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5551好文筆的都市异能 超凡大航海 愛下-第五百二十四章 預言的開端相伴-0pii9

超凡大航海
小說推薦超凡大航海
黄金海,纳维达德堡。
驻军司令特里维埃上将和一身将军制服的“背誓者”布莱德利,正目光灼灼地盯着桌子上的那一只金盘。
金盘铸造精美带着显而易见的土著风格,最外圈环绕着一条长着羽毛的大蛇,第二圈是让外行人也不明觉厉的各种星象,最中间则是一张张着嘴巴好像要诉说什么的抽象人脸。
但是两个大人物并非考古专家和学者,对其中隐藏的秘密也丝毫都不关心,他们只关心金盘或者说黄金本身。
看着恭敬立在一边的海盗以及在他身边一个学者模样的老人,布莱德利眼中精光闪烁,沉声问道:
“凯洛格,你确定迷雾海里不只有这个?这些黄金只是一个巨大宝藏的冰山一角?”
显然作为统治黄金海十几年的海盗王者之一,就算是法典保管者爱德华已经剥夺了他进入“沉船湾”的资格,甚至变相否认了其海盗王的身份。
但布莱德利在“沉船湾”中的触角依旧根深蒂固。
異界猛男 子夜天明
“大人,我非常确定。事实上所有参与应对这次迷雾海暴动的人员都看到了。
您知道的,虽然攻击的目标一直都是在沉船湾,但那些扭曲的魔怪却是来自整片迷雾海。
这意味着在迷雾海中的某个地方可能隐藏着一个充满财宝的遗迹,很有可能就是当初新大陆霸主文明库玛帝国的最后遗存!”
“‘沉船湾’建立的时候已经是新旧大陆海贸开启的时候,那个时候库玛帝国早就已经在大陆上销声匿迹,谁也不知道他们去了哪里。
但如果说进入了这片古老的迷雾海中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能的。至少从这只金盘的规格来看,这个遗迹的等级极高!
毒醫庶女冷情王爺 黃芪
也许我们还能就此发掘出这个在数学、天文学上都远超尼曼斯特人的文明,当初诡异消失的秘密。”
海盗和学者的组合,你一言我一语分析着这只金盘背后所代表的意义。
虽然与艾文他们从不同的视角看待问题,却得出了差不多的结论,那就是在迷雾海的某处确实存在着库玛帝国的庞大宝藏!
至于库玛帝国为什么诡异消亡,这些东西又为什么在今天忽然冒出来,并不在特里维埃上将和海盗王布莱德利的考虑范围之内。
都市之不敗狂神 北禾東風
等得到奖赏的海盗和学者欢天喜地的离去,特里维埃看向布莱德利:
“地点是在海盗们的主场‘迷雾海’,我相信作为海盗王的你是不会让伟大的皇帝陛下失望的对吗,布莱德利先生?”
“这是当然,司令官阁下。”
微微躬身,“背誓者”毫不掩饰眼中蓬勃而出的野心,他对这批宝藏势在必得。
当初征服阿兹克帝国的荷南多·科尔特斯,征服迦什那帝国的佛朗西斯科·皮萨罗,都被当时在位的希留斯国王授予了“阿德兰塔多”(又名先遣官)的称号。
他们在自己的占领区内统掌政治、军事、司法和宗教等一切大权。
拥有大片私人土地,垄断贸易,不交纳任何捐税,并有权将土地任意赐予其追随者,俨然是独霸一方的封建领主。
如果能够完整得到库玛帝国的全部遗产,其中的意义并不在前面的两位榜样之下。布莱德利曾经对海盗们的许诺并不仅仅是画饼,他确实是从心底里想要在新大陆建立一个海盗的国度。
只不过并不仅仅是为了取悦黑翼之神。
因为他的目标除了黄金海唯一的海盗王称号之外,还有世俗国家的国王之位!
源大陆国土面积不足十万平方公里的小王国、公国到处都是,而这个目标在地域广阔的新大陆上并不是太难实现。
今天这个机会是他距离梦想成真最近的一次。
……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那一批被魔怪带上岸的财宝,就好像在本就波涛汹涌的大海里投下的一颗深水炸弹,让新大陆各方势力都开始蠢蠢欲动起来。
不仅是首当其冲的海盗,包括同样追逐着财宝的海猎人,距离最近的混乱地域卡布拉尔各大势力,甚至是许多王国驻新大陆的正规军都开始闻风而动。
有人还在静观其变的时候,更多的人却已经扬起风帆冲向了迷雾海。
至于为什么在一个伟大存在的地盘上会有属于库玛帝国的宝藏流落出来,以及在这背后可能存在的风险,早就已经被他们抛到了脑后。
现身人前的只有祂的眷属而已,上百年来从来没有见到这位存在离开过海底。迷雾海的屏障能挡住海军追捕海盗的职责,却挡不住他们对财富的渴望。
特别是在迷雾海暴动之后的第十五天。
醫道星途
冷王追愛,腹黑娘子坑爹娃
迷雾海中忽然有一道彩色的光华冲天而起,不单单在迷雾海附近,就是远在黑海、黄金海都根本无法忽视。
而且这道持续了整整一天的光华只出现在了超凡者的视野中,在这一天他们只要抬起头就能看到天边那道笔直的彩虹,对普通人生活的世界则毫无影响。
这意味着迷雾海中除了世俗世界的无穷财富之外,更可能存在着超凡世界的强大秘宝。
这也更加从侧面佐证了他们的猜测。
库玛帝国在迷雾海中的遗迹原本被封禁,无论是作为如“沉船湾”那样的庇护所也好,还是单纯的藏宝地也好,现在却因为某种原因开启。
那些海底的魔怪可能就是无意中路过那座藏宝地,不小心把其中的一些物品带到了同处于迷雾海内部的“沉船湾”,然后又被海盗们给得到。
“快,出发!”
