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神豪從吹牛納稅開始討論-第699章 泰蘭德,我來了鑒賞

神豪從吹牛納稅開始
小說推薦神豪從吹牛納稅開始神豪从吹牛纳税开始
李天宇当然很领这个情了,在酒桌上敬了夏磊好几杯酒。
夏磊在酒桌上当然也谈起了要入股开发新马国地块的事情。
艾保权哈哈笑了起来:“夏总,在这里的都不是外人,我肯定会给你预留位置。”
夏磊颇为欣慰。
现在艾保权已经将消息放了出去,据夏磊所知,很多得到风声的投资公司和投资人都在联系爱华地产集团,要参与开发融资。
这些投资公司和投资人之前都是在观望,担心中间会出什么岔子,现在一看新马国的开发批文都下来了,马上就像恶狼一样开始往肉上扑了。
新马国的开发项目可是一块大肥肉啊,在国内有很多可以炒作的点,比如说海外养老、海外医疗,甚至孩子的海外教育。
新马国虽然不是发达国家,但这三个方面在世界上都拥有出类拔萃的优质资源。
而且新马国的地理位置非常优越,几乎没有天灾,属于天选之地。
吉打州紧临着泰兰德,随时都可以去泰兰德的旅游胜地两日游,相当方便。
反正吉打亚罗七号地块如果开发得不错,可以吸引国内很多人过去旅游度假,甚至购房长住。
更不用说,这块地在新马国的定位中还可以进行产业开发,盖上写字楼、厂房,就可以租售给国内或者海外公司当办公地点、搞生产了。
反正这块地发展的潜力非常大,而且以爱华地产集团的实力,花上两三年的时间就可以开发成型。
客观的说,这投资回报的效率比单纯的投资科技公司要强多了,而且失败率真非常低。
所以此时艾保权能拍着胸脯子答应给夏磊留位置,已经是相当大的人情了。
夏磊也明白,这其实跟李天宇的关系很大。
虽说夏磊跟艾保权本身就有交情,但远达不到很铁的程度,大家都是商人,基本上就是在商言商。
而此时,夏磊却感觉艾保权对自己的态度确实拉近了不少,多半是因为他夏磊对李天宇的态度比较亲近的关系。
想到这里,夏磊又端起酒杯,对艾保权说:“艾总,这次我都好好敬你和袁总一杯,我没有帮上什么忙,反倒是刚下山就摘了桃子。”
艾保权哈哈大笑起来:“夏总,你这么说就见外了。”
三人一饮而尽。
然后,夏磊又满上酒杯,转到李天宇这边:“李老弟,我听艾总说了,这次你帮了大忙才促成了这个项目,我也得敬你一杯。”
艾保权还没有说话,艾和平却忍不住开口了:“夏叔,老大可不只是帮了大忙,是没有他我爸就翻车了。”
艾保权一个耳光就要打过去,艾和平闪得挺快,连脸毛儿都没沾到。
艾保权:“你个不争气的玩意儿,以后你跟着我李老弟好好学,你都多大了,还跟个三孙子似的,你有我李老弟的鞋底儿高也行啊!”
卧槽!
李天宇瞪大了眼睛。
艾保权这也不说点人话,有这么埋汰自家儿子的吗?
庶女慧娘 人王日月
他李天宇的鞋底真的不高啊!
艾保权这两句话不仅把李天宇给惊到了,连夏磊都被吓得不轻。
艾和平这小子可不是什么老实孩子,按照传言中的性格,还不得掀桌子,扔酒瓶子啊。
神奇的是,艾和平确实拿起了酒瓶子,却是噔噔噔地跑到了李天宇这边,然后郑重其事地给他倒满了酒,然后又跑了回去。
艾和平端起酒杯,对李天宇说道:“老大,咱俩就不用多说什么了,反正我以后跟你混了,你说东,我绝不说西,你说南,我也绝不说北!”
