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jslb言情小說 代號候鳥 姚皖閩-第一百二十五章 樑上取物看書-1rqbf

代號候鳥
小說推薦代號候鳥
王念如狠狠盯着吴同光,道:“你说的,我刚已经听到了,你,你为什么要血口喷人?”
保卫用余光看了看王秘书。
吴同光笑道:“这些目前尚是我的怀疑,但是你既然来了,我想问一下,如果你不是凶手,你为什么要把我们诱到三楼休息室,朱教授的休息室不是在二楼吗?”
绝版猎灵师
王念如吞吐道:“我……”
“是不是因为你知道朱教授会死在二楼休息室,怕我们撞见?”
王念如道:“我一时把三楼和二楼的休息室给保卫先生说错,也是有可能的,这些全部都是你的凭空想象,你有什么证据?”他说到后来,声音在打战。
吴同光叹了一口气,道:“你刚进来之前,我还有一些事情没有想明白,可是就在你刚才走过来的一瞬间,我全想明白了。”
王念如问道:“什么?”
不死通天 莫戈
吴同光缓缓走到了天花板横梁之下,他拿起那根朱教授留下的细麻绳,轻轻将它展开,那根麻绳展开后足有3米多长。“你不是告诉我说,这根绳子是朱教授用来给学生演示的吗?”
“这个……”
“为什么要编出这么滑稽的理由,这根绳子是取出朱教授藏日记本的关键工具!”
他把绳子轻轻一掷,绳子轻轻巧巧的就飞上空中,从横梁的上方穿了过去,这样绳子就从中间均分,搭在了横梁之上。
吴同光手劲既巧,他走到横梁正下方,双手分别抓住绳子的两头,绳子正好与横梁呈垂直状,他缓缓沿着横梁的走向拉动绳子,绳子贴在横梁上面,先是刮下来些许灰尘。
这个屋子,已经没有别的地方可以藏书了。
吴同光从走进来起,就留意到了这个横梁,横梁上面是唯一可以藏书的地方。
“要知道,藏这个本子的人是身手极好的男子,他可以随身一纵就将本子放到横梁上方,可是朱教授就只能用这样的方法取下来。”他指的是李青峰。
如果一切推论都正确,那么吴同光将绳子沿着横梁顺向一捋,横梁上所有的东西必定都会掉落下来。
然而事实是否真的如此?
洛阳锦 寻找失落的爱情
卓少卿和郑碧婉已经赶到了南京国立大学教学楼门口。
“我有种不祥预感……”郑碧婉面露忧色。
“进去看看,快走吧,吉人自有天相。”卓少卿心中也打鼓,祈祷朱教授不要出事。
就在郑碧婉刚要迈步进去的时候,只听身后一声大喝:“站住!你们两人不得进去。”当先一人快步而来,十来个马仔紧随其后,个个都是劲装配枪,武器在手,一副副鹰犬模样。来者自然是徐伯豪,他已经风风火火的带人赶到了。后面还有个司徒静,不紧不慢的跟着。
“和李青峰在一起的叛徒,还不快缴械投降,否则老子就开枪了!”既然郭站长已经授意过,这个女子护送李青峰从北平逃过来,那么不管什么原因,先把人抓住,立了功再说。
卓少卿负手而立,冷冷看着徐伯豪,说道:“老子要往哪里走,还从来没有人敢叫我站住。”
徐伯豪大怒:“报上名来。”
他身后的马仔倒是很能配合长官脾气,一听徐伯豪怒不可遏、声音提高八度,立刻纷纷掏出枪来,把卓少卿团团围住。
“且慢。”司徒静说道。
徐伯豪道:“什么意思?是我发号施令,还是你发号施令?”
司徒静冷笑道:“就凭你们几个草包,想收拾他?”
卓少卿道:“原来南京站里还有人认识在下。”
司徒静道:“对,我不光认识你,而且下一刻,我还将杀了你。”
卓少卿脸上又挂起标志性的坏笑:“这个世界上没有女人能杀得了我。”
司徒静不理他,转头向徐伯豪道:“你们要找的人应该就在楼上,这个男人交给我。”她说的楼上的人,自然是追捕的对象吴同光和李梧桐。看到卓少卿的她,眼中突然杀气骤升,就像是技痒的猎人,碰到了难得的猎物一样。
徐伯豪道:“可是……”
司徒静道:“啰嗦什么,楼上自然有人帮你对付他们。”
假婚誘愛
司徒静说的是谁?
郑碧婉看了一眼卓少卿,他微微点头,随即郑碧婉就转身飞快跨进了楼门。
“哪里去!”徐伯豪一抬手:“啪——”放了一枪。
郑碧婉那是什么样的身手,一晃就没影了,徐伯豪胡乱放枪,随即心中后悔:“不好,惊动了楼上的吴同光。”他马上改变策略,吩咐众名马仔纷纷将教学楼围住:只要有人跳窗出逃或从大门出来,都乱枪击毙!
超级玩家II
他随即闪身也冲了进教学楼。
幸好此时已经下课,众多学生已经离开,不然教学楼里不知道要出多大骚乱。
三楼休息室里。
渡灵师
众人目不转睛的盯着吴同光手上的绳子,似乎下一秒,绳子就将会从横梁上赶下来一锭金元宝似得。
绳子缓缓从横梁上捋过,发出轻微声响,可是当绳子捋到头后,吴同光惊讶的发现,横梁上空无一物!
到底哪里出了问题,这个横梁是这个休息室唯一还可能藏东西的地方,如果绳子不是用于梁上取物,那么这个绳子究竟是干什么的?
武印至尊
王念如哼哼笑道:“如果我在楼顶使什么针筒,为什么不用完之后将它带走,要留在楼顶上?我看你们二人才是最大的嫌疑凶手,我们还是等警方来了再说吧!”
“啪——”众人就听见了枪响——徐伯豪在楼下放枪。那保卫先生如释重负,说道:“徐队长终于来了……”
吴同光心中念道:“来的不止徐伯豪。”
“吴同光,我们快走!”李梧桐道。
“不,雷音留下来的日记本还没有找到。”
“可是徐伯豪带人上来了……”
吴同光凝神静听,说道:“不急,楼道上来了两个人的脚步,一个是徐伯豪,一个我们熟悉得很,他们二人正在缠斗!我们静观其变。”
“啰嗦什么,楼上自然有人帮你对付他们。”
“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