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玄幻小說 御九天 起點-第四百三十六章 魂鬥不死不休看書

御九天
小說推薦御九天御九天
圣子笑了笑,现在场上强弱悬殊分明,隆京这纯粹是睁眼说瞎话,正要应承,可话已经到了嘴边却又突然收了回去,然后饶有深意的看了看隆京。
都说九神的九皇子隆京诡计多端,这才两句话功夫,自己居然差点上当……
别说眼下的口舌之争,就算是玫瑰和天顶圣堂的胜负,对圣子而言可都远远没有吉祥天即将招婿的大事重要,今天坐在这里名为观战,实则却是亲近吉祥天、给她留下一个好印象的机会。
众所周知,吉祥天在玫瑰呆过半年,且不说她和卡丽妲之间的关系,就算单说玫瑰,吉祥天怕也是有一定感情的,此前玫瑰被各圣堂攻击时,她也曾在圣堂之光上公开力挺过玫瑰,现在隆京说玫瑰能赢,却引诱自己去赌玫瑰会输……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隆京兄远来是客,赌就不必了。”圣子笑了笑,坦白说,他此前并不觉得隆京是自己和吉祥天之间的障碍,毕竟九神隆京的风流名声遍天下,光是这‘风流浪子’四个字,就足以让吉祥天先行淘汰掉他,可此时此刻,这个每句话都是陷阱的九皇子却是让他稍稍警惕重视起来:“且看这玫瑰弟子能否力挽狂澜吧。”
两人交谈间,场上的范特西已经鼻青脸肿、全身淤青,四周的攻击密如弹雨,他强行跃起,可动作已经远不如之前那么快捷,金光随即如跗骨之蛆般紧跟而上,虎煞的身体在空中一个大回环,鞭腿化为金光冲压。
虎王金刚腿!
轰!
鞭腿流光,范特西的身影如遭炮击,宛若流星坠地般重重的砸在地上,坚硬的地面都直接陷入进去一个深坑,只露出他头脚来。
地面顿时一阵尘嚣弥漫,可紧跟着,宛若一个小太阳般金光闪耀的虎煞已然从天而降,轰踩到深坑中的范特西身上。
噗……轰!
就像是那种焉儿气的气球漏气声,紧跟着地面微微一晃。
咔咔咔……
本还能瞧见头脚的范特西直接就深陷了进去,四五条裂痕则是沿着那深坑的位置突然往四周疯狂裂开。
死了?
虎煞一探手,提着深坑里一动不动的范特西直接拽了出来,只见此时他身上那狂涌的太极虎之力已经消散了,取而代之的是最普通平常的状态,似乎是已经彻底晕了过去。
“不堪一击。”虎煞顺手一扔,将那两百多斤的胖子扔出七八米外。
“阿西!”
“我擦,赢了就算了,居然还摔人!”摩童怒了,打狗还看主人,何况是打他摩童亲手调教的徒弟!要不是奥塔及时拽住他,他差点就想从看台上跳下去。
懒仙
摩童的声音不小,可此时全场数万人早已是一片欢腾,谁还听得到他在说什么。
“天顶赢了!开门红!”
“这不是理所当然的事儿吗,有什么好激动的?不过那胖子真是惨啊,估计肠子都被踩出来了吧?”
“什么狂化太极虎,听说还在西峰圣堂挡了他们武道院院长一招,这西峰的武道院院长也太水了……哈哈,开玩笑开玩笑!”
看台上一片哄笑声,西峰圣堂的弟子们脸色有点铁青。
只见虎煞此时已经转身在往回走了,主裁安慕希正要宣布结果,可没想到那倒地的范特西双手突然一屈,撑着地面摇摇晃晃的爬了起来:“站住!”
四周的欢庆声稍稍小了些,不少人都诧异的看过来,从那么高的半空中被轰落,地下都砸出个坑了,这居然还能爬起来?
