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8hua笔下生花的小說 大唐掃把星討論-第422章 好歹讓他看看自家舅舅的威風分享-ufava

大唐掃把星
小說推薦大唐掃把星
感业寺。
苏荷正在修炼。
肉干要奋力的嚼,然后要细细的品味,千万别快。
果脯要先含着,感受那股子清香和甜意,再缓缓咀嚼。
最后吞咽,大道成矣!
苏荷看看剩下的肉干和果脯,拍拍凶,叹道:“修炼的东西不多了,武阳伯还不来。”
“住持!”
外面有人来了,苏荷飞快把修炼物资收好,擦嘴,喝水一气呵成……
瞬间,一个端庄的住持就出现了,还带着些威严的道:“进来。”
好人推门进来,“住持,武阳伯来了。”
“武阳伯来了你欢喜什么?”苏荷有些不满,然后眼睛一瞪,“武阳伯来了?”
好人点头,“是呀是呀!”
苏荷起身,“去看看。”
说着去看看,脚下却快的不行,好人在后面都追不上。
贾平安走在感业寺里,感受着那份清静,不禁赞道:“此处可隐居。”
当然,他是不可能会隐居的。
“武阳伯!”
娃娃脸出现了。
贾平安目光扫过她的脸,以及身材。
脸上的婴儿肥……竟然少了些,可恨!
身上……看着还好。
幸好幸好,还没苗条。
“修炼如何啊?”
苏荷笑嘻嘻的道:“前面还行,后面就断断续续的。”
“安心。”
贾平安给她使个眼色,表示修炼物资随后送到。
苏荷顿时就笑眯了眼。
娃娃脸啊!
贾平安忍不住伸手去捏了一把。
苏荷愕然。
你不能这样调戏我吧?
手感真是不错。
贾平安板着脸道:“我只是想看看你是瘦了还是胖了。”
苏荷跟在身边嘀咕道:“不是看的吗?”
“我最近眼神不大好。”
苏荷看看他的眼睛,黑白分明,炯炯有神。
这妹纸越发的灵动了。
贾平安翻个白眼,“在洛阳我每日都在看文书,因为担心那些贼人发现,就借着月光看,不敢点灯,所以就……”
他好可怜!
苏荷用手指头沾了些口水ꓹ 轻柔的点在了他的眉心,“以前祖母在时曾说过……这般点一下ꓹ 眼神就会好。”
贾平安吸吸鼻子,“你先前吃了肉干,还有果脯。”
甜心,寵妳沒商…
苏荷看着他ꓹ 认真的道:“难怪无双会说动辄就想动手打人。”
二人笑着进去查看。
“三万!”
“碰碰碰!”
“胡了!混一色,哈哈哈哈!”
“……”
哎!
贾平安欣慰的道:“看着她们有了精神寄托ꓹ 我很是欣慰。”
苏荷意动了,“武阳伯ꓹ 打几把吧。”
这妹纸学坏了。
王妃有旨:罰爺戒葷面壁去 顏慕離
好人也心动了ꓹ 含羞道:“武阳伯,我在你的上面。”
这妹纸坐上面容易点炮。
晚些再加上一个人,四人开始。
“碰!”
贾平安目光扫过三人,好人给了一个羞涩的眼神。
这是要放什么?
二万?
“五万。”
“胡了。”
二五八万!
“清一色!”
苏荷就是想找乐子,可当脸上的纸条越来越多时,她后悔了。
“修炼时辰到了。”
……
“都是过河拆桥的。”
贾平安没过足瘾就散了牌局,心情郁郁。
明静在禁苑里转悠了一圈ꓹ 热的不行,见他面色微冷ꓹ 心情不禁大好ꓹ “武阳伯这是不高兴了?”
看到你不高兴ꓹ 我就高兴了。
贾平安看着她ꓹ “你看着有些胸闷?”
是啊!
明静低头看着凶。
突然,一缕恶意袭来。
早些时候贾平安说我太平ꓹ 当时他就是这般看着我的凶。
那不是祝福ꓹ 而是嘲笑!
嘲笑我的凶太平!
仇恨那么大!
明静抬头ꓹ 那杀气几欲实质化。
卧槽!
这女人要狂化了。
贾平安一拍阿宝,“跑!”
