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6tw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说 我娘子天下第一-第六百九十六章無意窺春光看書-ojrni

我娘子天下第一
小說推薦我娘子天下第一我娘子天下第一
柳明志抬手将柳颖的双腿搬了下来,起身朝着窗边走去。
“我也说不上来。”
“唉,既然你担忧她的安危,当年你率兵攻打金国的时候还这么起劲?一副提裤子无情的决然模样!”
柳明志双眸中带着一抹无人理解的痛苦,紧紧地闭上了眼睛。
“我不主动打,姑姑你以为就没事了吗?”
“李晔是孩儿教出来的,我了解他。我不打,他也会派别人去打,我主动打,既是给婉言她们一个活路,又是给陛下一个把柄。
可惜,我好像低估了一个帝王的权欲心。
然而,我始终坚信我要走的路没有错,可是我又好像错了。”
柳颖将手里吃了一半的糕点朝着柳明志的嘴里塞去。
“你啊,就是总想将一件事情处置的十全十美,总想公平的对待每一个人,以最少的代价完成天下一统。
可是你忽略了人性,更忽略了人心。
姐姐比你痴长了几岁,什么妖魔鬼怪,魑魅魍魉姐姐没有见过。
大恶人也有善良的一面,好人也有凶戾的一面。
比如说你的岳父皇帝睿宗李政,不可否认,他是一个人人称颂的盖世雄主,在位以来他的所作所为也不负这个盛名跟谥号,可是他为了坐稳皇位手上沾了多少血腥你知道吗?
仅仅因为他手上沾染了无数的血腥,你就能否认他的政绩吗?
否认他是一个值得称赞的好皇帝吗?
你爹为了保护咱们柳家的利益得失,手上沾染了多少血腥你知道吗?
他早年的为人令天下八成商贾为之胆寒,可是他成就江南柳又做了多少利民好事你知道吗?
大善,大恶不过是一念之间的事情而已。
然而该怎么定义善恶两个字,谁又能立上一个标杆呢?
不外乎无愧于心四个字而已。
并非每个人都是你柳明志啊,傻孩子。
十全十美的人哪有啊,圣贤书中的圣人不一样有着不为人知的阴暗一面吗?
一个新王朝的建立,注定离不开血与火的洗礼,这是亘古以来的道理。
自古以来,成就无上大业者,有几个是靠仁慈道德的?
人心变了。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孩子,你没错,错的天下三分,战火经久不息,错的是世道。
这糕点就像是天下。
姐姐吃了一口,就等于吃了半壁江山,然而将剩下的给你吃,你还愿意接受,是因为你拿姐姐当不分彼此的自己人。
小说家不说谎
可是姐姐将这沾染了姐姐口水唾液的糕点给别人吃,别人还愿意欣然接受吗?
我想十成的人都不愿意接受残缺不全的半块糕点,而想要一个十成的糕点。
立道庭
你——懂姐姐的意思了吗?”
柳明志拿出嘴唇中的糕点,看着上面清晰的牙印,怔怔出神的打量了起来。
良久之后,柳明志将手里的糕点缓缓地送到口中品尝了一口。
腥世纪 小米秋
“嗯,美味,姑姑人美心也美,连口水都是香甜的!”
柳颖娇嗔的白了柳大少一眼:“想吃姐姐的口水啊,来,让姐姐亲一口,有多少姐姐给你吃多少,看看到底有多香甜。
唔…..亲亲!”
柳明志将手里的糕点丢到了嘴里,大手直接将柳颖凑上来的臻首扒拉到了一旁。
“起开,丑拒!”
“小冤家,你真是没良心,你小时候饿肚子的时候,都是姐姐把糕点嚼碎了嘴对嘴喂给你的你都忘了吗?”
“嘁……..我小时候还尿床呢,多大的人了,几十年的事情了,提小时候有什么意思。”
“是啊,都几十年前的事情了,小明明也不小了,具体有多大,姐姐上次搁着衣服感觉有点不准确。
要不再让姐姐检查检查?”
移动天灾吉祥物 背心短裤墨镜
“想都别想,下辈子投胎成男人,检查自己的去。”
穿越洪荒之僵神
“嘁……..你以为姐姐稀罕,姐姐问小溪溪去,不就知道了。”
“去吧去吧,只要不烦我,你爱干什么干什么。”
柳颖看着一边跟自己斗嘴,一边收拾包裹的柳大少,神色一愣:“小明明,你收拾包裹干什么?”