虎煞皱了皱眉头,转过身。
只见范特西喘着粗气,他是被揍得很惨,甚至连狂化太极虎的状态都被打散了,可范特西是谁?抗揍小王子,打是打不过的,但扛却是扛得住的!
他伸手在额头上抹了把血,跟个没事儿人一样,周身魂力一爆,白虎虚影虽然没有,但居然又重振了两分战力:“再来!”
“阿西好样的!”玫瑰看台上,不少人都在大喊,激动的给范特西打气。
虎煞的嘴角闪过一丝冷笑,这家伙虽然勉强站起来,但明显已经是强弩之末,不好好躺在地上等人救援,居然敢站起来?
根本用不着爆魂力,虎煞的字典里可没有同情二字,他身影微微一晃。
范特西只感觉眼前一花,他下意识的摇摆步躲闪,避开横冲的一爪,可紧跟着就是一记勾拳从下方轰上来,打在他下巴上,差点没把好不容易补好的牙齿全给磕碎掉。
轰!
两百多斤的身躯被冲起三米多高,然后重重的砸落在地面。
虎煞一声冷笑,压根儿都懒得去看,直接转身离开,可才刚走出两步,却听身后沙沙沙声响。
他下意识的回过头,却见范特西居然又站了起来。
刚才那拳有点狠,看似不是什么杀招,但内蕴的魂力分毫不少,冲击力惊人,范特西感觉说话有点不利索了,牙齿关不住风,脚下也有点颤。
他这惨样让现场安静了许多,玫瑰那边,就算是最莽的摩童都没给范特西再加油打气了,大家都有种不好的预感,满脸的担心,法米尔的指甲都快要掐进了肉里,别说他们,连天顶圣堂的支持者们此时也都收起了嘲讽。
“来!”范特西居然还有力气大吼。
虎煞笑了,他并不觉得此时此刻的对手有多么勇敢,不过只是些温室里的花朵,认为荣誉是他们的一切,却不知,在这个世上真正重要的只有自己的生命,这样的蠢货如果去执行S级任务,就算有十条命都不够死的。
“成全你!”
轰!
虎煞的身上开始有金纹闪现,他可不在乎对手有没有还手之力,他和那些成天叫嚣着荣誉的圣堂弟子不同,在刀口上舔过血、在生死间走过无数来回,对他而言,要么杀死对手,要么被对手杀死!
这次攻击的是要害,势大力沉的鞭腿直砸范特西的太阳穴,任他再怎么皮糙肉厚,这一腿也能要他的命!
两百多斤的身体跌飞出去十几米远,可只是在地上躺了两三秒,居然又再次挣扎着爬了起来。
虎煞的眉头微微一挑,那就再来!
这次一声脆响,范特西左手非常夸张的翻折,被虎煞一脚踢了出去,明着杀人是不至于,但瓦解对方的战力毫无问题吧。
这一刻除了天顶的支持者在咆哮,鲜血刺激着所有人的欲望,但玫瑰这边已经鸦雀无声了,法米尔泪如雨下,那翻折的胳膊,骨头都刺出来了。
“阿西,认输,赶紧认输!你已经尽力了,剩下交给我们就好!”老王和温妮也在场边吼道,这场比赛只有裁判可以终止比赛,其他人都不可以,而很显然安南溪丝毫没有这个意思,只要还没死,只要还有战斗的欲望,战斗就在进行。
这就是圣堂的本质!
一只手的范特西又撑了起来,他已经感觉不到痛了,整个人都是麻木的,周围的声音也在恍惚,似乎要离开这个世界了,隐约看见王峰和温妮在呼喊什么,但是听不到了,满满的瞳孔收缩,眼前只剩下那个对手。
好强啊,真的太强了,力量完全卸不开。
虎煞皱了皱眉头,说真的,他见过不怕死的,但那都是为了活,没见过这样的,这是找死吗?
一场比赛而已!
