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异能 我真不是神棍 恰靈小道-第261章 魂殿是死地看書

我真不是神棍
小說推薦我真不是神棍我真不是神棍
我看着眼前的情景,听着沈江琉那放肆的笑声,她果然是忘不了精灵族被灭的事情,她果然还心系复仇。
她忍辱负重,哪怕不要玄门的解药,哪怕豁出性命,她也一定要为精灵族做点事情。
郑康康扯了扯我的裤脚,不动声色的指了指他刚丢出来的两块极品阴石的原石。
我心领神会,赶紧坐了下来,悄悄的把两块极品阴石抓在手心,功法偷偷的运转起来。
“你!”花倾城恨恨的看着沈江琉,而那个死不悔更是满脸复杂的看着沈江琉。
沈江琉走到了花倾城身边,嘴里说道:“你这个畜生,十恶不赦的畜生,没有想到会有今天吧?我母亲,就是死在你的手里,今天,我要让你痛不欲生!”
沈江琉说着右手在花倾城的身上一扫,无数根细细密密的树根钻进了花倾城的身体。
花倾城痛苦的嘶喊着,咆哮着的,听得我很是舒爽。
她很痛苦,被钉在地上不能自赎,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还有你,死不悔,可惜了,只能让你在临死之前,知道我精灵族并不是那么好欺负。”沈江琉抬手一张,一把长剑自动飞到她的手里。
带着狂暴内气的一剑朝着死不悔劈了下去,死不悔顿时魂飞魄散。
看着地上那开始慢慢消散的黑烟,沈江琉站起身来,她的脸色越来越白。
看着已经死去的花沐晴,她突然跪在了地上:“母亲,江家的列祖列宗,精灵族的各位族人,琉儿为你们报仇了。”
我一个周天运转完毕,原本被抽空的内气和魂力,稍微恢复了一点点。
沈江琉趴在地上,哭的很伤心,身体不停的耸动着。
唯一还活着的王黎看到这个情况,他悄悄的拔腿就想走。
“妈耶,你还想跑?你跑的出去吗?外面这么多幽灵。”大黄突然开口喊道。
大黄这一喊,把沈江琉给提醒了,她猛的站起身来,飞身追了出去。
还没有逃出圣雨的范围,王黎就被沈江琉挡在了身后。
她转过身来,开口说道:“别走了,给我陪葬吧。”
“前辈,我去玄门帮您拿解药,相信我,我一定可以的。”王黎跪在地上,爬到了沈江琉的裙下。
“是吗?”沈江琉开口问道。
王黎疯狂的磕着头,嘴里说道:“当然,一定可以,前辈您相信我,我一定可以的。”
王黎一边磕头一边从怀里掏出一把匕首,趁着沈江琉不注意,一刀就捅向了沈江琉的腰部。
“卧槽!”
“偷袭!”
大黄和郑康康齐声骂道,可这一刀,却完全没有伤到沈江琉。
王黎的手,被沈江琉抓住,他那一把匕首,离沈江琉的细柳腰只有不到三公分的距离。
“就凭你?还想偷袭我?”沈江琉冷笑一声,一脚踹在了王黎的胸口,直接把王黎踹了回来,落在了离我们不到五米处的地方。
我一边看着前面,一边偷偷恢复着内气和魂力。
“前辈饶命,前辈饶命,前辈饶命……”王黎再次跪倒在地上。
沈江琉的脸越来越白,她似乎毒药发作了,而且刚才这几次出手,她都耗费了一些内气。
沈江琉一步跨到王黎身边,抬起那纤纤玉手,一巴掌拍在了王黎的脑门上,王黎顿时安静了下来。
他目光呆滞,神情完全消失,像是一个被控制了的傀儡一般。
火影之风神剑豪
“用最快的速度,出去告诉外面的人,就说魂殿凶险,实力强横,进来的所有人都被魂殿杀了,叫他们赶紧跑。”沈江琉开口说道,抬手一挥,王黎顿时被一层雾气包裹。
“是,主人!”王黎毫无表情的说道,然后拔腿就朝着出口处跑去。
“唔~”沈江琉一口内血喷了出来,身体晃了一下,脸上的白又添一分。
郑康康开口说道:“好家伙,你这脸,比我们村死了七天的尸体还白。”
沈江琉转头看着郑康康,嘴里说道:“再白,我也不会给你们任何人活着的机会。”
“呵呵。”我缓缓的站起身来,嘴里说道:“我也不想给你活着的机会。”
“就凭你吗?”沈江琉看着我问道。
我冷笑一声,也懒得废话,左手抬手虚空抓出裂魂箭,右手往前一放,弓自动凝结在了右手之上。
搭弓拉间,弓弦被我拉的嘎吱作响。
“你……炼化了裂魂箭?”沈江琉满脸不可置信的看着我。
我冷笑着,根本不想回答他,裂魂箭锁定了沈江琉,然后把力量提到了极限。
“你刚才为什么不用?”