医见终擒:壁咚试婚娇妻
无限枪兵
“宝藏是我们的!”
“我们在超凡之路上更进一步的希望说不定就在那里。”
原本知道这个秘密的只是少数人,但现在却已经人尽皆知。就算是最矜持、谨慎的那一批人也再也无法稳坐钓鱼台,组织人手浩浩荡荡杀向了迷雾海。
“龙骑兵”当然也不例外。
因为不知道会遇上什么状况,除了哈特拉法港必要的留守人员之外,大舰队已经集体出动。
呼——
乘风破浪,一片绵延数公里的浓雾在海面上快速移动。
在浓雾深处,作为海盗舰队先导舰的“启明星号”船长室中。
“艳丽的花朵、香甜的花蜜、吸引力十足的果实…还有隐藏在叶片下面的捕食器,你们有没有觉得现在这种场面跟捕食昆虫的那些食肉植物有些像?
诱饵越多,越不对劲!”
透过心灵网络,观察着一路上航向完全一致的大批舰船以及船上那些面色狂热的水手们,艾文看向身边的几个人,说出了这番话。
姐姐安妮塔、奥丽维娅、米兰、大副鲍里斯、加里,手中的超凡力量也算是倾巢而出。狼人、鲨鱼人加起来合计34人的披皮人大军也分布在整只舰队中。
实际上龙骑兵海盗团的底层和赶往迷雾海的那些各大势力的水手们一样,已经陷入了某种狂热的情绪。
但高层们难得的还能保持着理智,用心探寻这种情况背后的隐秘。
生死攸关的那一年 酒瓶里的毒蛇
特别是艾文手里握着几头能源源不断挤出黄金的金牛,对这种一次性的宝藏不是那么热衷。哪怕身体里面的冒险家之血已经在蠢蠢欲动,但至少没有失去理智。
听到他的话,米兰作为一位对危险十分敏感的“预言家”,轻轻点头赞同:
“如果迷雾海的海底,没有一个不知道活了多少年的老怪物,我可能会相信这完全都是巧合。但是‘永远都不要相信一件有思想的东西,除非你知道他的脑子藏在哪里’这更是超凡世界的箴言。
还记得我之前的预言吗?…消失的国度将于此重现。诸海皆闻,无尽的宝藏抑或是无尽的罪孽…开端已经十分明显。
我虽然不知道这里发生的一切跟灵潮的转折有什么关系,后面的预言依旧没有办法解读,但某种危险一定是存在的。
武田家的明國武士
所以,按照我们之前商量好的,他们想去寻宝就让他们去。我们只要开着‘迷雾银灯’,在外面等他们带着宝藏出来就行了,嗯,出不来也无所谓。”
艾文微微颔首,老成持重之言甚合我意。
……
有【海洋秘宝·洋流号角】辅助,海盗舰队的行进速度极快。
虽然从那道光华出现后才出发,比许多人晚了不少。但就算逆着北环带洋流航行也只用了十三天时间,就来到了迷雾海外围,距离那道光华最近的位置。
“迷雾银灯”释放的大雾与迷雾海的天然雾气连成了一片,根本没有人想到这里竟然还暗戳戳地藏了一只舰队。
在这里米兰再次进行了占卜,当然对象只是舰队中的某个人或某一条船,最大限度规避上位存在的影响:
“在我的预言中,迷雾海第二个十五天应该会有新的变化。”
他们本来就没有准备进去,所以耐心十足。
中间艾文也用心灵网络做过侦查,但即使是灵体化的海鸥们也根本看不透迷雾海中的状况,就算派遣海鸥冒险深入其中,也很快就会渺无音讯。
倒是毫无意外地见到了“背誓者”布莱德利的“凿齿号”,“亡骨”鲁道夫的“翼骨龙号”,以及多个国家包括郁金香的军舰。
只因为现在连宝藏的影子都没有看到,虽然鱼龙混杂但却也能暂时保持着克制。
撿個殺手做女友 色友
而且各大势力虽然眼馋宝藏,但谁也没有冒然冲进迷雾海,这些年来无数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家伙用自己累累的白骨铸就了迷雾海的凶名。
有条件的大势力们采用各种占卜方式,大多也得出了第二个十五天有利于探索的结论。准备浑水摸鱼的小势力最会察言观色,大势力不动他们也不动。
两天的时间倏忽而过,期间又有不少舰船到达,黑压压绵延出去,总人员可能达到了数万人,比当初贝宁海战时参战的人员还要多得多。
然而。
第二个十五天的正午时分,他们等来的不是遗迹给予的另一种启示和指向,而是…
呼——
迷雾海好像一头突然苏醒的巨型生物,浓重到伸手不见五指的迷雾骤然扩张,一公里、五公里、十公里…直到将集中在这里的所有舰船全都吞了进去。
看着那片将避无可避的整只舰队都完全吞没的白雾,原本自信满满的米兰脸上只剩下了呆滞:
“这…又不是我想要的预言啊!咦,我为什么会说‘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