现场此时的嘲讽声已经少了许多。
“匹夫之勇。”圣子淡淡的摇头。
“可是勇气可嘉。”隆京饶有兴趣的看着台下:“玫瑰有点东西,竟然可以把人调教成这样,这大概就是圣堂真正强大的地方吧。”
“我倒觉得,现在倒下对他来说才是最好的结果。”圣子却是微微一笑,他看了看旁边的吉祥天,淡淡的说道:“如此意志坚强的战士,折在这里也实在是太可惜了……”
吉祥天一言不发的看着台下,深邃的眸子中谁也不知道她到底在想什么,她认识范特西,很清楚这个人原来是什么样子,而在这短短半年时间里发生了什么样的事儿才可以彻底改变一个人?
而这个时候惨不忍睹的范特西竟然还笑了,“你就这么点本事吗?”
全场哗然,都这样子,还作死?真的跟王峰一个风格,不知死啊!
“看来你是真的想死了。”有金色的符文在虎煞的身上重新闪耀起来,刚才他只是不想为一个将死之人放大招,可现在看来,不把这胖子一次给锤死,只怕今天自己都下不了台。
嗡嗡嗡嗡!
汹涌的魂力在虎煞身上流动了起来,金刚虎虚影再次出现,他微一躬身,瞳孔一竖,宛若即将扑杀猎物的大猫姿态。
范特西听不到外面的呼喊,他的眼中只有虎煞,他不知道阿峰倒地想作什么,好像是很大的事儿,他只知道他不能拖大家的后腿,他没想过成为英雄什么的。
他只想赢下这场战斗。
机会只剩下一个。
一道金光从虎煞的竖瞳中闪过,金刚虎的眸子中杀意十足,全身的魂力倒流,那金纹遍布的身体上,竟有宛若细细绒毛般的波纹显现,仿佛整个人都真要化身金刚猛虎,声势惊人!
嗡嗡嗡嗡~~剧烈的魂力波动竟然开始震动大地,这次他要把那胖子彻底轰成渣!
虎煞的身影已经彻底消失,狂涌的魂力让他仿佛彻底化身为了一只三四米长的金刚猛虎:“吼!”
嘭~
一声音爆,气浪喷射,金刚猛虎扑杀,势若流星!
全场在这一刻都安静了下来,玫瑰看台上所有人都站起身来捏紧了拳头,就连其他天顶圣堂的支持者们此时也都选择了默不作声。
挡不住的,之前简简单单的一拳一脚已经不是那胖子所能承受的了,何况是此时此刻的大杀招。
轰!
金光瞬闪而至,威力无可抵挡,场中尘嚣荡漾,只听一声清脆的‘咔嚓’!
一拳正中胸口,肋骨显然是碎了,但是范特西仅剩的右手却如钢爪一样抓住了虎煞的胳膊,血喷了出去,但是脸上却带着奇怪的笑容。
狂涌的魂力突然从那已经要死的胖子身上涌了出来,白虎虚影显现,刚柔并济的魂力此时就像一个神秘的、拥有巨大吸力的漩涡般,强行将虎煞的魂力也‘拉拽’了过去,死死黏在一起。
魂斗?
金刚虎一愣,表情有点不可思议,刚刚这一击最多让范特西重伤,以这里的条件,养上几个月还是可以恢复的,而魂斗,这是不死不休啊!
轰!
两人保持着刚才在空中的姿势狠狠砸落地面,可狂涌的魂力却仍旧还在从两人身上不断的涌出,金刚虎的虚影与白虎的虚影猛然砥砺在一起,仿佛黏在一起角力,谁都无法后退,也无法甩开,输的一方必将万劫不复!
“魂斗!”
现场不少人都惊呼出声来。
魂力是具有‘黏着性’的,更具有‘吞噬性’,而当彼此黏在一起时,就像大鱼吃小鱼,强胜弱,绝无逆转的可能。
只是这样的交手,一千场战斗也难得见到一次,强打弱,用不着这种费力不讨好的方式,就算赢了也被消耗得够呛,而弱战强,选择魂斗就等于是送死,还特么不如留点力气跑路呢!
