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q7t5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 青梅甜寵之多多的糖 線上看-第二百零五章 化爲己用分享-bj074

青梅甜寵之多多的糖
小說推薦青梅甜寵之多多的糖
是的,对于此时的何清秋来说,他完全再也不会将眼前的小小女孩看在眼里,也许对于其他同龄人来说,她已经很强,但是不会是他的对手。
此时的许多多看着何清秋一点点变化,对于距离最近的她,感受自然最是明显,忍不住的瞳孔大睁,眼前这个人气息变了,太强了,忍不住的许多多第一次有些腿都忍不住颤抖,想要踢过去的横腿就这样又放了下来。脑子里满满都是,我该怎么办?
脑海中不断的回想着,挣扎着,却最终都是无用功,这一刻她非常明白,无路可退,这里也没有师父再帮她想办法,她身后还有需要保护的队友,她必须要依靠自己的实力。
从畏惧、茫然,到勇敢面对,许多多瞬间思绪已是百转,念起掌门师伯传给她的静心咒“众生皆烦恼,烦恼皆苦。烦恼皆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有形者,生于无形,无能生有,有归于无。境由心生……”。
快速默念着让自己平静清醒过来,这一刻她心无杂念,全力运行周身所有的气,严阵以待的看着前方,所有的气被她调动到了极致,并且开始在她的控制下循环往复的在周身游动。
这是她刚刚太过着急,一时想出来的办法,却还没有试过是否可行,面对何清秋如此霸道的真气,她必须时刻让全身真气护体,而不是像以前一样进攻运用真气,或者是调息练功时让气行走全身,以达到充盈筋脉,锻炼自身的目的。
所以她尝试调动所有真气,并且在她动作运功间同样能兼顾在身体中自主控制它的循环,这样来就可以有生生不息,循环往复之效,没想到真的有用。
霸道之气环绕中,何清秋如同暗夜中凶猛的王者跃起就往许多多方向一拳击来,同样的许多多浑身流动的气更加快,并源源不断的被控制着许多多的拳中而去。
一拳对上,轰然背后两颗不甚粗壮的树木都跟着微微晃动,罡风甚至带动到了万禾、金焕这边。
这会儿就是再傻,也看出两人不对劲了,万禾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旁边的金焕问,“金换哥,你能看出刚刚发生了什么吗?为什么我感觉这两个人气息完全不一样了”,万禾按压着自己跳的飞快的胸口,呆呆的看着前方,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他却又说不清楚。
金焕也是怔然,只是他也看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只觉得刚刚耳边闪过的异响,好像是梦一般,只喃喃道,“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劲气实质化吗?”。
婚纏壞老公 紫小七
“什么?劲气实质化”,作为同样修习内功的万禾,显然是更懂这其中的含义,眼眸中更是满满的震惊。
劲气实质化,是他也仅仅是在爷爷的口中听过的东西,他家里那么多叔叔爷爷们,至今也没有一个人能做到。而眼前这两个人还如此年轻,不由得眼睛更是睁大,甚至都想走到他们跟前去看看。
空地中央,许多多和何清秋已经是斗了几个来回,万禾刚想靠近一些,就被对面何清秋凌空一掌劈过带过来的掌风直接带倒在地,倒是没有真的受到伤害,毕竟这一掌许多多在前面是接住了的,只是露出的一点霸道的罡气带着空气的卷挟打到了万禾身上。
穿越之外挂大作战 林喵喵
尽管已经隔了很远,都没有被打疼,但是万禾还是不可避免的被摔出一声轻呼,“哎呀!”,后面盯着场中的金焕第一时间注意到,忙反应过来将万禾拉着后退几步,此时一经开窍,他自然知道场中现在发生着什么。
