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都市小说 大唐掃把星 迪巴拉爵士-第659章 此事……我來做主可好閲讀

大唐掃把星
小說推薦大唐掃把星大唐扫把星
龟兹。
伊逻卢城。
作为龟兹的王都,伊逻卢城从来都是最繁华的存在。
但大唐最近增派了官吏,让城中多了些凝重的气息。
城头,两个官员在低声说话。
“大唐的官吏看着凶悍,眼睛一瞪,让人心中发慌。”
“他们做事急切,看到慢腾腾的就会呵斥。”
“没办法,说是大唐来的官吏以后会越来越多,可咱们怎么办?”
“是啊!”
“大唐的官吏越来越多,咱们就越来越少。”
“国主说要配合,可怎么配合?”
“咦!看看。”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二人抬头,就见前方长长的一行人在靠近。
城中有骑兵冲了出去查探,近前后并无表示。
“这个时节哪来的那么多人?”
“咦!那么多大货车,好像是商队?”
“不是商队,好像是……移民!”
二人走下城头,几个大唐官吏也来了,对他们微微颔首。
“这一批是长安周边的移民,按照上面的吩咐,要弄到一起居住。”
“也能有个照应。”
“对,身处异域,身边有街坊更安心。”
“好多人!”
“两百多人。”
大车吱呀吱呀的,男的回身说了些什么,车帘掀开,露出了一张张女人和孩子的脸。
他们看着伊逻卢城,眼中多了憧憬。
“说是这里种地方便,做生意也成呢!”
“做生意被人看不起。”
“只要能挣钱,什么看得起看不起的?”
身材高大的周虎下马走到马车边上,冲着车里说道:“大郎,二郎。”
六岁的周大军探出头来,兴奋的道:“阿耶,到了吗?”
“到了。”
三岁的周大跳在车里嚷道:“阿娘,让我出去,让我出去!”
“外面冷,不许出去!”
杨氏探头看了外面一眼,眼中多了憧憬,也多了些担忧,“夫君,如何?”
“好得很!”
周虎伸手进去,把虎头虎脑的周大跳抱了出来,指着伊逻卢城说道:“二郎,看看,这便是以后咱们的家了。”
杨氏看着前方,想到了许多。
他们家原先在郑县,因为土地分配太远,每日周虎去种地要走很久,疲惫不堪。
后来官府鼓动移民,说是过来就有田地分,而且经商方便。
还有房子分配,连生活物资都准备好了。
这是供神仙呢?
众人都不信,后来县令赌咒发誓,若是有假,他就带着一家子移民龟兹。
大唐男儿,言出必践!
于是周虎就心动了,可杨氏却担忧。周虎拍着胸脯,说大不了自己去当府兵。
周虎孔武有力,真要去参加府兵,绝对没问题。
就这样,一家子来到了龟兹。
“周虎!”
周虎回身,见是郑县一起移民的王初。
王初笑吟吟的道:“说是能在一起聚居,周虎,咱们两家靠着?”
王初身体不大好,若是单独居住,怕是会被人欺负。
周虎痛快的点头,“好,一起。”
王初心中大石头落地,“等安顿好了,我请你饮酒。”
前方开始交涉了。
一家家,一户户的查验身份,随后安排住所。
走在城中,带着异域风情的建筑,还有那些外藩人,让移民们不禁默然。
“这里……不是大唐!”
有人后悔了。
周虎大声道:“谁说不是大唐?这里是大唐的安西都护府,咱们来了,这里便是大唐!”
这一行人被安排在了城西。
周虎一家子随即安顿了下来。
“粮食还够吃,不过坐吃山空可不成。”
周虎弄了弓箭来,“娘子,给我准备些干粮,我去周围转转,看看能否弄些野味回家。”
“外面凶险呢!”
杨氏担忧。
“看看你和孩子们都瘦了,不弄些肉来怎么行?”
周虎皱眉,“赶紧!”
“阿耶,带我去!”
周大跳是老幺,最得宠爱!
“等你再大些了,阿耶就带你去!”
