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小說 玄渾道章-第三百六十八章 爭法決道意

玄渾道章
小說推薦玄渾道章玄浑道章
浩渺天地之中,青玄二气在中间对平合拢,这等碰撞明明无声无息,可震动之下,在场所有人心中俱是生出诸空破碎,天地崩裂之感。
终究上宸天这里现在没有了依凭,只靠十余人根本不足以三十余位天夏玄尊还有他们身后的阵力相抗衡。
只是一息之后,那一道青气屏幕便即破碎,那清穹之气所化浪潮在稍稍停顿之后,又继续向着内涌入。
上宸天这里并不是就此放弃了,继续从后方调运更多生机上来,转眼又有一道屏障生出,而后再是一道……
顷刻之间,便竖起了数十道障幕。
他们这般做,不求能挡住天夏攻势,只求能将之稍加缓解,不用去承受那莫大冲击。
清穹之气所化浪潮此如推重门,层层洞开,每一次青气之幕被冲散,天地之间都是一场震动,余波传递出来,令对面云海都是翻涌愈急。
可上宸天的布置倒也不是无用。他们之前屡次受得天夏以此手段冲击青灵天枝,自也是摸索出了一些应对之法了,清穹之气的冲势的确在一定程度被削弱减缓,到了后面,已不复此前之盛。虽然天夏还可以继续催动,不过那需等到另一轮攻势了。
而现在处在最前方的陈禹、正清道人,武倾墟三人,已然是逼近至天枝附近。
这镇道之宝能够为上宸天众修提供遮护,此间也算得上是上宸天的主场,必然是对孤阳子三人有利,而于他们是有所不利的。
但是作为发动攻势的一方,这些代价时必然要承受的,不过作为占据了主动之势,并且包围了敌手的一方,他们自也有来自于后方的支援的。
陈廷执此刻冲在最前,看着最后一道青色屏幕被撞散,便有一道元神从他身躯之中透出,先化光冲向一众上宸天修士所在。
而在这元神行去之时,天中有隆隆之声滚动,可见铺天盖地的雷光伴随其一同到来,而这雷光出现之后,就越滚越多,似整个天地都是弥漫着白色雷光。
这“元煞灭相雷罡”只一出来,就是占据了所有视界,自远望去,那巍峨的青灵天枝都是沐浴在了一片电闪雷鸣之中。
双方道行稍深一些的修道人,都能感觉到,因此雷光的出现,整个天地似乎在缩减之中。
孤阳子神情不变,天鸿、显定二人却是如临大敌,他们都是很清楚,这等雷光一旦沾染上,那是很难摆脱掉的。
至于上宸天其余修道人,唯有剩下驾驭青灵生机设布阻碍这一事可为,因为这等涉及更上层神通变化的斗战,他们已然参与不进去了。
而就在雷光到来之时,却听得急骤穿空之时,众人抬头看过去,便见一道道闪电也似的光芒撕裂长空,遁空越来。
可以看到,那是一枚枚里许长的银光长梭,其数足有上千余,且每一枚上面都是凝聚着极强盛的力量。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此物乃是自清穹上层投来的攻袭法器,现在并不是单打独斗,而是两方势力的交锋,只要是能用的,并且对于自身有利的手段,天夏这边自是都会用上。
孤阳子面对着袭来之物,自身站着不动,身外却有一股柔和光亮荡开,光芒所去之地,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罩幕,将自身所站之地和所有上宸天玄尊都是护持在内。
那些雷光落来,却是化退为一缕气机,而那些撞上来的长梭,与之一经碰触,便即化为虚无,仿佛都是被退还回了万物元初之气。
他所修之法乃是“元中此彼”,任凭万物之转,我自立中元,不回不顾,不堕不坏。而若反照,便能拨转万物之机,化演诸气之变。
悬天道宫之中,林廷执看到这一幕,也是感叹,道:“看来这位气接天极,却是无比接近上层之变。”
廷上众廷执都是点头。
上宸天这三人因为长久执拿青灵天枝,得此参悟玄机,又受这镇道之宝气机补益,自身神通法力也便有了更为高渺的变化。
尤其孤阳子的道行,更是高出一头,这事是他们佩服的,可也仅仅如此。
因为这一位道行再高,也只是个人之成就,哪怕真是去到了上境,也至多只能完成自我之解脱,而并不会去改变其余。
上宸天以往是何模样,现在仍是如何模样,若是上宸天今次不曾灭亡,那么变化在未来也不会有。
上宸天所认可的,便是消磨除我之外的一切可能之变机,这般就能万古长存,偏偏他们还有能力做到此事。
他们是如此想的,也是如此做的,一贯以来都是如此。
此辈常常诋毁说是天夏规矩太严,说修道人受此束缚,处处不得自主,行事小心谨慎,又谈何超脱谈何逍遥?
