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小说 超能仙醫 肉丸-第九百四十章 該收穫了!相伴

超能仙醫
小說推薦超能仙醫超能仙医
这些天,唐锐从色.欲口中,得知不少黑羽林的情报。
他们以七宗罪为中心,不断招募高手,集结资金,为的就是在世界范围内,集齐全部五行,完成一个大计划。
凡人碎空传 三毛当少爷
而在七宗罪内,又以懒惰为绝对核心,但是据色.欲所说,她加入黑羽林之后,从未见过懒惰,哪怕只是一个背影,一个侧身,都未曾见到过。
人如其名,这位核心领袖似乎懒得去参加任何一次集会,仿佛从不存在一样。
“唐锐,人群疏散的差不多了。”
正此时,色.欲返回到大厅之中,随即就被眼前这一幕看的呆住,“是,是嫉妒把他们伤成这个样子吗!”
唐锐面容阴厉,摇了摇头。
懒惰倒是笑盈盈的,对色.欲挥了挥手掌,打趣道:“是七宗罪色.欲吧,比起前面几任,你是我见到过最漂亮的一任色.欲了。”
“你的声音……”
色.欲猛然怔住,说不上为什么,她感觉嫉妒变成了一个陌生人那样。
“对了,你并不认识我。”
懒惰笑着耸耸肩膀,“正式介绍一下,我是七宗罪的懒惰,你们的绝对统帅,只是被这位唐锐几次中伤,我就快要成为孤家寡人了啊。”
色.欲显然没办法迅速理解这一切,震愕的目光转向唐锐,像是在说,这该不会是我的幻觉吧!
“你没听错。”
唐锐凝重开口,“懒惰就是他的第二人格。”
“不,这话还是有些问题的。”
懒惰微笑打断,进一步解释,“准确的说,嫉妒才是第二人格,因为我除了修炼,对其他事实在没多少兴趣,便分裂出另一个我,让他去打点一切。”
话说到这,懒惰突然中断了笑容,冷声道:“可他显然辜负了我的期望,不仅在这次任务中失手,更害我黑羽林,又失去了一员大将。”
色.欲俏脸一白,她明白,懒惰说的是她背叛组织一事。
如若只是面对嫉妒,她并没有多少压力,可在面对懒惰时,感觉随时会被对方以目光洞穿,这种压迫感,让她觉得呼吸都困难起来。
“罢了,说起来他也是我,局面再糟,终究需要我来解决。”
懒惰沉吟一声,手中鞭索竟自发震颤起来,像是受到了某种感应。
唐锐心念巨震,飞快拽过尹无相,让他躲在自己身后,同时给色.欲甩出一句:“带尹大师和韩先生离开这!”
“唐小友,你一人不是他的对手。”
尹无相不退反进,“老夫还有一战之力,不必后退,允儿,把剑给我!”
伴着他震喝声落下,厅外陡然响起一声剑吟,守在外面的奉允儿听见命令,将他的佩剑丢入进来。
那把剑漆黑如墨,锋芒内敛,与其说成是剑,倒不如说就是一把黑铁更加贴切。
但当尹无相握住剑柄,整把剑似摇身一变,给人一种凌厉锋锐,能够斩尽一切的感觉。
便是连唐锐都被这股纯粹的剑意而惊叹不已。
“不愧为奕剑大师,即使跌境,但在剑术上的造诣,远非寻常人可比!”
懒惰亦是眼眸微亮,下一刻,鞭索长扬,如龙蛇席卷,涌向尹无相的黑剑。
见尹无相冲势如此不顾一切,唐锐一咬牙,果断改变策略,一猫腰,朝着懒惰的侧肋冲去。
两名一品高手对阵一名巅峰强者,这显然是一场必败的战斗,唯一的机会,就是想办法偷袭成功,然后寻找一丝逃生之机。
当。
黑剑与鞭索终于交锋,擦出一阵凄厉啸声,唐锐还好,不远处色.欲正搀扶着韩中岷离开,顿时面露痛苦,捂住自己的双耳。
即使如此,她的耳膜仍被贯穿,鲜红的血液顺着指缝流淌出来。
尹无相的脸色不比色.欲好看多少,只见他衣襟掀起,短发如刺猬般倒竖,全身上下每一处异样,无不证明他现在正承受着巨大的冲击。
就在这时,唐锐终于寻找到机会,一剑挺进,刺入懒惰的侧腹位置。
噗。
一道血箭喷出,却未能撼动懒惰身体,仅仅是让他皱了下眉头。
“偷袭?”
懒惰嘴角露出赞赏的弧度,“想法不错,可惜力度还是差了点。”
话落,一掌向唐锐肩头拍来,尽管唐锐已经在第一时间运气阻挡,但还是架不住掌力奔腾,所有的真气都在顷刻间绞碎,而他的肩骨,也是咔咔作响,怕是被生生拍裂。
强忍住这阵撕裂般的痛楚,唐锐又使出了他的拿手好戏。
舍弃承影,改用含光。
然而,他刚要拔出含光的透明剑锋,手腕就被懒惰一把抓住,强行将剑锋又推了回去。
接着一股巨力袭来,卸掉他的手腕,并把他拍飞出去。
“咳咳!”
唐锐吐出一口血,踉跄站定。
片刻,尹无相也在暴风雨般的攻击之下节节败退,狼狈的摔飞出去。
好在唐锐眼疾手快,中途接住尹无相,并渡入一股真气,消解懒惰留给他体内的力量。
“咦,你的手腕又接回去了。”
懒惰面露惊色,感叹道,“当武者精通医道,果然方便。”
唐锐没有理会他,在尹无相身上飞快落下几针,稳定他的内伤。
“大师,你觉得怎么样?”
“多谢小友。”
尹无相啐出一口血沫,斜睨着懒惰说道,“可惜我未能重归巅峰,不然又怎会敌不过他。”
唐锐脸色黑沉,自责不已。
今日这一切都是他亲手布局,本以为能引君入瓮,从嫉妒口中得到他想要的所有情报,没想到马失前蹄,把一位巅峰强者引了进来,如若自己的医术再高明一些,如若自己的布置再周详一些,或许就不会出现这样的局面了。
“玩了这么久,也是时候收获了。”
这时,懒惰声音又起,虽充满戏谑,却也让唐锐感到杀机凛然。
他说的收获是什么意思?
念头刚落,懒惰便人影消失,转瞬出现在他的面前,适才刺入懒惰侧肋的承影剑,已经被生生拔出,此刻正悬在他的咽喉之前。
“郑先生,他的性命在我手上,你最好考虑清楚,再选择服下洗灵泉。”
“什么!”
唐锐眼眶一震,靠着承影剑锋的一点反光,看见自己身后不远,韩中岷已经撕开上衣,取出了藏在心脏位置的洗灵泉。
看上去,韩中岷打算亲自吞服,借此提升修为,对抗懒惰。
但懒惰这番话,成功让他停下了动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