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都市言情小說 1625冰封帝國 起點-第十六章 加勒比之二:移民的歷程(2)先遣隊①

1625冰封帝國
小說推薦1625冰封帝國1625冰封帝国
次日,一万户移民坐上了已在通州港停泊许久的一百艘蒸汽信天翁。
这些蒸汽信天翁还不是有着三层直通甲板的改进版信天翁,由于两台蒸汽机
以及备品备件、煤炭、淡水就要占据一层甲板,能够利用的就是底舱以及上面两层了。
由于主要用途是货仓,就没有隔成许多单间了,每一层大约有十个大间,原
本是分别装载不同种类的货物的,眼下就用来装人,大约十户人家挤一个大间,每一个大间放置了粪桶,用一个布帘子圈着,算是大间的“茅厕”,每日早晨将粪便倒到大海里,用海水刷干净后继续使用。
一层便是一百户,两层就是两百户,按照平均每户四人计算,差不多八百人
左右。
若就是这些移民,五十艘信天翁也就够了,不过这一次,尼堪似乎铁了心要大干一番,还从本土调来了大量的官员、工匠,一个以步军为主的军团,还有一个小游牧部落,就是以前由于继续信仰萨满教导致札萨克图汗的幼子达萨尔不满,从而在札萨克图汗部造成内乱的那个小部落——阿拉坦部,酋长叫卓力格图。
卓力格图的部落近三百户,是准备放到大夏国新近占据的东方省广袤的牧场的(后世巴西南里奥格兰德州),加上精心选择的少量牛羊马匹,他们这三百户就要五艘大船。
当他们抵达北海道室兰港后,大夏国在佛林港用锡霍特山似乎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冷杉制作的新舰队出现了——与新金州用加州红木建造的先舰队一样,不过木材不一样罢了。
亚洲新舰队,是时下瀚海军对他的称呼。
苏纳,这支舰队的统领,将带领亚洲舰队护送这一百艘信天翁去美洲。
就在亚洲的移民还在大海上漂泊时,杨承恩朕率领的新舰队已经剿灭了海地岛的海盗,正在围剿巴哈马群岛的海盗,以新舰队的机动力,无论是哪里的海盗,什么样的海盗,瀚海军使出全力的话,没有剿灭不了的,但想要剿灭干净也是不可能的,瀚海军海军虽然强大,但毕竟数量不多。
而波多黎各的海盗就只能由法国人自己解决了。
而在北美洲的东海岸,一支小型舰队正在边北上边巡查。
时间已经来到东兴六年(1656年)三月份,两艘雨燕号,一艘信天翁组成了这支小型舰队。
陈牧之,依旧是这支先遣队的指挥官。
前面说过,雨燕号拥有一层直通火炮甲板,每一侧十门十二斤尼布楚青铜炮,加上首尾各一门,总共二十二门,这样的武力,实际上已经远远超过欧洲人此时普通武装商船的战力了,加上雨燕号本来就拥有的超强机动力,以及长期作为侦查、通报的专门船只,用两艘雨燕号也在情理之中。
剩下的那艘硕大的信天翁号有三层直通甲板,不过他只有在首层甲板有十门火炮,两侧各五门,加上首尾两门,一共十二门,实际上,就算是信天翁,由于安装了蒸汽机,就算碰到海盗船也有一战之力。
但这次让一艘信天翁跟着,明显是作为那两艘雨燕号的补给船存在了,另外,一艘信天翁本来就可以装载三百海军陆战队,这一次为了快速摸清东海岸的具体情况,瀚海军还派出了一百骑兵跟着。
按照尼堪的粗略印象,此时的欧洲人的据点最近好像在纽约,不过此时到底是荷兰人统治还是英国人统治他就不知道了,上次与布莱克交谈时,他也没提到这一点。
拿下牙买加后,进入美洲东海岸就顺理成章了。
按照尼堪模模糊糊的印象,此时的东海岸应该没有强大的敌人,若是他没有记错的话,英国人应该在后世波士顿一带站稳脚跟了,按照他们的每次几百人的移民速度,应该还在马萨诸塞州和康涅狄格州打转,但也说不定,东海岸有的是空间,只要有船只,处处可去。
在陈牧之这艘雨燕号,有一位刚刚从金州海军学校毕业、同样来自江北省的陈家子弟。
陈子云,二十三岁,与陈牧之一样,同样号称是南北朝名将陈庆之的后裔,陈庆之的字就是“子云”,陈子云直接用到自己的名字上,显见得他对自己寄托了厚望。
论起来,陈子云还是陈牧之的堂叔,不过两支分开已久,陈牧之与陈启新一样都是淮安人,而陈子云这一支则出自扬州。
在大夏国拿下江北诸省时,陈子云还是一个还在私塾苦读的少年,原本对大夏这样的“蛮夷”占据“中原”也是颇有敌意的,不过在经历了“江北四镇”对家乡的肆虐,以及大夏国接手后暴风骤雨般的“改造”,并让全部的适龄孩童都进入各级新式学校学习后,陈子云一咬牙也考进了一所听起来“冠冕堂皇”的学校——扬州高等师范学校。
