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异能 重生都市之天下無雙 起點-第988章 除魔閲讀

重生都市之天下無雙
小說推薦重生都市之天下無雙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
第988章除魔
不自量力的人,真是哪里都有。
所谓切磋,就是争强好胜的借口,胜了美滋滋,败了就怀恨在心。
太白殿给陆寒的第一印象,因为肖如仪待人得体而水涨船高,又因为面前这个叫龙焓的家伙,直接跌入低谷。
“堂堂一大仙门,若想恒久发展,你这种人,是坚决不能要的,即便忍痛剜肉,也要驱逐出去。”
陆寒冷目如电,他被肖如仪带到大厅,未见到所说的太乙副殿主,却遇见举止轻浮的此人,本想应付三言两语便走,但被小狗咬住了裤腿。
青衣长衫,长得人模狗样,眼角上扬,眉宇稀疏,带着轻浮不稳,区区金仙二品,跨入长生劫不足十万年。
那把剑刺开大洞,从里面投射出明亮光,映照在他身上,衬托出了一点潇洒风流,以及些许剑道上的霸气,好像剑仙一般。
听到陆寒的话,虽然表面所指的仍是自己,但却是抛开了他,直接面对了太白殿高层,意有所指,砸自己的饭碗。
龙焓的那把剑很白,现在更白了,剑刃刺目,不可逼视,其中威能暗暗再加两成。
‘哪有如此快就跨入金仙的事情,根基不稳,败絮其中,这一剑下去,等同打了天玄宫大耳光!’
砰!
砰砰!砰……!
‘咦?自己怎么要碎了?’
龙焓未及反应,就发现自己被一拳轰在脊背上,那拳罡距离自己仅有两丈,才诡异的出现,速度太快了。
然后就是两三拳……以及无数拳,龙焓没有被打飞,飞出去的是那把下品神器,正嗡嗡的盘旋在陆寒头顶,却不敢下落进攻。
最诡异的是,陆寒并未有所动作,仍旧站在那里,目冷星寒,如杀星降临。
第二拳必定和第一拳相辅相成,在对面随即出现,阻断龙焓飞出去,将其打回来,四面八方同时出拳,等同对轰,如三头六臂般。
“共计十六拳!”
方才在一旁焦急跺脚,满脸无可奈何,对龙焓嗤之以鼻的肖如仪,此刻张嘴瞪眼,几乎呆若木鸡,任凭陆寒在身旁飞过。
那个跃跃较量的身影,还在原地打转,衣衫尽碎,道躯上下布满裂缝,元神在上空悬浮,吐血外加翻白眼,早已昏迷不醒。
“意念神通?六品巅峰?不……不是才进阶金仙的吗?”
良久,肖如仪呐呐着,转身快速追去,感觉遍体生寒,接下来不知该如何面对。
‘真的是打个半死啊?!我滴天呐!用拳头将道躯打裂了,元神震得伤了本元,万八千年难以痊愈,关键是那家伙还未出招,金仙级别果然不能轻易打斗,这个亏只能自己吞下去。’
距离此地不远,数百里外的一座古老楼阁内,茶香飘飘,果香淡淡,一名金发中年人,正挥动袖袍,扫掉桌上由茶雾组成的画面,神色带着些许玩味。
随后,其轻轻扣动桌案,外面波光粼粼,有人立即快速上前,是个十六七岁的青年。
“师尊,吩咐弟子何事?”
“你去天册点,按我说的这么办…………”!
“啊?不要那个小长老了?遵命!”
‘虽然有些可惜,但那小子说的对啊,其实都很清楚该怎么办,只缺个外人加以肯定,现在没事了。’
偏殿内,两名侍女端上来的茶,陆寒未动一口,肖如仪拿出来的东西,并没有入眼之物。
肖如仪一直带着歉意,她怎会不知太白殿内必有一名太乙前辈坐镇,一举一动都在掌控中,此刻还未出现,就是对所有事情的默认。
“实在抱歉得很,若我们再用传送阵,将道友从这里直接送走的话,会被天玄宫认为故意挑起争端,导致不必要冲突,因此还需道友了却这段因果。”
陆寒点点头,拿出三株神药,较为适合此女的水属性神通,被肖如仪喜滋滋的拿出十五万仙石买走,又甩出去几句修炼心得,然后就起身告辞。
传送费两万灵石,和两大仙宫纠缠不清,太白殿肯定选择后者,但他的损失,自会去找债主赔偿。
离开太白城,仅仅向西飞出百万里,略加思索后,陆寒开始研究酉阳仙域的地图,发现偌大的疆土,贫瘠之地不少。
多火山、多大裂谷,多死泽和乌烟毒瘴之地,多强大凶兽甚至妖仙。
最近的人际罕见之处,大概向北三十亿里,地图上标注的,有一片环形盆地,杂乱之气共生,低阶修士人人忌惮。
然而他的神念里,已经有人尾随而来,也是从太白城方向,神色较为紧张,正用最快速度闪动。
‘堂堂大城,怎么会没几个天玄宫的探子,呵!’