晚些他出城,守城的有大唐军士,问道:“去何处?”
“家中的妻儿从长安一路来这边,身体不大好,想去狩猎。”
军士看他身材魁梧,“你往右边去,那边有林子,不过说是有虎狼,小心些。”
“多谢。”
周虎消失在右边,城头,一群大唐官吏在议事。
“移民们要安置好,吃住要尽心,还有……”
安西都护府的长史张辉微笑道:“切记要哄哄他们,请他们写了书信,不会写字不打紧,咱们帮他些,写了书信带回去,让那些人知晓安西的好处,以后移民自然源源不断。”
众人应了。
有人问道:“张长史,最近城中移民和龟兹人发生了好些起冲突,还动了手。”
“为何动手?”
张辉冷着脸,不怒自威。
“大多是龟兹人心慌,觉着咱们来是占了他们的地方,就无事找事。”
“什么地方?”张辉斩钉截铁的道:“这里是大唐的地方,没有大唐,龟兹早就被突厥和吐蕃给灭了。以后遇到这等事,要公正严明,谁的错说清楚,该如何处置就如何处置,切记要秉公行事。”
他看着众人,肃然道:“咱们是大唐的官吏,远在数千里之外,不可丢了大唐的脸!”
“是!”
众人轰然应诺。
城外来了数骑。
“去看看。”
张辉带着人走下城头。
几名骑兵在城门外勒马,随即喊道:“大捷!”
张辉眼睛一亮,“何处大捷?”
一个骑兵大声喊道:“卢国公领军征伐突厥,大败阿史那贺鲁,阿史那贺鲁仅以身免!”
“好!”
张辉畅快的笑道:“阿史那贺鲁竟然被打残了吗?那我安西自然安全。”
有人问了细节。
“武阳侯一战下咽城,杀敌三万余,筑京观。随后卢国公领大军破敌,武阳侯率三百骑突袭阿史那贺鲁的牙帐,阿史那贺鲁带着十余骑远遁,俘获了无数……说是牛羊漫山遍野都是……”
弃妃倾天下
“好啊!”
“吐蕃被揍了一顿,最近是不敢出门了,如今阿史那贺鲁又被迎头痛击,长史,我安西便要大发展了。”
吻安,首长大人 绯花
张辉点头,“无外患,赶紧种地经商,只要移民稳住了,数年后这里便是大唐的安西,谁也夺不走!”
他的眉间全是自信!
事实证明确实是这样。
若非被断绝了和大唐本土的联系,安西丢不了!
周虎下午回来了。背着一头黄羊,手中还拎着一串大鸟。
“好箭法!”
守门的军士竖起大拇指,“可想做府兵?”
周虎摇头,“家中妻儿得照顾呢!”
军士笑道:“府兵平日里就干自己的事,农闲时操练,要出征才会厮杀……”
想到老大如今已经懂事了,还能干些活,周虎有些意动。
“在西域做府兵,钱粮可不少,我看你身材魁梧,箭法应当了得,进了军中,说不得过几年就能做个队正,再过几年能做校尉呢!”
“哪敢想那个!”
周虎躁得慌,赶紧拎着东西回家。
“羊?”
杨氏见他带着猎物回来不禁双手合十,虔诚的感谢佛祖,随后就把猎物收拾了。
“隔壁的王初身体不大好,这羊切一半给他家送去。”
周虎坐下,惬意的招手,把两个孩子叫来。
杨氏劈了半边羊过去。
“王郎君!”
“来了!”
王初的娘子出来,见她拎着半边羊就摇头,“这如何是好,不能呢!”
杨氏笑道:“都是一个地方的,守望相助。咱们刚到,我家夫君打猎厉害,这些不缺呢!赶紧拿着,回头烤来吃,记着别炖,膻味大。”
身后传来了脚步声。
王初的娘子李氏面色微变,“好些人。”
杨氏回身,就看到了十余当地大汉走来。
为首的大汉看着杨氏手中的半边羊,就喊道:“她偷了谁家的羊?”