“明知故问,当然是跟老头子辞行,回北疆啊。”
“你怎么这么快啊,不是说好到明天的吗?”
“早一天晚一天不差什么,还有下次请说我怎么这么快急着走,别说我这么快,容易误会伤自尊。”
“嘤嘤嘤,你又不让姐姐试试,你快不快姐姐怎么知道嘛!”
柳明志将包袱系到了背上,没好气的瞪了一眼柳颖,抓起糕点朝着门外走去。
“要么跟我回家拜会你大哥我老子,要么自己回家该干嘛干嘛!”
柳颖也急忙抓起了两块糕点,顺手提起了自己的竹篮跟了上去:“姐姐跟你回家,慢点,你别这么猴急嘛!”
“等着,不准跟进来,不然本少爷给你翻脸。”
无视柳颖怔然的柳明志,敲了几下门栓直接推开了任清蕊的房门走了进去。
“啊!”
柳大少看着顾上则不顾下,顾下则难顾上,抱着白玉无瑕,冰肌雪肤的胴体失声尖叫的任清蕊,暗道一声不愧是跟婉言不相上下的天生尤物,果然是娉婷婀娜风华绝代,国色天姿到艳压群芳。
任清蕊看着盯着自己目不转睛的柳大少,脸颊滚烫堪比猴子屁股。
自己不走不是,走的话就暴露的就更加彻底了,只能对柳大少怒目而视。
“你还看,还不快滚出去!”
柳大少收回了目光顿时老脸一红,抓起了面前的绣罗裙朝着任清蕊丢了过去,急忙转身朝着门外走去。
“滚就滚,凶什么凶,神经病啊你,大白天的你换什么衣服!
再说了换衣服你都不知道拉门栓的吗?你是不是有病!”
柳大少心虚的逃了出来,一出门便看到了柳颖盯着自己满是戏谑不已的眼神,没好气的瞪了柳颖一眼,都是自己这个妖孽姑姑把自己气糊涂了,要不然怎么会忘记问候一下是否方便就贸然闯进了人家姑娘暂时下榻的闺房。
柳颖还不知道柳大少已经把锅甩给了自己,盯着柳大少啧啧的摇摇头。
“姐姐刚刚夸完你是一个坐怀不乱的正人君子,半个时辰都不到,你就给姐姐上演了一出金屋藏娇的好戏。
可以啊,你还真是莫愁前路无知己,天涯遍地是情人啊!
听房里面这姑娘声音娇翠欲滴,清亮婉转,就知道年龄不大,十有八九是二八芳龄左右,你还真是老少通吃,荤素不忌啊。
俗话说,老夫少妻,神仙难医。
怎么着,没少操劳吧!”
“不是你想的那样,这姑娘纯属就是一个意外,我跟她清清白白没有任何关系!”
柳颖笑吟吟的拍了拍柳大少的后腰:“你啊,悠着点,别四十岁都活不到就英年早逝了。”
柳颖心里跟明镜似得,她明白小冤家跟房中的姑娘肯定不是自己说的那种关系,否则也不会分房而居。
霸婚老公赖上门
小冤家贸然闯入闺房,这姑娘也不会因为被无意窥春光而厉声尖叫了!
不过她就喜欢看到小冤家憋屈至极,却又无可奈何的样子。
“你再这么没正行,我能不能活三十五都是个问题。”
“姐姐可没有那么凶狠,跟这些初尝人事的小姑娘相比,姐姐可知道如何怜惜人,知道细水长流的道理,可不会一上来就把………”
“你….你什么事?”
房中传来怯怯懦懦的声音打断了柳颖的调侃之词,柳颖下意识的朝着房门看去。
奈何任清蕊或许是因为方才的事情,不敢露面,柳颖只能隔着房门看出一道杨柳细腰,风姿绰约的倩影。
“方才实在不好意思,不过你别放在心里,你比我长女大不了几岁。
找你就是通知你一下,收拾行礼不要乱跑,明天可能就要赶路赴北了,也可能今天就走。”
“知道…知道了,还有别的事情吗?”
“没了,你忙你的吧,我先走了。”
“好!”
柳明志看着柳颖贴在门缝上的脑门,抬手一扯柳颖的衣袖。
“快走啦,你是没见过女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