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醉仙葫 線上看-第一千五百四十二章:多災多難展示

醉仙葫
小說推薦醉仙葫醉仙葫
第三人则直接哭出了声,道:“我不想死,要不咱们投降吧,把家族财富都给他们,这些血衣人说不定会放我们一马。”
末路行尸
赤刃
只有那年龄最小的一个女子双目一瞪,道:“你怕是傻子吧?血衣人手中怎么可能留活口?把财富给了他们,咱们肯定得被杀人灭口,再说了,这有什么可怕的?大不了就是一死罢了,端木一家也就剩下了咱们几个,若是都死了,正好一起在地下团聚。”
听到几人的话,端木霏不由得皱了皱眉,四名后辈子弟之中,也就那年龄最小的多少有点胆色,自己费尽心机把他们救出来,也不知最后能逃掉几个,能不能给端木家保住一条血脉。
端木霏急道:“都不要废话,这三个血衣人我尽量想办法拦住他们,你们别的都不要管,直接分头逃跑,能跑掉几个算几个。”
端木霏虽然这么说,心中却一点把握都没有,若是只来一个血衣人,她还能勉强拦住其中一个,如今三个人一起追来,她就是拼了命也不可能,只能是尽人事听天命了,能逃掉一个是一个。
亿万首席的蜜宠宝贝
那几个年轻人却并不明白端木霏的良苦用心,其中一个茫然道:“姑祖,这茫茫大海广阔无边,我们几个又能逃到哪里去?”
另一个不由得打了一个冷颤,道:“是啊,我听说这海中到处都是妖兽,大家各自分散逃命,估计用不了多久就都葬身妖兽之口了。”
第三个则颤声道:“我从来没有单独离开过家,若是没有姑祖在身边?我们怎么生活?怎么应对危急?怎么解决那些麻烦?”
“姑祖,那我走了,你保重。”只有最小那个冲着端木霏抱拳说道,随后她脚下一顿,头也不回的朝着外海之中逃去,炼气修士还没有驾驭灵器的能力,逃命只能靠自己的双脚,以炼气修士的能力,踏波而行还是能做到的,短时间内不会有性命之忧。
端木霏不由得叹了一口气,这些年自己只顾着修炼,忽略了对后辈子弟的教导,结果年轻一代几乎没有承受过什么苦难,也没有经历过什么磨炼,才造成了如今这样的局面,最小那个能不能逃掉就看她的造化了,至于其他三人怕是难逃一死,自己也没有什么办法。
想到这里,端木霏没有再理会那三个小辈,而是一转身,主动朝着那三名血衣人冲了过去,这时候端木家那三名年轻修士才如梦初醒,知道再拖延下去只有死路一条,于是各自找了一个方向逃去。
端木霏想的很好,但是那三名血衣人却不会如她的意,早早地就分成三个方向,那筑基圆满修士直充端木霏而来,另外两个则一左一右追向了逃走的端木家小辈,见此情形,端木霏眼睛一红,端木家这次怕是真的要完了,既然无论如何都活不了,那就拼了命吧。
端木霏就如同疯了一般,直接取出好几张符箓拍在身上,同时祭出一件极品灵器,朝着那筑基圆满的血衣人发起了攻击,那血衣人虽然修为比端木霏高了不少,但猝不及防之下也被攻了个手忙脚乱,若不是他修炼日久,战斗经验极其丰富,说不定直接就落败了。
那筑基圆满血衣人不敢再大意,连忙使出看家本领进行抵挡,随后稳扎稳打,渐渐的把局面扳回了一些。两个人之间的差距实际上并没有那么大,别看端木霏只有筑基七层的修为,但是在她的疯狂攻击下,再加上几张符箓和极品灵器的加成,综合实力几乎达到筑基九层修士的程度,几乎快赶上那血衣人了,所以才能维持当前局面。
当然,端木霏这种情况是不能持久的,符箓虽然厉害,可终究是有时效限制的,极品灵器很厉害,可消耗的神念和真元却不是个小数目,根本就坚持不了多长时间,何况端木霏之前就受了伤,本身真元和神念就消耗的很严重,那血衣人根本就不用着急。
娇妻撩人:冷情总裁的魅宠 裹衣花生
事实也正是如此,双方战斗不到一炷香的功夫,端木霏的真元就有些见底了,攻击的速度越来越慢,威力也大幅下降,那血衣人抢攻几招,顿时就把端木霏逼得手忙脚乱,他不由得笑道:“我们血衣人向来一击必杀,绝对不会留生路,我劝你还是不要再负隅顽抗了。”
端木霏冷冷的看了对手一眼,并没有开口说话,攻势反而更凌厉了,她明知道四个后辈逃脱那两名筑基中期血衣人追杀的可能性不大,可还是不愿意放弃,万一呢?多坚持一会儿,机会就更大一些。
眼见端木霏越战越勇,那血衣人顿时怒了,道:“还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我故意让你一会儿,你还真以为自己天下无敌了?既然你如此不识相,那就让你看看筑基圆满修士真正的厉害。”
说到这里,那血衣人气势一涨,攻势明显比刚才猛多了,看来对方并不是在说大话,刚才对付端木霏的时候确实没有出尽全力,若他一开始就使出这样的手段,端木霏怕是坚持不了这么久。
端木霏本就是强弩之末,全靠一口气撑着,怎应付得了如此强度的攻击?两人之间终究还是有不小差距的,如今真元和神念机会消耗一空,灵符时效也几乎耗尽,端木霏的下场也就可想而知了。
就听轰的一声,两人一合即分,那血衣人纹丝不动,端木霏却连续倒退了十几步才稳住身形,随后脸色一白,张嘴喷出一口鲜血,之前强撑着的那口气顿时卸掉,几乎没有了再战的能力。
那血衣人看着遭受重创的端木霏,正要再说几句大话,这时两条人影朝着这边急奔而来,正是之前分头行动的那两名血衣人。在他们的胳膊下面,还各自夹着一个端木家的年轻人,一个都没有跑掉。
见此情形,端木霏又是一口鲜血喷出,整个身子委顿在地,脸色一片灰败,她之所以坚持到现在,就是为了给家族这几个年轻人争取一线生机,却没想到他们最终仍然没有逃脱血衣人的追杀,整个家族这次算是被连根断掉了,老天爷,为什么端木家如此多灾多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