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都市异能 贅婿神王 線上看-第四百六十三章 一入網文深似海!推薦

贅婿神王
小說推薦贅婿神王赘婿神王
突然卧室的门就被岳母推开了。
“小宁、浅雪……”
当李雪梅看到卧室里暧昧的一幕时,卧室里的气氛仿佛凝固,尤其是看到女儿上半身还只穿着一件贴身衣物,又被女婿亲密的抱在怀里,顿时噗嗤乐了出来,笑的合不拢嘴,然后直接识趣的关上了门转身就走。
仿佛装作没看见似的。
对于她这种过来人说,思想并不是很封建,男欢女爱这种事再正常不过了。
不然何时能抱的上孙子呢?
“妈?”
看到老妈推开门又笑着离开,本就情绪高昂的俩个人,几乎都快是到了干柴烈火的地步,闻着来自叶宁身上那强烈的荷尔蒙气息,以及他身上独有的那种雄性味道,几乎差点就准备缴械投降了,也不想再等什么大婚之日了,
可现在俩人就仿佛被泼了一盆冷水似的,那种高涨的情绪冷却下去,渐渐偃旗息鼓。
一下子就没了情调。
“都怪你!”
肤白貌美的林浅雪娇嗔一声,样子又迷人又可爱,害羞的瞪了他一眼,伸手再叶宁的腰间掐了一下,那白暂细腻的皮肤都泛红,尤其是那耸立之地,更加饱满挺拔。
啊嘶!
叶宁咧了咧嘴,一脸的无辜。
虽然好事被突如其来的打断,可林浅雪心里却没有丝毫怨言,相反还是美滋滋的,于是双手捂住耸立之地,羞涩的拿起衣服跑向另外一个卧室。
看着那曼妙离去的倩影,再回忆几秒前那一幕。
叶宁忍不住仰天长叹。
甚至有点想哭。
闻着手中的余香,他觉得自己上辈子是不是欠岳母的啊?
一到关键时刻就拉胯。
让他很难受。
那种感觉怎么形容,就像是一个好吃的东西放在你面前,而你又恰好饥饿,但是你无法触摸到,只能眼睁睁的干看着。
对于任何一个正常的男人来说都很抓狂。
叶宁也是一个有着七情六欲之人,并不是什么冰冷的石头。
也需要爱的滋润。
想让生活充满一些乐趣。
林浅雪换好了衣服后,就和叶宁下楼去吃午饭了。
此时岳父岳母和烟儿都已等了几分钟。
烟儿坐在椅子上,扎着两个羊角辫,一身白色的小裙子,脚下是一双萌萌哒小鞋子。
手里拿着一只小勺子喝了一口汤。
然后天真无邪的盯着坐在旁边的林浅雪突然开口。
“姐姐的脸好红呀?是不是感冒了呀?”
说着烟儿小手放下汤勺,一脸天真无邪的样子,要去摸她的额头。
而林浅雪则被烟儿的一席话弄得面红耳赤,更加的害羞和尴尬,连忙拿筷子夹起一个鸡腿放在了烟儿的碗里。
那么羞耻的一幕被老妈看见,林浅雪都快害羞死了。
“姐姐没感冒,赶紧吃饭。”
“哦?”
顿时烟儿眨巴了下眼睛,跟个小大人似的摇头叹气。
“快吃饭,一会都凉了。”
岳父一本正经的催促了一声。
“哥哥给你吃鸡腿,力气大才能保护姐姐。”
烟儿一副萌萌哒的样子,笑的天真无邪,于是把林浅雪夹给她的鸡腿又放到了叶宁碗里。
闻言,林浅雪耳根子一红,不敢说话了。
鼓起腮帮子瞪了烟儿一眼。
这小丫头越来越调皮,竟然敢套路自己,还给自己挖坑。
“好。”
叶宁没有推辞,平静的看了林浅雪一眼,直接啃掉了那个鸡腿,于是一场尴尬的午饭吃的四个大人都很漫长。
他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脸不红心不跳。
午饭过后。
林浅雪放下碗筷就上了楼,准备去收拾下行礼,明天就要回省城了,一些日用品需要准备一下。
随后叶宁也跟了上去。
李雪梅看着女儿和女婿上了楼,这才坐了回去,捅咕了一下老公。
“看来咱们的谈话有效果。”
“什么效果?”
