红色结晶的腕带,递到陆野面前。
“老实说…我也会有迷茫的时候。”
丹帝挠了挠脸颊,低垂眼帘,自顾自地说道。
“身为训练家,就是因当不断向强者挑战…”
“可是,身为伽勒尔的冠军,为了伽勒尔…我不能输。”
丹帝抬起金色的双目,直视向陆野。
“说是虚伪也好,胆小也罢,现在的我,需要‘最强冠军’的头衔。”
“这也是为何,我一直没有向赤红发起挑战。”
陆野望向眼前的紫发男人。
尽管留着络腮胡,但丹帝也才20出头,甚至比赤红还要小上几岁。
丹帝目光凛冽,微笑道:“倘若有一天…我是说,当我失去了冠军的荣誉与使命。”
“我会来东煌向您挑战,还有…”
丹帝的双目中燃烧着浓浓的战意。
“去白银山,挑战最强的王者,证明我的冠军时刻。”
陆野愣了一下。
虽然你这话说的很帅…
但你来东煌挑战我干什么?!
前面还有个赤红排着队要和我单挑啊!
“即使您不喜欢使用……”
丹帝微微一笑,望了眼飘浮在陆野身侧的耿鬼。
“但我期待着,能以我最强的状态,和您极巨化对战的那天。”
“所以,请您收下!”
“口桀!ヘ(;´Д`ヘ)”耿鬼叼着手帕,泪眼汪汪。
原来,原来主人的梦想,并不仅是成为冠军嘛?
是要战胜面前的男人,成为当世最强的训练家!
“口桀!”耿鬼捏紧拳头,用力点头。
你的信念,已经传递到了!
就由我,为您实现这个梦想吧!
“口桀~!”耿鬼朝着丹帝比了个心,旋即接过了极巨腕带。
“哈哈哈,陆老师,你有一个很棒的拍档!”丹帝大笑道。
陆野嘴角一抽。
光是「极巨腕带」倒还没什么,毕竟是伽勒尔限定。
但我记得,耿鬼的四次元口袋里,还藏着一枚基祈拉的许愿星。
和无极汰那一样,基拉祈也是来自宇宙的陨石宝可梦。
奸妃
基祈拉的许愿星,能不能提供极巨化的能量,这谁也说不准啊!
陆野想到超极巨化耿鬼,那硕大无比的舌头,面色古怪。
这要是给我来上一发舌舔,那就不是「樱子果」可以解决得了吧?
“所以…这个极巨腕带。”
陆野忽然想到了什么,干声道。
“是上回索妮亚,给我准备的那个?”
丹帝点点头:“正是。”
“对于优秀的科研人员,伽勒尔也会提供极巨腕带。”
丹帝也从索妮亚那儿,耳闻过陆老师研究员的身份。
毕竟,希罗娜也是资深的神话学者。
再加上,这两人都同为山梨博士的助手。
百鬼夜 巫九
因此,丹帝对于这两人的关系,并没有感到意外。
陆老师胸口一闷。
本以为以训练家的身份和你们相处,索妮亚已经忘了这茬。
万万没想到,在这儿等着我呢!
“口桀~”耿鬼龇牙一笑,将极巨腕带递向陆野的手掌。
虽然现在还不能使用。
但相信我,我很快就会把「极巨化」琢磨透哒!
陆野摸了摸耿鬼的脑袋,陷入沉吟。
正如丹帝所说。
也许离开宫门市的他,并不是最强的冠军。
但他需要这个头衔,并且也肩负着相应的使命。
或许,脱下冠军披风的丹帝,才是最强的状态。
毕竟在游戏后期。
丹帝换上了红黑色的会长服,镇守对战塔,实力反而更上一层。
陆野收起「极巨腕带」,轻叹一声。
“谢谢你,丹帝先生!”
“哈哈哈,是我的荣幸才对!”
陆野从上衣兜里翻开小本本,记录了一下天气。
嗯…暂时是打不过丹帝的。
昨天用的是老婆队,这才勉强和丹帝五五开。
就算是希罗娜本人对战丹帝。
在丹帝动用「极巨化」的情况下,也是有些困难。
这个仇,记不得,埋伏他一手。
赫普(划掉)…毛辫羊!这个仇我记下了!
“咩——”
憨态可掬的毛辫羊,发出软软的叫声。
丹帝见陆野收下了「极巨腕带」,露出一丝笑意。
不同训练家,有着不同的道路。
倘若说,自己是以「极巨化」作为专长领域。
那么对陆老师而言。
追求阵容,不断完善自身的「战术」,便是他的象征。
收下极巨腕带,亦是他认同了自己。
丹帝泛起微笑,搂过陆野肩膀,兴奋道:
“陆老师,你有和赤红对战过吗?什么感觉!”
“呃…我打不过他。”
“哈哈哈,都一样,都一样!”
陆野本想拉丹帝进聊天群的。
但想了想,丹帝忙着拉赞助,和某位上班喝茶的检察官不可一概而论。
就算拉进群聊,估计也没时间水群。
陆野于是和他交换了联系方式,表示有空会来看望乔恩。
“陆老师,不是租借对战,也不是手下留情。”
丹帝认真地说。
“我期待,和你全面对战的那天!”
陆野:“下次一定!”
伽勒尔之行,告一段落。
陆野望向希罗娜,见她一副认真的神色。
顺着视线望去。
葱游兵与轰擂金刚猩站在绿荫的青草场地上,屏息凝神。
宋宫春 王小六
“吼!!”轰擂金刚猩怒吼一声,借助膝盖滑行,向上挥出木棍。
“嘎!!”葱游兵同样一记滑铲,将木桌劈得四分五裂!
煙花傾城顏:許妳三生情緣 檸殤
“这、这是?”陆野望向丹帝。
“啊…是教授招式,看来它们相处得很愉快。”
丹帝笑着答道。
“是葱游兵的,青草滑梯!”
陆野:???
鸭鸭现在也会滑铲了?
“嘎~”葱游兵捏住大葱,自顾自点头。
很好,就算是面对超甲狂犀,一记滑铲也能解决了!
陆野神色复杂。
想象了一下,肥美的烤鸭滑铲而来,香气四溢…
陆老师不由咽了口唾沫。
这根本不是青草滑梯!
这是去送外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