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异能小說 沈氏家族崛起-第七百三十三章 打上門讀書

沈氏家族崛起
小說推薦沈氏家族崛起沈氏家族崛起
毓秀台上的家族议事厅内,沈焕驰神情凝重的端坐在了首位之上,其手上拿着的正是刚刚从青云门传递过来的征召令。
当坐落在其两侧的沈瑞凌和沈瑞志兄弟两人,看到沈焕驰望着手中那道征召令不由得皱起眉头后,随即便开口询问道:
“族长,青云门这次发布的征召令上都说了些什么?”
面对询问,沈焕驰缓缓的将手中的玉简放在了桌上,沉重的说道:
“青云门准备全面反攻无极宗,要求我们和欧阳家个百花宫一起联手,进攻临海郡北面的土阳谷大矿场。”
说罢,他便又将桌上的青云门的征召令递到了沈瑞凌两人面前。
“你们自己看看吧…”
闻言,沈瑞凌满脸惊诧的看了眼首位上的沈焕驰,随后便立即拿起桌上的玉简,将自身的神识快速的探入其中查看起来。
随着玉简中的征召内容逐渐浮现在他的眼前,他的神情也逐渐凝重起来,似乎已经在开始思考应对之策。
相比于颁发给其余附庸家族的征召令,青云门传递给沈家的征兆令就显得客气了一些。
一纸当婚
征召令中要求沈焕驰带领家族所有能战的族人以及临海郡内的附庸势力,与欧阳家族以及百花宫的势力共同协助宗门攻占土阳谷大矿场。
虽然相比于那些下发给其他附庸家族势力的征召令,青云门下发给沈家的征召令已经客气了许多。
但是从这份征召令字里行间背后来看,青云门都能要求沈家全力而为,态度是十分坚决。
许久之后,沈瑞凌的神识才从玉简中缓缓的退出,将手中的玉简递给身旁的沈瑞志以后便再次看向首位上的族长,心中不由得充满了困惑。
青云门这次为何突然就展开了对无极宗的反攻?
沈瑞凌心中的疑惑可以说是所有接到青云门征召令修士心中的疑惑,因为这场反攻之战真的来的太过突然了。
先前完全没有任何的大阵的风声传出,如今仅仅就一道征召令,就让半个岭南修仙界的修士为之行动了起来。
原本在沈瑞凌看来,青云门因为上一次无极宗的入侵就已经元气大伤了,如今需要休养生息,来逐渐恢复自身的实力。
而且就目前的敌我形式,即便青云门将欧阳家族和百花宫收入麾下,但是在高阶修士的数量上依旧略逊于无极宗那方。
所以青云门才会让宗门内的那些真传弟都开始闭关结丹,为的就是想要扭转双方高阶修士数量上的差距。
然而如今现实却与沈瑞凌所考虑的不一样,青云门已经开始反攻了,没有任何预兆的就开始了。
就在沈瑞凌三人陷入沉默的时候,一道璀璨的灵光透过敞开的大门,快速的飞射进了议事厅当中,并化作一张灵符落在了沈瑞志的手中。
当他看完传讯符上的内容后,便立即转头看向沈焕驰两人说道:
“云北城中的族人传来信息,这次青云门下发了史无前例的征召令,并且召集了宗门内所有能战的弟子,可以说是准备倾巢而出了…”
听完这番话以后,沈焕驰和沈瑞凌两人的脸上再次不约而同的浮现出来了凝然沉思之色,甚至还是有些惊讶。
结合青云门下发给他们沈家的征召令以及云北城中传递回来的消息来看,青云门这一次显然是准备倾巢而出,孤注一掷的全面进攻无极宗。
这一战青云门要是失利的话,宗门数千年的根基就彻底的要动荡了,轻则百年内无法恢复元气,重则整座宗门直接分崩离析。
可以这么说,青云门发起的这场反攻大战,将直接影响岭南修仙界接下来数百年的格局。
如果青云门能够胜利,成功覆灭无极宗这个彼此斗了数千年对手的话,那么其便能顺势一统整个岭南修仙界。
但是如果战争出现失利的话,青云门就将一蹶不振,很有可能被无极宗乘势反过来吞并。
这将是一场决定青云门以及无数岭南修士生死存亡的大战!
