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小说 攻心女孩不好惹 起點-第125章 背後謀劃展示

攻心女孩不好惹
小說推薦攻心女孩不好惹攻心女孩不好惹
沈雅韵越来越期待自己的队伍都有这些能人异士,这样她便可以有恃无恐,眼前的男人,她也能很好守护好。
现在就是少有的闲暇时间,她就趁于绍查事情的时间,好好放松一下,享受和葛元硕独有的两人时光。
葛元硕好奇地问道:“你队伍里打算了哪些人?”
“嘘…秘密!”沈雅韵食指放在唇前,故弄玄虚着,这些事情越少人知道越好,当然也包括他。
沈雅韵仔细观察葛元硕的手臂,好像慢慢恢复了,终于放宽心了,说道:“你今天应该能出院了吧?”
“嗯,按道理是没问题了。”葛元硕挥挥手臂,已经和之前无异了。
“那我想回去了,这医院的气味实在受不了,来一次怕一次。”沈雅韵感到寒冷,似乎随时就能见到黑白无常的样子。
在医院里,生老病死太无常了,让她整个人都特别压抑和无奈。
葛元硕明白她的心情,说道:“那我们现在就回家。”
一句简简单单的回家,好温暖,她充满阳光的笑容面对他,八颗牙齿整整齐齐露出,应道:“好,回家。”
下午,深秋太阳像被罩上橘红色灯罩,放射出柔和的光线,照得身上、脸上,暖烘烘的。
葛家别墅内,沈雅韵似乎两三天未踏进,感觉到有些许陌生,指纹识别成功,葛元硕紧跟其后,嗅到一股奇怪的气味,鼻子不自觉多吸几口气,试探性地闻闻是什么味道。
沈雅韵反应过来,马上说道:“是甲.醛!”
“有人装修吗?”葛元硕马上走进查看,天,几个师傅在自己房间捣鼓!
葛丰厚戴着口罩在一边对着师傅指手画脚,葛元硕感到不自在,立刻组止起来,问道:“这是在干嘛?”
“硕子,我是在装修呢,你和雅韵不是很快就结婚了嘛,我早点给你们布置好房间,将两个房间打通,你们尽管放心,我设计的特别好,保准你满意。”
沈雅韵掐住人中,快晕了,现在回去住医院还来得及吗?这怎么想一出是一出!
“老爷子,你怎么尽是给我们操心,有空你不操心操心你自己。”沈雅韵淡淡地说着,眼看师傅们也快完工了,也没有半途而废的道理。
暖妻有毒 倾盛
踏碎星辰
沈雅韵回到自己房间,惊掉了下巴,自己房间变成了婴儿房,全是粉粉嫩嫩的颜色!
她迅速只能拉着葛元硕商量:“老爷子连我房间也动了!这下可好,我没地方睡了!”
葛元硕眼神转移到老爷子那头,就知道他心里打什么小九九。
“今晚你来我房间。”葛元硕俯在她耳边悄咪咪地说着。
沈雅韵翻了翻白眼,一拳头挥了过去,葛元硕及时接住,幸亏他提防着。
“算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沈雅韵自言自语地说着,总之她肯定吃不了亏。
— — 分割线 — —
龚家庄园中,沈丹丹摸着绞痛的头,吃力地从床起来,头疼欲裂,她是怎么了?摸着身上的被子,既熟悉又陌生。
她意识模糊,脑子里怎么回想都想不到自己怎么了?
身上,手臂上还有些许红痕,还伴随疼痛,该死!
越想越头疼,换了一身舒适的家居服,镜子中的自己眼袋肿,面色苍白,沈丹丹急切地下楼找寻答案,正好对上龚富旺张阴晴不定的脸。
“外公,我是怎么了?”沈丹丹撩开袖子小跑来到龚富旺面前,问道。
龚富旺叹一口气,她果然不记得了,看来沈雅韵说的是真的,他随便拿个借口搪塞一下,说道:“你昨晚脚滑,从楼梯上摔下来了,你现在好多了吗?”
“额..真的一点印象都没有。”沈丹丹不断挠着自己头发。
“咳咳…没事的,丹丹,对了,外公准备给你找个可靠的男人,你觉得怎么样。”龚富旺担心沈丹丹再次遇到类似事情,早早替她解决终身大事比较实在。
目前沈雅韵日渐势大,葛元硕的大圆村,各大公司都远远超于他,龚富旺一定不能让他们继续得意下去。
心里打定好主意了,沈丹丹眼底不自觉一红,不知道为什么,莫名地想哭,但是知道外公的为人,说要做的事情就一定要做,自己心里也害怕他,低声说道:“嗯,全听外公的。”
龚富旺看着这么乖巧的外孙女,心里甚是满意,呵呵说道:“人选我已经物色好了,海外贸易的风云决。”
“额..风云决..”沈丹丹犹豫了下,原本倾心于葛元硕的,却一直未果,加上一次一次被冷眼相待,早已死心。
而风云决早就略有耳闻却未曾谋面,龚富旺见她露出小女生的娇羞,看来他挑选的这个人势必成为他的乘龙快婿。
他拉住沈丹丹的手,在她手背上拍拍,说道:“只要我宝贝孙外女喜欢的,外公一定给你将他拿到手,等会我约了他一块吃饭,你打扮打扮。”
龚富旺说完,便留下沈丹丹在一旁沉思,她什么时候说喜欢了?
仙 王 的 日常 生活 7
大内邪仙
现在的她如同一个提线木偶,总是跟着别人的思维和脚步走,自从爸爸妈妈相继出事后,她仅仅能依靠的就只有外公,觉得外公说的一定是对的。
回到房间打扮一番,一身公主仙裙,飘飘然,听的楼下的响声,还不断传来嘻嘻哈哈的笑声,她知道,风云决来了。
沈丹丹轻轻地踏着高跟鞋,一小步一小步地走下楼梯,一个混血,五官过于立体的男人,谈吐间,还带着异国的腔调。
沈丹丹停下脚步,听到他们相互寒暄,还提及到了沈雅韵..
“龚老,最近沈雅韵来势汹汹,有没有想过怎么对付他们?”风云决左思右想,只有强强联手,才能制服他们。
龚富旺老谋深算,试探性问他:“风总怎么看。”
“我们合作打配合,我入股龚氏。”
是非青春
简单明了的话,龚富旺就明白他的用意。
“呵呵,你要入股龚氏不是不可以,但是你要以什么身份进去呢?”龚富旺暗示他,名不正言不顺的想要进入,根本不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