不过他很快就明白这样的学校是为了给全国培养教师的,而不是培养官员的,但按照大夏国的规矩,虽然讲究“有教无类”,但学员是不能中途退出,否则对本人乃至家人都会有相当严厉的惩罚。
幸亏大夏国还有其它出路,在十五岁到二十岁之间,学生毕业后还可以报考瀚海大学(海参崴)、京师大学堂(北京)、安西大学(定远),以及各种军事学校。
一想到眼下的大夏国疆域广阔,西边的疆域早已超过前元,而东边的开拓就完全不是前元所能比拟的,随着更多到美洲淘金的人士回来,“一个温暖湿润,极宜农宜牧、遍地是黄金白银的肥沃土地”的传说已经给深入到此时大江南北的中国人心里,但凡有点积蓄,或者胆子稍微大一些的都愿意前去试一试。
回想祖先的荣光(陈启新、陈牧之、陈子云都认为古往今来第一名将非他们的祖先陈庆之莫属),陈子云又报考了金州海军学校。
眼下的大夏国,骑兵之盛响彻宇内,当他们的骑兵出现时,基本上就意味着战争快结束了,不过对于扬州盐商之子陈子云来说,他对大海、大江更加熟悉和亲切,故此,权衡再三后,他还是后报考了海军学校。
还别说,对于他这个从小对算账、记账、会账耳濡目染的人来说,选择海军学校后还真是走对了。
在海军学校里,他接触到了更加高深的数学、地理学、天文学、气候学知识,当然了,这些都是他们的穿越皇帝费劲九牛二虎之力将自己脑海里残留的一些知识回忆、记录下来,后来又在国内几个在自然科学方面的天才,比如李光宗、刘文献、陈文光等的修订下逐渐完善起来的教材上学来的。
有着家学渊源的陈子云学起来有些如鱼得水,加上他在师范学校三年的历练,当他两年后毕业时,竟成了那一届的第一名。
按照惯例,他被分配到战舰上担任观测手,仅仅一年时间便从观测手成了航海长,战舰上仅次于舰长的职位——这个速度在瀚海军海军历练的毕业生当属首屈一指。
陈子云手里有一张航海图,那是在结合了西班牙、葡萄牙的图纸,加上尼堪自己一些回忆的一份粗浅的航海图。
虽然是穿越者,他也不可能对任何所有的地方都熟悉。
比如,他在地图上大致标注了“迈阿密”、“纽约”、“波士顿”等位置,还将自己心中最理想的初次殖民地点,那处位于阿巴拉契亚山脉以东,煤铁资源丰富,又紧邻直通大海的大河的哈里斯堡附近的特拉华半岛也标了出来。
当然了,实际上此时的“迈阿密”还是一个土人部落的名字,他们要迁到后世迈阿密附近还需要一百年,纽约现在叫“新荷兰或新尼德兰”,还在荷兰人手里呢,转给约克公爵后改称“纽约”还有好几年。
但波士顿早就有了,还是英国人此时在东海岸殖民的核心地带,到此时人口也相当了得,并已经开始向北边的新罕布什尔州、南面的康涅狄格州发展,马萨诸塞总督区也早就有了。
谢家皇后
眼下,手握这张航海图,加上六分仪、航海钟、指南针,在天气好的时候就能准确计算所处的位置。
“随时知晓‘我在哪里’是航海长最大的任务”
陈子云就是这样一个高手,当然了,就算有了六分仪,由于船只摇晃以及肉眼观察的偏差,还是有较大的误差的,此时,航海长的能力就体现出来了。
一般来说,一艘战舰上会有一个航海长带着两到三名观测手,像雨燕号这样的小型战舰,自然只配了两名观测手,而信天翁则配了三名。
像大夏国这样财大气粗的国度,既然有了蒸汽机,制作铜制的六分仪自然是批量的,一艘船上,一般会配有五台左右,故此,包括航海长在内的三人同时进行观测,三艘船就是十人,加上其它出身海军学校的学员辅助,在大约十分钟的时间里,会同时出现十个结果。
此时,如果结果相差不大,就以简单平均确定当前的纬度,如果相差太大,则刨除特别离谱的,在再进行平均,当然了,此时,三名航海长的结果会赋以较大的权重。
如果一艘船上三个人的结果太过离散,此时航海长就会仔细询问观测手观测、计算的经过,并对其观测、计算的错误进行纠正。
得到纬度后,再根据航海钟出发时、现在的时间差(一般选在正午)根据公式计算得出经度。
这一切,都让陈子云感到“神奇”,他也乐在其中。
“按照航海图以及刚才观测计算所得,应该到了陛下标注的‘迈阿密’附近了,迈阿密,这是什么意思?陛下怎会提前知晓这些,多半是交好的西夷告知的”
三艘船是沿着东海岸以东大约二十里的方向行驶(这也是大夏国望远镜能观测到的最远距离),前面出现了一大片礁石纵横的海湾,当然了,这一切还不足以表明他就是“迈阿密”。
海湾里出来了两艘破破烂烂的船只!
海盗船!
还多半是被杨承恩舰队漏掉了巴哈马群岛海盗船!——只有复杂的海湾才会成为海盗们喜欢的地方!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