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小說 海賊之開局垂釣琦玉體質 污目猴-第一百二十章 團聚,桑尼號修復計劃啓動

海賊之開局垂釣琦玉體質
小說推薦海賊之開局垂釣琦玉體質海贼之开局垂钓琦玉体质
第一百二十章   团聚,桑尼号修复计划启动
大德索罗号 – 金色港湾。
此时的港湾,由于赤犬和CP0等人的进攻,现在已经是变得残破不堪了。
而那原本半月形的室内港口,在这批顶尖强者的轮流进攻下,顶部破碎,彻底变为成了一个露天港湾。
但是,在这金色的照耀下,反而让这片‘金石废墟’,少了一份破败和萧条。
港湾处的金色湖水,在阳光的照射下,显得更加夺目。
破败不堪的桑尼号,此时就停靠在岸边。
而就在桑尼号不远的地方,正有一处小型战场。

战场中央。
被绷带缠住半边脑袋的索隆,此刻正静静的站在原地。
而索隆前方五米处,有着一头火红色翘发的伊治,此刻正面无表情的站立着。
但从他那紧握的双拳可以看出,他绝对没有表面看上去那么平静。
索隆和伊治平静对视,似乎谁都没有再次出手的打算。
就在二人沉默对视的时候,上空突然洒下来一片刺目的光芒。
索隆眉头轻皱,一脸不高兴的右移了两米。
而对面的伽治,也是做出了同样的动作。
就在两人刚完成侧移动作的时候,山治和伽治的身形,急速落在了两人身旁。
索隆微微侧目,看了眼正紧咬牙根的山治,语气平淡的道:
“打不过就去旁边休息,我一个人,足够了。”
索隆语气看似嫌弃,但山治此时却是懂得他的想法。
只见山治双眉一沉,沉声道:“绿藻头,你回去休息吧,这…是我个人的私事。”
说完,不待索隆开口,山治直接跨前一步,拿出白色烟盒,抽出一根香烟后,默默的叼在了嘴边。
“你们如果不是特意来找我的,现在可以离开了。”
山治扫视了一眼面色阴沉的伽治和伊治,然后平静的移开目光,看向了追上来的粉衣蕾玖。
“如果是,那么…你们可以一起上了。”
说完,山治掏出打火机,将香烟点燃。
就在山治潇洒的吐出一个烟圈后,他身后的索隆,居然率先开口了。
只见索隆双手提着刀,一脸嫌弃的看着山治,道:
“喂,色厨子,你…”
“你给我闭嘴!!”山治转身大喝。
紧接着,山治用那青筋暴起的额头,死死抵住索隆额头,并咆哮道:
“你赶紧滚到后面去治疗,接下来的战斗,有我一个人就可以了!!”
索隆被山治一顶,微微愣了一下,然后在山治那大声的咆哮中,迅速回过神,并咬牙切齿的回顶了过去。
“果然,色厨子只要一看见女人了,就会变的没脑子!”
“你这个白痴剑士…”山治从紧咬的牙缝中挤出了这句话。
索隆也不甘示弱,直接回顶道:
“啊,你说什么,色厨…”
‘duang~duang~’两声,直接在索隆和山治的头顶响起。
只见娜美正微闭着美眸,轻轻吹了会儿自己的白嫩拳头,极其有礼貌的道:
“让各位见笑了。”
说完,娜美一脸微笑的对着伽治等人,但双手却是向着蹲在地上索隆抓去。
只见娜美双手分别揪住了索隆和山治的耳朵,语气温柔的道:
“先等别人把话说完再动手,可以吗两位。”
头上顶着一个‘大包’的索隆,顿时就一脸不耐的转过了头去。
看着一脸温柔(魔鬼)笑容的娜美,索隆只觉后背一凉,浑身的鸡皮疙瘩全都立了起来。
这个女恶魔…….
看着已经进入‘黑化’状态的娜美,索隆只能将到嘴边的‘狠话’给重新咽了回去。
“嗯,真乖~~”
娜美依旧保持着‘温柔’的微笑,然后慢慢转移目光,看向了脸颊正滑落冷汗的山治,道:
“那…山治你呢?”
豪门厚爱:高冷老公,你好污
山治艰难的咽了咽口水,抖了抖嘴角,尴尬的笑了起来。
前世的妻
“啊..呵呵,呵呵呵….呵呵呵….”
娜美满意的‘嗯’一声,然后慢慢松开双手,让两人的耳朵彻底逃离这双‘魔爪’。
索隆和山治同时后退半步,心有余悸的看着娜美。
就在这时,布鲁克几人,也是不慌不忙的走了过来,站在了娜美身后。
“哟嚯嚯嚯,在辛苦战斗后,需不需要我为你们演唱一首….”
