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异能小說 重生浪潮之巔 佛即心兮-第一千二四一章 美國人也拼爹啊讀書

重生浪潮之巔
小說推薦重生浪潮之巔重生浪潮之巅
本来方辰还以为这是管家之类的,但是觉得这人的气度似乎并不像是管家,然而最重要的是,这个人的目光更多是放在他的身上,并且带着些许审视的意味。
这就有些不对劲了。
如果是管家的话,即便知道他的身份,对他有些好奇,但是作为经过专业训练的管家,他们是不应该对他这个客人盯着看的,这显然是种极其不专业,甚至不礼貌的行为。
下一刻,比尔盖茨的举动,也证明了方辰的猜想。
比尔盖茨跟那人连招呼都没有打,直接就带着方辰走了进去,并且示意方辰坐在中间的沙发上,而他则一屁股坐到了一旁的沙发,跟方辰保持了三米以上的距离。
比尔盖茨旗帜鲜明的摆明了他的态度,他就是来做个见证人,两不相帮。
中年男子对于比尔盖茨不礼貌的举动,似乎并不在意,自顾自的笑着走了回来,并说道:“比尔,我站在门口迎接你,你难道不应该感动吗?而且作为主人,你不应该介绍两个客人认识吗?”
“方,你又不是不认识,我觉得我并没有介绍的必要。”比尔盖茨面无表情的说道。
这位在暗中不知道看过方辰的照片几百次了,又有什么好介绍的?
所以他还不如一开始就亮出自己的态势,省的方辰误会。
他这样做,倒并不是说方辰比犹太一族还要强大。
这个显然是不可能的,犹太人数百年积累的财富和人脉,虽然在五十年前受到了重创,但依旧是股无比庞大的力量。
但他的身体只有一半是犹太人的血脉,最重要的是他跟随自己的父亲,信的是新教,并不是犹太教,所以跟犹太一族并不算太过于亲厚。
犹太一族给予他的帮助也不会太多。
相比之下,他觉得方辰对他的帮助会更多一些,也更重要一些。
“但,方先生,并不认识我不是吗?”中年男子笑着说道。
比尔盖茨一时语噻,好像的确是如此。
然而就在比尔盖茨准备起身履行自己作为中间人的职责时,中年男子的手虚空按了一下,示意比尔盖茨坐下。
他上下打量了方辰一眼,然后笑着说道:“我觉得,我还是亲自向方先生介绍一下我自己吧。”
“我叫做梅特苏·洛克菲勒,是洛克菲勒家族的第四代。不过,这些并不重要,毕竟对于方先生而言,或许洛克菲勒这四个字还有些意义,至于我本人,用华夏来说,方先生并不知道我是哪根葱。”梅特苏·洛克菲勒笑着说道。
没想到,居然是这么一段自我介绍,而且梅特苏·洛克菲勒在说“哪根葱”的时候,用的居然是华夏语。
方辰诧异的看了梅特苏·洛克菲勒一眼,然后说道:“我不得不说,梅特苏先生,你说的很坦白,而且对华夏语还很了解。”
“我在十年前在华夏待过三个月,所以对华夏有些简单的了解。”梅特苏·洛克菲勒有些骄傲的说道。
“不过,提到我父亲,我想方先生应该是有所了解的,我的父亲是纳尔逊·洛克菲勒。”
说到这,梅特苏·洛克菲勒露出自信的笑容。
从他的话语以及他的表情,似乎都说明一件事,他的父亲是个了不起的人物。
好吧,方辰承认,纳尔逊·洛克菲勒的确了不起,他也的确知道。
纳尔逊·洛克菲勒是洛克菲勒家族的第三代,是洛克菲勒家族第二代掌门人,小洛克菲勒之子。
