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小说 重生之頂級鉅富 起點-第341章 我媽你都敢威脅閲讀

重生之頂級鉅富
小說推薦重生之頂級鉅富重生之顶级巨富
在一万亿的悬红下,凶手很快被举报出来。
不过,被举报或者缉拿的凶手实在太多了,竟然高达百万人。
这些人想钱想疯了,都是合作形式的,拿了悬红两人分,被抓走的分到七成或者对半。
他们,真以为浪哥是人傻钱多。
“丢到军门去,捂住嘴先打一顿,半死后再审问。”丢下手机,浪哥双手使劲的戳着头发。
现在的他,已经长出胡子了,一夜之间长出胡子,足以说明他心里有多苦。
如果叶语嫣这辈子都醒不过来,意味着他上一世的轨迹会统统改变,到底会变成怎样,谁知道,毕竟已经偏离了上一世的轨迹。
没准,还会出现更多他意料不到的事情来。
“老婆,等你醒来咱们就结婚,我要给你举办一场全世界最豪华最瞩目的婚礼,醒醒好吗?”
医生说要多跟病人说话,最好在七天之内能唤醒病者,不然可能沉睡的时间将会是无期限。
所以,浪哥不停的跟未来老婆说话,说一些以前的,甚至说了一些上一世的。
老公,先缠为敬 戈一
“浪儿,你去休息一会儿,妈替你照顾小嫣。”浪哥的老妈张馨月前来探望未来女媳妇,看到儿子那么憔悴的样子老心疼了。
一 剑 独 尊
浪哥摇头,“妈,你快回去,没什么事别来粤城,只有你们在乡下我才放心。”
终极十二十空
未来老婆出了事,凶手还未找到,浪哥可不想家人也出事。
他相信对方肯定不会就此收手,应该还会有下一步。
如果未来老婆没出什么事,他真的会拿华原国际集团董事长的位置来交换,但现在不一样了,哪怕他变卖股权也要弄死对方。
他还就不信十万亿美刀身价的他,还奈何不了这个对手。
“对了浪儿,你爷爷最近身体越来越差了,你爸担心你爷爷熬不到抱重孙。”话落,张馨月替儿子梳着头。“唉,如果可以选的话,我宁愿咱们一大家子健健康康平平淡淡。你看看你现在,虽然有钱了也有权了,可是呢?好像并不比以前快乐,每天不是担心这个就防着谁,咱们就一平头老百姓,瞎操那些大人物的心干吗?
几内库原国的摄政王,顶级上市公司的董事长,又如何?
还不是一样不能无所不能是不。”
这是浪哥十八年以来第一次听到老妈那么惆帐的跟自己唠嗑,这辈子没有多,上一世也没有。
难道自己真的越走越远了吗?
难道爷爷的病情跟自己爬的越来越高有关系?
上一世,老爷子可是一直身体健朗的,哪怕再过十年,依然可以捎起棒子撵狗一样揍老爸。
萬古 殺 帝
熬不过今年,这不能够啊!
“那馨月姐您替我看着语嫣,医生说要多跟她说说话,我回乡下看老爷子去。”浪哥拖着疲惫的身体出了病房,这次不单是身体上的疲惫,连灵魂都感到疲惫。
步子迈的太快显然不是什么好事,回首一望,这个世界因为自己重活一回而改变了很多。
米国十大财团、东南亚十大首富、华夏各富豪、罗柴德尔斯家族、迪拜皇室等等,皆因为自己而产生了巨变,甚至连几内库原这个国家都发生翻天覆地的改变。
这些改变的后果,可能公孙老英雄提前离世,未来老婆成为植物人,老爷子身体变差,都是蝴蝶效应的后果。
此刻的浪哥,内心惶恐万分。
真怕如此下去的后果,将会改变这一世的轨迹,而作为代价就是亲朋好友受到波及,自己最终成为孤家寡人。
刚出病房,余多上前。“小老板,初步查到推老板娘下楼的人是……”
“我不要初步,我要的是真凭实据。”浪哥瞥了一眼双手抱胸嘴里叼着根牙齿样子看起来很讨打的韩冷,“你呢,查到谁给我未来老丈人下的那药没有?”
“是不是说出来就有一万亿?”韩冷吐掉牙签,“没有一万亿一个亿好歹也要意思意思。”
“先送我回乡下。”浪哥把钥匙丢了过去,“别说一个亿,一百个亿都可以给你,那要看你有没有命花。你叔现在做的那些事,搁古代是会株连九族的。要不是我极力保你,你以为你还能向现在一样在我面前嘚瑟?”
“少跟我扯那些虚头巴脑的,韩勇信是我叔这事,我完全不知情。所以,不好意思,我除了我自己,谁都不能逼我干我不想干的事。要么给钱,要么你自己查。”韩冷早就心里憋着口气,说好给多点机会给劳资接近女神,特么你这混蛋却近水楼台压根就不给我说媒。哼,求我啊,你要是求我,我就告诉你。
“无所谓。”浪哥有的是办法治韩冷,“得,如果我未来老婆醒不过来的话,我就决定跟端木倾城结婚,像我这种全球独一无二的豪婿,我想她家族绝壁举双手双脚同意。”
“你无耻。”
晚安!我的鬼情人 毒药
冷朋友还真受这要挟,他这辈子就钟情于端木倾城。
浪哥眼睛瞪的老大,“还有更无耻的事情我都能做出来,要么现在你就去把人带到我来,要么我打电话把端木倾城叫回来。”
“你,刚才说初步调查到是谁?”浪哥已经没有了昔日的冷静,总之整个人都很暴躁。
余多道:“先声明,我没有看视频的内容,几乎被我马赛克了。如果不是我复原了视频,我想这辈子也不会有人查出那人是谁。”
浪哥半眯着眼,“所以说,你还是看了视频?”
“我发誓真的没有。”
“一点都没有?”
“怎么可能一点都没有,没有的话,我怎么能从中发现蛛丝马迹。”
“所以说,你就是看了视频。”
“哥,不带这么纠结这个的好么?”余多都快急得满头是汗了。
“意思是,那你也不介意别人看你老婆的果体咯?”
“沈浪,你够了,再这样我不跟你玩了。”谁都有逆鳞,余老板同样也如此。
“威胁我?”
“擦,我这是威胁你吗?”
“哼哼,我妈你都敢威胁,很好。”
“你简直不可理喻,那拍视频的人是坐在轮椅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