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說 江湖梟雄 txt-第一四七九章 不信命的亡命之徒推薦

江湖梟雄
小說推薦江湖梟雄江湖枭雄
马家沟后山,雀哥跟二河他们一路码着脚印,摸到了半山腰的位置,远远就看见大筝他们的奥迪停在了一处树林子的边缘,此刻已经熄了火,车上覆盖了一层浅浅的雪花。
“这什么情况啊,这些人把车停在这,怎么不动了呢?出来郊游来了?”靖嘉看着远处那台不时晃动一下雨刷器清理玻璃的奥迪,原地跺了跺脚:“咱们如果在这盯一宿,冻也得被冻死了吧!”
“这事确实挺怪,这座后山连人家都没有,他们吃饱了撑的,来这干什么啊?”二河盯着那台奥迪,此刻面色也同样茫然:“车都没打火,看起来,似乎是怕引起注意!”
“不管干什么,他们肯定不可能大半夜的来这白遭罪!这样,咱们还是分成两组,你和我分别带一个人倒班,盯死他们!”雀哥眼神执拗的开口。
“妥!那你跟靖嘉先在这守一会!我现在开车去县里,买点冲锋衣之类的户外装备!今天晚上,就跟他们耗上了!”二河点头。
“二哥!买几张暖宝宝贴,再买两包卫生巾!”靖嘉插了一句。
“啥意思?你来事儿了?”二河挑眉。
“整点暖宝宝贴塞鞋里!卫生巾在裤衩子里面粘一层!多少能扛点风!”靖嘉眼睫毛挂着白霜,哆哆嗦嗦的开口。
……
一整夜的时间,大筝一行人全都在车里守着,为了避免引起警觉,所以他们连车都没敢启动,就那么在这里等着,但总比外面的雀哥他们强了不少,至少他们虽然冷,但是在车里多少还能避避风。
早上七点多钟,太阳徐徐升起,昏暗的树林子里,也逐渐亮堂了起来,村外的破庙当中,张鹤一觉睡醒之后,坐在厚厚的干草上,正就着榨菜啃方便面,脚边还有两个点燃的蜂窝煤,冒着浅浅的火苗。
梦醒细无声
“铃铃铃!”
五六分钟后,一个备注着“李先生工作室”的电话打到了张鹤新买的手机上。
“李先生!你好!”张鹤看见打来的号码,用衣服擦了一下手,按下了接听,这个李先生,是一个阴阳先生,在辉N还挺出名的,专门负责帮别人处理一些出殡、下葬、迁坟之类的白事儿,手里也有自己专业的殡葬队伍,主打一条龙服务。
“昨天你来我们这预约过,说想要迁家里的祖坟,有这个事吧?”李先生问道。
“对!我不是把定金都交完了吗?你们啥时候能来啊?”张鹤拿起一瓶放在蜂窝煤旁边烤了一会的矿泉水,拧开之后问道。
“迁坟这种事,不是儿戏!你得把坟主的生辰八字,还有你的生辰八字告诉我,我得算一个好的时辰,才能动土!”李先生解释了一下。
“不行,我时间挺紧的,没工夫等你们!这件事,今天早上就得给我办妥!”张鹤已经约好了广D那边的一个狱友,准备等这边的事处理完,就去那边发展,此刻也急于办完这最后的一件事。
“你这不扯淡嘛!迁坟这种事,如果不弄好了,是会影响你的运程的!我跟你说,我们工作室主打的是贴心服务!万一瞎捅咕,让你走了背字,那不是砸招牌嘛!”李先生犟了一句。
楊柳 風
“我给你加两千块钱,能不能干?不能干我就直接雇俩工人把坟刨了!自己抱走!”张鹤不耐烦的开口。
“行吧!你如果坚持,那我就去看看!”李先生听说加钱之后,顿时没有了什么八卦五行的歪理邪说。
“多久能到?”张鹤再问。
“你家不是在马家沟么?等我吧,也就半个小时左右!你定的不是欢乐上坟尊享套餐吗?按照流程,我们得带着演出队过去,先在村里敲锣打鼓的把气氛烘起来,对了,你还需要摆几桌酒席收礼不?我们手里有厨师团队,可以去村子里摆流水席!或者你来县里订桌,我们能帮忙打七五折!”李先生推销起了周边的配套服务。
“我什么都不用!你们来的时候低调点!咱们直接把坟起了!然后去公墓埋了就行!对了,别忘了把我订的那三个新骨灰盒带来!到了村子,给我打电话!”张鹤嘱咐了一句。
“行!你等着吧!”李先生语罢,便挂断了电话。
“嗤啦!”