他的大唐话说的格外的别扭,但杨氏听懂了,“这是我家夫君去城外打的。”
大汉狞笑道:“什么城外打的?今日才将安置下来,接着就知晓哪里有羊?这分明就是偷的。你们都是小偷,专门偷咱们的东西……”
李氏气得脸红,“这羊一看就不是喂养的,你血口喷人!”
里面听到了动静,王初出来问了情况,说道:“若是不妥,那便请了官府来做主。”
大汉上下打量着他,突然劈手一巴掌,把王初抽的眼冒金星,一抹鼻子,竟然流血了。
大唐男儿,从不躲避!
王初咬牙切齿的冲上去,他本就体弱,加之对手人多,没两下就被打倒在地上。
那些大汉围着他在踢,脸兴奋的涨红。
李氏冲进家去,杨氏喊道:“夫君!夫君!”
李氏拿着菜刀冲了出来,眼睛发红的砍杀。
大汉轻松握住她的手,伸手捏了她的胸脯一把,怪笑道:“舒坦!”
门开了,周虎出来恰好看到这个场景。
“贱狗奴!”
大汉冲着他骂道:“弄他!”
周虎大步走来,一拳就干倒一个。随即揪住了大汉的衣领,只是一拳就打的满脸桃花开,接着一膝,大汉当即软倒在地上,连惨叫都没了。
周虎见王初被围殴,发声喊就冲去。
拳脚飞舞。
那些大汉被打的七零八落,有人喊了一声,接着外面来了更多的人。
周围的门都开了,那些刚移民来此的人家看着这一幕……
男子回身进去,再出来时都带着横刀。
女子进去,拎着棍子或是菜刀,把老人和孩子护着。
这便是大唐!
他们缓缓迎了上去。
双方沉默逼近。
外围那些本地百姓袖手旁观。
“咱们人多,三百多,打他们四十人,定然能打的他们抱头鼠窜。”
“最好打死几个,把他们全数赶走。”
“移民移民,这里是龟兹,不是大唐!”
“有人发话了。”
一个大汉过来,“若是打赢了,参与的每人发一百钱!”
“谁?”
大汉摇头,“很可靠的人。”
几个男子摩拳擦掌的,“这是必赢的,咱们也去。”
于是那些人更多了。
周虎把王初拎起来,交给李氏,“先回家去。”
李氏摇头,哽咽道:“奴从未被人这般羞辱过。”
双方逼近。
周虎拎着横刀冷笑。
对方有人说道:“可敢用拳脚。”
周虎二话不说把横刀收了。
“大唐男儿,拳脚也当世无双!”
群殴开始!
移民人少,可架不住凶悍啊!
没多久,这群找茬的龟兹人崩溃,随即被追打。
“要让他们服气,就得把他们打怕了,一直追!”
周虎带着移民们一路追杀。
那些旁观的本地人目瞪口呆。
“差不多十打一啊!”
“竟然打不过?”
“我的天,这些人真的没用。”
“大唐人凶悍。”
“那是军队凶悍!”
一个女子捂嘴,眼睛瞪得大大的,“他们的百姓也凶悍,你们看,那些人压根就不敢回头看一眼。”
张辉正带着人在城中巡查。
“长史,长安来的一些商人说是想请你饮酒。”
张辉摇头,“有事办事,合理的就办,不合理的,就算是喝金银老夫也不去。”
“那是……”
脚步声震动。
“谁动了军队?”
“不对。”张辉皱眉,“脚步声散乱,不是军队。”
“闪开!”
前方的行人闪开,一群本地男子狂奔而来。
“护着长史!”
呛啷!
随行的官吏和军士拔刀,目光炯炯的把张辉围在中间。
十余人,面对数百人却压根就不但心。
“不对,他们怎地鼻青脸肿的?”
数百人狂奔而至,接着飞速跑了。
后面……
“是咱们的人。”
四十多个移民赤手空拳的在追赶。
“贱狗奴!”
“驴日的还敢跑!”
