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我靠反轉系統吃定仙君 抱抱小龍貓-第181章 你老弟需要休息不是被榨乾!熱推

我靠反轉系統吃定仙君
小說推薦我靠反轉系統吃定仙君我靠反转系统吃定仙君
不情不愿,端着药碗走向洞口的苏青之心里一咯噔。
石洞里美人师姑的笑声好绵软动听,两人在说什么,这么开心?
“新眉,还是你懂我。”
冷千杨的语调带着几分暖意,轻轻地说。
原来他支开自己去端药,是为了见小师妹!
苏青之,你真是好聪明。
你跟她笑语晏晏,刚才恨不得生吞了我又算什么?
“乖乖弟妹儿,你怎么站这里吹风?”
冷如嫣伸出纤纤玉指将地上的水桶点了点:“八桶热水够你俩洗了吧?”
“再来点玫瑰香氛露,还有这个!”
苏青之低头一瞧,吓得差点扔她脸上。
薄纱寝衣胸前掏两个三角形的窟窿?
如此不正经的寝衣?
你老弟重伤刚醒,他需要休息不是被榨干!
“这不妥当。”
苏青之忍着心里的低落抠了抠指甲。
山洞里的笑声越发欢畅,听得众人皆是面色一惊。
“久别重逢,让正主在外面吹风?”
“莫不是侍疾的时候?啊,我懂了!”
“苏师弟也太可怜了,自家的白菜还没啃两口就叫猪给嚯嚯了!”
众弟子们窃窃私语着,看着苏青之带了几分惋惜之意。
“冷新眉这个贱蹄子,我这就给你轰走!”
冷如嫣叉着腰,气鼓鼓地喝道:“冷新眉,给老娘滚出来!”
“苏师弟!”
身后传来陈舟的叫声,他又要干什么?
苏青之此时无心理他,端着汤药欲走就被攥住了手腕。
“干什么呀你!”
她愠怒的抬起头,就见陈舟一脸坚毅说:“仙君不是薄情之人。”
“是吗?”
苏青之苦笑着抬脚进了石洞。
“过来暖手。”
洞里的冷千杨披着外袍正单手翻看书卷,将衣袖甩了甩。
换做半个时辰前,她恨不得当个纸片人窝在他怀里撒野,如今却生了几分怯意。
“怀玉,我胳膊疼抬不起来。”
等着喂药的仙君嗓音绵软的唤道。
“咯吱!”
劍 仙
他发现自己胳膊下面戳了根小木棍?
我懂了,怀玉想让我尽快恢复臂力。
“怀玉,替我更衣。”
小木棍一挑一扔,速度又快又好?
“你可是累了?早些就寝。”
善解人意的仙君给苏青之盖上了被子。
夜半时分,她咳得撕心裂肺,就发觉手里多了一杯热茶。
“仙君?”
她下意识地问出口,又十分恼火自己的心软和意志不坚定。
刚要推开冷千杨,就被他紧紧地揽住了。
男人俯下身子,温热的唇瓣相接,有一股甘甜的清泉滑进了苏青之的喉咙。
这是月谷洞的凝露?
听李野说凝露采集十分不易,一晚上才得一小瓶,他这是?
苏青之冷掉的那颗心回暖了两分,低声说:“千杨,你还病着,舍得全给我?”
“你更需要。”
冷千杨摸了摸她的脑袋,轻轻一笑说。
好一个情真意切,那就叫我再试试。
“刚才你与新眉师姑说什么呢,这么开心?”
屋里的气氛沉默了几秒,冷千杨不甚在意地说:“一些小事。”
一些小事就叫让你如此愉悦?
最懂你的人是她?
苏青之忽然心里起了一个不祥的预感。
自己不再的这五天,冷新眉是不是如同刚才那般给仙君喂凝露?
又或者她就睡在这张轻软的狐狸皮上?
“这个皮子味道太呛了,我不要!”
怒气上涌的苏青之噘着嘴,气鼓鼓地说。
“换了就是。”
“这个玉狸猫茶盏太丑了,我讨厌。”
“如你所愿,换!”
