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g4uk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说 動漫遊戲鬥技場 起點-第九百六十九章 這樣的人,該不該殺?鑒賞-us8ei

動漫遊戲鬥技場
小說推薦動漫遊戲鬥技場
在燕邵红似乎是在发泄的笑声中,分身李昱瑾两人有些被震撼到了,一个19岁的少女,在遭遇到这样的事情之后,竟然如此隐忍,用了足足7年时间来取得这一家人的信任。
在这7年当中,她梳理了公司的事物,成为了那个总经理都舍不得放下的助手,这样的能力……
而她竟然同时忍受着屈辱,去学习那些取悦别人的东西,让这一家人最喜欢折磨她,这是怎样的意志。
国家血脉
她的觉醒竟然不是今天,而是今年年初,她和那8个人又隐忍了一年的时间,将整个公司分割。
那8个人恐怕还有被折磨时间更长的吧……
她此刻没有疯,或者她早就已经疯了。
星娛幻想 懶惰de天
楚海婷半张着嘴,她不禁想着,如果是自己遭遇到这样的情况,她会怎么做?
或许她会跟这些人拼了,她会不断的反抗,不断的抗争,让敢欺负她的人付出血的代价,甚至不惜自己的生命。
但是死是容易的,活着才难。
忍受如此屈辱,用7年的时间来翻盘,用7年的时间来安排好一切,而报仇之后自首,把所有的负面让自己来承担。
那8个人会迎来全新的人生,她们从此自由了,告别了噩梦一般的生活。
但是她却将要面临死亡。
这公平么?
不公平么?
要怎样才能公平呢?
分身李昱瑾和楚海婷都没有怀疑她说的真实性,只要让华族的觉醒者去调查一下另外那8个人就可以了,在华族的催眠之中,轻易的就可以查出事实的真相,或许觉醒者能抵抗,但是普通人却绝对无法抵抗。
“我们9个姐妹中,最长时间的在这里已经有快10,我很佩服她,真的很佩服她,虽然后来他们似乎已经厌烦了她,很长时间没有去折磨她了,但是我依旧很佩服,因为我每次和她一起被折磨的时候,她都会将他们的注意力吸引过去,让我少受点折磨。”
仙喻
“我难以想象我怎么样能过10这样的生活。”
燕邵红摇了摇头:
洪荒之我为魔
“如果我没有觉醒的话,恐怕我坚持不了10,这一年他们下手越来越狠了,如果没有觉醒的话,我应该活不过明年,据说以前这里还有别人,只是后来消失了。”
说着,燕邵红轻轻的解开了衣服,一道道伤痕在她的身上纵横交错,一些明显就是陈年的老伤了,分身李昱瑾下意识的偏过头,楚海婷气息有些起伏,身上浮现出一道道冰棱。
萌妖当家,扑倒执剑上神! 米瞳
“我早就没有羞耻之心了,你下意识的偏头倒是让我有些害羞,多谢了。”燕邵红感慨的整理好自己的衣服:“我没有用觉醒的力量来恢复深身上的伤痕,那样会引起他们的怀疑,事到如今倒是也不用了。”
“我没有什么怨言,我不怨恨我的父母,虽然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抛下了我,但是我相信一定是有原因的,天下没有什么父母会毫无理由的抛弃自己的孩子。”
“我不怨恨联邦,是联邦将我养大,走进这样一家公司是我自己瞎了眼,跟联邦没有任何关系。”
“我甚至不怨恨那些没有提醒我的同事们,在他们的眼里,或许我是幸运的,因为他们不知道这里面会是这样的,他们只是认为我会成为总经理的情妇而已,后来,他们认为我成为他儿子的情妇。”
“而成为了他们的情妇,我的年薪很高,我的地位很高……”
“我没有怨言……真的……”
燕邵红微笑着看着分身李昱瑾说道:“其实,如果你们刚来就带我走的话,我也不会说这么多,谢谢你们聆听我的故事,谢谢,耽误你们那么长的时间,我们可以走了。”
清风剑之江湖累 张枫溪
“不……”楚海婷身边的冰棱一片片的破碎,之后她一路向着地下室的方向跑去。
毒妃嫁到,王爷靠边
“别……”分身李昱瑾没拦住,只是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地下室里面一共有十个笼子,只不过其中一个放在很远的角落里,看样子是想要留着给下一个人使用的,只是一直没有用上。
師父v5:萌徒,洞房
家媳 搬進四兩
而在地下室的周围,各种各样的器具他闻所未闻,只不过现在,有四具尸体躺在地下室的中间,他们都被刨开了……
楚海婷走了之后,燕邵红微笑着站了起来,从厨房那边拿了一个小壶过来,再次将自己和分身李昱瑾眼前的杯子倒满了咖啡。
“请……”
说完,燕邵红细细的品味着咖啡的味道:“他们都喜欢喝我做的咖啡。”
“我……”分身李昱瑾长长的叹了口气:“我也喜欢。”
“你和他们都不一样。”燕邵红歪着头看了看分身李昱瑾说道:“我感觉你和她也不一样,你好镇定。”
“只是经历的多了,所以习惯了。”分身李昱瑾轻轻的摇了摇头。
“嗯……”燕邵红轻轻的点了点头:“经历总是会改变一个人的。”
“我从未变过。”分身李昱瑾笑道:“以后也不会变。”
“你真的很强大。”燕邵红笑道:“只有足够强的人才有资格永远都不会变。”
大约十分钟之后,楚海婷跑了回来,她的眼中布满了血丝,看起来有些狰狞:“我调查清楚了,你说的没错,你做的没错,你无罪。”
“我杀了人,该死。”燕邵红低头说道。
“不,他们更该死!”
楚海婷愤怒的把手中的一个圆柱形的物体摔在了地面上,那东西瞬间爆裂,碎成一地的冰屑:
“他们侮辱你们不该死么?”
“他们侵犯你们不该死么?”
“他们打死过人不该死么?”
“他们非法囚禁,他们故意伤害,他们强行侵犯……这样的人,他们不该杀么?他们罪该万死!”
在这个时代,犯罪是相对较少的,一个车祸都能在当地的星联上热搜,更不用说这么恶劣的事件了,这简直就是在挑战整个世界的道德水平。
“我有罪……”燕邵红的眼中光彩有些暗淡:“我没能彻底的将公司从他们的手中抢过来,但是他们已经开始警惕了,如果我再不动手的话,恐怕另外8个子公司也会出问题。”
“我杀了人了,还是5个人,我真的有罪。”燕邵红笑道:“我秘密的了解过,这是叫觉醒者是吧,觉醒者杀掉了5个普通人,我想怎样都会是死罪吧。”
“如果我是普通人,我杀掉他们在联邦的法律当中可以算是正当防卫,但是我不是普通人,我是一个觉醒者。”
燕邵红将杯中的咖啡一饮而尽,仰着头微笑着说道:
宠婚难逃:穆少,夫人要爬墙!
“从普通人根本不知道觉醒者这一点来看,联邦对付觉醒者一定是更加严苛的,我杀了五个人,无论是什么动机,一定是死罪,是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