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御九天-第四百三十九章 天蠶神種讀書

御九天
小說推薦御九天御九天
霍克兰是那种思维跳跃很快且很专注的人,这么一想,反倒是把和两个校长吵架的事儿给忘到了一边。
这注意不错哟!反正听说玛佩尔是个孤儿,多自己这样一个长辈算是她多了个靠山亲人,而对自己来说,以后介绍起自己的明智眼光时也是顺理成章,省得以后人家总说‘裁决玛佩尔’!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场中的玛佩尔可不知道霍克兰此时居然在想着要收她当弟子,地上的蛛网阵势已成,目的有两个。
其一,真要是能神不知鬼不觉的割掉叶盾的腿,那当然是上上大吉,但就算玛佩尔自己也知道,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儿,对方是和自己同样嗅觉敏锐的刺客,这样的陷阱就想要人家自己撞上去,那可就真是看不起人家智商了。
所以最主要的目的还是第二个,限制叶盾的行动!
两人刚才缠斗的时间不短,金轮的能量蓄积其实早已准备完毕,可叶盾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快到连她自身都很难跟上的地步,如此迅速移动的目标,根本就不是金轮所能攻击到的。
如果打不中敌人,那就算金轮有再强的威力又有什么意义?
所以一定要限制他!不说将对方完全控制到无法动弹,可最起码,不能让他完全行动自如,而现在,机会来了!
玛佩尔此时的眸子中却闪过一丝精芒。
唰唰唰!
她的双手十指飞速弹动,动作快得就好像是在高频振动,连接着金轮‘X’型中心点上的十根蛛丝飞颤,符文刻槽瞬间闪耀,繁杂的十字轮机关开启!
嗡嗡嗡……咔咔咔!
一连串机括声,只见早已在空中准备就绪的那两个金轮,飞速射来的同时二为一,原本各自暗红色的符文刻槽,在金轮合一后竟是互补质变,在瞬间闪耀出无比耀眼的金光,宛若一轮小太阳。
玛佩尔眼中杀机毕现,她高高跃起,半空中身体一个U型回环,双手像操线木偶一样往下奋力一拉。
绝杀——落日轮回!
轰!
绝杀!
呼啸的金轮带着一种煌煌灭世之威,别说其内蕴的力量了,光是看着外部声势都已经让人感觉无可抵挡,连赵子曰那种刚猛型的猛男,在超越自身极限的情况下都没能挡下来的杀招,叶盾只不过是一个刺客,还是一个被‘绑住了手脚’的刺客,拿什么挡?
被限制了行动无疑于等死,玫瑰的看台那边已经准备欢呼了,可真正和叶盾亲近、了解他的人,此时的脸上却都没有任何慌张之色。
赵子曰身上还缠着绷带,很奇怪,对那个击败他的女人,他竟然并不愤恨。
失败对他来说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早在龙城与黑兀凯那一战后,他就已经放下了所谓的自尊,感觉到了心中前所未有的宁静,而玛佩尔,则是在他的蜕变路上再推了他一把……虽然现在伤势还没好,甚至还有不少人在取笑他输给一个女人,可赵子曰的内心却是毫无波澜,他自己也说不清现在是种怎么样的状态,但就是感觉很好,放下了那些有的没的。
而看台上和他一起的皎夕、麦克斯韦等人,也都是一脸平常,仿佛压根儿都不担心叶盾一样;而在他们的对面,股勒的表情却是有些无奈。
裂 锦
和叶盾毕竟是交情的,也不是说放下就能放下,而现在他已经算是玫瑰的人,叶盾在这赛场上已经成了敌人,他该希望谁赢呢?
好在这种念头只是在他脑子里转过了两秒就已消失。
希 行 作品
金轮冲杀之势迅疾无匹,只是眨眼间已到了叶盾近前处,可叶盾竟然还是无处可避的样子,甚至似乎连连反抗的动作都没有。
这是……吓傻了?
怎么可能!那可是圣堂第一啊!
四周看台上不少天顶圣堂的支持者们此时都是张大了嘴巴,心都已经提到了嗓子眼儿上。
十米、一米!
光是金轮滚动时所带起的气流已经达到高阶风刃的级别,普通人要是此时站在叶盾的位置,别说等金轮攻击过来,光是这气压风刃都足以将他撕裂成两半!
太近了,以金轮的速度,这样的距离根本已经避无可避!他刚才到底是为什么不动呢?
有许多人都忍不住想站起身来、甚至连惊呼声都已经在嗓子眼儿里酝酿好了。
可叶盾的嘴角却在此时才微微扬起一丝弧度。
嘭……
就在那无匹的金轮之力已经快贴到叶盾鼻尖上时,一道淡淡的青烟突然在他站立的原地炸开。
呼……轰!
呼啸的金轮从那青烟中冲过,将之一分为二,然后狠狠的射入地底,激起无数尘嚣,地面上瞬间就被冲射出了一道又深又长的‘切痕’!
而此时的场上,叶盾甚至已经不见了踪影,哪去了?叶盾人呢?
