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全職國醫》-第一千五百八十二章 寒入血室

全職國醫
小說推薦全職國醫全职国医
“我记得《伤寒论》里面有这么一段记载……”
方寒看了一眼会诊室内的几个人,这才缓缓开口道:“妇女经期、产后或施行人流,引产术后等,在血室(子1宫)空虚之际,感受外邪所致病者。主证见下腹部或胸胁下硬满,发热恶寒,重则可有白天神志清醒,夜晚则胡言乱语,神志异常等……..”
“老师,您是说热入血室?”
李小飞眼睛一亮,他想起了方寒曾经治疗过的一个病案。
“热入血室?”
叶明晨一愣,皱眉道:“小师叔,《伤寒论》和《金匮要略》里面确实有‘热入血室’这个病名,热入血室患者确实可能会有胡言乱语、神志异常等类似癔症的症状,可患者现在是寒证啊。”
“是啊,患者是寒证啊。”
观摩室,不少人这会儿都是窃窃私语,方寒说的这个他们不少人都是知道的,学中医的《伤寒论》和《金匮要略》可以说是必修。
当然,或许一些人因为时间长不可能所有内容都记着,可方寒刚才提醒,很多人马上就想到了。
只是患者无论是从脉象还是刚才的寒战表现来看,虽然像是癔症,可排除癔症之后,寒证这一点大家都达成共识了。
明星 的 戀人
一热一寒,这可是截然相反的两种情况了,怎么能相提并论?
阮云飞看了一眼边上的晋博,晋博也看了一眼阮云飞,两个人已经明白了。
监控室,方浩洋心中的一颗石头终于是落地了,自己还是对方寒没信心啊,这种小问题,怎么可能难得住方寒,开玩笑。
“这下放心了?”
李文军笑着问。
“不想理你。”
方浩洋哼了一声,这会儿是放心了,可刚才真让人担心。
“方主任,李主任,你们这是已经明白了?”
冼奋有些奇怪,方寒只是说了一个热入血室,这个和患者的情况那是完全不同吧?
不说完全不同,那是一点关联都没有,怎么方浩洋和李文军这就笃定方寒已经胸有成竹了呢?
会诊室,李小飞笑着对叶明晨道:“叶医生,既然有热入血室一证,那么为什么不会有寒入血室之证?”
“寒入血室?”
叶明晨一愣,若有所思。
观摩室,一大群人这会儿都瞬间炸开了。
“寒入血室?”
“有这个说法吗?”
“没有吧?”
“没听说过呀。”
“不过既然有热入血室,那么理当也有寒入血室才对。”
“寒入血室。”
阮云飞和晋博对视一眼,果然,果然。
刚才方寒说热入血室的事情,他们就想到了这个可能。
方寒不可能无缘无故的说这个热入血室,既然不可能无缘无故,那么必有关联,一热一寒,一正一反,其实正是这两者的关联之处。
“寒入血室?”
冼奋一愣:“方主任,李主任,你们刚才也想到了?”
“那是自然,方寒都提示的那么明显了,要是还想不出来,那才有鬼了。”
资治通鉴 司马光
方浩洋哼了一声。
李文军原本不想揭穿,可看不惯方浩洋的样子,笑着问冼奋:“小冼,你整理方寒病案的时候就没注意过,这个病症是不是和之前的某个病症类似?”
冼奋愣了一下,然后细细回忆。
冼奋的记忆力也是不错的,方寒的很多病案他都有研究和分析,很快就想到了:“那个缩1阴症?”
“嗯,是不是有些类似?”
李文军笑着问。
“嗯。”
冼奋点了点头,他刚才已经想起来了,方寒之前治疗过一位缩1阴症的女患者,当时还是急诊,当时患者抽搐性昏迷,神情恐怖,面色青灰,阴1道阵阵抽搐不止,昏厥不省人事…….
方寒给治疗的时候就分析过,病案里面也有详细说明,正是寒气导致,寒主收引,因而导致患者一系列的症状。
现在这个患者的情况和当时那位女患者虽然不同,可同样是寒证,如果是寒入血室,那么是极有可能发生视频中一系列症状的。
会诊室内,方寒并没有开口,李小飞就已经开始分析了:“既然有热入血室之证,那么肯定也有寒入血室之证,热入血室者,病由三阳经入,即便是受寒,也是热证,因而有热入血室。”
“血室者,肝也,由月信行时,血室正虚,寒气客之,患者原无外感三阳之证,应当为寒入血室,肝脏有寒 ,郁闭不得出,因而筋脉收束而战栗惊跳,从这一点来看,患者的症状就完全说的通了。”
李小飞也是知道“缩1阴症”那次的情况的,知道那次的情况,再结合方寒的提醒,然后很多事情顺着推就很容易推出来。
正所谓万变不离其宗,中医也有中医的纲要和理论,无论什么病症,都是要符合中医的纲要和理论的,站在这个角度去思考,有些事就能推理的明白。
“原来如此。”
“明白了,李医生分析的很到位,如果是寒入血室,肝脏有寒,郁闭不出,确实会导致筋脉收束而战栗惊跳…….”