殊不知上宸天这等宗派隔绝天人,一意维持万世不易之法,这才是人世间最为严苛的规矩。
而他们今日所要做的,就是打破这等旧时之束缚!
上宸天这处,天鸿道人抬头望了一眼,身影一晃,却是化一道赤色霞光去往天中。
这一霞光十分奇异,从他开始遁行之地到他去往所在,有一道长长的光芒被拖曳出来,像是涂抹在了天中之中一般。
而这道遁光之中,却有一个个他的化影出现,看去足有百数之多。
这是仗之以成名的遁法,亦可算是他的道法,只要他还在遁行之中,那么途中每一道在天地之中留下的虚影都是他自己,每一道身影在出手时都是真实的。
这百多数目也并非是他的极限,单纯从功法上论,这化影几乎是可以没有止限的。
然则玄尊毕竟还无法完全超脱天地,必受天地所束,故这里有一个积气之障,在遁影数目在达到一定程度后,则必会“同息共气,撞障而灭”。若想化灭此障,那就必须跃升到更高层次之上了。
不过即便如此,这也是极厉害的变化。这些化影一出来,同时催动设上法力,汇聚成一股足可撼天动地的法力大潮,朝着那击来长梭迎了上去,这些法器遭此一冲,居然节节崩碎,在天中就化作了无数碎砾散开。
而那法力之潮余势,又对上了那轰落下来的无穷无尽的元煞雷光,两边力量来回交织冲击,天穹似是黯淡了一些,尽是赤白二色光芒在那里急骤闪烁着。
崇廷执言道:“上宸天天鸿道人之遁法,在神夏之时号称三派第一,果然不愧此名。”
林廷执同意道:“光以遁法来论,的确不负此名声。”
天鸿道人方才展现法力,破去了一些长梭法器,可在这时,忽有一道澄澈如清水的光芒映照出来,像是清水涤荡污秽一般,霎时洗净天穹,他那些遁光化影却是一个个随之消散。
他望了过去,见一个姿貌高绝的清秀道人自清光之中步出,道:“正清?”他呵了一声,略带嘲讽道:“我有一事一直不明白,你和玄廷又非一条心,明明脱离出来了,为何又要跑回去为玄廷卖命?”
正清道人淡淡道:“只为证道罢了。”
画堂春深
“证道?”
天鸿道人凝目看了看他,道:“好,我倒要看看,你被玄廷驱逐了三百多载,此刻还剩下多少本事。”
身影一晃,一道赤霞如虹蜿蜒飘展开来,并围着正清道人绕了圈子。
正清道人抬头看去见,见一环环虹霞由地至天,层层向上递进,越到上方,环圈越是广大,最后融去天幕,几至无可辨别。而在霞光之内,一个个天鸿道人化影在那里显现,此刻皆是朝着他俯视望来。
他身上清光一荡,飘摇而上,彻照半天,而光芒所过之处,那些化影一个个虚淡之下去,再是化至无有,只是他每除去一些,就有更多化影生出,这时这些化影皆是伸手向下一按,对着他推出了一道庞大的法力奔流。
自外看去,那赤霞之环如同一个巨大的漏斗,而正清此刻身处之地,正是漏口之中,那些法力奔流此刻汇聚一处,旋冲而下,撞在那逆流升腾的清光之水上,一时破散纷飞,清赤两光交融碰撞,引得擎空天原轰轰震动,天光俱是为之所夺。
这里两人交手激烈,而在另一处,武倾墟也正往前来,却见前面大气有云雾一分,一道灵光凭空落下,旋即便见显定道人自里步出,对他打一个稽首,道:“武道友,不知可否于你印证一番?”