张鹤听着电话里的忙音,将手里的矿泉水浇在了两块蜂窝煤上,等其熄灭以后,起身活动了一下手脚,迈步走出了破庙,准备回家里的老房子看看,他本身不是一个怀旧的人,或许因为十五年的牢狱生涯之下,也让他没有什么值得回忆的故事,但这一走,便是经年累月,或许一生都不会再回到这个小山村。
……
大约二十几分钟之后,一台宝马五系轿车,带着一台贴着“李先生工作室”字样的金杯面包车停在了村口,张鹤接到电话之后,很快赶到这边,拽开宝马五系的车门坐进了副驾驶的位置,看着正驾驶位置,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头开口道:“你就是李先生?”
“对!迁坟需要的三黄三黑六叠纸!还有清香,红白布条,大公鸡什么的,你都准备好了吧?”李先生向着张鹤问道。
“什么都没有!咱们直接过去,把骨灰起出来,然后去公墓就行!”张鹤摆摆手。
“啥都没有?这哪有这么迁坟的啊?你就不怕祖宗怪罪啊?”李先生神神叨叨的开口。
“这个坟如果不迁,那边早晚得变成一片平地,我把坟搬到公墓去,家里人至少还能有个墓碑!凭啥怪我啊!不用点香了,一会我点几支烟就行,走吧!”张鹤脸色清冷的摆了摆手。
“你这个人,性格真怪!说你不孝吧,你花了十几万给家里人买坟地,说你孝顺吧,你连几张纸钱都没准备!”李先生干了这么多年风水先生,还从来没见过张鹤这种人,但他这个行业,各式各样的怪人怪事都接触过,也就见怪不怪,将车启动后,向着后山驶去,同时对着张鹤继续道:“今天是腊月初三,己丑火月,癸亥水亢开日,本日物候鳺始鴝,岁煞西,猪日冲丁巳蛇,你要迁坟的这几个人,没有属蛇的吧?”
“我爷爷和我爸,都是属蛇的!”张鹤靠在副驾驶的座椅上,面无表情的开口。
“啊?!”李先生听见这话,微微踩了一脚刹车,扭头看向了张鹤:“哥们儿!你听我一句劝,要么今天就别迁坟了呗!今天这个日子,本身就忌安葬、动土,而且你家这个祖坟还在西山,正冲当日岁煞!随意迁坟,恐有血光之灾啊!”
“别他妈咒我!我再给你加一千!”张鹤侧目看了李先生一眼:“我是一个死里逃生,从鬼门关里打过滚回来的人!十几年大牢都蹲了,不信你这些东西!”
“看你的样子,不到四十吧?”李先生继续问道。
“三十五!”张鹤虽然不信命,但是听见李先生嘴里一句好话没有,也有些不耐烦,直接在腰间把刀抽了出来:“你他妈烦不烦?放着钱不赚,非要见血,是吗?”
“你看你!这么激动干啥!”李先生做了这么多年阴阳先生,见惯了许多人在迁坟的时候身上带刀,寓意“镇邪祟”,所以也没对张鹤带刀感到好奇,开着车轻声嘀咕道:“三十五!当是覆灯火命!今天值日名堂,五行为大海水!正克你!选这种日子迁坟,这他妈不是给自己找不痛快嘛!”
“你说啥?”张鹤听见李先生絮叨个不停,蹙眉问道。
“没事!我说咱们抓紧整,我好抓紧回家!十点多钟还有一个出殡的呢!”李先生岔开话题,不再与张鹤这个混不吝交流。
……
李先生驱车带着张鹤向西山赶去不久,村口便再度停下了一台车,司机把车靠边后,看向了副驾驶的阿豹:“豹哥,咱们接下来去哪?”
“我昨天通过本地一个朋友,联系上了这个村子里的村主任!沿着这条路开,道边有个广源食杂店,就是他家开的!过去吧,先找他聊聊!”阿豹吩咐了一声。
“好嘞!”青年松开刹车,继续上路。
……
后山那边,大筝坐在车里,身上虽然盖着一件军大衣,但仍旧冻得手脚麻木,他们这台车的玻璃上更是已经冻出了冰花。
“去他大爷的吧!把车启动,开一会空调!”大筝此刻感觉自己的手都快冻得失去知觉了,见远处的山路上空旷无比,终于忍不住对着驾驶位的司机开口。
“踏踏踏!”
与此同时,一个去车外拉屎的小青年,加快脚步跑到了奥迪车边,拽开门钻进了后座位置:“筝哥!我刚才蹲在山坡上,看见有车往坟地那边去了!”
“什么车?”大筝打起了精神。
“一台轿子一台面包!那个面包车上贴着李先生工作室,看起来应该是办白事儿的!”青年语速很快的开口。
“我艹!还他妈真蹲到他了!带上家伙,摸过去!”大筝推开身上的军大衣,直接在车座子下面抽出了一把枪来。
……
村子内的越野车里,雀哥也被二河的铃声吵醒,按下了接听:“喂,怎么了?”
“你抓紧上山来一趟!我这边有情况!”二河压低声音,语速很快的开口。
【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