林凡夹了一口菜,一脸茫然的看着老婆。
冷酷白发魔女
啪。
李雪梅拍了一下老公的手臂,放下了筷子,小声说道;“你这人怎么记性这么差?整天就知道下棋、工作,一点都不着急抱孙子?”
闻言,林凡放下碗筷,拿起纸巾擦了擦嘴巴。
“孩子们的事咱俩就别管了,况且小宁和浅雪还年轻,抱孙子这事需要从长计议。”
“上次你的态度可不是这样的?”
李雪梅严肃的看着他:“这是你必须跟我统一阵营,我刚才去浅雪卧室,看到俩人那个了……”
“哪个?”
林凡不明所以。
“就是那个!”
李雪梅语气带着一丝暧昧,然后接着开口;“估计这俩孩子把咱们的话当回事了,估计明年就能抱上孙子!”
“希望吧。”
林凡微微一笑,起身背着手向外走去。
只留下还在端着碗筷的烟儿好奇的看着一脸郁闷的奶奶。
到了晚上早早的一家人就休息了。
“叶宁,要是实在难受就跟我说,毕竟咱们俩又不是刚结婚,也算是老夫老妻了,大不了做好安全措施呗?”
林浅雪美眸眨动,整个身子都钻进了被窝里面,侧着身躺在床上看着他。
叶宁放下电话,握住她的小手,扭头温柔的看着她;“这种事情还是顺其自然的好,不然我怕你明天会下不了床。”
“啊?”
林浅雪当即就懵了,眼神顺着叶宁的身体下意识的向下看去。
喉结滑动。
开始脑补一些羞耻的画面。
“你好色!”
顿时林浅雪啐了一声,脸红娇嫩,脑袋直接缩进了被窝里面。
“有嘛?”
叶宁自嘲的笑了笑。
“有!”
接着林浅雪又露出半个脑袋,美眸盯着叶宁;“难道你真的要等到咱们大婚之日?会不会把你憋坏呢?”
“不会。”
“为什么呢?”
“既然我回来了,自然要给你一个最完美和盛大的婚礼,让你成为这世上最幸福的女人,让那些流言蜚语不攻自破,也是我想要弥补这七年对你的亏欠。”
叶宁故意的岔开了话题。
顿时林浅雪的眼睛就湿润了,有晶莹的泪花再眼眶里打转。
鼻子微微发酸。
她是个感性的女孩,坚强独立,就是心软,平时并不是一个喜欢爱哭的人,以前被大伯一家欺负的那么狠也没哭过,甚至都没和爸妈抱怨过一句话,都是默默的自主消化掉那些委屈。
甚至被爷爷和大伯一家逼着改嫁都未曾流泪。
依然再顽强的反抗。
当时面对那些流言蜚语,也只有爸妈坚定不移的支持她。
可自从叶宁回来后,林浅雪就变的特别容易爱哭。
有时候因为他的几句话就很感动。
那些话不是什么海誓山盟,也不是什么天长地久,只是平凡普通的一些话,就足以触动她内心最深处薄弱的地方。
一个独立的女孩子有时候需要的并不是什么财富权贵。
往往需要的只是一句关心。
甚至一份安全感。
哪怕再她的眼中,自己喜欢的男人在平凡普通,也是最耀眼的存在。
无人可以比拟。
正所谓你懂他的不容易,他体谅你的辛苦和付出。
双相奔赴的感情才是最无可撼动的。
所幸林浅雪这七年没有白等。
这个归来的男人的一举一动,包括身上的气味都已经深深的扎根再她的心里。
就像一块烙印似的铭刻在了骨头上。
“浅雪想什么呢?”
叶宁看着沉思的林浅雪问道。
闻言,林浅雪扭头看着他,带着一抹浅笑;“我再想你的那个是不是和别人的不一样呢?”
立刻叶宁额头冒出几缕黑线。
于是伸手嘣的弹了一下她莹白的脑门。
“到时候你不就知道了……?”
“讨厌!”
林浅雪气鼓鼓的揉了揉额头,白了他一眼,接着靠在了叶宁的怀里,随后啪关了灯。
趁着叶宁不注意把手伸进了他被窝里。
“你偷袭我?”
黑暗中响起叶宁猝不及防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