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 女總裁的全能兵王笔趣-第3815章 老凡爾賽了看書

女總裁的全能兵王
小說推薦女總裁的全能兵王女总裁的全能兵王
半小时后,萧晨等人穿过一片林子,准备回到出入口那里。
“那什么,你们先走着,我去方便一下。”
萧晨说道。
“嗯。”
苏世铭点点头。
一行人继续往前,萧晨则来到一棵大树后,拿出血匙和血晶。
进来后,他一直想试试,却始终没机会。
现在他得试试了,万一出不去了,有血匙在,他也可不慌。
随着他内力涌入血晶,只见血晶泛起红芒。
紧接着,血匙也有了反应。
“嗯?不会吧?”
萧晨皱眉,虽然血匙有反应,但他却还在原地,根本没出去。
“不好用?不能穿梭空间?
他再试试,还是不行。
魂 歸 故里
“难道这里空间界壁厚?所以不行?”
萧晨想了想,换了个位置,继续试,还是不行。
这让他心中微沉,之前都可以用,为什么在这里不行?
是血匙出了问题,还是这里有问题?
等又试了几次后,萧晨放弃了。
幸亏他之前没用上血匙,不然跟吶瓦神打着打着,他用血匙而不好用,那得多蛋疼。
“有反应,应该是没坏,可既然没坏,为什么不能穿梭空间?”
萧晨点上一支烟,琢磨着。
“很有可能跟这独立空间有关,血匙也不能随便穿?有的空间,它不好用?”
这么一想,他瞬间觉得这血匙不香了。
他本来还寻思着,拿着血匙去天外天的,这要是去不了,那他要这铁棒,不,要这血匙何用?
“等再研究研究……”
一支烟抽完,萧晨拿着血匙和血晶,跟上了大部队。
“三弟,你尿尿时间也太长了吧?”
赵老魔见萧晨追上来了,问道。
“我大的,行不?”
萧晨没好气,他这正心情不美妙呢。
“怎么了?怎么去一趟,回来心情都不好了?”
赵老魔奇怪,随即压低声音。
“发现自己有痔疮?”
“滚!”
萧晨很想揍这老魔头一顿。
在往外走时,萧晨又几次用血匙,发现都不好用。
最后,他不得不放弃了。
看来,他对血匙的研究还不够。
等问问罗琳的,这血匙有没有说明书什么的。
要是没有,也只能多实验,靠自己摸索了。
萧晨收起血匙和血晶,心里却有点没底。
万一因为吶瓦神死了,这里规则变了,他们出不去了,怎么办?
虽然说,吶瓦神已经死了,他们没什么危险,也死不了,但几十年开启一次……在这里困几十年,他可受不了。
几十年……等下次出去,外面得是什么样了?
破竹
不敢想象!
“你发现没有,吶瓦神死了后,这些树就正常了……”
苏世铭对萧晨说道。
“啊?什么正常?”
萧晨缓过神来。
“想什么呢?我说吶瓦神死了,这些树就正常了……来时,可不是这样的。”
苏世铭看看萧晨,他觉得这小子有点心不在焉。
“哦哦,我觉得那可能是吶瓦神操控的。”
萧晨回答道。
“怎么,有心事?”
苏世铭问道。
“没……我就是在想,我们要是出不去了,怎么办?”
萧晨摇摇头。
“出不去?之前你不还说,没问题么?”
苏世铭疑惑。
“……”
萧晨苦笑,他之前是有底牌,可现在……底牌不好用了。
“问题不大,出不去再想办法就是了。”
苏世铭扶了扶金丝眼镜。
“现在想这个,没什么用,不是么?”
“也是。”
萧晨一怔,随即看看苏世铭,笑了。
“没发生的事情去担心,确实没什么用……该来的,迟早会来。”
“就是,车到山前必有路嘛。”
赵老魔接了一句。
“那要是没路呢?”
萧晨看着他。
“没路……没路咱就下车走上去。”
赵老魔气势一弱,说道。
“呵呵。”
听到赵老魔的话,萧晨等人都笑了。
“没路,那我们就逢山开路,遇水搭桥……路,不都是人走出来的么?”
苏世铭轻笑道。
“嗯。”
萧晨点点头,他忽然有点明白,这老丈人为何能让两大教廷头疼,甚至吃大亏了。
等他们出了林子后,陆续见到了其他人。
看得出来,其他人收获更多了。
“收获不少啊?”
