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 唐朝第一道士 流連山竹-第九百一十九章   鍾文再苦還鉅子分享

唐朝第一道士
小說推薦唐朝第一道士唐朝第一道士
果果此时心里很慌张。
她真的不知道眼前的这个武力值高得下人的人,说的话是否是真的,也不知道当下所发生的一切,是不是钟文所安排的。
正当果果心中一狠之时。
当她看见九儿那渴望的眼神后,她又怀疑了。
小娃的眼睛,是不会骗人的。
也骗不了人的。
更何况,还是这么一个小小娃。
一个三岁的小娃,眼睛里透着的全是清澈与渴望,透着的全是母亲的依念,以及渴望着眼前的这个即熟悉又陌生,长得与自己母亲一般无二的女子应她一声。
九儿此刻就是如此。
抓住果果的衣角,眼中透着期望与渴望之色。
这也让果果开始陷入到了深深的怀疑当中去了。
而此时。
钟文又是盯着果果说道:“当年,青青也只是我意外之时所救,可是她却是不走正途,这也只能算是她的命数了。至于你,跟着李复,我不想多说什么,只能奉劝你且行且珍惜。不管你是不是九儿母亲的姐妹,我就当作你是九儿的姨娘,所以,以后如果想离开李复了,记得来寻我。”
说完话的钟文,起身后把九儿拉到自己的身边。
钟文的话。
已是说的很清楚了。
而且。
钟文相信。
眼前的这位果果,与着曼清肯定是一母同胎的姐妹。
在钟文的认知中。
只有一母同胞的姐妹,才能长得如此一般无二。
真要说不是,仅是长得像,那肯定还是有些区别的,可这三人的模样,如三人站在一块,任是谁都瞧不出谁是谁来。
而九儿被自己父亲拉回来后,还是一脸期望的看着果果。
她已经是知道了。
眼前的这个与自己母亲长得毫无二致的人,不是自己的母亲。
因为。
眼前的这个人,身上并没有母亲的味道。
小娃们对于自己母亲。
在半岁之前,绝大部分,都是靠味道和声音来辨识的。
只有在半岁之后,这眼睛能看清楚了大部分的东西后,才能通过自己母亲的脸庞来辨识。
而九儿却是知道。
眼前的这个人的身上,并没有自己熟悉的味道,甚至连呼吸声都有些不像。
九儿静静的看着这个似母亲又不是母亲的人,眼中多了许许多多的不解,以及一些无法想清楚的东西。
而当钟文的话一说之后。
果果此刻却是有些意动了。
是的。
跟李复东奔西走,她早已是厌倦了。
没有止境一般的生活,没有止境一般的奔走。
甚至她只有听命令的份,连说话的资格,都是少之又少。
师傅也好,还是主上也罢。
此刻在她的心中,开始有些左右摇摆了。
身世。
养育之恩,师傅之情等等。
这让她开始陷入到了无止境一般的空洞当中,眼神开始有些迷离。
敦刻尔克 沃尔特劳德
钟文父女瞧着果果半天也没说话,随即向着不远处的徐福挥了挥手。
片刻后。
徐福就跑了过来,“娘子,请吧。”
果果清醒过来后,看了看钟文,又看了看九儿,最终还是低着头跟着徐福离开去了。
随着果果的离去。
九儿却是好奇的看着自己的父亲,“父亲,她不是母亲,她身上的味道,没有母亲的好闻,可是她怎么跟母亲长得一样呢?”