消失?隐身?还是……被那金轮给斩成肉泥压到地底去了?
瞬间便是满场死寂,玫瑰看台上一片准备欢呼雀跃的样子,天顶圣堂那些支持者们则是全都张大嘴巴露出不可思议之色,可下一秒……
慢 慢 仙 途
哗!
砰砰!
玛佩尔的身前一阵银光突然闪耀,紧跟着那银光往前一掠,在玛佩尔身后七八米外站定。
叶盾!
他背对着玛佩尔站在数米外,左手单手背负着,右手握拳,好像抓拽着什么东西一样。
这……刚才明明都已经消失了,他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所有人的目光都是先是被突然出现的白光和叶盾惊了一下,可等回过神,看到他身后的玛佩尔时,所有人却都是同时倒抽了口凉气,只见玛佩尔正半跪在地上、卷曲着身体,而在她的身躯上,此时竟正插着好几柄蝉翼刀!
腿、肩、臂、背……丝丝鲜血此时正顺着那薄薄的伤口中不停的浸出来,但更恐怖的是,那鲜血竟不是往下淌,而是往那白玉般的蝉翼刀上浸润上去,就好像在吸玛佩尔的血!而随着那蝉翼刀染红,所有人才瞧见原来在那蝉翼刀的尾端,还连接着一根细到极致的细丝,若不是浸润出来的鲜血染上那细丝,恐怕根本没人能看得到那比发丝还细的玩意儿!
一、二、三……九根,足足九根细丝、九柄蝉翼刀!
“玛佩尔!”温妮等人都惊呆了。
此时玛佩尔半蹲在地上微微颤抖着,那九根细丝不但连接着蝉翼刀的刀柄,且还似缠绕在她身上,将她直接锁死,随着叶盾缓缓收紧,九条细细的勒痕出现在了玛佩尔的身上,最致命的一条正是锁住了咽喉,只要一用力,玛佩尔就会分家了。
所有人都惊呆了,早知叶盾‘顶上之人’的称号,往往是没看到他的刀,人头就已飞起,还只道是他刀快,可没想到,真正锋利、真正割裂一切的,是他连着蝉翼刀的这九根晶莹的丝线!
这丝线跟玛佩尔的不同,更隐秘,半透明,如果速度够快根本发现不了。
此时他右手拉拽的动作已经缓缓停止。
不是手下留情,是已经拉不动了,插向心口和肝脏的两柄致命蝉翼刀被她用手硬接住了,刺入并不深,没有伤及要害,可是脖子上的要害还是没用,虽然玛佩尔的脖子蛛丝崩着,可是两种丝线对抗的过程中,对方的坚韧程度竟然比玛佩尔还强。
红蜘蛛,可是顶尖的虫种了。
叶盾淡然屹立,一切尽在掌握之中。
看着半跪在地上的玛佩尔,等待着时间静静流逝:“你输了。”
圣堂这两年各种传闻中,都知道叶盾是神种,但却一直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没想到竟然是虫种……天蚕种!难怪这家伙真正杀人时往往连刀光都不见,割敌人项上人头就跟吃豆子似的容易……
天蚕种,这绝对是比蜘蛛系还要更高一个层次的,极其罕见也极其强大,算的是顶级了,进入九天异闻录魂种排名的存在,这种顶级魂种已经很难从魂力气息上判断,而叶盾也真的是低调,一般神种跟天蚕种相比就是垃圾。
玛佩尔还想挣扎,但是看到王峰的示意才认输,王峰倒也没太在意,现在的玛佩尔面对天蚕种是没有任何胜算的,完全是同类型相克。
安南溪交叉双手,很快宣布了结果:“第二场,叶盾胜!”
天顶圣堂的支持者们一阵欢呼,第一场让他们很不爽,第二场的前半段又让他们太心慌,坦白说,所有人的心直到刚才那一刻前都还是悬着的、不爽的,可现在,叶盾轻松反转,就好像刚才只是在逗着玛佩尔玩儿一样!
“刚才可把玫瑰那帮人嚣张坏了,哈哈,现在都没声儿了!”
“圣堂第一,这才是真正的圣堂第一!”
“叶盾哥赢了那女人不是很正常的事儿吗?这有什么值得叫的……”皎夕在看台上淡淡的说着,可当叶盾回头看向她那边位置时,皎夕却一扫刚才清冷高贵的风格,连连冲他招收,兴奋得就像个小迷妹:“叶盾哥!这儿这儿!”