所以究竟到底是什么原因才能让青阳真人等青云门高层,做出如此孤注一掷的疯狂决定?
“就眼下的情况来看,青云门应该是有了很大的把握,才会开启这场决定岭南修仙界所有人命运的反攻大战…”
首位上一直沉默不语的沈焕驰若有所思的缓缓说道。
听了族长这话,沈瑞凌和沈瑞志兄弟两人随即便互相对视了一眼,在两人的眼中不由得闪过了一抹明悟之色。
只是这次青云门的信心和把握又来自于哪里呢?
这时,沈焕驰看了沈瑞凌两人一眼,随后便继续说道:
“好了,眼下家族已经和青云门捆绑在了一起,所以这次大战肯定也不能置身事外,而且青云门更不会让我们敷衍了事。”
“所以此次安排哪些族人跟随青云门大军出征还需好好商量一番。”
闻言,沈瑞凌随即便点了点头,沉吟片刻后便再次开口道:
“如今家族和青云门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关系,所以如果这次青云门能够彻底覆灭无极宗自然是好事,家族也能从倒下的无极宗身上获得好处。”
“但是无极宗屹立岭南修仙界数千年,与青云门也斗了数千年,如今背后又有外来修士的帮助,想要将其覆灭肯定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此次青云门赌上宗门命运而倾巢出动,虽然其可能存在着什么我等不知道的能够影响战局胜负的因素,但是却也不能保证此战完全取得胜利…”
说到这里,沈瑞凌微微的停顿了一下,看了眼沈焕驰和沈瑞志两人后,才继续开口道:
“所以这一次家族需要尽最大的努力帮助青云门覆灭无极宗,但是却也不能将所有的筹码都压在青云门身上,需要为家族留好退路。”
沈瑞凌的这番话将眼下的问题都分析清楚了,沈家需要尽最大努力帮助青云门讨伐无极宗,但是却也要做好青云门此战失利的准备。
“所以你有什么想法?”
沈焕驰缓缓的点了点头,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此次族长您肯定是需要前往的,而如今家族共有十二名筑基修士,其中我和四哥以及永轩三人都出现在青云门视线内,自然也必须前往。”
“永桓、永菱、永琪以及永泰四人,如今刚刚筑基成功尚未露面,可以将他们留在家族当中。”
“此外沈枫的伤势尚未痊愈,所以将其留在云碧峰上,和永桓四人一起留守云碧峰这大本营。”
“至于家族剩下来的四名筑基期客卿,全部带走跟随我们一同出征。”
“最后让杜家、朱家、魏家的筑基修士全部应征,每家五十名练气修士,前来云碧峰汇合…”
沈瑞凌的这番安排将家族能战的筑基修士都派出去了,云碧峰上就留下了重伤的沈枫和四名刚刚筑基的族人。
而这四名刚刚筑基的族人显然就是今后沈家保证传承的根本所在。
至于家族的四位筑基客卿以及三家附庸家族的所有筑基修士也全都被强制要求应征入伍,用来壮大进攻无极宗的队伍。
对于沈瑞凌的这番部署安排,沈焕驰低头沉思了许久,最后才抬头看向沈瑞凌和沈瑞志两人说道:
“就这么办吧…马上安排下去!”
“明白了,族长!”