相比起范特西一直在强行保留的那点魂力,虎煞的魂力储备显然更加充足,刚开始的惊怒并没有让他失去分寸,此时金刚虎的魂力疯狂爆发,很快就压制住了范特西白虎的气息,在步步逼近,要将它彻底吞噬!
这时候已经无法干涉了,场边王峰等人的心一沉再沉。
攻击敌人的软肋,藏住自己的缺点,从开始发现自己实战经验不及虎煞时,范特西就已经做好了这样的打算,实战他不如虎煞,但论魂力,狂化太极虎绝不在金刚虎之下,甚至明显要更强,可惜在魂斗决胜前他付出的代价实在是太大了,受的伤太重。
场中的白虎已经被金刚虎给抵到了边缘。
此时的白虎已经变成了病猫,只是靠着意志勉强撑立,金刚虎却是光芒万丈、气势如虹,两相对比,就仿佛看到一个强壮的大人正死死掐着三岁小孩儿的脖子。
输赢胜负,在这时候已然没有了任何悬念,就算是对魂斗完全不了解的普通观众,也看得出来范特西的落败只是时间问题了。
毕竟是天顶圣堂的主场,看台四周响起不少欢呼声,甚至还有倒计时的声音。
十、九、八……
玫瑰的看台上安安静静,场边的温妮已经急得眼珠都快瞪出来了。
‘投降!我投降,温妮快把你的蕉芭芭拽开,它这是发情了啊!’、‘别动不动就打打杀杀嘛,大家都是文明人……’、‘乖乖,我的小姑奶奶,不要冲动,在这龙城秘境安全第一啊!’、‘不是我阿西八和你们吹牛逼,明天打天顶,阿西哥我保底一胜,你们随意!’
温妮脑子里闪过范特西的不少画面,那副活脱脱怕死的嘴脸,人生谨慎了一万次,却偏偏在最危险的一次时,毫不犹豫的选择了这样的战斗方式……这家伙吃错药了吗?
搅合终止这场比赛?温妮有想过,但处于魂斗状态中的两人几乎是无法靠外力分离的,特别是这样两个已经接近鬼级的强者,如果强行把他们分开只有两个结果,轻则两人走火入魔、留下两条残命,重则直接爆体身亡,即便是那三个鬼级的裁判恐怕也做不到。
“老、老王,现在怎么办?!”温妮是真的急了,声音都开始发颤,她总爱拿范特西来取笑,爱捉弄他,毕竟范特厚可不止是指他皮糙肉厚,关键是人家脸皮也厚,打不疼骂不伤啊,真正的金刚不坏!可现在……
老王面色凝重,一言不发,他也没想到会到这一步,玫瑰的胜利固然重要,但范特西更重要,所以从暗魔岛离开之后,他只是说全力以赴不留遗憾。
“六、五……”
看台上欢声雷动的倒计时还在继续,可场中占据着绝对上风的虎煞,却感觉那只已经被放到垫板上的鱼,仍旧没有停止挣扎和跳动,为了脸面和所谓荣誉的可笑坚持?
不是的。
虎煞脸上的怒意和不屑已经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丝潜藏在内心深处的畏惧,那绝不是因为范特西的选择和坚持,而是在游刃有余的掌控之下,他终于有空看清楚范特西的眼睛。
和想象中不同,对方的眸子里并没有那种不甘、焦虑或者说为了所谓荣誉的倔强,那些眼神其实是幼稚而软弱的,无论多么坚持都不可能有任何结果。
此时范特西的眼神,干净纯粹得惊人……仿佛即便已经到了这一刻,那家伙仍旧坚信他自己还有赢的机会,并为此不断的尝试、拼命,他的魂力明明已经很薄弱了,感觉随时都会被彻底击溃,但这双纯粹且充满斗志的眼睛却让虎煞感觉到了威胁,仿佛对方真的有可能绝境翻盘!