阿宝撒腿就跑。
明静咬牙切齿的道:“贾平安ꓹ 我要弄死你!”
阿宝放开了跑,没一会儿就把明静甩在了身后。
贾平安突然勒马。
左边是一片林子。
怎么感觉冷飕飕的?
贾平安一脸诧异,可在侧面,包东带着一队兄弟冲进了林子里。
里面,乔震手中握着石块,“我有把握一下砸死他!”
吞噬进化之原形 邪千血
辛先生点头,“准备!”
这里距离有些远,乔震需要再出去些。
他刚走出几步。
右侧突然传来了窸窸窣窣的声音。
“这是个圈套,撤!”
辛先生撒腿就跑。
乔震不甘心的把石块丢掉,长啸一声,往相反方向而去。
提前两万年登陆洪荒 木圭叔
晚些二人从狗洞钻出了禁苑,不禁浑身发软。
“那个贱人,他一脸诧异的模样,让我以为他真是察觉了什么,随后侧面就来了百骑,若非有野兽被惊动弄了动静出来,咱们俩……”
乔震也有些欲哭无泪,“咱们去伏击他,可却不知他也在伏击咱们,结果被追的和狗似的。”
你就不能说个好的?
说成是奔马也好啊!
把自己比喻成狗……
辛先生起身,跺跺跑的发软的脚,“别担心,咱们会有弄死他的那一日。”
二人缓缓溜达到了芳林门侧面,正好贾平安等人出来。
“我告诉你,我很生气。”
明静觉得贾平安讥讽自己太平太过分了。
“后果不严重吧。”
贾平安看了她一眼,认真的道:“我是真诚的建议,那样……不好!”
这是后世的科学研究结果,长期处于憋屈状态会导致血液循环不畅,后果很严重啊!
明静呸了他一下,“那你逃什么?”
做贼心虚!
贾平安笑了笑,没解释。
包东来了,近前说道:“下官带着人进去,果然有二人在里面窥视,地上还有石块,随即我等追击,那二人熟悉地理,顺着林子一路逃了。”
战马在林子里没办法施展开来,所以最终还是要下马步行。
“无碍!”
贾平安不担心这个,现在要想靠近刺杀他却不容易了。
原来他是故意的?做出了那个模样,随后一人跑了,以此引诱那些刺客现身……
明静突然就原谅了贾平安。
回到百骑后,程达送来了最新指示。
“武昭仪召见。”
贾平安预感不是小事,“我肚子疼,哎哟!卧槽,肚子绞着疼,快,送我去看郎中。”
特么的!包东雷洪赶紧啊!
武阳伯,你这个装的太假了吧?程达:“……”
明静冷笑,看着这个贱人要倒霉了,我怎么就那么高兴呢?
包东和雷洪忠心耿耿的把贾平安架了出去。
院子里,邵鹏负手而立,回身笑道:“昭仪料定你有此一招,武阳伯,跟着咱进宫吧。”
贾平安挣脱了包东和雷洪的搀扶,强作镇定的道:“怎地肚子又不疼了?”
雷洪很有经验的道:“那多半是岔气了,晚些会化为一个屁放出来。”
邵鹏:“……”
包东,“……”
校花的贴身高手
贾平安凄凄惨惨戚戚的进了宫。
“老邵,咱们什么交情?说说阿姐寻我何事?”
这个时候和咱说交情,呵呵!
邵鹏摇头。
“老邵,回头五香楼。”
“你不说五香楼还好,那地方咱去了就是憋,憋的回宫洗冷水澡,你可知晓咱在百骑时洗了多少次冷水澡吗?”
贾平安摇头,一脸同情。
邵鹏怒道:“天寒地冻的你等也要去五香楼,回来咱也只能洗冷水澡,心中火热,身体却被冻成了冰……”
卧槽!
总裁他是偏执狂 猫千草
这造孽造大发了。
贾平安很无奈的道:“都是老唐带的头。”
“是啊!”
贾平安很好奇的问道:“老邵你竟然没报复老唐,果然是心胸宽广。”
“咱的心胸自然宽广。”邵鹏淡淡的道:“只是请人告诉了老唐的娘子,说他在外面养了女人。”
贾平安渐渐石化,“原来上次老唐的娘子去青楼手撕老唐便是你的谋划?”