“九儿也能辨别出来了?呵呵,她有可能是你母亲的妹妹,所以你应该叫姨娘。”钟文摸了摸九儿的小脑袋,好声的解释了一句。
九儿听后。
虽不知道这其中的问题。
但想了想后,觉得多一个与自己母亲长得一样的姨娘,也是不错的。
九儿的懂事。
让钟文很是心疼。
不哭不闹,也不多问。
而且还会凭着她那点简单的认知去想问题,这让钟文全部看在眼中,却是放在心上。
这么一个插曲。
并不影响钟文父女二人游长安的行程。
该吃吃,该走走,该玩玩。
只要是九儿想去看的地方,钟文都带着九儿走了一趟。
甚至。
钟文还带着九儿进了一趟宫,见了见长孙皇后。
至于李世民,到如今还在北方呢,估计已经在班师回朝的路上了。
本来。
依着历史进程。
长孙皇后早就该去逝了,可如今,却是有着钟文提供的药丸,活得到是也还不错。
毕竟。
年岁并不大,只要定时服用药丸,估计还是能活个七八十的。
而此时的果果。
几日前被钟文的一席话说的,已是乱了心神。
最近可谓是办什么事都是错什么事,更是心不在焉的,尽受李复以及她那师傅的责备声了。
“难道我真的还有一个姐姐?难道真如他说的那样,我,姐姐,还有那小娃的母亲乃是一母同胎?”某宅院中的屋中,果果坐在床榻边,脑中一直回想着这个问题。
她自己当然知道。
她,以及青青乃是一母同胎所出的。
可是。
她真的不知道,这世是还有一个与着她妹二人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存在。
没有了青青的商量,这让果果心中多了一丝的犹豫之色。
几天下来。
她同样在想着自己的未来。
人入中年,这身世都没有弄清楚,还一直为别人东奔西走的。
忽然之间。
果果她觉得自己也确实该为自己活了。
第二日。
果果借口去打探消息,从宅院中离开,随即孤身离开了长安。
至此。
谁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哪怕她的那位先天之境师傅,也不知道自己这个弟子怎么离开后未再回来。
即便是李复,心中也是生疑。
半日间。
李复他们就乔装打扮,躲避着各种耳目,离开了长安城。
而此时的钟文。
在长安待了七八日,该游的地方都游了一遍,该让九儿所见的东西或地方,也都走了一遍。
坐在郡王府的钟文,心想着是不是该带着九儿去南边转转了。
而就在此时。
从伏牛山再次查探了几日后的墨离三人,已是到了长安城了。
本来。
墨离从龙泉观离开后,本意是要去长安寻找钟文,好从钟文的嘴中知道一些关于自己伯公、祖父、父亲他们的消息的。
可是。
在半路之上。
墨离害怕自己伯公他们依然活着,再一次的转道去了伏牛山灵宝门那坍塌之地去了。
几日里。
墨离她们又翻又挖的。
可最终也是没能找到进入那地下城的通道。
心中沮丧的墨离,只得再一次的离开灵宝门所在之地,往着长安去寻钟文了。
随着墨离她们三人一到长安城后,就直奔钟文所在的郡王府。
“墨娘子,你怎么来了?”当徐福正欲出门之时,正巧碰上了上门前来寻找钟文的墨离三人,赶紧上前打问。
墨离一副沮丧,且精神不佳的状态,看了看徐福,“九首在吗?”
“道长在的,道长正在后花园,与着小娘子玩耍呢。”徐福一听墨离是来寻钟文的,虽说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一瞧墨离的神情,就知道这事不简单。
而得了话的墨离,直接就往着府内而去,直奔后花园而去。
此刻。
后花园中的钟文,正看着任竹她们与着九儿玩耍之时,抬起头来之时,却是见到了墨离突然而至。
当钟文一见到墨离时,心中也是咯噔一下。
这一下的咯噔。
乃是钟文后悔没有前去墨门通知一声墨离。
这也怪自己太过关注自己的事情了,这才让自己没有前去墨门通知墨离。
“墨离,你来了。”钟文佯装出一副淡然的样子,站在那儿静等着墨离走近前来。
墨离一至后花园,瞧见安然无恙的钟文后。
心中就知道。
自己的伯公他们,必然是已经死了。
“九首,我伯公、祖父、父亲他们是不是已经死了?”墨离虽说依然不相信这个事实,可是还是出声向着钟文求证。