说到这,布鲁克话音一顿,慢慢偏了偏头。
众人疑惑,循着的他目光望去。
只见着装性感的蕾玖,正带一脸温柔笑意,缓步朝着山治走来。
而侧着身子的山治,自然是用余光瞥见了逐渐靠近的蕾玖。
但和以往不同,这一次,他的脸色却是阴沉了下来。
与山治最近的乌索普,此时也是发现山治的异常。
“喂,山治,你这个表情是怎么回事啊?”
说完,乌索普还用手在山治眼前晃了晃。
山治双眉紧皱。
众人也是一脑袋的问号。
就在此时,草帽团的智慧担当罗宾,却是突然惊呼一声。
“山治,难道她是你的……”
罗宾轻掩着小口,一脸惊讶的看向了山治。
众人更加疑惑了。
在众人疑惑的目光中,山治将嘴边的香烟丢在地上,轻轻抬脚碾了碾。
同时,语气颇为不耐的:“我有些累了。”
说完,山治直接转过身,便打算离去。
而就在山治刚转过身的时候,蕾玖那温柔的嗓音,便是慢慢传入了他的耳中。
“这么多年不见,都已经长这么高了吗,真是令我吃惊啊,山治。”
说完,蕾玖慢慢停下脚步,对着众人微笑道:
“你们好啊,多谢你们这么久来,对我弟弟的照顾。”
出于下意识,乌索普害羞的挠了挠后脑勺,挥手道:
“哈,哈哈,没什么…这都是我们应该做….”
说才说到一半,乌索普猛然一个停顿,嘴巴慢慢张大。
娜美则是掩嘴惊呼,道:“弟弟!?”
“哦?这是你姐姐吗,山治。”弗兰奇好奇的看向了山治。
“姐姐?”
乔巴手上动作一停,满眼疑惑的看向了山治。
感受着肩膀处的乔巴停下动作,索隆眼角一抽。
“乔巴…你要是包扎完了,我可就将你放下来了。”
说着,索隆慢慢将手放了下来。
“啊啊啊,我要掉下去了,索隆快扶住我!~”乔巴一脸害怕的道。
闻言,索隆无奈一叹,再次将左手抬了起来,轻轻扶住了跨坐在自己肩膀上的乔巴。
感受到那宽厚的手掌再次出现在后背,乔巴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
然后,用一副严谨工作的态度,为索隆继续更换头上的绷带。
同时,嘴中嘟囔道:
“受伤了还要打架,现在好了吧,伤口又裂开了。”
闻言,索隆面不改色,依旧是一脸冷酷的盯着蕾玖。
就在这时,布鲁克突然从一侧闪了过来,挡在山治身前,道:
“啊,这位美丽的女士,可以让我欣赏一下你的内…”
布鲁克话还没说,便被忍无可忍的娜美用力锤了一拳。
“对不起…再次让你见笑了。”娜美一脸歉意的道。
“呵呵,没关系的~~”蕾玖回道。
闻言,娜美长长的叹一口气,无奈的道:“乌索普,把布鲁克拖下去吧。”
“啊,明白了。”
说完,乌索普不急不缓地弯下腰,一把握住布鲁克的白骨脚踝,直接将他脱离了人群。
在乌索普将布鲁克拖离人群后,娜美对着蕾玖善意的笑了笑,道:
“嗯,既然是山治的家人,那我们就先回船上聊吧。”
说着,娜美伸手抓住山治的肩膀,强行将他拽到了身前。
“这么多年不见了,那就让山治给姐姐带路吧。”
说完,娜美微微前倾,在山治耳边轻语道:
“山治,给姐姐带路这种事,你应该…没-问-题-吧!”