后者两人立即拱手应承了下来,随后便立即转身离开了议事厅,开始为接下来的大战做起了准备。
而当沈家开始为应征做准备的时候,夷洲岛上的欧阳家族和崖州岛上的百花宫同样也接到了青云门的征召令。
这两个金丹势力的想法和沈家可以说是如出一辙,虽然安排了各家势力中的精锐修士出征,但是却也都给自己留了退路。
毕竟这次青云门开启对无极宗的反攻之战,对于他们三方势力来说都算是一场豪赌之战。
如果赌赢了能跟在青云门的身后,从倒下的无极宗身上获得巨大的利益,但是如果赌输了,也有一条能够延续家族和宗门的退路。
随着青云门的征召令下发到了青云门四郡中的各个附庸家族手中以及沈家等三个金丹势力的手中,半个岭南修仙界都忙碌了起来。
一队队应召的附庸家族修士日夜不停的赶往了青云山下,随后在青云门修士的统一安排下向临海郡方向进军。
一时之间,临海郡北面的土阳谷矿场便成了岭南众人的焦点所在,所有人都知道一场影响岭南格局的大战就要开始了。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而青云门和其治下各个附庸家族的兵力调动,自然瞒不过无极宗的眼睛,他们也开始准备迎战了。
。。。。。。
潞丘山,无极宗内的一处大殿当中,无殇真人脸色阴沉的坐在了首位上,在其身前还站着几名无极宗修士。
青云门倾巢而出准备进攻他无极宗的事情他已经知道,如今其正在思考着如何应对之策。
时间回到大半年前,他无极宗也倾巢而动,动员了所有附属家族,像青云门今日这般想要一举覆灭了青云门,阻止青阳真人聚婴过程。
那一战原本已经胜券在握,但是随着青阳真人意外成为元婴修士,使得他们最终还是功亏一篑。
那一战,虽然他们给青云门造成了巨大的伤害,但是自身也损失惨重,大量修士陨落在了已经是元婴修士的青阳真人手下。
时至今日,攻守双方的位置却发生了戏剧性的颠倒替换,青云门居然开始了大举进攻他无极宗的领地。
原本在无殇真人看来,青云门经过此前一战,自然需要时间修整,所以短时间内肯定无暇进行反攻了。
但是没想到青云门现在就打过来了,而且是全面的进攻。
“师尊,如今青云门正准备大举进攻叶冥师兄驻守的土阳谷矿场,我们该如何应对?”
无殇真人身前,一名灰袍男子不由得拱手问道。
面对询问,无殇真人从沉思中缓缓的醒过来,他先是看了眼身前的这位亲传弟子,随后便沉声道:
“你有什么想说的?”
“回禀师尊,弟子认为土阳谷的矿场对于如今的宗门来说极其的重要,其不仅是挡住青云门修士北上的通道,同样为宗门提供了大量的灵材。”
“况且如今叶冥师兄还驻守在那里,所以我们肯定要派人支援的。”
听了这话,无殇真人微微的点了点头,随即便说道:
“为师已经命令沧澜郡的各个家族支援土阳谷矿场了,而且宗门这边的援军也已经在集结待命了。”
然而就在其话音刚落下之时,一声巨大的轰响之声就从头顶上方传来,紧接着他们脚下所站立的灵山也开始了剧烈的晃动。
一时之间,整座潞丘山都剧烈的地动山摇了起来,无数裂缝爬满了地面,灵山上数不清的建筑都沦为了废墟。
与此同时,无极宗的护山大阵也已经亮起了,黑白相间的光幕将整座潞丘山都牢牢的笼罩在了其中。
只见,在黑白相间的大阵光幕之外,一名身着赤色长袍的老者临空而立,正神情漠然的俯瞰着大阵内的众人。
下一刻,青阳真人的眼眸中便燃烧起了熊熊的赤红色火焰,这些火焰瞬间就席卷到了他的全身上下。
他缓缓的抬起右手,然后就奋力的向那道黑白相间的大阵光幕上拍下去,紧接着便有一只巨大的火焰手掌从天而降。
“轰隆隆…”
豪门阔少:穷追逃妻 休止符加冕
伴随着一阵阵震耳欲聋的声音响起,整座潞丘山都剧烈的颤动起来,无数的山石崩碎。
然而让青阳真人感到意外的是,无极宗的护山大阵居然如此坚固,并没有在他的手中马上破碎开来。
就在这时,只听闻一声暴喝之声从潞丘山上响起,随后便有一道诡异的黑影出现在了青阳真人面前。
这人全身笼罩在了宽大的黑色斗篷当中,身上干枯的皮肤紧贴在骨头上,浑身散发着挥之不去的死亡恶臭,宛如一具冢中枯骨般。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终日见不得光的钧山真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