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小說 柯學驗屍官 txt-第411章 再遇妃英里看書

柯學驗屍官
小說推薦柯學驗屍官柯学验尸官
灰原哀享受到了男友温暖的怀抱。
林新一的动作轻柔得像是在抱一朵云。
而她脸颊上红扑扑的,肌肤上打着一层湿漉漉的水光,还带着一点没擦干净的泡泡。
但是这一点都不浪漫…
因为灰原小小姐身上被林新一里三圈外三圈地裹了几层厚厚的毛巾,只有一个脑袋能堪堪从里面露出来。
看着就像是只胖胖的糯米团子。
放在床上,那就是只活了的被子精。
“你腿怎么样?”
林新一把这只大粽子稍稍剥出个壳,露出了那只受伤的小脚:
他试着轻轻摁了一下:“痛吗?”
“嘶….”灰原哀点了点头:“痛。”
“看来已经扭伤了。”
“如果处理不当,过会估计会肿起来。”
前夫早上好 芯田
说着,林新一自顾自地站起身,回到浴室里拿起灰原哀的换洗衣服,然后又快步走了回来:
“来,志保。”
“你赶快把衣服都穿上吧,别着凉了。”
“唔….”灰原小小姐脸色一红。
她有些不好意思地从林新一手里接过自己的贴身衣物:
然后才支支吾吾地问道:
“你…你不去浴室吗?”
“嗯?”林新一微微一愣:“我去浴室干嘛?”
“你还有衣服在里面没拿?”
灰原哀:“…….”
这家伙…竟然不去浴室躲躲?
难道是要想在这看她换衣服吗?
唔….他怎么还留在这?
不会是真想这么做吧?
灰原小小姐一阵沉默。
许久之后,她才像是做了什么艰难的决定一样,用她那细若蚊冉的声音,轻轻应了一下:
“好…”
她伸出手,轻轻剥开那毛巾一角。
而林新一仍旧没有回避。
他只是站在灰原哀身前,低头沉默不语。
像是在欣赏着她那欲拒还迎的可爱姿态,又像是在思考着什么。
被剥开的那一角越扩越大,披在身上的毛巾一层一层减少,空气也越来越逼近她那尚且带着水渍的肌肤。
“哦…想起来了。”
“钱包被我放到你包里了。”
林新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找出钱包,紧接着一个转身,大步走到了门边。
他的动作很快,走完这5米距离,比灰原哀扯下那1米毛巾的速度还快。
灰原哀甚至都没反应过来,他就已经打开房门,将要消失在门缝里了。
“等等…”
“你要去哪?”
“去楼下酒吧。”
林新一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你的扭伤需要冷敷,我去买点冰块回来。”
“果然是这样…”
灰原哀反而松了口气:
“他没吃错药。”
……………………………………..
晚上10点左右。
林新一手里拿着从楼下酒吧要来的冰块,在回房间的路上,意外地在过道里与那位佐久法史先生重逢了:
“佐久先生,你没回房间休息么?”
他随口客套了一句。
“是啊。”
“我刚刚在同事房间里聊了会工作。”
佐久法史神态自然地回答上来,又略显好奇地看了看林新一手里的冰块:
“林先生,你这是?”
“哦…小哀她不小心把脚扭伤了。”
“我去楼下酒吧要了点冰块,准备给她做做冰敷。”
“原来是这样。”
“那林先生,我就不耽误你给那孩子治病了。”
“再见。”佐久法史礼貌地向林新一点头告别。
林新一也没有要跟他多聊的意思:“再见。”
双方马上就要各自错身而去,各自回各自的房间。
而就在这时…
一个人又出现在他们面前:
“妃律师?”
“妃阿姨?”
佐久法史和林新一的脚步同时停了下来。
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正是先前被他们看到,去碓冰律子找她谈话的妃英里。
而看到现在的妃英里。
他们的表情都不禁变得有些古怪:
因为妃英里现在的造型…很微妙。
平时的妃英里身为律师界的精英,为人倾慕的不败女王,可是非常注重自身形象的。
她总是将那副金丝眼镜戴得端端正正,把那身职业套裙穿得整整齐齐,一头秀发也总会扎成端庄优雅的发髻,连一缕凌乱的发丝都不会有。
可现在…她的眼镜却戴得有些歪,衣领和袖口都褶皱凌乱,发丝也从发髻的束缚里乱糟糟地弹了出来。
以外那个不露自威的律师女王不见了。
此时的妃英里看着非常狼狈。
像是刚在超市里跟人抢完免费鸡蛋一样的悍妇一样。
再看看她出现的方向,似乎是刚刚才从碓冰律子的房间里走出来。
狼性总裁:娇妻难承欢 海棠花凉
这就不得不让人心生猜测了:
狼顾之鬼
“妃律师…”
佐久法史用他那饱含关切的声音问道:
“你是不是和碓冰小姐…谈崩了?”