山治扯了扯嘴角。
娜美‘微微’一笑,继续道:“很好,你一定要好好完成任务哦。”
说完,娜美轻轻将山治往前一推。
蕾玖微微一惊,下意识的伸出双手,扶住了差点跌倒的山治。
然后,蕾玖看见山治衬衫里那厚厚绷带,微微惊讶道:
“受了这么重的伤,你却依然能跟父亲交手,真是让我有些吃惊了啊。”
山治‘嗤’了一声,然后挣脱开了蕾玖的手,道:
“那只是你的父亲,我和他没有关系。”
顿了顿,山治偏过头,语气略显卑微的道:
“娜美酱,桑尼号就在那边,让她自己走过去可以吗。”
娜美‘温柔’一笑,没有回话。
看着娜美那已经‘黑化’的笑容,山治眼角一阵抽搐。
然后,无力的垂下头,道:“好吧…我知道。”
说完,山治微微侧身,从蕾玖的身旁走过。
“真是谢谢你了。”
蕾玖对着娜美温柔一笑,然后转身跟上了山治。
这一刻,众人也是抬脚迈步,纷纷走向了桑尼号。
新娘十八岁 薄情哒兔子
当山治与伽治擦肩而过的时候,突然停顿了一下,语气有些冰冷的道:
“再敢对我的伙伴出手,我一定会让你们后悔的。”
说完,山治双手插着裤兜,十分平静的离开了。
听着山治的‘警告’,伽治微微扬了扬嘴角,自语道:
“看样子…我的这个废物儿子,和他们相处的还算不错。”
说完,撇了眼身旁眉头紧锁的伊治,道:
“走吧,伊治。”
闻言,伊治冷漠转身,走向了桑尼号的方向。
只是,从他那依旧阴沉的面孔上来看,他似乎他并不打算就就此放下。
众人离去半分钟后…
巨大的黑色龙卷缓缓消散,一道蓝衣身形从天空上落了下来。
落地后,尼治擦了擦嘴角的血渍,狞笑一声,迈步跟向了众人。

一把寒星剑
桑尼号上。
陈穆单手撑住下巴靠在船沿上,饶有兴趣的看着山治走来。
“嗨,好久不见,山治。”陈穆挥手道。
码头上的山治脚步不停,头也不抬的‘嗯’了一声,然后抬脚踏上了一旁的宽大木板,走上了桑尼号。
回到船上,山治本想直接走回厨房,但是无意间,却是瞥到了地上的勇治。
陈穆见山治顿步,当即便是嘴角一咧,轻声笑道:
“呵呵,眼熟吗。”
山治皱眉不语。
陈穆继续道:“勇治,你唯一的弟弟。”
这一次,山治却不再沉默,当即便是沉声回道:
“他不是我的弟弟,我跟他们,没有任何关系。”
说完,山治直接转身,朝着‘厨房遗址’走去。
陈穆毫不在意的笑了笑。
紧接着,第二个上船的,便是身材高挑火辣的蕾玖。
上船后,蕾玖看着昏迷倒地的勇治,微微一怔。
看着蕾玖脸上的困惑,陈穆摊了摊手,颇为无奈的道:
“他刚才偷袭我,结果…一不小心把自己撞晕过去了。”
闻言,蕾玖目光一转,疑惑的看向了陈穆,道:
“撞晕?”
陈穆认真的点了点头,继续道:“没错,就是撞晕。”
蕾玖掩嘴笑了笑,然后便转过身,看向了陆续上船的众人。
见蕾玖不再继续问下去,陈穆也乐的清闲。
片刻后,随着众人陆陆续续的登上桑尼号,双眼翻白的勇治,也是慢慢苏醒了过来。
“啊…头好疼。”勇治龇牙咧嘴的揉着额头。
就在这时,陈穆不咸不淡的道:
“这么多年以来,在我见过的人里面,属你最虎。”
说完,陈穆双手枕在脑后,直接与勇治擦肩而过。
看着自顾离去的陈穆,勇治微微一愣。
在一阵大脑空白后,思绪逐渐清醒的勇治,只觉一股无比的羞辱的感觉,瞬间充斥他整个胸膛。
勇治赫然转身,指着陈穆道:“你这个该死的平民,居然该这么对我!!”
陈穆脚步一顿,头也不回的道:
“喂,拜托你搞清楚好不好,是你自己虎了吧唧,要用头撞我的,结果…你把自己撞晕了,这也能怪我吗。”
说完,陈穆仰天长叹一声,自语道:
“哎…连海军大将都巴不得远离我,这年头居然还有傻子会用头来撞我,难道是我的脑袋…太显眼了吗?”
说完,陈穆也不管勇治是何反应,直接迈步走进了‘餐厅’。
“这个混蛋……”勇治咬牙切齿的道。
咬牙纠结一番后,勇治忿忿的松开了拳头。
而这个时候,脸上留着三条细小刀痕的尼治,慢慢从船下走了上来。
勇治微微一怔,看着尼治脸上的伤口和满是褶皱的蓝电战斗服,疑声道:
“这里还有强悍的家伙吗?”
尼治脚步一顿,眉头用力的皱了起来。
然后,看都不看勇治一眼,便是冷声回应道:
“别废话,赶紧跟上来,父亲已经在等着了。”
史上第一宅 心不在焉
说完,尼治也迈步走向了‘餐厅’…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