甚至。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墨离都没有怪钟文,为何钟文你能独活,而她的那些亲人却是消失不见,甚至已经死了。
墨离心中很明白。
前去灵宝门之事,乃是自己伯公他们的决定。
而灵宝门发生了大面积的坍塌之事故,这事她知道不可能怪罪钟文。
或许。
在龙泉观的时候,墨离或多或少还会有些怀疑。
可当她再一次的到了灵宝门查看,翻找之后。
这些怀疑,也就渐消了。
阴暗系类之return
这不是阴谋所致的,而是机关损毁所致的。
身为墨家人,如果连这点都看不出来,她墨离也就不能说是墨家人了。
“这事怪我,怪我当初事发之后,没有第一时间前去墨门向你们通告一声。”钟文闻话后,心中甚是有些内疚。
“九首,灵宝门的地下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灵宝门为何会坍塌?你能跟我细说吗?”墨离走近钟文,出声问道。
她想知道关于灵宝门那地下城所有的细节之事,想从中分析出,自己的伯公这些长辈们,是否还有机会活下来。
钟文闻声后,伸了伸手,指着不远处的亭台。
任竹她们带着九儿在这附近玩耍,钟文可不想惊了自己的女儿。
就当下墨离的神态,钟文无法判断出,墨离听后会不会发疯。
魔君锁爱:废材无双
待几人坐在亭台后,钟文这才缓缓说起了那地下城之事来。
随着钟文一字不落的向着墨离述说后。
墨离也是仔仔细细的听着。
好半天下来,墨离终于是知道了,那地下城之中,原来乃是一个迷宫一般的地下城。
“九首,你是说,灵宝门那地下城,乃是一个巨大无比的迷宫城?而只要地下城的大门一开,在一段时间之内,那地下城就会坍塌?那我伯公他们那不是被埋在了那迷宫之内?”墨离此时心中难过之极,双眼布满了泪水。
而另外两个墨家人,一边听着钟文所言后,也是沉默不语,眼中泛起了泪花来。
“是的,那地下城的大门只要三把令牌钥匙一插入,在一定时间之内,地下城就会被封闭,然后坍塌。在我们进入地下城迷宫之前,谁也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而且,当时我们也约定,我,你伯公,还有灵宝门中的一位,仅我们三人入内。可最终我也没想到,你祖父他们却是等不及了,最终还是入了地下城,这才发生了这样的不幸之事。”钟文落寞的回道。
此时的钟文。
心里还是挺苦的。
钟文认为自己这件事情上,却是做错了。
当时。
地下城坍塌后,钟文却是没有第一时间把这个消息传至墨门。
导致墨离亲自前来询问。
这与着墨离告诉自己九儿的治疗之法一比,钟文都觉得自己欠着墨离不少。
使得钟文心中的苦,真是有处没地方说。
可是。
苦与不苦,事情都已是发生了。
当下,就看墨家人如何自处了。
而此刻。
墨离她们三人听后,只是无声的流着泪水。
救。
那是不可能的。
据钟文所言,那地下城离着地面很深,至少超过一上百丈的高度了。
如此高度之下,地下城一坍塌,谁又有着如此能力下去救人呢?
当钟文瞧着墨离她们三人无声的流泪后,心中突然一紧,随手一摸,从怀中掏出一块用布包裹着的东西出来。
“墨离,这是我从那地下城中所见之物,正是你们一直想要寻找的巨子令。”钟文把东西递向墨离。
对于巨子令。
这一个多月的时间里。
钟文早已是研究透了。
甚至还把巨子令上的机关都打开了。
墨家剑法,那自然是已经在钟文的脑海之中了。
墨家剑法很强。
可以说,乃是一本属性功法。
除了剑式剑招之外,更是有着功法配合。
即然已是研究透了墨家的巨子令,钟文断然是不可能再留下的。
还,是要还的。
怎么说。
这巨子令在自己手中,也只能是一块无用的令牌罢了。
可到了墨家人手中,那绝对是能起到无上的作用,甚至可以号令天下所有的墨家人的。
而当钟文的话一出,墨离瞧着钟文递过来的东西后,眼睛大睁,以极快的速度夺过巨子令,折开白布。
“真是巨子令,真的是巨子令,哈哈哈哈,伯公、祖父、父亲,你们的死,没有白死,巨子令,终于回来了!终于回来了!”墨离此时如疯了一般,捧着巨子令,又哭又笑的。
就连另外两个墨家人也是一见巨子令后,高兴的都有些忘乎所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