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小说 棺山太保 線上看-第六百一十九章空守一座城(下)推薦

棺山太保
小說推薦棺山太保棺山太保
一声清脆的响声。
我看到在官阳手中的那具尸体直接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形成了碎末。
官阳的双眼逐渐变的微红。
他整个人也都沉寂在了虐杀尸体的情绪之中。
甚至阿腾从冰床上缓缓坐了起来他都没有察觉。
但我看到了!
我看到阿腾面色苍白的坐在冰床之上。
她的双眼微微张开。
整张脸不带一丝的生气。
但面色则是十分的红润充血。
与我见到她活过来的样子十分地相似。
她一句话也没有说,就那样静静的看这儿官阳在哪里鞭尸。
不……!
应该说是把夜郎王的尸体,一点点研磨成沫。
时间过去得很快。
当那夜郎王的尸体消失不见的那一刻。
阿腾说话了。
她的声音很是空灵,犹如百灵鸟声音一样让人听到便不由的想让她多说几句。
“对不起,阳……!”
“我骗了你……!”
她把一句话分成了两句说。
太古最强大帝 方脑壳
随着阿腾口吐人言,官阳也从那种癫狂的状态中恢复了过来。
他冲上去紧紧的保住了阿腾。
语调带着颤音道:“你怎么了?”
“你到底怎么了?”
阿腾缓缓伸出了手,轻轻抚摸着官阳的后脑勺。
很是轻描淡写的说道:“我的家没有,不老圣泉也没了!”
“我们都被骗了……!”
“轰……!”
在阿腾说完这句话的时候。
我只感觉到四周的房屋都开始微微震颤了起来。
一股滔天气势冲天而起。
这股气势当中蕴含着无上的霸气,一股天下舍我其谁的气场直接爆发。
而这滔天气势则来自于官阳。
他缓缓抬头看向了阿腾。
“我会帮你报仇的……!”
官阳缓缓说话的同时缓缓起身。
阿腾则道:“我哪里也去不了,我无法离开这张千年病床……!”
“我更无法离开这夜郎国……!”
“精绝女王的诅咒,会一直伴随着你我,伴随着我的家族,我的子民……!”
“我想回家了……!”
“我想看看我的阿妈,阿爹还好吗,可我那也去不了……!”
“好好累……!”
“阳……!”
“我想回家……!”
阿腾一下子说了很多的话。
而让她说这样的话,显然很是消耗某种能量。
因为在他说完这话的时候。
阿腾缓缓的闭上了眼睛,身体也朝着官阳那边倒去。
在她的身体歪倒在官阳身上的时候。
我看到一滴泪水从阿腾的眼角处徐徐滑落。
“滴答……!”
官阳静静的抱着已经死去的阿腾。
最后割开了自己的手掌,让鲜血浸入到了这张水晶床上面。
我这才明白,原来那处地方的棺材。
以及水晶冰面全都是官阳所打造的。
我目睹着官阳利用子母罗盘寻找到了一处洞穴。
然后以已一己之力,改动了整个夜郎地宫的风水格局。
形成了一个风水大阵。
这风水大阵我叫不上来名字。
但却清晰的知道。
是能吸收四周的地脉龙气来滋养阿腾的身体。
那水晶棺本就是一等一的宝贝。
尸体葬入其中,能不朽不腐。
加上风水大阵吸收地脉龙气,假以时日,阿腾会再次苏醒。
但苏醒不代表就真的复活了。
但最起码会跟现在这样,醒来说上那么几句话。
然后再次陷入沉睡之中。
这种逆天之法,自然会有不好的地方。
而官阳的这一番操作,自然也让整个夜郎国差点陷入彻底的废墟之中。
地表沙漠上的建筑彻底消失不见。
地宫之内的一切也都有一大半成了废墟。
当这一切都以做好。
官阳双手抱着阿腾,静静的把阿腾放入了他打造的棺材之中。
口棺材上面没有雕刻任何的东西。
棺盖也是用那水晶床打磨而成。
因此,我才没有认出是出自棺山太保之手。
在官阳忙碌的这 一段时间内。
我一直都跟在官阳的身后。
而我也明白了官阳对于阿腾的那种情感。
不能说他是属于单相思。
但他爱阿腾是一片情深。
阿腾不能说不喜欢官阳,但在家与爱面前,很显然阿腾选择了家。
以我一个路人视角来看。
官阳他属于情种一位。
正如他跟欧阳无常所说那般。
没有什么值得不值得,只有愿意不愿意。
当你喜欢一个人的时候。
爱到骨子里面的时候。
不管是添狗也好,备胎也罢。
这些其实对于爱你的人来说,根本不重要。
你可以不喜欢我……!
