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言情小說 男人不哭-第一百六十八章 鬥法閲讀

男人不哭
小說推薦男人不哭男人不哭
卫子轩已经彻底乱了阵脚,发疯般的砸着东西,我躲在角落里暗暗得意,这一波打击估摸击溃了对方的心态。
一件事情成功与否,心态非常重要,以前抓不到卫子轩的把柄,那是因为对方觉得一切尽在掌握,此时心态崩塌,接下来肯定会错误百出。
“赵哥,接下来看你的了,一定要把卫子轩绳之以法。”我在心里暗暗想道。
稍倾,我和赵虎悄悄的退了出去。
对于赵虎,自己并没有什么好印象,上次他把马亮打成重伤,从而让自己失去了马亮这个帮手。
此时看到他约肿的胸颊,耷拉着脑袋,一脸灰败的表情,目光无神,于是忍不住问了一句:“喂,赵虎,是不是你走漏的消息?”
“不是,我怎么可能走漏消息。”他扭头看了我一眼说。
“看来百分之百是日韩那边出了问题。”我说。
“肯定是。”他应道。
“听说你当过十年的特种兵?”我问。
“嗯,学了一身杀人的本事,退伍后发现适应不了社会了。”他惨笑了一下说。
“好好跟着卫少,以后肯定前途无量。”我言不由衷的说。
“前途无量?呵呵,我是不指望了,能混口饭吃就行了。”他说。
“混饭吃多容易啊,以后如果吃不了饭了,可以来找我。”随口提了一句。
网游之菜鸟战神 企鹅不会飞
“谢谢!”
稍倾,我离开了黑方会所,一边开车一边吹着口哨,心情很好。
啾啾……
“卫子轩,你不是很牛逼吗?不是跺跺脚江城颤三颤吗?最后还不是要喝哥的洗脚水。”
当天晚上,收到赵大山的微信——宋长雄被抓。
“好!”我忍不住叫了一声好,立刻给赵大山打了电话过去,可惜他给挂断了,估摸现在正忙。
只要突破宋长雄,就能拿到卫子轩制毒的证据,再加上杨桃的口供,这一次对方即便有一个当县太爷的爹,也别想脱身。
我放下手机,再次去了玫瑰里别墅,可惜赵嫣仍然不见自己,可能那次跟杨桃亲密接触已经超越了她的底线。
“唉!”我叹息了一声,垂头丧气的走了。
回去也睡不着,于是便去了重金属KTV,自己一人喝闷酒,然后找了所有失恋的歌,开始鬼哭狼嚎,最终喝得酩酊大醉,睡在了包厢里。
第二天上午起来的时候,发现身上盖了一条毯子,我去厕所洗了把脸,出来的时候,范磊已经赶了过来。
“强哥!”
“不用管我,忙你的吧。”我说。
“强哥,看守所有我一个兄弟,他刚传来一条消息。”他说。
对于传来的消息我倒是没有什么兴趣,但对于范磊在看守所都有关系这件事情,有点惊讶。
“你在看守所里有人?”我问。
“在孤儿院跟我一块长大的兄弟,脑袋聪明,当年考上了省警察学校,出来后被分配在看守所,当一个小管教。”他说。
“这么说是自己人,还是很铁的那种?”我问。
“是兄弟,过命的那种。”范磊说。
他们这群孤儿院长大的兄弟姐妹,彼此之间非常亲近,眼睛的目光骗不了人,那是一种从小相依为命的交情,总之普通人可能有点理解不了。
“叫什么?有时候叫过来一块吃个饭,有可能的话或许可以帮他升一步。”我说。
“谢谢强哥。”范磊立刻说道。
“你的兄弟就是我的兄弟,不用客气,对了,看守所那边有什么消息?”我这才问道。
“宋长雄被同室的人用磨尖的牙刷刺在脖子上。”范磊说。
“什么?死了没有?”我瞪大了眼睛,声音提高了八度询问道。
“送到了医院,暂时好像没死。”他说。
“哦!”我应了一声,急匆匆朝重金属KTV外边走去,准备给赵大山打个电话问问具体情况,好不容易抓到了关键人物,才特么一晚上,就出事了,他是怎么搞得。
稍倾来到江边,左右无人,我掏出手机拨打了赵大山的私人电话。
嘟……嘟……
可惜无人接听。
“靠!”
还好,大约五分钟之后,他的电话打了过来,我立刻按下了接听键:“喂,赵哥,我听说昨晚宋长雄出事了?”
“嗯,还好没刺中大动脉,就差一点点,人就没了。”电话里传出赵大山后怕的声音。
“赵哥,你也是老警察了。”我说。
“本来是单间,我一走就被换了地方,并且还有正当的理由,哼!”赵大山的声音很无奈。
“那就秘密看押。”我说。
“行了,这事不需要你操心,最后咱们不要见面,卫子轩可能要狗急跳墙,我现在无法给他上手段,江城警察局是一个漏风的筛子,只要我一动,对方就能知道,所以你找个人给我把他盯住了。”赵大山说。
“宋长雄昨晚没交代吗?”我问。
“嘴硬的很。”
“行吧,我手下的人都是业余的,你还是尽早想办法让宋长雄开口,免得夜长梦多。”我说。
“啰嗦,盯住了卫子轩,绝对不能让人离开江城。”赵大山再次叮嘱道。
“万一他离开的话,我也无权阻拦啊。”我说。
“想办法拦住。”
四夫争宠:萌乖夫君养成记 宫紫澄
“喂,赵哥,你这是怂恿我违法啊。”我说。
“对付这种人,就不能用常规手段,因为常规手段没用,好了,来人了,挂了。”
嘟……嘟……
赵大山急匆匆挂断了电话。
我撇了撇嘴,小声嘀咕道:“乖乖咧,盯住卫子轩,还不能让对方离开江城,这也太看得起我了。”
抱怨归抱怨,现在是关键时刻,基本要刺刀见红了,于是我思考了几分钟,给木头打了一个电话。
瘋 巫 妖 的 實驗 日志
“喂,木头,别在光明化工厂待了,立刻回来,有新任务。”我说。
“强哥,古董拍卖行的事……”木头也有自己的理想。
“放心,我记着呢,快回来,事非常急。”我说。
“好咧!”木头答应的很痛快。
他虽然叫木头,但机灵的很,并且将妙手空空的绝技练得比其师父还厉害,再加上长相是那种丢在人群里根本找不到的类型,跟踪虽然不是长项,但比一般人却要强上很多。
放下手机之后,我仍然紧锁着眉头,因为木头盯人可以,但想阻拦卫子轩却不可能。
“怎么办呢?”我心里暗暗思考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