而虽然纳尔逊·洛克菲勒在五兄弟中排名第二,但由于是在祖父生日那天出生的,所以自小备受钟爱。
他也总是认为他能超越他的父亲小洛克菲勒继承洛克菲勒家族。
但之所以其没有成为洛克菲勒家族第三代掌门人,则是因为其后来对政治感兴趣,从政去了。
然而依靠自身出色的才能以及家族的帮助,纳尔逊·洛克菲勒在38岁的时候,就成为了美国主管美洲事物的助理国务卿。
随后任杜鲁门政府国际开发咨询委员会主席。
在艾森豪威尔时代,则任总统顾问委员会主席,卫生,教育和福利部副部长。
还担任了四届纽约州的州长,是美国任期最长的州长之一。
再后来在福特总统时期,担任副总统,并执掌大权。
依照美国的制度,副总统即便不是个透明人,但基本上也不会有太大的权势,而像纳尔逊·洛克菲勒这样,以副总统之位凌驾于总统之上,大概纵观美国历史,也可以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然而纳尔逊·洛克菲勒之所以能做到这样,除了福特本人比较软弱以外,自然也是洛克菲勒家族实力的体现。
当时,美国的国务卿,华夏人熟悉的老朋友,基辛格其实是纳尔逊·洛克菲勒的私人手下,在纳尔逊·洛克菲勒与尼克松竞选总统的时候,担任纳尔逊·洛克菲勒外交政策顾问。
副总统是他,国务卿是他的人,众多议员中也有大量洛克菲勒家族和其他犹太家族的人,纳尔逊·洛克菲勒能一手遮天似乎也就不奇怪了。
并且据说,尼克松的水门事件就是纳尔逊·洛克菲勒操控的。
谁让他当年,跟尼克松竞选总统的时候,意外输掉了。
美国对纳尔逊·洛克菲勒的评价,基本上认为其是继罗斯福、杜鲁门和艾森豪威尔以来最受瞩目的一位政治家。
由此可见,纳尔逊·洛克菲勒在美国人的心目中有着怎么样的地位,更说明了洛克菲勒家族的强大。
除去几乎活在传说中,并不知道真正实力的罗斯柴尔德家族,全球这些犹太家族中,洛克菲勒家族绝对是无可争议的第一。
但说真的,听完梅苏特·洛克菲勒的话,方辰是有些想要发笑的。
他第一次见到,有美国人直接拼爹的。
千金校花遇到爱
不过,也的确是挺好使的。
方辰也真的一下子,对梅苏特·洛克菲勒的身份地位,有了比较清晰的认知。
并且看来,犹太一族对他还是挺重视的,要不然也不会派出洛克菲勒家族的嫡系来。
当然更有可能是对索罗斯的重视。
玄古图和冷山绝
“既然,方先生已经对我有了了解,那我就直说了,我以及洛克菲勒家族,希望方先生能将索罗斯先生从俄罗斯的监狱中释放出来。”
梅苏特·洛克菲勒突然面色一变,无比严肃的说道。
至于刚才挂在嘴角,绅士般的浅笑,更是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释放索罗斯?索罗斯对俄罗斯人民造成了巨大的损失,岂是说放就能放的?”
“再者说了,我只是一个商人,又有什么权利释放索罗斯?”
方辰摇了摇头,一脸漠然的说道。
见方辰这态度,梅苏特·洛克菲勒倒也没有生气,反而和颜悦色的说道:“方先生,咱们明人不说暗话,你我现在都清楚,索罗斯现在能不能释放出来,其实就是你一句话的事情。”
“是吗?我怎么没觉得?”
