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都市异能 驚天戰王 起點-第三百九十四章:誰敢留你到百歲展示

驚天戰王
小說推薦驚天戰王惊天战王
国医馆门前。
庞炬领兵呼啸而去后,一个树荫下,忽然冒出一个怯生生的人影。
“果然!他们果然不是表兄弟的关系!那些人也绝对是叛乱之徒!”
“堂堂禁卫军统帅,居然敢包庇叛乱之徒,真是胆大包天啊!”
“嘿嘿嘿,既然这件事让老子知道了,那你们一个都别想好过了,老子要把你们全都给弄死!”
李旦咧嘴阴笑。
脑海猛然响起萧扬的音容相貌,脸上刚刚凝聚的笑,瞬间变成狰狞可怖!
“都是因为你,要不是你今天突然冒出来,老子至于暴露的如此彻底吗?再蛰伏几年,老东西一死我不就能水到渠成了嘛,可恶啊!”
“不过没关系了,只要有这把柄在,该是我的还是我的,嘿嘿嘿!!”
他狞笑着,狠狠看眼国医馆这座漂亮的建筑,继而向远处夜幕中奔去。
片刻后。
在宁无缺等人的护送下,萧扬走出国医馆。
他刚要拉开,停在一旁的战车车门,宁无缺便挡在身前。
“战王,我要陪您一起去!”
看着露出一脸坚定的宁无缺,萧扬如往常一样,揉了揉她的一头干练短发。
“此行,我孤身一人前往即可!”
“而你,便留下来和他们俩养精蓄锐,明天破晓之时便是决战之刻,休息好,到时候别拖我的后腿。”
说罢,将其推到一旁,他便钻进车内。
轰!!
战车发动机一声轰鸣后,绝尘而去。
第一婚约:总裁,我要复仇
再看宁无缺。
愣在原地,感受着已阔别三个月,短发上的余温,她最终咬牙倔强道:“谁拖你后腿谁是孙子!”
此话一出,身后的炎天狼、祭游鸣不由一愣。
当即,赶紧冲进国医馆内养精蓄锐,他们可不想平白无故的被扣上孙子的头衔!
……
京都,东城门。
比之南城门,这里更是重兵把守,禁卫军足有二十万,只因有一个至关重要的人物,被五花大绑的吊在城楼之上!
“我说赵阁老,人呐,就该学的圆滑点,看看我,本是个藉藉无名的小兵娃子,自从抱上皇傅国主这条大腿后,屁本事没有的我,竟能成为统领二十万禁卫军的统帅,受万人敬仰,光宗耀祖,多爽啊!哈哈哈!”
郭三刀,坐在城楼边上,一边夹着花生米,一边自斟自饮着酒。
而他身旁,被五花大绑在十字架上的,便是在国主府大厅内,怒斥皇傅与文武百官的赵恒山!
此刻。
看着满脸横肉,肥的犹如一头猪的郭三刀,在自己面前的嘚瑟样,赵恒山便忍不住冷笑连连。
带着电脑游戏玩转异界 kk之乐章
“把自己老婆拱手相送,才换来此刻的荣华富贵,你哪来的脸在老夫面前炫耀?我呸!和你这种舔狗一般的垃圾同朝为官,老夫宁愿一死了之!”
顿时,郭三刀犹如被踩到尾巴的狗。
哗啦一声打翻酒和菜,怪叫着爬起身,从身旁禁卫军手中抢走皮鞭。
“本统帅啥时候把老婆拱手相送了?皇傅国主娇妻美妾多的是,怎么可能会看上我老婆,让你胡说八道,看本统帅不抽死你个老杂毛!”
一切因为一场除丧尸的运动 花士尊
啪啪啪!
一阵鞭响骤然袭来,令城楼上的成百上千禁卫军,皆倒抽凉气。
玄境之王 筏子
同时,又心生不忍!
毕竟,他们并非每个人都是皇傅、郭三刀之流,对夏国建设呕心沥血的赵恒山,甚至有‘全民再生父母’的美名,可以说,只要是生活在夏国境内的民众,便或多或少在各个方面受过他的恩惠。
而就是这样一位,声望仅在惊天战王之下,受二十亿民众敬仰的老人,却要遭受如此酷刑,实在是可怜至极!
啪啪啪!
鞭响声刺耳,打的所有人眉头紧皱。
但赵恒山。
纵使已被打的皮开肉绽,身体各处,都有鲜血溢出,随便来个人看到这些伤痕,都会心惊肉跳,他竟连眉头都不皱一下。
甚至嘴角还勾着笑意,这笑意越来越浓郁。
突然,他放声大笑!
“郭三刀,你死定了!皇傅这个窃国贼,也完蛋了!哈哈哈——!!”
“你个老杂毛,在说什么疯话,本统帅活的好着呢,皇傅国主更不会出任何意外!有这闲工夫,你还是担心一下自己,能不能活到天亮吧!”
说罢,郭三刀猛然一咬牙。
用尽全身力气,一鞭打在头顶,直接打掉赵恒山的一块头皮!
嘶——!!!
这一幕,令城楼上成百上千的禁卫军,皆倒抽凉气。
一名副官。
眼看赵恒山已是惨不忍睹,郭三刀还想施暴,他忍无可忍冲上前。
“统帅住手!”
“你个王八蛋敢拦我?滚开,否则连你一起打!”
“不是啊统帅,皇傅国主留他还有用,你若把他打死,怎么交代啊!”
“这……!”郭三刀顿时愣住。
扬起的鞭子再不敢落下,因为他清楚皇傅的性格,若赵恒山真出什么意外,那下一个被吊在这里打的,肯定是他!
想到这,便停手。
鞭子一仍冲上前,狠狠扼住赵恒山脖颈。
“他妈的,要不是皇傅国主留你有用,本统帅今天非打死你个老杂毛不可!赶紧向皇傅国主谢恩吧,是他,保你三天不死!”
呸!
一口血痰陡然喷他满脸。
接着,赵恒山转眸看向别处,再次放声笑道:“皇傅仅能让我三天不死,而他,却能保老夫长命百岁,哈哈哈!”
此话一出,在场之人皆是一愣。
由其是郭三刀,简直一脑门问号,怒道:“你个老杂毛怕是有病吧,大半夜的在这里说什么疯话,国主让你三天死,谁敢留你到百岁,你……”
“我敢——!!”
英雄联盟之虚拟剑豪 空明凌
一声暴喝,宛若龙吟。
骇人心神,惊人心魄,令在场之人无一例外,被吓的陡然一颤。
甚至万丈夜空上的那轮明月,都因这声暴喝,光芒出现了一丝暗淡了!
“谁!!!”
顿时,一脸惊惧的郭三刀,和城楼上成百上千禁卫军,不约而同寻声看去。
而所看的方向,正是刚才赵恒山,转眸看向的地方。
那里,是城楼上的一个瞭望塔。
瞭望塔直径一米半,约有五米高,塔尖上,居然站着一个人。
此人。
背靠皎洁明月!
肩扛一杠长刀!
犹如鬼魅般凭空出现,令看到他的人,不觉心惊肉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