武倾墟肃然还有一礼,沉声道:“当如尊驾之愿。”
显定道人礼毕之后,整个人的气息就变得飘忽不定起来,望着似在那里,可却又似不在那里。
网游之杀神崛起
他所修乃上宸天真空之法,取“真空变化,皆得载藏”之意,他可能在,也可能不在,真身在时时化变之中。
与敌人交手,敌方寻他不到,他却能寻敌,故此番一展,通常只能他来击敌,而敌手无法击他。
此术一展,他竖指为决,一道道他的分身出现在了身后,同样是百余之数,与天鸿道人不同,这些分身似可能皆是虚假,但也可能都是虚实,随时随地都在变化之中。
武倾墟看了一眼,他也是看出其人的意思了,这是不求胜负,只是想要把他拖在这里,并等待其余地方先分出胜负。
只他却不会如对方之意,对着上方,他竖掌一切,一股玄妙气机出现,表面看去什么都未有发生,所有人都感觉,万物转运似是似是停滞了一瞬,但仅仅是这么一瞬之后,天地之中就无端迸发出了一股庞然力量。
他之法门,乃为“断分周流”之法,天地诸物,自有周转,其力广大无边,若是从中断夺,截取玄机,再放其归去,自能破灭万有。对方虽有真空之变,可是在他看来,真空不空,真可断,空亦可断。
故此术一去,灵都道人那些虚影一个个像是水中之倒影般扭动晃动,再是被纷纷搅碎。
灵都道人赞叹道:“道友之法,叹为观止。”
武倾墟沉声道:“摘得上乘功果,再执拿清穹之气,皆可参悟上乘之变,我不过先人一步,不值得多言。”
灵都道人连连摇头,道:“大道有数,岂能人人得焉?”
说话之间,那些碎影却是一个个重聚,他非止真空,亦有载藏,击空便为真,击真便化空!
悬天道宫座上,林廷执见的三人各自展开斗战,又往虚空那边看了一会儿后,沉吟一下,言道:“诸位,眼下两边皆是战启,上宸天这处虽胜数稍高一些,可也不一时能够压下,林某以为,不必再等下去,当立刻祭以法器助战了。”
上宸天以前就在天夏之内,对于三人手段他们虽不是全部知晓,却大致也是了解的,故是这一次可是各自事先准备好了克制法器的。
诸廷执在稍作商议之后,皆是同意了林廷执之建言。
于是片刻之后,悬天道宫之中有两道光芒一闪,分左右飞驰入天,一去天鸿与正清两人交手之处,一往灵都、武倾墟二人斗法之所在。
左边这一道光芒飞去后,顿化金色天网张开,霎时笼罩在了正清道人与天鸿道人斗战之地。
此物乃是为了拘束天鸿道人而炼,可令一时无得从中脱出,那最为了得遁法也就无法发挥应有之威能。
而右边这一道落下,便化变一枚明珠垂落,此物看着是珠子,但却无形无影,一落下去,感觉像是在天地之中嵌入了一个向内塌陷的空洞,只是刹那间,灵都、武倾墟二人都是被沉陷到了这一处只有里许方圆的狭小空域之内。
此珠是为压制灵都道人所炼,在此狭域之内,双方一旦交手碰撞,处处皆有法力渡来,所谓真空之变在此之中也无所谓空与不空了。
而在两边之人都是隔绝去了战场之外,断开了上宸天三人的联系,天夏就可以集中力量先行杀灭那道行最为了得的孤阳子。
此刻阵机之上,严女道臂枕白玉拂尘,站在上空,看着下方。
方才破阵之时,因为孤阳子三人一直没有与陈廷执他们正面交锋,所以她也没有机会下场,而此刻却是等来了这一战。
这时她见机会已是出现,抬起美好白皙的手掌,对着前方轻轻一推。
白夜灵异事件簿
可以见到,她推动只是一粒飘扬的灰尘,但是灰尘去后,又遥空推动了更多更大的尘粒,不一会儿人,诸尘动荡,满空嚣然,似叩大气,再是片刻,听得隆隆作响越来越大,整个上宸天都是震颤晃动起来。
她所修之法,乃是参悟清穹之气而得“微尘移天”之法,此术以微见广,以小决大,此法若得一气贯通,可至乾坤崩塌。
可是同样,此术亦有“天地有妨”,所以道理能做成之事,但总是会碰上各种各样的阻碍,不过她不会去提升至那一步,玄机引动之际,便已划定其势,而那终落之处,却是直指孤阳子而去!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