“没…没有。”
妃英里的眼神有些躲闪。
她有些不敢去看林新一和佐久法史那写满异样的眼睛。
此时的她,竟是罕见地露出了心虚的表情。
这让林新一和佐久法史更加肯定:
她和碓冰律子的谈话一定进行得很不顺利。
而且这文斗还很有可能升级成了武斗,演化成了肢体上的冲突。
想到这里,两位男士的表情越发显得古怪。
而妃英里在那一阵下意识的心虚难堪之后,才终于努力地找回了自己平时的威严气场:
“够了…佐久。”
“这和碓冰没有关系。”
妃英里的声音很强硬,但却反而给人一种欲盖弥彰的感觉。
“对不起…我先走了。”
佐久法史神色无奈地叹了口气,然后知趣地告辞离开。
他走之后,林新一也准备识相地离开。
但妃英里不知想到了什么,却是突然叫住了他:
“等等,新一君。”
“今天你看到的事…请不要告诉小兰。”
“额…”林新一刚开始还没反应过来。
而妃英里却是紧紧咬着嘴唇,有些难堪地说出了自己的心声:
“我可不想让小兰,还有那个男人知道。”
“我会为他去做这种事情。”
“这…”林新一大致理解了妃阿姨的心情:
她可是高高在上的不败女王。
竟然会像那些被丈夫抛弃的可怜妻子一样,上门找小三“掐架”。
这种事传出去,真会让人大跌眼镜。
也难怪妃阿姨刚刚看着那么心虚。
被人发现自己也只不过是为了男人争风吃醋的普通女人,对她这种骄傲的独立女性来说,应该会很难堪吧?
“好,我一定不会把这事说出去的。”
林新一神情认真地做了保证。
“谢谢了。”
妃英里轻轻一叹,表情愈显复杂。
此时的她似乎比平时更加多愁善感,以至于不知不觉地在林新一面前发起了牢骚:
“都怪那个混蛋男人…”
“都整整过去十年了,他还是没有一点长进。”
“额…”林新一没有说话:
老实说,他从一开始就觉得,毛利大叔有些配不上妃阿姨。
想想看,一个男人抽烟、酗酒、赌马、擦麻将、逛夜总会,事业上十年没起色,全靠祖上传下来的房子收租维持生活。
能把女儿养大,还都得靠分居老婆给的抚养费。
还总是当着老婆的面,对年轻小姑娘春心荡漾。
这种男人也就是生在90年代。
如果是在未来,把他的光荣事迹放在网上的“两性话题”板块,马上就能被万千网友喷上祖宗十八代。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到时候,小五郎作为男性败类、油腻代表、两性话题的完美靶标、自带流量的话题之王。
后续少不了再出几篇以他和他老婆为主角的公众号热文:
比如说:
《明明有家有丈夫,却活得比一个人孤独》
《情人节,我在庆祝分居十周年》
《酒桌上最暧昧的那对情侣,是我的闺蜜和老公》
《你那么普通,却那么能作》
《男人也有底线?》
等等等等….
总之,如果要细究的话,小五郎先生身上的槽点真的很多。
妃阿姨一直爱着这种男人,分居十年都没有改变。
怕不是被下了蛊。
但疏不间亲,这种话外人可以想,不方便说。
所以林新一还是没有保持沉默。
“唉…”妃英里轻轻一叹。
她很聪明,所以即使林新一不说话,她也能看出林新一那种“打抱不平”的态度。
“只能说算我‘倒霉’吧。”
“既然爱上了这样的他,也只能认了。”
妃英里微笑着耸了耸肩,心情似乎好了不少。
而在跟林新一这番机缘巧合下的交心谈话之后,她和这位年轻晚辈的关系似乎也在无形中拉近了一点。
于是,说着说着,她还微笑着看了林新一一眼:
“新一君,说实话…”
“我刚刚一直在想,如果小五郎他能像你一样就好了。”
林新一:“????”
这话怎么听着有些怪怪的。
再看看妃英里那意味不明的微笑…
他突然一阵头皮发麻,心中涌起一股不适,身上还猛地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甚至都来不及等到妃英里把话说完。
林新一就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
顺带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系上了那件西服外套的扣子:
“妃阿姨。”
“您这都一大把年纪了,可不敢乱想啊。”
妃英里:“……”
她额上悄然浮现出一片被气出来的皱纹:
“我的意思是…”
玉屏香
“小五郎能像你一样‘老实’就好了。”
“唔…”
妃英里微微一顿,看了看林新一那防她如防狼的紧张神色:
“没错…我说的就是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