几万里外,那人就被看得一清二楚,衣着外表毫不起眼,麻绳系着粗布,脚踏木屐,黄脸泛黑,进阶是玄仙中期圆满。
凡之毫厘勋之千里 炎梦熙
“终于追上前辈了,若再把您丢了,晚辈肯定会被逐出宫门的。”
“正好,吾缺个跟班,让你暂时来当一当,先闭嘴天玄宫的事,酉阳仙域最可能藏匿凶徒的地方,都是何处呢?”
“这……邪魔妖孽藏身之所,还有恶果累累的修士,一般都藏匿在红崖断裂谷、毒钺大泽、莽渊以及黑山那里,其他地方还有………!”
啪!
片刻后,陆寒提着一巴掌打昏的这个家伙,直接向东飞去,那也是去天玄宫的路。
在十多天的路程后,必经之路向北亿万里,便是一处深渊,无山无水,平地向下突兀而形成,听闻是古代大罗斗法所致。
不规则的一大片黑渊,深度无法探测,十多万里长宽,底端多有魑魅之辈,以及一些阴暗生物。
屠宰场有了。
“怪事啊!?”
就在陆寒才消失不久,莽渊向北的坦途大陆上,从万里苍穹忽然落下一股魔雾,笼罩百丈方圆,雾气收缩后,最终没入一张大型画卷里。
从画卷上,一次出现三个身影,最先下来的人浑身遮蔽严实,立即疑惑奇怪。
王爷,请按套路出牌 寒江雪
“我这件‘魔灵镜’,就是将种魂塔内的两个元神,直接一撕为二,一部分炼化在这里面,用来彼此感应的,不该有错!”
黑色四方镜子上,每隔两个时辰,黑紫色毛笔就半寸半寸的挪动,竟然失去了连贯性,也未向他们所在位置靠近,反而斜着去了南侧,并且还在跳跃式的前进。
“他难道也已经发现了不妙,故意绕路而行,还是在摆脱天玄宫纠缠?”
乌陀摸了摸脑袋,百思不得其解,两种可能性被摆了出来,而且出乎三人预料的是,目标并未在太白城逗留,修士习惯性的搜索资源,被直接忽略了。
“或许人家也能追踪到你这位种魂塔的半个主人,才开始行踪诡异的,看来又要大追杀啊!”
公西侯面露烦躁,当年追杀仓廪的感觉,差点成为他的噩梦,其过程太艰辛了。
“胡说八道,我已在此,他若发现异常,怎会继续前进?只是那跳跃式的长途跋涉,必然也有奇宝,几乎不逊于古魔洞虚图,比起仓廪那厮,将会收获更大。”
“根据那人的路线,反倒是要去莽渊的意图,或许也是个邪修,甚至研究出种魂塔的部分奥秘,加以利用。”
“哼!还是咱们占据了地利,截杀他就是了,迅速给那五位传讯吧,再被他逃掉,我等都要羞愧而死,没必要去寻求庇护了。”
…………
陆寒从万丈虚空落下,一股阴冷狂风,就带着呼啸席卷而过,灰蒙蒙的颜色,卷飞的拳头大石块,不比子弹威能孱弱多少。
从天上就远远看见,一片黑无边际的塌陷区域,如混沌古兽的大嘴,持续爆发惊人吸力,数万里上空,飞鸟绝迹云朵消失,元气都向下翻滚。
他屈指一弹,几百里外就有惨叫,一个通红肉翅,身躯如巨蝎的妖邪,当场爆裂成大团血雾。
天定之缘 晴素
片刻后,有两股黑雾,纠缠着丝毫着,在两千里外螺旋上升,隐约可见六只眼睛,但它们的命运,也在同时终结。
手里提着的天玄宫探子,被陆寒裹成蚕茧般,随意扔在一旁,翻手拿出种魂塔,对着其喷了口精气,这座金字小塔,立即亮起几条邪恶纹路。
然后,被他挥手一抛,种魂塔直坠万丈深渊,带着呜呜破空声,彻底失去踪迹。
紧接着,陆寒向深渊上空,连连点指无数次,一道道犀利剑影,足有上百道之多,带着玄阴之意,向远方激射而去,没入四面八方。
一拂袖袍,在他背后,有两团光晕闪动,两个身影先后出现,分别为一男一女。
“栾玥见过陆前辈!”
