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蛟龍決 御風先生-第一百八十三章漫山遍野的騷動看書

蛟龍決
小說推薦蛟龍決蛟龙决
。。。。。。。。。。。。。。。。。。。。。。。。。。。。。。。。。。。。。。。。。。。。。。。。。。。。。。。。
………………………………………………………………………………………………………………………………………………………………………………………………….盗
肃羽无心恋战,急忙将缆绳抓在手里,身子腾起,转眼已经扑到桅杆上,拉着绳向上攀爬。
他刚爬到桅杆中间位置,却听见头上有人惊呼,肃羽低头看去,正见几只大蟒正缠绕着桅杆,盘环向上,速度却是极快。
肃羽看那几条巨蟒已经距离自己不远,担心它们追上桅杆顶部会伤害陆蕴儿和林玉娆,因此,自己干脆不再向上攀爬,就伏在桅杆中间等候。
不久,为首的一只巨蟒已经追到他的脚下,张开大口,来咬肃羽。
肃羽双手扯紧缆绳,双脚轻点桅杆,身子已经脱离桅杆,悬空在外。请你看正版
等他又荡回桅杆时,巨蟒摇头摆尾,张口来迎。
肃羽趁机双手用力,身体一个翻转,抬脚正重重踢在大蟒的七寸处,大蟒顿时被踢飞出去,重重砸在船边,又弹起,“扑通”滚落到河里。
那条大蟒刚刚落水,紧随其后,另一条大蟒又直扑而来。
肃羽如法炮制,依然一个翻转踢中大蟒七寸,大蟒又被踢落水中。
如此反复,肃羽来回踢下去十几条大蟒,可是下面的大蟒还在源源不断地赶上来。
肃羽心知,凭自己一人之力短时间还可以抵御,但拖得久了,自己一旦体力不支,必然会葬身大蟒之口。
可是在这种环境之下,也根本没有办法,只能竭尽全力,抵挡到何时算何时。
一晃一个时辰过去,天色已渐渐昏暗下来。请你看正版
被肃羽踢下的巨蟒也不下几十条,他的衣服已经被汗水湿透,双手也被缆绳坠吊的酸麻疼痛。
翻身飞踢的动作越来越慢,有几次被大蟒躲过,又转头险一险把他咬住。
桅杆顶上的林玉娆一边搂着陷入昏迷的陆蕴儿,一边被那惊心动魄的景象吓得大叫,可是也是毫无办法。
网游之武林霸图
肃羽体力渐渐损耗殆尽,可是低头看去,桅杆下还有许多的大蟒扭动着丑陋不堪的身躯,在不停地缠绕上来。
此时大船已经卡在大河下游的河湾里,动弹不得,而周围被还在不断蜿蜒奔来的蛇群密密围拢。
两旁河岸上也是万头攒动,而两边的黑色巨树,也已经被蛇群缠裹的看不到了原本的颜色,就像冬日的冰晶一样,一串串挂在高高的树枝上,不停的蠕动卷曲,发出惊悚的嘶叫。
随时“噼里啪啦”地掉下来,或掉进河里,或砸在大船甲板上的蛇堆里,引起一阵阵剧烈的骚动。
肃羽看着这四面八方的蛇阵,真是逃无可逃,自己的生死早置之度外,可是却放不下陆蕴儿和船上的众人,自己为了救母,死则死矣,可是这一船之人皆葬身蛇阵,岂不是都因为自己吗?
另外,若自己死在这里,那罗刹岛获援无望,也必然遭御龙卫屠戮,这岂不是也因为自己吗?
想到此,心中愤懑,一股悲壮之气又起,飞踢出几条大蟒的同时,不断发出啸叫,连连呼喊赤火神君的名号。
可是喊了数遍,依然没有回音。
林玉娆立在桅杆顶上,听肃羽喊叫,她也明白此时只有赤火岛主人出来相救,他们才能脱离险境,也帮着肃羽一块儿喊起来,她的声音尖细,微弱许多,声音传出不远,便被风声吹得无影无踪。
大陆随游记 gotopower
她本以为并无大用,谁知她仅仅喊了两声,就听见有啸声从昏暗的岛屿深处传过来。
各处的蛇阵突得安静下来,一条条缠绕在桅杆上向上恶狠狠攀缠的大蟒也突得停住,把邪恶的脑袋,惶惑不安地转向那啸声传出的方向。
肃羽心中喜悦,急忙又连连发出叫声,却并无人应答,那些蟒蛇随之,又开始蠢蠢欲动。
林玉娆也急忙喊了一声,远处的啸叫声立时又传过来。
蛇群听见那个声音,又纷纷按耐住,不敢乱动。
林玉娆这才明白,她也顾不得那唯独迎合自己的啸叫声到底意味着什么,为了摆脱眼前的险恶环境,她开始不断地喊叫赤火神君的名号。
她每喊一声,远处幽暗的岛屿深处,便会有几声啸叫声迎合而来,而且,随着她呼喊的声音,不断传出,那迎合的声音越来越多,越来越近。
肃羽低下头,只见脚下的大蟒已经开始惊慌失措的纷纷掉头后撤,大船甲板上无数大蛇拥挤在一起,也是争先恐后的想往水里逃,水里的蛇群,则惊慌失措的急于离开大船周围,往河流上下游逃窜,两旁的岸上与大树上的蛇群,也是到处逃窜。
一阵慌乱过后,一切都归于沉寂。请你看正版
壁花小姐奇遇记3
肃羽与林玉娆在高处遥看四周,只见淡淡暮色里,再也不见一条蛇的影子。
他们暗自长出一口气,二人互相招呼一声,肃羽纵身跳下桅杆,立在船顶,接住被林玉娆缓缓放下的陆蕴儿,拥住她的那一刻,看着依然紧闭双眼的蕴儿苍白的俏脸,肃羽恰似恍如隔世一般。
他附在她的耳边,轻声呼唤着。
魔物牛头人 黑羽之名
过了许久,陆蕴儿才睫毛闪动,却并不敢睁眼,只是紧紧依偎在他怀里。
低低的颤声道:“羽哥哥,那些丑东西都走了吗?我……我害怕!”
肃羽轻声道:“蕴儿别怕,它们都走了,一条都没有了!”
陆蕴儿还是不敢相信,抖动着睫毛,微微睁开眼睛,往四下里偷窥,见大船上下,河流两边,以及伸入河中的巨树虬枝上,果然都在淡淡夜幕之下,露出本来的面目。
她才放下心来,挣脱了肃羽的相拥,去拉着已经从桅杆上下来的林玉娆,二人准备从船顶上下去,呼唤大仓里的众人出来。
就在此时,那呼应林玉娆的啸声突然又起,此起彼伏,绵绵不断,里面还夹杂着”叽叽嘎嘎”的说笑声,由远而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