“所以说这个病症并非癔症,而是寒入血室导致。”
“厉害啊。”
“是啊,方医生不愧是方医生,竟然能很快想到热入血室,然后反推既然有热入血室,那么就有寒入血室。”
这一刻,会诊室内是没人敢不佩服。
《伤寒论》每个人都看过,热入血室很多人都知道,可面对刚才的患者,能想到热入血室,然后反推寒入血室的却只有方寒一个人,这就叫本事。
哪怕是阮云飞和晋博两个人刚才都没想出来,叶明晨更是如此。
“看看,看看这些人的反应。”
方浩洋笑呵呵的一指显示屏,笑着道:“这才是我的目的,这些个天之骄子现在可算是知道了咱们江中院的水平,知道了方寒的能耐了。”
李文军都懒得说方浩洋,这会儿倒是又嘚瑟起来了,刚才都差点急哭了怎么不说。
要不是都是一家医院一个科室的,李文军真巴不得让方浩洋哭一次,这家伙,妥妥的小人得志。
方浩洋懒得搭理李文军,笑着问冼奋:“小冼,怎么样?”
“方主任高明。”
冼奋笑着拍着马屁:“方主任这一手,确实是把这些天之骄子压住了,这些人之前肯定还有不服气方寒的,现在可算是老实了。”
“那是。”
方浩洋笑着道:“所以说,科主任可不是那么好当的,不一定要水平高,最起码大局观各方面一定要到位,正所谓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还有句话怎么说来的,那什么…….”
“善战者无赫赫之功。”冼奋急忙补充。
“对,善战者无赫赫之功。”
方浩洋笑着点头:“就是这个意思,冲锋陷阵固然了不起,可背后运筹帷幄那也不是一般人能行的。”
平凡修仙路
“是,方主任您这方面没的说。”冼奋点着头。
“我先去忙了。”
李文军听不下去了,恶心啊。
一个爱慕虚荣,一个可劲拍马屁,真是一点脸都不要了。
不过,怎么那么羡慕呢?
诊室内,方寒点着头:“不错,李小飞说的很对。”
方寒对李小飞是相当的满意,他只是开了个头,后面的可以说基本上都是李小飞自己分析出来的,而且分析的头头是道,毫无差错,这一点真的是相当不错。
而且就在刚才李小飞分析的时候,方寒也同时得到了系统的提示,李小飞的诊断技能提升到了中级,得到了系统奖励。
不得不说李小飞这两年真的是很不错,特别是一年住院总的经历,懂得了很多事。
刚才方寒说了热入血室,李小飞就想到了之前缩1阴症的患者,然后就自己开始思考,开始推理,这是很提升思维和见识的。
“患者的症状正是寒入血室,肝脏有寒,郁闭不得出,所以筋脉收束而战栗惊跳。”
方寒缓缓道:“热入血室者,凉以解之,然则寒入血室者,当温以舒之…….”
说着方寒说了一个方子,陈远急忙记了下来了。
“今天李小飞表现不错,以后大家无论遇到何种病症,都要认真思考,反复斟酌,要学会举一反三,这方面都向李小飞学习。”
说着方寒站起身:“好了,会诊就到这儿,陈远,按照我说的方子用药,随时注意患者的情况。”
“好的方医生。”陈远急忙点头。
“行,都散了吧。”
说着方寒首先出了会诊室,其他人陆续跟上,会诊室人去屋空。
隔壁,任海强笑着问一群医生:“怎么样,大家有没有收获?”
“有的,方医生的思维和见识果然了得,我们今天真是受益匪浅。”
心怀鬼胎 王大锤子
“是啊,可算是长见识了。”
一群人纷纷发表看法。
“大家都是奔着方医疗小组来的,那就好好表现,争取进医疗小组,以后跟着方寒好好学习,提高自己。”
任海强哈哈笑着。
说着,任海强看了看时间,道:“行了,不早了,上午就不安排大家什么了,现在可以去食堂吃饭,下午一点半方医生还有一台手术,到时候我再带大家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