四周一片山呼海啸般的欢呼声,毕竟主场,玫瑰的看台上则是寂静无声,既替玛佩尔惋惜,也开始担忧其接下来的战局起来。
刚才还开心无比的霍克兰此时只看得瞠目结舌,赵飞元在旁边笑吟吟的说道:“天蚕九锁,用来对付一个虎巅还是有点大材小用了。”
“战斗嘛。”傅长生淡淡的说道:“自当尽力而为。”
“真尽力了吗?”赵飞元意味深长的说道:“只怕还未必呢。”
“看破不说破。”傅长生微微一笑,看了旁边的霍克兰一眼,没有轻蔑也没有鄙视,但就是有那种不用说破的淡淡优越和凌驾,毕竟他是傅长生,即便对一个路边的乞丐,他也是这样的眼神:“毕竟对手只是玫瑰。”
“哈哈哈!长生兄说的不错,杀鸡焉用牛刀。”赵飞元开怀的大笑起来。
这两个老不要脸的狗东西,吃大蒜啦?嘴巴这么臭……霍克兰瞬间就有种吃了只苍蝇的感觉,他是来装逼的啊,怎么就成了被人家装逼了……等等,玛佩尔!
相比起眼下的几句吵嘴,霍克兰内心还是更担心玛佩尔的伤势,身上被插了九把刀,这怎么说也还只是个小女孩而已……他有些担心的看向场中,却见叶盾松开天蚕丝后,玛佩尔已经慢慢站了起来,能站起来,倒是让霍克兰放心了不少。
四周都是天顶圣堂支持者的欢呼声,也有不少嘲讽她的,玛佩尔的表情却很平静,作为一个弥,前弥,她的思维方式跟正常人根本不一样,她关心的只有王峰的态度。
“师兄,抱歉,我……”走到场边时,玛佩尔还不太敢看王峰的眼睛,可话还没说完,老王已经拿着两瓶魔药迎上来了。
“一切有我,先治疗。”王峰拿着两瓶魔药过来,音符跟上,她和摩童几个人暂时组成了玫瑰战队的后勤团,来照顾伤员,本来他们是在看台上的,第一场范特西重伤之后音符就坐不住了,还把摩童拖了来。
王峰把魔药交给音符,摸了摸玛佩尔的脑袋,看向赛场的时候带着冷峻,看似叶盾手下留情了,实际上在那一瞬间天蚕九锁的时候他是想一举把玛佩尔分尸的,但是没想到的是,玛佩尔的精神力不弱,擅长多线控制,避开要害,同时也用蛛丝封住了致命的割喉,形成了僵持,虽然依然无法摆脱杀局,却也让叶盾未竞全功。
这是个典型的老银币啊,天蚕种,看对方的样子,大概等整个装逼的时刻也有段时间了,隐藏了这么久。
呵呵了。
此时整个竞技场人声鼎沸,充满了羡慕和赞美声,讲真,神种也就那样,哪怕年轻的时候强,可是对顶级高手来说,上升空间有限,必须是特殊种,或者拥有特别能力,才能脱颖而出,不过这就更显得叶盾难能可贵了,在天顶圣堂的天之骄子还能如此低调的锤炼自己,真的是名门。
可以说玫瑰前面辛辛苦苦积累的气势,被叶盾连消带打搞没了,人们还是崇拜强者,当然,天顶圣堂多年的积累也是厚实的,黑马没那么容易当的。
看台上,吉祥天九皇子还有圣子到没有任何惊讶的神色,作为九天大陆的天之骄子,他们的层次更高,不是一定说个人实力,而是人家的投胎技术就是王者级的,比不了。
“第三场!玫瑰让位!”
安南溪在场中宣布,四周看台上顿时嘘声笑声一片,相比起之前范特西给这些天顶支持者们留下的阴影,此时的他们已经显得轻松多了。
“老王,这场可不能再输了,我去!”温妮也是已经坐不住了,要是再输一场就是天顶的赛点,而且还手握一次选人权,那就真的是很被动了。
王峰却摇了摇头。
让玛佩尔对上叶盾是一个最大的错误,这是自己的责任,只以在叶盾在龙城的表现来衡量对方,这显然是极其不明智的。
但越是这种时候越不能急,温妮如果这场上,对方说不定会出天折一封,毕竟在玛佩尔倒下的情况下,在外界看来,玫瑰剩下的人里最强的就是温妮了,以天折一封的个性,挑个最强的打是理所当然。
坦白说,面对鬼级,不用侥幸,虽然外界只是传,但王峰能判断出,而且还是天折一封这种,温妮是肯定没胜算的,而无论坷拉还是乌迪,面对和虎煞相当的那另外两个,胜算都很低,毕竟他们两个即便超水平发挥,也只是和范特西实力相当而已,而没有突破鬼级的范特西在虎煞面前却简直就像是三岁孩子一样……
“坷拉。”老王并没有迟疑太久选定了这一场的人选。
这并不是在赌,而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必须要保留温妮到最后两场,那玫瑰至少有选择让温妮和天折一封错开的机会,至于坷拉和乌迪两人的选择,乌迪的爆发其实比坷拉更高,但同样弱点也更多更明显,他是玫瑰六人组中基础最差的,打打普通圣堂对子还行,实力碾压可以解决很多问题,但面对上阿莫干或是天舞岚这种久经战阵、经验丰富的强者,就算有再多的实力也根本发挥不出来。
而坷拉毕竟经历了龙城之战,实力和乌迪虽然相当,但实战经验却比乌迪强出了不止两个档次。
“是,队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