不由担心的看着万禾,“你是不是不想要你小命了,现在是什么时候,你就敢靠近,你真当劲气实质化是开玩笑的吗?”。
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刚刚满成年的少年眼里心里都是不安和歉意,“对不起啊!金换哥,我就是没见过真正的劲气实质化”,所以一时激动就想近距离看看而已。
心中也是带着一些的难以置信,但是到了跟前,明明还距离两人有三米远,都能被一道劲气打倒,万禾心中更是波澜。但是面上却是不显,仍是保持着少年人的一分天真。
这个时候,金焕自然也无暇顾及这么多,因而也只是点点头,然后扯着万禾带他走的再远一点,目光一瞬不瞬的盯着场中情况,这个何清秋好像确实与之前对战他时非常不一样了,之前攻击虽然也猛烈,但是就像是一头沉睡的狮子被叫醒,只有单纯的发泄。
恐慌沸腾 相思洗红豆
那么此时,狮子就是遇到了真正的对手时,全面的重视与爆发。
只是许多多真的是金焕的对手吗?金焕注视着,准备时刻在许多多支撑不了的时候,哪怕拼着演习考核不要了,也不能让许多多真的出事。
场中不时就能传来空气音波的炸裂声,甚至于咯吱,被两人多次劲风带到的不远一颗不甚粗壮的树干都断了,然后是树干砰然到底的声音。却都不能影响场中两人丝毫,两个人仍是注意不到旁边一丝动静,只有你来我往的互相拼杀着。
是的,对于现在的许多多而言,她现在就是在进行一场几乎没有胜算的拼杀。她每一次都是用尽全力的进攻,却丝毫都不能撼动眼前的男人动作半分,好在她的真气护体也能勉强护着自己,同样没有怎么受伤,只是不免还是消耗的速度比不上补充的速度。
尤其再看到何清秋看着她,如同看着一个弱者,甚至于眼神中赤果果发出的你不如我,还是认输吧的眼神。
什么都吃,就是不吃亏,什么都认,就是不认输,许多多真的很想像以往很多次一样,上去臭骂他一通,然而此时她却是真的没有那样的力气和精力,她必须全神贯注,才能既控制好周身的气保护全身,又要动用真气动招,对于她一个刚刚获取这样作战方法的她,果然还是会有些勉强了。
落星天使
刀剑红颜
逆天玄帝
感受着何清秋身体里源源不断的凌冽气息,如若不是许多多一身好身法还强上几分,怕也早就受不住这股气息的侵袭了,这罡气甚至会有些影响到她的速度与反应,简直太过霸道。
如此,不免就有闪躲不及时的时候,就像现在,“啪嗒”一声,自小挨打都成习惯的许多多,被击中的手腕尽管还在隐隐作痛,暴动的真气在她循环中被一缕缕带动流入她四肢百骸的筋脉。然后就是全身的疼痛,只是这股疼痛却比之之前淡了很多,难道是因为她同时在运行周天的缘故,所以这股气被分解了,化成全身的微微痛麻感,手腕中却没有了之前暴虐的疼痛。
不一会儿,许多多就感受到全身的那点痛麻感也消失了,反之,许多多觉得周身的真气越发厚重雄厚,略有些空虚的经脉又开始变得充盈,难道是刚刚的霸道之气的原因,许多多心中暗想。
随即想到传奇小说中提到的,以前的人所做的淬体真气方法,难道是这种类似的吗?如果这是真的,那么?
一时间之前的低沉与被压榨的苦闷,都变得活跃了起来,何清秋略微惊讶的眼神中,许多多看着他的眼神莹莹闪着光辉。跃跃欲试的架势直奔何清秋而来。
之前还在压着打许多多,掌握着节奏主动权的何清秋都有些错手不及,匆匆忙忙又运起一股霸道真气迎击。只是他不知道的是,对面的女孩是抱着何种想法凑上来的,许多多可以的减弱了几分真气包裹,主动的接受了一部分霸道真气入体,直接被一掌轰的往后退了两三步。
另的何清秋都是有些愣神,他刚刚那么匆忙动手,分明没有用力很猛啊!怎么许多多却一下是这个样子。只以为许多多可能是真的体力不支,所以何清秋一时也暂时停下了手中动作,“许多多,你现在认输道歉也还来得及”。
嫡女當嫁:壹等世子妃
大奇妙