虎煞想自己要收回之前说过的话,这是一个真正的战士,这种人,扔到S级任务里或许确实是死得很快那批,但毫无疑问的是,这样的人也是最值得被信任的,哪怕是死了他们也能完成任务,而对于一个赏金猎人来说,信誉和任务就是一切,没人不尊重这样的人,哪怕他是个死人。
“四、三……”
满场的倒计时声音愈发欢快了,玫瑰的看台上却是安安静静,法米尔的眼睛红彤彤的,大家的心情都很沉重,范特西败象已成,如果一开始就魂斗或许有机会,但受伤太重之下,他连狂化太极虎都开不出来,能发挥的实力不足平时六成,虽然奋不顾身的勇气值得敬佩,可勇气和精神不能帮他保住性命,反而是要了他的命。
现在劝范特西放弃也已经晚了,大家都有种静静等待着头顶上空那柄达摩利斯之剑落下来一刻的感觉,可……
“二、一!”
倒计时的声音已经结束,甚至已经过去了好几秒,现场慢慢安静下来,可场中的战斗却仍旧还没有结束。
所有人都诧异的看着场中仍旧在僵持的两个人,那个明明早就已经该死掉的家伙居然还在反抗,明明已经横扫整个战场的虎煞,却就是拿不下那最后一个小小的碉堡。
这让那些原本感觉胜券在握的天顶支持者们,突然莫名的有些紧张焦虑甚至是烦躁,夜长梦多这个词冷不丁的就出现在了他们的脑海里。
“毫无意义的坚持,他认为这有用吗?纯粹是浪费时间!”
“小地方出来的人就是这样,没见过世面,坐井观天,永远都不承认自己和真正强者之间的差距!”
“实力不济却死不认输,这和无赖有什么区别!”
“倒下!倒下!倒下!”
刚刚才安静了些许的现场突然就嘈杂了起来,许多人都在大喊。
“妈的!”摩童突然一把推开那个擂鼓的,抢过他手里的锤子。
‘咚咚咚咚’
三层硬兽皮的战鼓被他锤得震天响,虽不成章法、没有节奏,却是足够引人注目。
“范特西你给我整死他!整死了他,我不还手让你揍一天!”
“胖子雄起!我是你奥塔哥哥!赢了这货,麻辣兔头随便你吃!”
“胖子!你可是惜败于我巴德洛的真男人,不能输给这家伙啊!”
“范特西师兄撑住啊!能击败你的人只有我,不是那个留级生!”柴京也跟着喊了起来,比摩童还疯狂,自输给范特西后,他感觉范特西已经成了他亦师亦兄、亦敌亦友的宿敌,发誓一定要亲手击败范特西,怎么可以让别人抢在自己前面?
就好像要把刚才受到的憋屈统统都发泄出来、好像要和那满场的奚落声对抗,看台上大家全都跟着嘶声力竭的喊了起来。
法米尔一抹红彤彤的眼睛,刚才不呐喊是因为想让范特西放弃,可此时此刻,放弃已经迟了。
可这种时候,其实无论是天顶的嘲讽还是玫瑰嘶声力竭的呐喊,其实都已经不能影响范特西分毫了。
他每一秒都在被击溃,可每一秒却又都在重新组织起反攻的攻势,尽管每一波反扑的力量都显得是那么的微不足道,但这却形成了一种相当奇妙的防线,范特西感觉有点像是阿峰说过的那个什么阿基里斯悖论。
乌龟是爬得很慢,可在阿基里斯悖论里,就算光速都无法超过它。
而此时此刻,范特西感觉自己就像是那只神奇的乌龟,只要他不停止反抗,不管他有多弱,任何人都休想干掉他!
坚持!再坚持坚持!
过度的透支让范特西的意志已经开始模糊,可疲惫到麻木的身体,却让他得到了一种空前的宁静和专注,仿佛整个世界已经只剩下那道想要追上他这只乌龟的光。
咔咔咔!
在拼命的‘追与赶’中,范特西突然感觉已经麻痹的身体里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这种专注中裂开了,那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