萧晨笑着问道。
“……”
这几人很不想搭理萧晨,他们觉得这是浓浓的讽刺。
他们很想把所有收获都给萧晨,换生……不,不用换生之力量,换他黑麻袋中的任何一件宝贝。
不过,他们也不敢真的不搭理,说起来,他们的命,也算是萧晨救的。
“呵呵,还行,比不了萧先生。”
为首者堆着笑脸,说道。
“不不,我们比不了,我们就这么点……尤其是我,才一个小麻袋。”
萧晨摇摇头。
“……”
为首者脸上笑容僵了一下,也就他不知道何为凡尔赛,不然……非得骂一句‘老凡尔赛’不可。
随着时间的推移,剩下的人,几乎都来了。
他们互相看看,气氛有些沉默。
来时,人数可比这多多了。
除了萧晨一行人外,其他人,也只剩下了五分之一。
损失太大了。
之前有不少机缘和生之力量诱惑着,再加上人心的贪婪以及吶瓦神的影响,他们忽略了损失……
现在,生之力量被萧晨得到了,哪怕有不少收获,这会贪婪的心,也都冷静下来了。
虽然有势力把死去的人,就丢在了现场,或者就地掩埋了,但还是有势力,把尸体带上了。
比如暹罗佛门,死了几个老和尚,不可能就把他们尸体扔在这。
都是要带出去的。
现在,他们看着这一具具尸体,心情哪能好了。
收获大,损失也大……尤其最大的机缘,还被别人得到的情况下,那心情就更不好了。
这气氛下,萧晨也不好再得瑟了。
虽然他跟他们没什么交情,死不死的,跟他也没什么关系,但心中还是有几分感触的。
尤其他注意到黑袍老者手上包扎的纱布时,摇了摇头,幸亏还剩了几根手指,不然以后生活都不能自理了。
这降头术,还真不是人练的东西,杀敌一千,自损八百,这谁受得了。
当然,古武中,也有这种功法,比如……葵花宝典。
那玩意儿,再厉害,萧晨也不会去练。
“萧先生,苏先生……”
山木大师过来了。
“嗯。”
萧晨点点头。
“山木大师有何指教?”
“呵呵,没什么事情,来感谢萧先生赐药,感觉好了很多。”
山木大师笑道。
“没什么,举手之劳而已。”
萧晨摇摇头。
“出去后,各位就在曼都么?我去何处寻各位?”
山木大师问道。
“山木大师想找我们,应该很简单吧。”
苏世铭看着山木大师,淡淡地说道。
“咳……”
山木大师咳嗽一声,他明白苏世铭的意思。
“好,到时候……我去找各位。”
“嗯。”
苏世铭点头。
“沦威,你应该快大降头师了吧?”
山木大师又看向沦威,问道。
“快了。”
扫明
沦威点点头。
“此次前来,得到不少机缘……回去后,应该会迈出那一步。”
“那就先恭喜了,虽然玛扎死了,但黑扎一脉还在……与王室的交情,也该继续下去。”
山木大师说道。
听到这话,沦威看看萧晨和苏世铭,点点头:“请山木大师放心,沦威自知该如何做。”
“呵呵,好。”
山木大师笑笑,转身离开了。
“苏先生……”
等山木大师走了,沦威想说什么。
“我知道,不用多说。”
苏世铭摇摇头。
“如果能通过山木大师,拿回我的东西,自然更好……不然,还是得靠你才行。”
“请苏先生放心,我牢记该做的事情。”
沦威忙道。
“嗯。”
苏世铭点头,经此一事,暹罗恐怕也会有些动荡。
这次……损失太大了。
暹罗短时间内,恐怕无法恢复了。
半小时左右,现场升起雾气。
众人一喜,快到时间了,可以出去了!
他们之前,也是有些担心的,生怕出不去。
“可以了,可以了。”
沦威也很激动。
“上次也是浓雾之后,门户打开,我们就出去了。”
听到这话,萧晨也稍微松口气,看来没出什么问题。
“我觉得,这绿色珠子,你还要多多研究才是。”
苏世铭把绿色珠子,递给萧晨。
“它不光是生之力量,既然能作为钥匙,进入吶瓦神的修炼之地,那也许就能出入此地,甚至掌控此地。”
“哦?”
萧晨心中一动,别说,还真有可能。
“我知道了,等我回去了,好好研究一下。”
“要是真能掌控此地,还是不错的……毕竟是个独立空间,而且灵气以及生命力浓郁。”
苏世铭笑道。
“老丈人,我把生之力量带走了,这里还会这样么?”
萧晨一挑眉头,问道。
“不清楚……”
苏世铭摇摇头。
“生之力量……”
萧晨四下看看,感受着浓郁的生命之力,闪过一个念头。
“老丈人,你说……如果是这绿色珠子,改变了这方世界,那放进我的骨戒中,又会带来怎样的变化?”
听到萧晨的话,苏世铭一怔:“你试试不就知道了?”
“额……也是,等试试的。”
萧晨点头,心中颇有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