刚补充的魂力和内气瞬间就被抽取一空。
“特意留给你的,死吧!”我怒吼一声,裂魂箭直接朝着沈江琉射了过去。
顿时身体被掏空,我一垂手,直直的朝着后面倒了下去。
郑康康和大黄伸手扶起我。
“不!”沈江琉大喊一声,然后猛的一转身,跳出十几米,她抬手一挥,一个闪着绿光的木盾出现在她的手中。
看来这沈江琉确实已经毒发了,这木盾的强度,都还不如之前我还在鄂大的时候碰到的那个树精枯刃的木盾。
裂魂箭直接冲向了她,毫无意外的撕开了沈江琉手中的木盾,射入了沈江琉的胸膛。
裂魂箭射入她胸膛之后,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甚至在沈江琉的身上都找不到伤口。
但是我心里很清楚,裂魂箭一定会撕裂她的魂魄,让她永世不得超生。
“欸?拉胯了?”郑康康疑惑的问道。
“不能吧?大哥,咋回事?”大黄开口问道。
我闭着眼睛,片刻之后,感受到裂魂箭已经回到了我的身体中,然后睁开眼睛,看着那不化精王沈江琉直直的倒了下去。
“牛逼!”郑康康和大黄同时大吼一声,就连洛可伊也捂住了嘴巴,哭泣起来。
结束了,彻底的结束了,圣雨停了下来,周围又回归了平静。
我抬手收回了幽冥鬼火,大黄身体一抖,红色的神兽火在它的周身燃起,温暖的感觉传遍湿透的身体,那种感觉很舒服。
杜知叶跑到我身边,用它的舌头舔着我脸上的血迹。
我笑着看了看她,然后有些哽咽的说道:“知叶,对不起,咱妈走了,三哥走了,走了好多人,是我没有保护好他们。”
“魂哥,我们赢了。”洛可伊哭着说道,然后,她站起身来说道:“魂殿的各位,我们赢了!赢了!”
“那个老妖婆还没死,我去干掉她。”郑康康说着站起身来,骨剑瞬间出现在手中。
“不要杀我。”花倾城看着越来越近的郑康康,哆哆嗦嗦的说道,修为越高越惜命,为了活命,她什么都做的出来。
“没骨气的东西!”郑康康一脚踩在了花倾城的胸口,直接把她踩死,然后一剑驱散了她的魂魄。
“接下来怎么搞?”大黄开口说道。
“自己人的遗体,全部带回酆都城,安葬在幽冥墓群,把敌人内丹全部挖出来,再把李昌亮,阎复,花倾城的头颅割下来,连阎灭的人头一起,丢到出口外面,让外面的人知道,我魂殿是死地,谁进来谁死,不管是谁!”我咬牙说道。
大黄点头说道:“好,这事儿交给我来办,我最喜欢干这种活了。”
“嗯,你和康康做这些事吧,刚才那一剑,我反噬严重,现在连运功都做不到,需要休养三天,才能开始运功恢复。”
“放心吧,交给咱哥俩了。”郑康康说着把我扶了起来。
我转头看着这血腥无比的战场,那些战死的魂殿之人,还有连遗体都没有的王三,和那数十个敌人。
眼泪莫名的掉了下来,我咬着牙,一字一句的说道:“魂殿……我秦一魂发誓,一定要让魂殿站在隐界巅峰,以告慰在此战死的所有家人!魂族,妖族,尸族,玄门,准备承受我魂族的复仇怒火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