折腾了半个时辰,将洞里全换了个遍,小小狗苏青之终于消停了。
“我可不能换。”
冷千杨宠溺地揉着她的头发弄成了鸡窝。
苏青之忽然开始迷茫自己的定位。
妖妃与昏君?
他是不是什么都肯答应我?
“叫我,一百遍。”
冷千杨头埋在她颈窝里不老实地蹭来蹭去,像头嗷嗷待哺的饿狼。
正好问问你刚才防着我的事。
苏青之勾着他的手指摇了摇,开始试探。
“你与阴山王交易的条件是什么?告诉我,就答应你。”
她发觉身后的人身子瞬间绷直,箍着自己的腰松了。
“一些小事。”
“被窝暖好了,快睡。”
身旁的人不经意间转了话题:“我此番九死一生之时,心里默念的是叔父曾教我的一句话。
“善男子,若有无量百千万亿众生、受诸苦恼,闻是观世音菩萨,一心称名。观世音菩萨即时观其音声,皆得解脱 。”
“这句话你可有听过?”
苏青之意兴阑珊地打了个哈欠:“听着文绉绉的,不知。”
冷千杨的心如被压了重石,紧紧地揪住了被子。
这是妙法华莲经的第三句,女魔尊命你抄了百遍经书,你竟说不知?
这五日,她到底对你做了什么!
各怀心事的两人一夜无眠,睁眼到天明。
离开魔界之前,苏青之跟着冷千杨去了一趟炎魔殿。
筵席摆的华丽丰盛,屏住尽欢,结束时,冷千杨申明要送份礼物。
“哇,这么大的箱子,不会是十万两银子吧?”
“那太俗气,好歹是说句话三界抖一抖的人物,估计是尊观音佛像。”
“不对,都不对,我猜箱子里是个美少年,咱老大就好这口嘛,哈哈。”
堂下众朝臣兴奋莫名,开始八卦起来。
“扑腾!扑腾!”
箱子里发出一阵奇怪的挣扎声,立刻吸引了苏青之的目光。
“仙君,里面到底是什么?”
她扯了扯身旁人的衣袖,低声问道。
“谢礼。”
冷千杨迈着自信沉稳的步伐走上前掀开了盖子。
箱子里是人!
还是两个男人!
“哐当!”
主位上女魔尊的茶杯翻滚着掉在了石阶上。
丹七暗自扶额思考,冷千杨送我两个肥头大耳的男人意欲何为?
这等货色,连扫地的资格都不配有。
冷千杨轻抬手指审视了他二人几眼,微微挑了挑眉。
“魔界天降红雪,灾星降世传言,说说?”
“咦,我怎么瞅着他像是云起茶馆的那位说书先生?叫王一刀?”
“就是他,这人名气很大,徒弟遍布三界嘞!”
“那灾星传言原来是他的手笔?搞死他,奶奶的!”
堂下众朝臣义愤填膺,撸起袖子,骂骂咧咧,吵成一片。
“我说,我全说!”
开口的是满脸麻子的男子,磕头如捣蒜,交代了底朝天。
“妖界五毒教的乌老贼给我送了个婆娘,我就猪油蒙了心,求魔尊饶我一命!”
又是五毒教?
这帮人还真是用心歹毒。
苏青之摸着并不存在的胡须,咂咂嘴。
“魔尊,属下请求出战,踏平五毒教!”
“剿灭五毒教,活捉乌老贼!”
震耳欲聋的口号声和喊杀声听的雅秋苑弟子们纷纷捂起了耳朵。
一个个都是亡命之徒,嗓门还大,都不怕把这殿给震塌喽。
“仙君的谢礼甚合我意,本尊先干为敬!”
丹七扶了扶青鸾面具,满是豪气地说。
苏青之的目光落在了木箱的另一个男人身上。
这不就是那个身着龙袍身材很s的大爷么,他犯了何事?
“龙傲天,你的事,说说?”
冷千杨摇着扇子围着他走的缓慢又低沉,轻轻一笑。
“幽冥城城主方任是我所杀,要杀要剐,悉随尊便。”
龙大爷目视前方,详细地讲述自己如何用头发丝完美的杀了一个人。
现场鸦雀无声,众朝臣面面相觑,却没有人口出恶语。
苏青之的疑问简直要突破天际,这帮正义之士突然成了聋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