邵鹏挑眉,“老唐至此修身养性,据闻腰子都养好了。”
晚些见到了阿姐。
“果然一表人才。”
武媚笑的很是……让贾平安想到了后世给幼弟介绍对象的老姐。
——看看我家小老弟,长得这般帅气。国有企业百骑的大统领,月收入高,年底有奖金,关键是他有自己的产业,主城区超大四合院一套……这样的帅小伙你还等什么?
“阿姐!”
贾平安有些心虚。
“所谓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你不小了。”
武媚沉着脸道:“这说亲还得等,如今定下来,年底或是明年春天成亲正好,生孩子也正好避开了夏日。”
“我……”贾平安想说还早。
可他现在就算是放在后世也属于可以承担完全法律责任的成年人了,再说小就是老黄瓜刷绿漆——装嫩!
“阿姐,我再想想吧。”
“想什么?”
武媚冷着脸,“世家女、权贵高官家的女儿你都别想,那会让你和他们之间的利益趋同,随后便成了一丘之貉,最后不是被我捶死,便是被陛下赶到辽东去……”
阿姐果然慧眼如炬啊!
但我该和谁成亲?
有选择困难症的贾平安犹豫着。
武媚起身,“百姓家的女子没见识,大字都不识一个,如何能为你掌家?如此,小家碧玉最好。我这阵子令人去寻了些,你来看看……”
贾平安觉得脚下千斤重,一步步磨蹭了过去。
武媚打开一本册子,贾平安瞬间就被感动到了。
一打开就是个少女画像,下面写着家庭情况。
“这个小娘子识字。”
翻开第二页,依旧有画像,但怎么都像是一个人呢?
七八页翻下来,贾平安觉得自己是在后世看棒子选美,参赛选手都像是一个模子铸出来的,亲姐妹都没法长那么一致。
“阿姐,这怎么都一个模样?”
武媚楞了一下,“这个都是根据媒人口述,我叫人画的。”
阿姐……
贾平安想哭!
hey卡哇伊公主
“那些媒人能把丑的说成美,能把普通长相说成貌若天仙。”
长眉微微一皱,嘴唇紧抿,武媚盯着他,“说吧,可是有隐疾?”
我鳝长的啊!
贾平安无奈,“没。”
“那就这样吧,这几个你喜欢谁?”
“都没见过。”
“那你想娶见过的女人?”武媚的唇角带着讥讽。
虽然现在没法谈恋爱,也没法婚前同居来验证一番彼此的契合,但好歹要知晓对方的性格吧……贾平安点头。
“滚!”
武媚摆手,周山象心中难受,怒道:“昭仪令他滚。”
两个内侍上前,“武阳伯,请吧。”
完蛋!
贾平安觉得自己药丸。
“阿姐,可不能乱点鸳鸯谱啊!”
“滚!”
“阿姐……”
声音还在回荡,武媚噗嗤一声就笑了起来。
“这个不过是拿来哄他的,果然,一提此事他就说要认识的。”
邵鹏见周山象难过,就说道:“昭仪,武阳伯认识的小娘子好像没几个吧。”
“有。”
武媚早就调查过了,“宫中一个,感业寺一个。”
周山象想到自己的梦中情人竟然要成亲了,不禁悲从心来,“昭仪,感业寺的不能吧?”
昭仪就是感业寺里出来的。
邵鹏看了她一眼,心想你路走窄了!
但武媚有些头痛。
邵鹏低声道:“昭仪,卫无双冷冰冰的,看样子能掌家,可武阳伯不能每日都对着这样一个人吧?”
“你不懂,女人但凡跟了男人,自然会变了。”
女人善变。
“那苏荷颇为可人,我看平安最喜欢的就是她,可苏荷却软弱了些。”
武媚真的有些头痛。
贾平安出了皇宫,心中七上八下的。
要是阿姐给我寻个什么小家碧玉怎么办?
一旦进入了程序,这事儿就没法改变了。
贾平安一路琢磨着……
大长腿?
还是娃娃脸。
以前他一直以为卫无双是个冷冰冰的,动辄出手的暴力女。
可后来卫无双在高丽一腿爆头后,他才知晓那妹纸对自己从未下过狠手。
苏荷……呆萌,但呆萌只是她的表象,许多事儿她都知道,只是看着而已。
而且苏荷好凶。
一个大长腿,一个娃娃脸好凶。
我娶哪一个?