方辰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见方辰摆出这么一幅水泼不进,针插不入,滚刀肉的模样,梅苏特·洛克菲勒顿时觉得有些头大,方辰比他想象的还要难说话,难对付。
本来他们也没有将方辰给放到眼中,更没有想着,从方辰这里入手解救索罗斯。
毕竟且不说,他们把不把方辰放到眼中,就说当初在俄罗斯,索罗斯的对手正是方辰,两人打的是不可开交,烽火连天。
彼此更是有好几条手下的命折在对方手中,可以说是结下了血海深仇。
在这种情况下,去找方辰,让方辰将索罗斯给放出来,这脑子被驴踢了,恐怕才会想到这样的主意。
这种难度简直就是地狱级的。
但是他们没想到的是,无论他们发动了多么强大的力量,几乎使出浑身解数,上至接触过叶利钦的亲信,俄罗斯政府要员,下至监狱里的看守,警.察,居然都通通碰了壁。
这些人本来还收着他们的好处,拍着胸脯,打着包票,仿佛这俄罗斯就没有他们办不成的事情。
可等他们一开口,说是想要把索罗斯给捞出来之后,竟纷纷面色剧变,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一个个全部都拒绝了,从无例外。
更有甚者,把他们当瘟疫似的,直接轰了出去。
好一点的,把他们送的好处给退回来,不好的,直接吃干抹净不认账。
他们足足折腾了大半年都没有分毫进展。
后来,他们经过多方打听,这才算是知道问题的症结出在了什么地方。
合着这些人,都是怕得罪方辰,这才不敢放人的。
若有缘
他们也是这时候,才对方辰在俄罗斯的地位有了清晰的认知,知道方辰这个传说中的俄罗斯三号人物,并不只是夸张的说法,而是确有其实。
薛蟠之闲话红楼
没办法,他们只能扭头回来找方辰。
所以这才有了比尔盖茨今天这一出,这也是他们为什么只到现在才来找方辰的原因。
见梅苏特·洛克菲勒吃瘪,比尔盖茨不由的心中暗笑。
虽然梅苏特·洛克菲勒一上来就拼爹,显得极其窝囊,甚至丢人,但这只是梅苏特·洛克菲勒的一个障眼法,或者惯用的套路而已,就是为了人让对他放松警惕,然后再将对手一招致命。
但实际上,作为洛克菲勒家族第四代最杰出的嫡系,也是洛克菲勒家族在政治上的领军人物,梅苏特·洛克菲勒现在已经担任差不多有八年参议员,是参议院货真价实的资深参议员。
其下一步,不是竞选总统,就是担任副总统,国务卿等要职。
在美国,国会议场里,资历越深的参议员就越能挑选到距离讲桌最近的位置。
在传统上,一个参议员的影响力会与他的资历成正比。
也因此,参议和众议两院里的资浅议员都会较难对政策产生重要的影响。
但就这么一个人物,居然一见陌生人,就首先提自己的父亲,真是太阴损了。
所以了解梅苏特·洛克菲勒的人,都将其称之为“眼镜蛇”。
这也是他为什么,一开始就对梅苏特·洛克菲勒十分不客气和不喜欢的原因。
被方辰这么一阵讥讽,梅苏特·洛克菲勒的脸色骤然变得有些难看,过了数息这才缓了过来,“方先生,我认为这应该是一次十分愉快和严肃的聊天,您觉得呢?”
方辰轻笑了一声,但并未做声。
而一旁比尔盖茨刚才瞬间悬起来的心也放了下来。
他对梅苏特·洛克菲勒还是十分了解的,就以梅苏特·洛克菲勒刚才的语调而言,其已经在生气的边缘徘徊。
说真的,虽然他不喜欢梅苏特·洛克菲勒,但他依旧还是希望,方辰能够跟梅苏特·洛克菲勒谈下去,谈出一个令双方都满意的结果来。
作为方辰的朋友,他并不希望方辰以后的敌人列表中,会有犹太一族这四个大字。
作为半个犹太人,他深知犹太一族究竟有多么强大,方辰得罪了犹太一族,会有什么惨痛的后果。
或许华夏和俄罗斯,犹太一族干涉不到,但是他可以保证,方辰和擎天在其他国家地区绝对会变得寸步难行,步步维艰。
而且在他看来,方辰和犹太一族之间并不存在,不可调和的矛盾。
两者之间唯一的症结,就是索罗斯的释放问题。
这是什么大问题吗?
并不是的!
毕竟对于方辰而言,关不关着索罗斯,其实就是心中一口气的问题,并不牵扯到实际利益。
就算是索罗斯被释放出来,恐怕也没胆子,没能力在俄罗斯给方辰捣乱了,并且犹太一族也不会让他再这么干的。
他觉得,只要梅苏特·洛克菲勒把条件给方辰开足了,让方辰把这口气给顺下来,其实一切问题都能迎刃而解了。
不过,幸运的是,不管方辰还是梅苏特·洛克菲勒,都意识到该如何去解决这个问题了。
而且方辰也有心解决这个问题。
要不然就以梅苏特·洛克菲勒刚才说话的态度,方辰早就翻脸了。
跟方辰认识这么长时间,他对方辰是什么狗脾气,还是比较了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