但你不能剥夺我喜欢你的权利。
你可以不喜欢你不喜欢的东西,但请允许它的存在。
而存在,必然是有原因的!
入棺仪式很是简单。
当一切做完之后,官阳整整在阿腾的棺材旁边待了七七四十九天。
这种漫长的感觉我自然是不可能一一经历。
但对于一段记忆来说,时间上基本上可以算是一闪而过。
而罗盘上的刻度,则是让我深刻地知晓这是第四十九天。
当四十九天已过的时候,官阳从地上站了起来。
这一站,或许就是再也不见的离别。
这一站,或许就是独守一座空城的寂寞。
官阳双眼充满深情地看着透明的棺盖。
开着里面仿若睡着了的阿腾。
他再一次划破了自己的手掌。
让鲜血整整把透明的水晶棺盖给你染红了。
“腾,等我回来……!”
“我送你回家……!”
我就这样站在一旁,静静的看着官阳。
我感受到了官阳身上已经开始充满了大量的死气。
我猜测他可能会去找精绝女王报仇。
但过去这么久,精绝女王估计也早就嗝屁了。
他也可能是回隐世想办法。
但不管他如何做,最后都免不了一死。
我甚至十分地好奇,为什么他不选择与阿腾一起入殓。
既然生不能再一起,死也能同去往生。
但我发现,我所有的猜想都成了泡沫。
而官阳的野心。
他的抱负……!
他的目标,远比我想像中的要大。
只是想像很丰满,显示很骨感。
我虽然还没有看到接下来官阳的记忆。
但我知道,他必然是失败了。
否则,也根本轮不到我来送阿腾回家。
更不会有这样一番过往被我看到了。
官阳的头发刹那间变白。
他拖着满头的银丝,步履蹒跚的朝着出口缓缓走去。
在即将离开这个山洞的刹那,我似乎听到了阿腾叫了官阳的名字。
“阳……!”
在山洞的一角,蹲着两只巨大的独眼魔猴。
他们互相抓挠着身体,却带着惊恐的神色看着官阳。
官阳的身体未停。
最后说了一句等我回来,便彻底离开。
“唰……!”
我只感觉自己的大脑神经被人给狠狠地拽了一下。
那种由头颅内部传递到头皮之上的拉扯感,差点让我崩溃掉。
而我恢复过来的时候,眼前的一切场景都已经再一次变了。
这是一个山洞……!
山洞之中有很多的壁画。
其中有两幅壁画是我印象最深刻的。
而深刻的原因则是因为这两个场景我刚刚看到过。
一个是与阿腾有关,一个是与官阳有关。
阿腾说的不错,这一切都是精绝女王的计谋。
而还有一副壁画,则是让我有了一个更为大胆的猜测。
精绝女王或许为了自己的私心,让官阳与阿腾牺牲。
随后启动了某种仪式,使得她与她的子民们一同进入到了隐世。
而那撕裂的天空,则是隐世的入口。
我相信这里的壁画官阳也看到了。
但他却不为所动,而是静静的看着眼前的一滩碧绿色的池水。
这池水不算大,也不算小。
大小犹如一个成年人的浴缸一般。
里面装的便是传说中的长生不老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