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玄幻小說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第八百零五章 目光閲讀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小說推薦我真不想當天師啊我真不想当天师啊
“……我刚才……是做梦了吗?”
看着廉歌,男孩出声说着,紧接着,眼底渐有些愧疚,
似乎想起了梦里的画面,缓缓埋下了头。
坐在摊位后,看着这从睡梦中醒来的男孩,停顿了下目光,廉歌再转过了视线。
“现在还需要问先前的问题吗?”
语气平静着,廉歌看着远处,出声问了句。
男孩闻声,再缓缓抬起了头,望着廉歌,摇了摇头。
“……谢谢。”
男孩道着谢,停顿了下,又再说道,
“……我刚才在梦里……我好像明白了。”
男孩说着,又有些沉默下来。
惡魔 狂想曲 之 明日 驕陽
“脸还要治吗?”
再转过视线,廉歌看着这男孩,语气平静着,再出声说了句。
“要!”
男孩认真地点了点头,出声说道。再望着廉歌,眼底如之前一样,还是有些期待,只是紧张害怕少了许多。
虽然没戴口罩,却没再躲闪。
看着这男孩,廉歌脸上微微笑了笑。
“你的脸接下来段时间,慢慢就会恢复。”
抬手,朝着这男孩一轻挥,再收回手,廉歌笑着,语气平静着再出声说了句。
“谢谢。”
似乎感觉到脸上的变化,男孩感激着冲着廉歌道着谢,有些欣喜着,再抬起了手,摸了摸自己的脸,眼底有些高兴。
“谢谢大哥哥。”
再有些高兴着,男孩起身朝着廉歌说着。
看着这男孩,廉歌微微笑了笑,再转过了视线,看着街道上走过的些熙熙攘攘行人。
“问题问过了,脸也治了。你该回家了。”
语气平静着,廉歌再说了句。
“嗯!”
男孩重重点了点头,
“……谢谢大哥哥。这个……”
说着话,男孩将衣兜裤兜里揣着的十五块钱摸出来,递给了廉歌。
微微笑着,廉歌伸手将这十五块钱随手接过,揣进了兜里。
……
“……那我就先回去了,大哥哥再见。”
男孩收回手,有些高兴着说着,
再转过了身,挪开了脚。
从摊位前走开,走入了街道。
瞾妃回宫
街道上,熙熙攘攘的行人似乎才看到男孩。
掠过的些目光,看着男孩那张脸,不禁停顿了下。
或是有些好奇,或是打量着。
街道旁,迎着一道道投来的目光,男孩脚下停顿了下。
再低下头,望了望手里还攥着的那口罩,男孩脸上露出些笑容。
伸手掸了掸口罩上沾上的灰,却没再将口罩戴上,只是拿在手里。
再抬起了头,迎着一道道投来的目光,没有再躲闪。
男孩深吸了口气,再挪开了脚,沿着街道,往前走着。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朝着男孩脸上投去视线的行人,看了看过后,相继收回了视线,各自再忙活着自己的事情。
……
“……徐秉……徐秉……”
歌 月
先前跑开的女孩,脸上戴上了个口罩,手里还捏着个口罩,从着另一侧从街道上跑过。
看到了走远的男孩,一边边脆生生喊着,一边边朝着男孩跑了过去。
男孩停下了脚,转过身看着那女孩。
“……徐秉……徐秉……给……我刚才……看到你那个口罩脏了……对不起……”
女孩跑得有些上气不接下气,对着男孩说着,抬起了手,将手里那口罩递向了男孩,渐低下了头。
“……你又没有做错什么。”
男孩看着女孩的模样,看着女孩脸上戴着的口罩,脸上露出了些笑容,
“……你戴口罩干嘛啊?”
“……我……”
女孩再抬起头,看着男孩。
“我不需要这个了。”
男孩笑着,出声说着,伸手帮着女孩把口罩摘了下来,
“……嗯,口罩就不扔了,先拿着吧……”
傻王的嗜血冷妃 白猫黑猫
“……我们走吧……”
手里捏着口罩,两道矮矮的身影在路灯下说着些话,渐渐走远。
……
看着那男孩和女孩走远,廉歌微微笑了笑。
再转过了视线,看着摊位前,街道上走过些行人,听着些话语声。
肩上,小白鼠也立着前肢,转动着脑袋张望着。
街道旁的树木枝叶在路灯映照下,随着阵阵拂过清风,微微晃动着映在地上,走过行人身上的影子。
路灯下,走过些行人或是步伐匆匆,或是在街边些摊位前停下了脚。
行人话语声,稍远处街边店铺的叫卖声,街道旁摊贩招呼客人的声音,混杂着。
……
稍远处。
坐在自己摊位后,凳子上,似乎正等着生意的算命先生,再转过头,
先是朝着那走远的男孩和女孩望了望,再缓缓转回头,望了望廉歌摆着的摊位,
再望着从廉歌摊位前走过,却似乎对廉歌摆着的摊位浑然不觉的行人。
算命先生再停顿了下有些浑浊的目光,再转回了身。
……
“……磨磨蹭蹭的做什么呢……儿子叫过去吃饭,能不能走快点,就都还候着你两个老的……你在这儿耽搁,一会儿菜都给耽搁冷了……”
“……冷了,冷了就让他给我把菜重新热热咯……”
一对老夫妇说着话,从摊位前走过,
老太太催促着,老人应着话,脸上有些骄傲,
“……你要厉害些,还给你热热。”
“……嘿,谁让我是他老子,我这去儿子家吃饭,还能让我吃冷饭……你给我看看,我这衣服扣子扣起了没有……”
“……德行!扣起了,赶紧走吧。”
老太太没好气说了句,老人有些自豪着应着,又再理了理身上的衣服扣子。
说着话,两人渐沿着道路走远,话语声也渐渐远去。
撒旦总裁的下堂妻
……
听着耳边随着阵阵拂过清风,混杂在耳边的话语声,廉歌静静看着摊位前走过的些行人,
被清风扰动着的街边树木枝叶,依旧响着些窸窣的动静,
头顶之上,夜幕中,挂着的月亮渐变换着位置,不时被云雾隐没,不时又再从云雾中钻出,在河面上映出些月光。
……
“……再过几天走啊……票买好了吧。”
“……不用挂记屋里……对了,今天元宵节啊,你在那儿吃汤圆了吗……嘿嘿,那可不,那外边的汤圆,那有你爹我给你包的好吃……”
“……回去把身上这衣服换下来,你说说都多大岁数人了……嘿,这不是我儿子给我买的……这穿着多暖和啊……”
“……收摊了,收摊了……回去过元宵节了……”
“……明天看再把刚买的那件衣服给爸寄回去吧……要不还是回去一趟吧……”
“……马上就到了……你们先吃吧……也是,元宵节就是要团圆,那等下,马上就到了……”
“……爷爷,我想吃芝麻馅的汤圆……妈妈刚才打电话就说他们要吃芝麻馅的……我们吃一样的……”
不时拂过些清风微微晃动着走过些行人的衣襟,混杂着些行人话语声。
走过行人的影子在路灯下渐长又渐短。
街道上走过行人身影渐稀落。
夜幕渐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