“孔瑟拜见圣元道君!”
男子一袭青色长衫,身高较为挺拔,是个三十岁左右的中年,面容严肃不苟言笑,有点老气横秋。
女子衣着是水蓝淡花长裙,并无任何珠光宝气,就连秀发都是竹签固定,几分清冷,几分庄重。
两人刚出现时,急忙先行大礼,随后才讶然的环视四周,眼眸接连闪烁,瞳孔深处出现精芒。
“无须客气,此地熟悉吧?”
“是的呢!没想到还能再临酉阳仙域的莽渊,当年我们被追杀,也曾在此暂避了数月时间,难道您也被……咦?前辈已经是金仙之尊了吗?”
孔瑟初时未觉,此刻仔细凝视陆寒背影,蓦的捂住淡淡红唇,几乎不敢相信。
数百年过去,她仍是金仙中期,也就是三品的境界,几乎要故步自封了,看着陆寒后背,那金黄色的道躯未加遮掩,就想一睹高墙,已经无法逾越。
“既然知道是道君重修,突破区区境界,在陆前辈眼里定如弹指之事,磨炼两世,将来更无敌手。”
“你这家伙,才进阶五品,说话就好听不少,但吾让你们出来,是要斩杀一些孽畜的,他们知道一些子母仙王玉的事情,也或许有你们的老对手。”
“呼——!能为前辈效命,能给老仙王报仇,我们欣然遵命!”
“来的定然都是金仙修为了,但愿多出现几个,此地乃极佳的厮杀葬魂之所,哈哈!”
两人闻言,顿时气息鼓荡,灵压逐渐外泄,附近数十里,立即风浪径直,一切暴躁乱象不敢近前。
“这两件东西,拿去稍微祭练一二,追踪而至的家伙,应该有七八个才对,若人数不够,还需留下首犯。”
‘七八个?’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栾玥和孔瑟,接过到手的法宝,还未仔细看,就倒吸一口凉气,但迅疾强行将骇然压住,急忙坐在地上,缓缓鉴定陆寒赏赐的利器。
‘吾最多能拉住两个,但灭杀就别想了。’
‘差不多吧,听前辈口气,那些孽畜有可能不是同来的,挨个下锅还可以!’
两人短暂密语,各自抚摸手中神兵,他们岂能忍不住,这两件都是古神器,普通金仙休想弄到一件,这类宝贝只有太乙级别在用。
超能武士
‘真是惭愧!跟随老仙王时,也只是仅仅见过几件,今天亲自抚摸,别有一番滋味。’
‘短暂的祭练,也不知能发挥多少神通,但陆前辈走的路,就该我们用神器捍卫,等同效忠老仙王那般。’
他们没问诸多疑惑,诸如陆寒如何找到的线索,如何知晓对方会找上门来,疑问永无止境,最好选择闭嘴。
‘吼——!’
‘嗷啊!’
片刻后,广袤幽深的莽渊,忽然间鬼哭狼嚎起来,黑色风暴和红色光芒,以及煞白等等各种乱象,纷纷从下方向上涌来,凄厉叫声越来越近。
啥情况?
就在栾玥和孔瑟开始戒备时,他们看见了匪夷所思的一幕,神念所及之内,各种鬼怪妖魔,以及邪修的遁光,尽数惊恐骇然,不要命的向外逃遁,似乎在被神魔追赶般。
“灭!”
陆寒挥挥手,刹那间,电光火石乱闪,将整个莽渊上空覆盖,密密麻麻的巨大剑影,交织成一层剑幕,咔嚓咔嚓爆发杀机,遮蔽茫茫寰宇。
剑气纵横,充塞每个缝隙,任何魑魅皆不能活,每道剑影都带走一个邪念之身,无论鬼气魔雾,还是人影恶灵,均都一剑斩之。
“去!”
雷声霹雳,又有个巴掌大的印玺,轰隆一声激射而出,被电光托着消失在天际,并且快速膨胀。
‘玄天灵宝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