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n3qj好看的玄幻小說 大明王冠-第七百七十八章 坐井觀天闊相伴-lozu0

大明王冠
小說推薦大明王冠
女冠斜眼看着黄昏,若有所思,“锦衣卫?”
黄昏看了看身后台阶下那群南镇抚司缇骑,耸耸肩,这确实容易被误会自己也是锦衣卫的大佬,道:“以前是,现在不是。”
女冠竖手心前,面容澄净,“何事?”
黄昏暗暗欣喜,看这话语,是有得商量了,笑道:“秋风寒凉,仙子不请在下去殿内坐坐喝杯暖茶么,道家有曰,众生平等,不管我是不是锦衣卫,喝杯茶不碍事罢?”
女冠无语,“众生平等是佛家语。”
明帝國 追草浪子
黄昏:“……”
这就尴尬了。
女冠侧身,让了个门缝,“请罢。”
黄昏遂进门。
周胜然想跟上,女冠斜乜一眼,周胜然立即讪讪的停下,喊道:“黄……”忽然间,不知道怎么称呼黄昏了,官职实在太多。
黄昏回首,“没事,你们在观外等着罢。”
道观不大。
至尊棋皇
院内青石板上间或布满青苔,院旁一座水缸,缸中有莲,已将枯萎,枯莲之下,几条金色、黄色的游鱼吐着泡泡。
左右是侧殿,正中是大殿。
一老道姑身穿灰色道袍手持拂尘,站在大殿门前,看着黄昏微微摇头,“施主非方外人,亦无无暇心,何意要来这破落道观惹尘埃。”
黄昏负手走到水缸前,摇头,答非所问,“莲花都枯萎了啊。”
老道姑微微一笑。
年轻女冠手拈如莲花,“所见非所见,亦是花非花,你欲见花,那便花开,可花开三千繁华处,你依然看不见那天边蓬莱,黄昏~”
很重的鼻音。
遂袖手轻拂。
大武尊
有风迎面。
黄昏看着面前的水缸,震惊得说不出话来。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
本已枯萎的成黄褐色的莲叶,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如被时光漫过,一丝一丝变绿,旋即水面遍布莲叶,又见已完全枯萎只剩下藕杆的几朵枯萎了的莲杆,本是低垂水面,竟然缓缓抬起了头,肉眼可见的变轻变绿,然后出现一朵花苞……
宛若将一季生长浓缩在了这短短几十个呼吸之间。
莲花盛开,濯濯其然!
这是什么神仙手段?
黄昏是无神论中,可此刻发生在眼前的一幕,让他开始怀疑自己是穿越错了地方,不是历史之中,而是玄幻仙侠。
一吻成瘾:帝少专宠小萌妻
这根本不可能的事情嘛。
抬起头看向那年轻女冠。
女冠哂笑,走向台阶站到老道姑身畔。
黄昏低头再看,长吁了口气。
还好。
差一点老子的世界观就要崩塌,差一点的意思,是指方才所见并非真实,水缸还是那个水缸,枯莲还是那些枯莲。
所见皆幻象耳。
深呼吸了几口气,“幻术?”
女冠沉默不语。
老道姑盯着黄昏看了许久,“朝堂事,我等方外人不知,不过有些事还是看在眼里,若离开朝堂而论,施主来世必为仙尊。”
重生未来之复兴
黄昏猛然想起,先前女冠喊出了他的名字,讶然,“你们认识我?”
老道姑终于露出一丝笑意,“应天人,很难不认识你。”
要不然你也进不了观门。
黄昏自嘲的笑了笑,“其实我么,读过一些书,但读得不多,靖难之前,我本是后山人,却偶座前堂客,是以醉舞经阁半卷书,乃坐井观天阔,又大志戏功名,海斗量福祸,论到囊中羞涩时,怒指乾坤错,皆是人间烦俗事,比不得两位在人间追寻天边蓬莱的清闲。”
老道姑眼睛一亮,“好一个坐井观天阔。”
年轻女冠忍不住道了一句:“如今呢?”
黄昏斜乜她一眼,负手在院子里来回走了两圈,站定,四十五角斜望天空,便出一副风流倜傥的姿态,意气风华的说了句如今么……如今已出井揽山河!
年轻女冠撇嘴,“这话若是被当今天子听了,你会死。”
黄昏哈哈一笑,“是的。”
老道姑咳嗽一声,“黄施主此来鄙观,所为何事?”
黄昏刚欲说话,就听观外沸声四起,一瞬之间便有刀剑出鞘声,讶然不解,这是发生了什么事情,老道姑颇为头疼,“姿虚,送客。”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投资好文】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说完转身走入大殿。
年轻女冠看了一眼黄昏,“自便。”
也不理睬他,去了偏殿。
黄昏自讨了个没趣,也不在意,今天就是来看看这个魏仙子,是不是能担起杀纪纲的那个引子角色,并无其他用意。
慢慢踱步,拉开侧门,看着观外台阶下的一群人,哂笑起来。
貌似今天来这里是多此一举。
观外的局势明朗:周胜然带着南镇抚司的人和一群人对峙。
和周胜然对峙的那群人中,为首之人黄昏见过,薛茂,没有功名也没有官职,甚至在京畿的官场自重也毫无名气地位。
但他有个好爹。
阳武侯薛禄。
不过薛茂的出身有点尴尬,他虽是长子,但不是嫡出,是薛禄和小妾生出来的,也因为这个缘故,薛茂在薛禄的家族里很没地位。
他出现在这里就有点意思了。
只说明一点:凝风观的背后大东家是薛禄!
既然薛茂主持凝风观的皮肉营生,那么他应该知道这座破落道观的年轻女冠了,估摸着等薛禄归来,这位魏仙子就会被薛禄看上。
所以自己今天算是白来。
咳嗽一声,将众人注意力拉到自己身边,然后对周胜然道:“怎么回事?”
薛茂一看黄昏出现在这里,哪还敢闹事,不等周胜然出声,急忙行礼道:“是误会,多有打扰,我等这就告辞。”
说完带着人转身就走。
周胜然:“……”
唯我獨尊 小刀鋒利
宝妻来袭:嗨!高冷四爷
误会你妹。
圣贤之心 暴躁的橙子
刚才你还兴师动众的跑过来,说我们南镇抚司把你们的香客都吓跑了,让我们赔你们钱,这下就是误会了?
看着薛茂远去,周胜然这才把前因后果说了一遍。
黄昏略有不解,“薛茂不怕我们南镇抚司?”
周胜然摇头,“咱们南镇抚司本来地位就不高,薛禄这几年其实和北镇抚司的纪纲关系颇为不错,薛茂狗仗人势,自然是不惧怕的。”
黄昏点头,“那就准备让他们狗咬狗罢。”
下了台阶,“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