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说 大叛賊-第一千零九章 下山展示

大叛賊
小說推薦大叛賊大叛贼
眼下的局势,贝和诺都没办法,难道他阿灵阿就有办法了?
如果以官位来论,阿灵阿高于贝和诺,可惜的是自从被康熙从中央打发到地方后,他阿灵阿早就是落毛的凤凰不如鸡了。名义上虽然还顶着个大学士和尚书头衔,可实际上阿灵阿根本就不受朝廷待见,再加上清廷丢失中原后对于地方的控制力大减,他这位曾经的中枢重臣现在最多只能算是个吉祥物,根本就没丝毫发言权。
就和当初在广西时那样,赵弘灿对于阿灵阿捧的很高,平日里待遇什么也一应俱全,礼数丝毫不缺。可实际上阿灵阿对赵弘灿却没丝毫影响力,甚至连在广西自由行动的可能也没有,日常外出都有着赵弘灿的人陪同着,这种日子过的极是艰难。
之前,阿灵阿之所以会从广西跑到云南找贝和诺,一方面是建兴的圣旨,另一方面也是赵弘灿打算借着阿灵阿去云南的机会麻痹贝和诺,以做好入贵州的准备。其实还有一层原因,那就是阿灵阿自知自己在广西呆得憋屈,倒不如去贝和诺的地盘转转,或者会有翻身的机会。
超脑黑客 疯狂小强
可接下来的情况证明阿灵阿这是想多了,虽然贝和诺和赵弘灿不是一路人,并没有反清自立的念头,从这点来讲贝和诺可以称得上是大清忠臣。可是,作为地方总督,贝和诺并不愿意把手中的权利同阿灵阿分享,对于阿灵阿的安置基本和赵弘灿差不多,都是捧着供着,却丝毫不给半分权利。
这样的日子几年下来,阿灵阿心中早就绝望了,可同时也只能承认事实。对于他来说,这日子几乎是过一日算一日,当天和尚敲天钟,过到哪里算哪里,丝毫不报任何希望。
之前,阿灵阿就提醒过贝和诺,相比在地方的贝和诺,曾经为上书房大臣的阿灵阿对于康熙诸阿哥之间的恩怨关系远比任何人都清楚,自然对于诚亲王这人的脾气性格了如指掌。
在退回云南后不久,就传来了关于建兴和雍亲王的传闻,得知这消息后的阿灵阿就开始担忧诚亲王会借此有所动作,所以这才提醒贝和诺主动和诚亲王开诚布公地谈上一谈,最好确定云南清军的最高指挥权,如有可能的话假如无法夺了诚亲王的兵权,那么索性就同诚亲王合流,让诚亲王统帅诸军。
假如说一切如阿灵阿所想,那么今日之事绝对不会发生,至少清军内部也不会刀兵相见。可惜,贝和诺心高气傲,诚亲王更是刚愎自用,两人谁都不肯低头,又都把对方视为障碍,这才会有如今的局面。
想到这,阿灵阿心中不由得感慨,但真要坐以待毙,他阿灵阿同样也不甘心。
“如贝大人放心的话,由我去见一见诚亲王吧。”阿灵阿起身对贝和诺说道。
贝和诺一愣,没想到阿灵阿提出了这个建议,心中顿时迟疑了起来。可是仔细一想,阿灵阿这建议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除非他能想到更好解决问题的办法,要不然找诚亲王谈上一谈,或许还有转机。
“好吧,那就拜托阿兄了。”贝和诺无奈点了头答应。
“贝大人,如诚亲王一意需统掌兵权,你可否答应?”阿灵阿虽然已打算出面谈上一谈,从中传话,可有些话必须得问清楚,要不他也无法说服诚亲王。
贝和诺一听,脸上的肌肉情不自禁抽动起来,他差一点儿就想说不行,可是形势如此,自己就算不肯,难道诚亲王就会放弃进攻么?一旦攻破防线,那么一切都晚了。
“由他统掌兵权倒不是不可以,但是诚亲王需答应我一件事。”
“何事?”