说着,艾和平就一口干了。
这可是白酒,酱香型的飞天大茅,这杯子可不小,倒满的话,目测有三四两的样子。
第 九 特區
这么一口酒喝下去,寻常人就得颠三倒四了。
艾和平的酒量虽然不错,但也没好到千杯不倒的程度,可见对李天宇还是敬意十足的。
当然,这也很正常,艾和平对李天宇已经是五体投地,就差没有跪下来喝征服了。
现在李天宇在艾家,估计能被当成超级贵人来看待,地位无可替待。
这也很正常,谁能保证艾家,或者爱华地产集团,不会再出现类似的危机呢。
这顿饭吃下来,感觉李天宇就是主角,其他人都是喊过来坐陪的。
这还不算完,艾保权又说:“李老弟,等老哥我忙过去这几天,然后咱们再小聚一下。”
李天宇当然不无不可了。
到时候如果真有事儿,就推了,或者往后拖呗。
而且艾保权这阵子恐怕又要忙起来了,得国内和新马国两地跑了。
这顿酒喝完,艾保权就又安排车,把李天宇送回了别墅。
李天宇喝得不少,但却没什么醉意。
他毕竟是酒神级的人物,这点酒精还影响不了他的精神状态。
别墅为三层,有好几间卧房,每套卧房都是卫浴齐全,非常宽敞。
李天宇住了二楼的大卧房。
而李国华和叶翠萍不喜欢爬楼梯,就住进了一楼。
李天宇忙活了一天,也有点儿累了,洗了个澡,便在二楼的别墅大露台上支了个躺椅,一边吹海风,一边玩手机。
说起来,在这里呆着还真是挺享受的。
耳边能听到起伏不定的海浪的声音,海风吹过来,又凉又爽,舒服极了。
不要以为这里是荒山野地,其实附近是有城镇的,而且临近着景区,还很繁荣。
至于豪华别墅区里面,虽然还没有其他业主买房子住进来,但是整个小区在晚上灯光大亮,根本就没有鬼城的感觉。
就在这时,李天宇的手机屏幕上显示有电话打了进来。
来电显示是“周卫军”。
周卫军现在远在缅甸,打电话过来应该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问李天宇什么时候能飞过去,到缅甸玉石交流会上凑凑热闹。
其实,李天宇暂时已经将缅甸玉石交流会放到了一边。
反正那个交流会属于季节性展会,至少要持续一两个月呢,中途再去也来得及。
现在李天宇当务之急,是把泰兰德的王子岛安排好。
七天一过,甚至五六天的时候,李天宇就应该去泰兰德报到了。
一方面,李天宇得亲眼看看吹牛纳税系统把王子岛开发成了什么样子。
另一方面,王子岛开发完成后,只有旅游设施,只有度假村,只有码头可不行,得有人去管理,去运营啊,去做服务啊。
只有服务性人员齐备了,才能正常运营。
褪涩 想素菲菲
这就需要去找管理团队和招募员工了。
可不要小看这一步。
到了这个阶段,吹牛纳税系统可就帮不上什么忙了,只能靠李天宇个人的能力和人脉去施行。
当初李天宇做天宇豪庭酒店的时候,可是费了不少力气才把人员搞定。
王子岛可是一个岛,跟酒店的概念可不一样,需要的管理团队就很庞大了,甚至可能要分成不同的团队来分块管理。
这也许不是一两个月可以完成的工作,所以李天宇还是需要早做准备,运气好的话,没准能搞得比较快,能让王子岛早日对外开放。
于是,李天宇接了电话,跟周卫军通了通气儿,说自己被重要的事情拖住了,十天半月是过不去的。
周卫军一听,就非常失望了:“李老弟,你如果有时间,不对,你可要尽量抽时间过来啊,你是不知道,我花高价买了两块石头,全都翻车了。”
李天宇差点儿笑出声来,好在是忍住了。
李天宇:“您别着急啊,赌石这种事情也是随缘,没准第三块就能中块大的呢!”
周卫军苦笑着说:“只能借你吉言了。”
周卫军说到这里,忽然灵光一闪,说道:“对了,李老弟,要不这样,如果我看到好的石头就拍视频发给你,你帮我看看。”
李天宇怔了怔:“视频赌石?”