贾平安抑郁了。
他回到百骑就把自己关在了值房里。
娃娃脸,大长腿。
大长腿,娃娃脸。
“武阳伯。”
程达来了。
“左武卫有人来召唤。”
老梁这是有啥事?
贾平安起身出去,随口问道:“老程你说若是两难之选该如何?”
程达随口道:“都要了完事。”
都是成年人了,不该是都要吗?
贾平安到了左武卫,洪夏看到他就像是看到亲人般的热情。
“小贾!”
贾平安正在应付洪夏时,老梁走出了值房。
洪夏顿时就打蔫了,堆笑着离去。
贾平安进了值房,梁建方冷笑道:“洪夏首鼠两端,害人害己,如今在左武卫的日子颇为艰难。”
“那他为何不辞官回家?”
“辞官就意味着没了权力,手中无权,谁都能欺负你。”
老梁坐下,用手指头指指地图,“林邑王去了,国中争斗了一番,有权臣杀了林邑王全家,随后自立不成,乱糟糟的,后来寻了一血脉立了,如今遣使来贡。”
——那不是后世安南那块地方吗?
贾平安摇头,“大将军,此地目前对大唐而言便是鸡肋。”
“何意?”
“鸡肋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梁建方点头,脸上多了些笑意,“叫你为的是操练,两日后左武卫操练,陛下亲临,老夫想着再抓紧些,好歹得个彩头。”
贾平安就此被老梁抓了壮丁。
“站稳,昂首。”
贾平安站在阵列前骂道:“站都站不稳,如何去厮杀?别人也会站,左武卫要想取胜,唯有比他们更悍勇,更有气势。”
“站了无用!”
一个声音突兀的传来。
贾平安抬头,“谁说的?出来!”
一个高大军士走了出来。
“左武卫樊毅,见过武阳伯。”
樊毅黝黑的脸上全是桀骜。
这才是大唐的兵!
但这等刺头要打击!
“说说你的理由。”
樊毅说道:“站多了除去腿疼之外,再无好处。”
“站边上去。”
这些人已经换了一茬,没有被贾平安操练过,但左武卫操练阵列已经成了标准,一来上番就被折腾到了现在,早就按捺不住了。
“耶耶也不处罚你,你便站在边上。”
时间流逝。
以往站在阵列里的樊毅此刻在外面看着这个阵列,突然发现自己错了。
問仙說 菁吟
近乎于纹丝不动的阵列散发着震慑人心的力量,那无声的将士们就像是一棵棵大树,组成了一个坚不可摧的庞大森林。
原来这便是阵列的作用吗?
“我愿领罚!”
樊毅跪下请罪。
異世霸天錄
“是个恩怨分明的好汉子,且先戴罪操练。”
樊毅进了阵列,心中憋着一股子劲,发誓要在操演中立功。
“摇旗变阵!”
中军两面旗帜摇动,全军阵型随之变化。
两日后。
“陛下,萧淑妃说想去看看操演。”
今日左武卫在玄武门外操演,李治准备去看看。
“她去做什么?”
李治刚想拒绝。
“陛下,皇后说想去看看操演。”
李治得脸黑了。
这两个女人多半是在较劲。
“萧淑妃说许久未曾看到太阳了。”
宫中难道看不到?
这是抱怨太闷了。
李治深吸一口气,“叫武媚也来。”
王忠良看了皇帝一眼,觉得这是二桃杀三士。
不,应当是陛下有些心虚,担心扛不住那两个女人,所以召了武昭仪来助拳。
想想晚些三个女人凑在一起……
王忠良觉得会很热闹。
“去看左武卫操演?”
武媚有些好奇,“为何?”
皇帝怎会带着嫔妃去?
邵鹏说道:“说是萧淑妃和皇后都要去。”
武媚起身,“知道了。”
那个皇帝又想拿我来当挡箭牌。
邵鹏感受到了些冷意,“昭仪,说是武阳伯这几日在操练左武卫呢!今日他也去。”
武媚的脸上多了神彩,“去请示陛下,带着五郎一起去,好歹让他看看自家舅舅的威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