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wlpv熱門都市言情 我靠反轉系統吃定仙君 起點-第120章 自己真是中了他的毒,上癮了看書-kxo20

我靠反轉系統吃定仙君
小說推薦我靠反轉系統吃定仙君
然而,苏青之欢乐不过三秒就发现了问题。
这个街边烤肉摊太过简陋,迎面吹来一阵狂风准备对羊肉串下手!
“哗哗!”
几道冰蓝色的水幕倾泻而下,将羊肉摊护的严严实实。
这是被仙君设了结界?
眼见苏青之眼里溢出了惊讶,冷千杨的嘴角忍不住扬了起来。
他接下来该是要夸我了吧。
“咳咳。”
仙君清了清嗓子,整了整衣衫,期待着下文。
“羊肉串麻辣鲜香,真好吃,安华手艺很好哎!”
苏青之满足地眯着眼,腮帮子鼓鼓的,活像一只小仓鼠。
什么?
黑帝专宠:早安,第8号新娘
一心只顾着吃了,这个小贼子!
“咳咳!”
觸墓驚婚,棺人榻上來 畫莎
冷千杨这次的咳嗽声带了几分责备和几分不满。
“苏兄弟,卤香花生米也好吃,你尝尝,我安大哥的拿手好菜!”
宁柔站在一旁布着菜,殷勤地说。
秦三小姐秘傳
嘿嘿,想哄我开心,让我改变主意?
“花生米凉了,吃的人胃疼。”
苏青之语气恶劣,懒洋洋地开了口。
“噗噗!”
一道精纯的火焰包裹着花生米,瞬间冒起了热气。
他接下来铁定要夸我了。
“咳咳。”
仙君清了清嗓子,整了整衣衫,继续期待着下文。
“我的天呐,火云掌原来还有如此妙用,柔儿今日真是大开眼界!仙君你好厉害!”
宁柔一脸星星眼,要不是有苏青之这个碍眼的存在,都要扑在仙君怀里了。
“话多!”
冷千杨憋了一肚子火,语气也瞬间带了十层冰渣子。
这冰冷的语调让苏青之的后背也跟着一寒。
这是他对自己的警告,也是一种带着威胁的提醒,我懂了。
“仙君放心,看在你的面子上,我不会太为难她的。”
苏青之收起那些龌龊的整蛊手段,打算换点温和的方式。
我跟她能有什么关系?
深宫里的现代贵妃
你脑子里都是浆糊吗!
冷千杨气恼地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厉声喝道:“上酒。”
苏青之毫不客气地附和着说:“这针叶茶太烫,换,换!”
碧甃沉 匪我思存
“马上就好!”
宁柔狠狠地掐着指甲,前前后后地跑着,重新上了一杯八分热的针叶茶。
三秒后,苏青之斜着眼,带了几丝不耐说:“堂堂寨主之妹,一杯茶都沏不好?太凉了,换!”
“咳咳!”
冷千杨这次的咳嗽声带了几分压制不住的怒火。
这人今天一直咳嗽个什么劲?
苏青之小脑瓜一转终于懂了,风波城早晚温差大又干燥,只怕仙君上火嗓子疼。
她恍然大悟说:“仙君,您嗓子疼先回去,弟子吃完了就回。”
你还能再笨点吗!
花似柳非 費樺
冷千杨黑着脸,攥着他的手腕说:“走了。”
这狗仙君又发什么神经,本姑娘才吃了个半饱。
她灵机一动,一把抄起羊肉串塞进仙君嘴里:“很好吃的,尝尝。”
“你!”
如此油腻不洁的食物,也敢给我吃!
苏青之对上他猩红的双眼,忽然就有些怯场,这位大佬分明是怒了。
“算了,您是讲究人,我吃..哈哈..我吃。”
冷千杨还没来及反应,就见羊肉串被他收回,进了苏青之的肚子。
巧聯珠 煙霞逸士
眼前的弟子嘴角上抹了一层辣椒油,比平日里更多了几分艳丽之色。
如此活色生香,梦里的旖旎景象如潮水一般扑面而来。
两个人的身体贴的那么近,兰花的幽香萦绕在鼻尖,缠绵悱恻。
“一时情动难以自持,这样的回答,千杨哥哥可满意?”
梦里那带了几分慵懒的语调,烧的他指尖都灼烫无比。
“给我!”
他粗暴地夺过羊肉串,将串上剩余的一小块肉粒吞了下去。
“仙君,那是我咬过的的!”
“嗝,嗝!”
苏青之吃的太快太猛,又被他一惊吓打起嗝来,顶着胃生疼。
她抄起桌上的茶杯咕咚咕咚喝下去,总算顺了气,捂着胸口说:“噎死我了,这下好了。”
茶杯上留了一抹桃花般的粉色,冷千杨的眸子猛地一缩,握紧了拳头。
自己真是中了他的毒,上瘾了。
“苏兄弟拿错了杯子,我给你换,马上换!”
宁柔很有眼色地拿走杯子,走向后厨。
对面的宁辛看着仙君脸色一寒,身子禁不住跟着一抖。
自己妹妹好不容易机灵一回,好像给机灵错了。
果然!
宁柔优雅地放下茶杯,摆出八颗牙的礼仪微笑,就发现坏了。
“呜呜。”
自己怎么又被仙君禁言了?
我低声下气当侍女给你上热茶怎么还错了?
苏青之也一脸茫然,视线在宁柔和仙君之间转来转去,下了一个结论。
仙君此人阴晴不定,喜怒无常实在难伺候。
宁柔已经跑的够快了,再快就得安俩翅膀飞了。
作为反派的我怎么都有一丢丢的不忍心呢,一晚上被禁言两回。
“冤家宜解不宜结,我也不为难你们,一万八千两黄金,不能再少了哦?”
离开摊子的时候,苏青之过足了恶毒男配的瘾,终于开了尊口。
神的記事本2 杉井光
宁柔在心里恨得牙痒痒,就他这幅财迷样儿,竟能把仙君迷得神魂颠倒?
惹婚甜心 洛木
待我拿下仙君,成了他的枕边人再慢慢地,慢慢地加倍讨回来,给我等着。
今日这番伏低做小,好歹给邱家寨省了两千两银子,且忍一时之辱罢。
表面上她露出甜美至极的笑容,撑起脸上的小酒窝,恭敬地说:“君子一诺值千金,一言为定。”
最终防线
呈阅客栈的厢房口,苏青之正要回屋就听身后的冷千杨唤道:“怀玉。”
这一声温柔缱绻的低语,挠的苏青之心里直痒痒。
“今日多谢仙君解围,我困了想早些就寝。”
她压下心里的涟漪,语调平淡不带一丝温度。
“陪我下盘棋。”
冷千杨的喉头滚了滚,期期艾艾地说。
苏青之,你又忘了之前的教训是不是,正邪不两立,他不是你该动的心思。
“仙君执意如此,弟子遵命就是。”
她垂下眼眸沉思了几秒,换上了冷漠的表情。
忽有弟子说:“仙君,几大门派的掌门在连烟斋给您备了生辰宴,您看去吗?”
莫非是李野将宁辛的那句话说给冷千杨听了?
宁家兄妹是魔界的人,此人又实在聪明。
只怕收生辰礼是假,趁机查探自己的身份才是真,跟着去监视一下他,就这么干。
“弟子想去,不知可否?”
苏青之客气而礼貌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