旁边正在围观担心的金焕和万禾,看到许多多竟然被对面何清秋一掌击的后退了几步,他们当然不知道这是许多多的故意所为。只是担心的走来走去,想要靠前,又不能靠前的样子。
我不是你的冤家
我不想繼承億萬家產
“队长,要不我们就认输算了,大不了考核不通过就不通过,以我们的能力走到哪都能去最好的军营队伍的”,万禾忍不住冲着场中许多多喊话,这话万禾说的真心,毕竟他们几个人本身就都是实力与一般人比,不跟何清秋这样的变态比,还是非常不错的。
只要他们愿意,想必多的是队伍要的,而且这只是一场演习而已,就像他之前对金焕说的,没必要因为这一场战斗,而真的伤害了自己身体。
只是夜色漆黑中,他们看不到的地方,所有人都没有留意的黑暗中,少女正在忍受着剧烈的疼痛折磨,许多多控制着周身游走的真气,将刚刚被打入体内的霸道真气一圈圈循环道全身每一个地方。因为刚刚是正面接招,又是刻意收起了几分护体真气,所以这次收到的霸道之气自然也比之之前浑厚了很多,所以刚刚被打到震的后退几步也完全是真的。
真的却也是她故意的而已,如同之前偶然遭遇的一样,许多多一寸寸任由霸道之气肆虐着她原本平滑纤细的筋脉,随着一个周天又一个周天的运行,眼看着果真被稀释到全身后的霸道之气被她所反向吸收。
本源都是能量,只是何清秋的更为霸道阳刚,游走周身后,只觉得浑身筋脉暖洋洋的,似乎又经过一套锻炼。果真是厉害的霸道之气啊!仅仅吸收了一点,许多多就觉得全身的经脉中气息又是充盈了很多。
随即,许多多此刻开始,对于霸道真气的看法则不再是惧怕,更像是一位掠食者,她甚至感受到许久未进步的功法壁垒已经在隐隐触动了,也许今晚真的就是她的时机。于是许多多更加挑衅道,“认输,是不可能认输的,何清秋,最起码到现在我还没有输不是吗,你先赢过我再说吧!”,说罢,许多多又是直接踩着自己速度极快的身法直接贴身而上,主动又是攻了过去。
明明攥起来只有小小一团的拳头,却在对上足够何清秋那足足大她一倍的拳头时,丝毫不落下风。有了刚刚的尝试,这次许多多仅仅撤去了一点点的真气,感受着一点点的霸道之气侵入身体,并随着功法运转一次次游走全身,并转化为她自己的能量。
再对比何清秋的步步后退,许多多就是越打越兴奋,其实直到现在,何清秋还是对于许多多的实力算是认可的,最起码在同龄人的男女中,许多多可以算是顶尖的那一批了。
而他也以为许多多之前的表现已经说明她开始力有不逮了,就等着许多多的道歉求原谅就好了。
因而一时也就没打算继续下死手,“许多多,你真的不认输?”,何清秋再次确认道,只是说这话时,他却丝毫不含糊的同样一个飞起,一脚踢向许多多攻过来的小拳头。
许多多咬牙,“我不,认,输”,我还要吸收你的霸道真气呢?认输个毛线,一会你跑了,我去哪再抓你啊!许多多小脑瓜里如是想着。
何清秋却只以为女孩还在固执不想认输,所以勉强坚持而已。
正在专注看着场内两人对话的金焕和万禾,“奉劝你们还是劝许多多现在认输吧!”,一道女声在耳边响起,两人均是同时心中一寒,吓了一跳。
“谁?”,目光对上一双近距离看着也挺好看的大眼睛,女孩脸盘圆润小巧,长相可可爱爱,只是说话时还是有些虚弱,正是之前被许多多打到耗尽全力的谭琳殷本人。
金焕自然也注意到了竟是谭琳殷过来了,有些防备的看着她,“谭琳殷,你过来干什么,不去关心你的好师兄”,显然是对于谭琳殷与何清秋都没啥好感,尽管何清秋确实很强,但是如此狭隘心肠,逼迫许多多这么一个女孩认输,确然不是君子所为。
闻言,万禾也是回神,不由懊恼,原来这就是谭琳殷啊!之前他一直都是远远看过,乍然之间这么漂亮可爱的一个女孩子的脸凑到身边,一时还真没反应过来,将之与谭琳殷对上。听到金焕的话,也是想起现在是什么情况,同样有些生气,“对啊!你过来干什么?”,不会是想在队长背后搞什么破坏吧!
电影里坏女人都是这样,趁着别人对战的时候,故意偷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