四十多人竟然追打数百人……
本地人惊呆了。
而张辉却淡淡的道:“让他们知晓些分寸也是好事,不过切记别闹出人命来。”
军队能以一当十,百姓同样如此。
随行的龟兹官员干笑道:“果然凶悍。”
张辉觉得这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若是持刀在手,这数百人能活下来的不会太多。”
龟兹官员打个寒颤。
“死人了!”
调戏李氏的大汉死了。
“是下身遭遇重击,应当是膝吧,整个下身都肿胀起来……成了一团烂肉。”
验尸之后,周虎被带走了。
“夫君!”
杨氏悲痛欲绝,王初坚持下床过来,跪在门外说:“若是周虎因此被处置,我愿同罪!”
杨氏哭了一晚上,第二日凌晨做饭给两个孩子吃了,然后把他们托给李氏。
“你去哪?”
杨氏说道:“我去探监。”
她顺利见到了周虎。
“放心,死不了。”
周虎在牢中看来还不错,同监牢的几个龟兹本地人此刻缩在角落里瑟瑟发抖,个个鼻青脸肿。
杨氏哽咽道:“这是他们先动的手。”
她出了监牢,到了王宫前,大声的道:“那人羞辱妇人,我家夫君是为民除害!”
王宫的看守看着她,就像是看着白痴。
“我家夫君是为民除害。”
她在那里孤独的喊着。
张辉来了。
“先回去,此事老夫定然会给个公道。”
杨氏倔强的道:“那人羞辱妇人,诬蔑我家夫君偷盗……夫君只是失手而已。”
“众目睽睽之下打死了人,老夫也得按照规矩来,你且回去,这几日有麻烦只管去寻大唐来的官吏。”
杨氏却摇头,“他们说有人想把夫君弄死在牢中。”
王宫里出来了一个官员。
“张长史,国主听闻了此事,说是骇人听闻,虽然同情,不过既然出了人命,最好秉公处置,否则担心那些人会闹起来。”
张辉皱眉,“老夫知晓。”
官员笑道:“知晓最好……本地人最近可是被欺负的厉害,大唐移民……这是要赶尽杀绝吗?”
本地人的反弹终于来了。
张辉心中阴郁。
马蹄声传来。
他侧脸看去。
十余骑缓缓而来。
当先的年轻人指着王宫在说些什么。
“……当初那王后和丞相公然私通,布失毕苦劝也无法阻拦……”
“兄长,那王后可会甩屁股?”
“会。”
“她在哪?”
“说是被烧死了。”
呃!
李敬业很伤心,“肥地不肥人,浪费了。”
贾平安拍了他一巴掌,见前方有官员和妇人,就下马过来。
“安西都护府长史张辉。”
张辉拱手。
“武阳侯贾平安。”
天神 诀
“武阳侯!”张辉心中一喜,“武阳侯怎地来了这里?”
贾平安满腹牢骚,“陛下想看看移民可还顺利,出发前就有交代,让我来看看。”
我特码的想回家啊!
“武阳侯三百骑大破阿史那贺鲁,捷报刚到,城中的官民们为之雀跃。”
张辉郑重拱手,“武阳侯威武。”
杨氏看着贾平安,心口突突跳着。
这就是传说中的杀将武阳侯?
吐蕃人被他杀的狼狈不堪,说是大将都被俘获了。
捷报说他三百骑就击败了突厥数十万大军……
这样的一个凶神来看移民……
噗通!
杨氏跪下了。
贾平安被吓了一跳,避开说道:“起来起来,这是为何?”
这一夏你放过我 别云清秋
杨氏不起,喊道:“我家夫君周虎,先前有本地人仗着人多势众去寻事,调戏邻居妇人,围殴她的夫君,夫君出来就痛打了他一顿,谁知那人不禁打,竟然去了……如今我家夫君被关在了牢中,武阳侯,求你为我家夫君做主。”
她奋力叩首,两下额头就破了。
“敬业!”
李敬业过来,单手就把杨氏架了起来。
贾平安看着张辉,“怎么回事?”
调戏移民妇人!
张辉点头,“数百人先前围殴刚到的移民,被移民们打跑了。”
贾平安淡淡的道:“此事……我来做主可好?”
……
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