“不得再提所谓的清君侧,如今我大清如此局面,自己内部再也经受不起折腾,当上下一心,以御强敌,保祖宗基业,只要诚亲王允了这个,我贝和诺当马首是瞻!”
“好!”阿灵阿一听这话,心里顿时放下了心,有了贝和诺这句话他说服诚亲王的把握就大了几分,想到这他点点头,随后朝着贝和诺行了一礼,然后转身就朝着外面走去。
山腰处的战斗异常激烈,贝和诺的督标兵凶悍异常,虽然人数比苏肯的兵力要少上近半,可打起来却极不好对付。
一开始,苏肯打了对方一个措手不及,可督标兵很快就反应过来,分出人来拼命抵抗,在损失了一百多人后终于稳住了防线,随后你来我往针锋相对。
亏得苏肯这一千人装备精良,还带了不少火器,接连几次猛攻后,终于打死了对方领军游击,同时趁着对方阵脚大乱的机会突破防线,拿下了山脚。
见此,督标周参将急忙收缩兵力,带兵退至山腰处重新设防,依托地形终于再一次挡住了苏肯的进攻。而且由于防线的收缩,使得督标兵虽然伤亡不小,却能够更加集中兵力驻守防线,再加上督标兵同样拥有不少火枪等火器,一时间倒令进攻的苏肯有些难以拿下。
交战近半个时辰,三次进攻都未能成功,甚至还在阵前丢下了几十具兄弟们的尸体。见此,苏肯只能暂时停止冲锋,重新整合兵力,打算以点击面,直接集中力量给对方一记狠的。
就在这时候,突然有人来报,说是督标兵那边打了白旗,说是有人要见领军将领。听到这苏肯倒是一愣,同时又有些疑惑,难道这贝和诺明知不敌要主动投降不成?
想到这,苏肯心中倒是有些期望,如果贝和诺肯就这样认输的话倒也不是什么坏事,毕竟大家都是满人,这种仗能不打的最好还是不打。
“阿大人?怎么是你?”当苏肯让人把对方的人带来后,当看见穿着官服,戴着花翎的阿灵阿出现在自己面前时,苏肯很是意外。
“正是老夫。”阿灵阿摆出一副朝廷重臣的样子,直接开口道:“诚亲王何在?为何发兵攻打五华山?难道尔等要做亲者痛,仇者快之举?”
“阿大人,诚亲王此举也是无奈,阿大人乃朝廷重臣,当知如今局势,眼下皇上……。”虽然诚亲王之前说过要攻上五华山,对于阿灵阿和贝和诺死活不论的话,可毕竟阿灵阿不是贝和诺,假如站在自己面前的人是贝和诺的话,那么苏肯自然不会客气。
但是阿灵阿不同,这位可是一等公,镶黄旗满州都统,鄂必隆的后人。如在战场上刀枪无眼那就算了,可如今站在自己面前,苏肯就算是诚亲王的亲信却也不敢无礼。
不等苏肯把话说完,阿灵阿就打断对方道:“那些传言就不必说了,是真是假谁又能确定?老夫只想知道诚亲王何在?老夫有话要同诚亲王谈。”
“老大人,主子并不在此。”
“那在何处?”阿灵阿追问。
苏肯指指山下,阿灵阿顿时说让他带自己去见诚亲王,并且要求苏肯暂时不得再让士兵进攻五华山,一切等他同诚亲王谈了再说。
对此,苏肯摇了摇头:“老大人,您身份贵重,自当可以去见主子,但卑职有令在身,不敢从命,还请老大人见谅。”
“你……。”阿灵阿两眼一瞪,正要训斥对方,但苏肯似乎早就知道阿灵阿有此反应,当即挥手让人带阿灵阿下山,而自己转身继续命令部下重新准备进攻,丝毫不为阿灵阿的话所动。
见此,阿灵阿就算是暴跳如雷却也无可奈何,只能随着苏肯的部下急急下山寻诚亲王去了,现在只有尽快说服诚亲王,这才能救下贝和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