周卫军:“对对对,现在是网络时代嘛,新技术,新应用。”
李天宇心想,这周卫军还挺时髦的,只好说道:“可以是可以,但我可不能保证真能挑得准。”
周卫军:“没事儿没事儿,挑好了咱们平分,挑错了算我的。”
话都说到这份儿上了,李天宇只好答应了下来。
就这样李天宇在南海继续度假,几天下来过得相当舒服。
李国华和叶翠萍也住得挺习惯,虽然别墅区里没有什么人,但经常去别墅区我的地方转悠,也认识了一些过来南海度假的叔叔阿姨,一起聊天跳舞,外加赶海什么的,倒也不寂寞。
当然,李国华和叶翠萍偶尔还会跟王梅两口子聚一聚,也是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的意思。
李天宇也琢磨着,要不要给父母在南海市区那边买套房,那样生活起来可能更便利一些,不过也不用急在一时,现在选房子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李天宇现在也没什么事儿,就是周卫军偶尔会跟李天宇视频一段时间,就是为了看石头。
周卫军也是点儿背,看到的石头在李天宇这种“大师”看来,全都是废料,没有购买的价值。
其中有一次,周卫军没有听李天宇的,买了一块石头,结果一开就辣了眼睛,就表面挂了点儿绿头,里面全都灰的。
如果不是李天宇,周卫军起码还要上当好几次。
自此,周卫军就再也不敢不听从李天宇的意见了。
这一天,李天宇睡到自然醒,洗漱完以后下了楼,却发现李国华和叶翠萍已经不知道去哪儿了。
好在早餐已经做放在餐桌上了,李天宇就坐下来,准备吃完了后,再去泳池里游会儿泳。
然而就在这时,外面响起了汽车引擎的声音,似乎就在李天宇别墅门口停了下来。
紧接着,外面就响起了大叫声:“老大,你在吗?”
李天宇刚要回答,却又听到外面再喊:“老大,你在不在啊?”
是艾和平这个二货。
看样子这段时间艾保权没有把这小子整服帖了,还是这么二批。
李天宇没有回答,直接走过去把门打开了。
艾和平大摇大摆地走了进来。
李天宇:“你干什么来了?”
艾和平:“跟老大请安来了啊!”
一边说着,艾和平一边就坐在了沙发上,做了一个标准的帝都瘫。
爱已成殇:倾城世子妃 冷婵
这特么哪有一点儿过来请安的样子。
李天宇:“你今天不上班啊?”
艾和平:“老大,这你就不懂了吧,有句话老话怎么说来着,偶尔要给自己放个假。”
李天宇:“这特么是哪门子的老话!?”
说着,李天宇打开双门的大冰箱,想从里面拿啤酒出来,可一想,艾和平还开车呢,便又改造了饮料。
李天宇将冰镇饮料扔给了艾和平,说道:“我跟你说啊,你也特么老大不小了,你爸现在容易嘛,跑来跑去,飞来飞去的,你得多帮衬着点儿,这样才能进步。”
李天宇一边说,一边暗骂这真不是自己该说的话。
毒 步 天下
什么时候他变成了这么牛批到正派的人了?
不过李天宇跟艾家的关系非同一般,现在就算说是绑在一根绳的蚂蚱也不夸张。
所以爱华地产集团不能倒,艾家更不能倒,否则对李天宇也是极大的损失。
艾和平摆摆手:“老大,我知道,最近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用功得很呢,天天都恨不得长在公司里了。”
李天宇“哦”了一声:“那你干了点儿什么?”
艾和平怔住了,那张胖脸形成了四十五度脚,思来想去,终于应道:“好像干了很多事儿,好像又什么都没干……”
李天宇呵呵笑了起来:“你倒是还算老实。”
其实艾保权把艾和平放在那里,也确实用不着干什么,只要每天去那里坐着,签签字就好了。
细节的事情自然有几个助理和底下的人去忙活。
要知道,艾保权给艾和平安排了好几个助理,就是防止这小子不务正业,出岔子。
不过艾和平的表现确实比想象得要好,至少也算是尽职尽责,没有功劳也有苦劳。
艾和平:“所以啊,我爸终于良心发现了,觉得对我这宝贝儿子太亏待了,所以放了几天假给我。”
李天宇:“你不会是要在我这里住几天吧?我可没空陪你。”
艾和平摆摆手:“不是,我想去泰兰德玩几天。”
李天宇怔了怔:“泰兰德?你怎么想去那里了?”
艾和平站了起来:“老大,现在可是泰兰德的雨季,旅游旺季,有很多节日呢,现在不去什么时候去啊?”
艾和平又用与两手比划了一个曲线:“对了,美女,现在正是泰兰德美女出没的时候,咱们哥俩儿过去可以爽到底。”
李天宇瞪了瞪眼:“谁说要跟你去了?”
艾和平真是赶巧了,李天宇还真得去泰兰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