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說 大唐孽子討論-第989章 內幕消息分享

大唐孽子
小說推薦大唐孽子大唐孽子
杨本满今天跟往常一样坐着自己的奔驰四轮豪华马车来到了御史台。
进入办公室之后,喝着令狐无疆提前冲泡好的热茶,他开始看起了报纸。
往常,他都是首先看《大唐日报》的,但是这段时间,由观狮山书院商学院发行的《东方财富报》却是成为他的最爱。
在这份报纸里头,不仅有专门的板块介绍大唐交易中心里头各种主要商品的价格变化,还开辟了一个版面专门针对大唐股票交易所里面的股票价格进行说明。
阅读这份报纸,不仅可以快速的了解市面上的情况,也能看到一些主要由观狮山书院商学院的教谕和学员撰写的文章,学习到一些专业知识。
不客气的说,《东方财富报》凭借着自己独特的优势,一推出来就迅速的成为大唐第五大报纸,成为仅次于《大唐日报》、《长安晚报》、《曲江日报》和《月亮报》的存在。
作为一个具备专业性的报纸,能够有如此表现,绝对算是非常厉害的了。
“杨御史,我已经全部清空了之前购买的东太平洋公司的股票,转为购买青雀葡萄酒;但是我发现这几天青雀葡萄酒的股票好像也有点涨不动了,你说我要不要把它给卖了,换成其他的股票呢?”
令狐无疆每天都那么勤劳的帮杨本满搽桌子、泡茶,自然不是无欲无求的。
借着杨本满看报的空闲时间,令狐无疆就会咨询一些自己没有把握的事情。
“这些股票,普遍都是已经翻了一番,甚至翻了两番,涨幅确实很吓人,搞得我都想把杨氏茶叶作坊的部分股份拿到大唐股票交易所里面进行交易了。
这种局面,让我感到有点害怕恐惧,我觉得可以考虑慢慢的卖出去一部分股票,先不用继续买入其他的股票,看看情况再说。”
杨本满能够被人称为长安城的投资风向标,商业嗅觉还是非常明锐的。
很显然,眼下的这种场景,也已经引起了他的担忧。
“不继续买其他的股票吗?这样的话会损失很多钱财哦。”
令狐无疆有点失望的看着杨本满。
地球御兽师 一泼冷水
很显然,这个答案并不是他想要的。
“在别人贪婪的时候我恐惧,在别人恐惧的时候我贪婪。令狐,这是我这些天去大唐股票交易所买卖股票的时候琢磨出来的一个道理。楚王殿下在交易所门口立下‘股市有风险,入市需谨慎’的牌坊,绝对是有着他的道理的,只是很多人还没有吃过亏,没有当回事。
眼下长安城上至勋贵富商,下至平民百姓,都在讨论着股票的事情,哪怕是自己没有买,也很喜欢在那里评头论足的指点一番。这绝对是一种让人感到恐惧的场景,我没有办法想象这样下去场面会变成什么样子。
这股票啊,让我想起了观狮山书院运动会上的那个接力赛,队员们一个接一个的将接力棒递给了下一个队员;但是,一旦这个接力棒传递不下去,那就出问题了。
我准备从今天开始,逐步的将手中的股票全部卖掉,等到局势稍微明朗了之后,再重新考虑要怎么办。”
杨本满在跟令狐无疆交流的过程,其实也是一个梳理自己想法的过程。
就像是一个学霸给学渣讲题,其实也完全是在浪费时间。
在讲题的过程当中,其实也给了学霸一个梳理思路的机会。
只不过在这个过程当中,学渣是更大的得利者,所以很少人关注到了学霸从中获得的好处。
“全部卖掉?”
令狐无疆没想到话说的越多,杨本满的答案居然越让自己失望。
刚刚还只是说考虑慢慢的卖出去一部分股票,现在就变成全部卖出了。
“是的,我准备全部卖出!时间就在最近一个星期。”
杨本满持有的股票数量有点多,他也担心因为自己的抛售,搞得股票价格大跌,甚至直接让“接力棒”接不下去了,那就惨了。
所以才会考虑分成一个星期来慢慢的抛售。
超能老师 闲云一鹤
“那……那我今天就先跟着你去卖掉一部分吧。”
令狐无疆对杨本满还是非常信任的,虽然他还没有下定决心要全部卖掉股票,但是今天先去卖掉一部分,他却是愿意的。
……
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
特别是一项政策的出行,不可能是突然冒出来的,这就意味着前期一定会有一些人知道这个事情。
就像是给大唐股票交易所的股票交易加税,虽然想法是唐俭提出来的,但是不可能什么事情都他亲力亲为。
这么一来,加税的消息被人知道,那就是一个必然的结果。
要知道,这些经受加税相关事情的胥吏也好,官员也好,他们自己或者家中子弟,再不济自己的好友之中,肯定是有人买了股票的。
这年头,又没有内幕交易罪的说法。
大家知道了朝廷即将针对股票交易加税的消息之后,第一反应就是要通知自己想要通知的人,让他赶紧先把股票给卖掉。
要不然到时候那个利得税一出来,有些收益很大的股票,要缴纳的赋税可就不是一个小数目。
哪怕是你很看好这支股票,你也可以先卖掉,后面再买回来,这样就可以规避掉之前获得的利润的利得税。
“冲儿,你在大唐股票交易所里面,有买股票吗?”
长孙无忌下值回府之后,第一件事就是把长孙冲叫到跟前询问。
“股票是这段时间长安城最热门的话题,不管是勋贵还是百姓,许多人都去买了,孩儿自然也不例外。不过你放心,我买的股票已经上涨了将近一倍,一文钱都没有亏掉呢。”
长孙冲不是很清楚自己阿耶为什么突然问这个问题。
陷入爱的陷阱 田桶不冉草星星
不过他觉得这正是自己表现的机会。
就像是后世,一个人在股市挣了很多钱,总是会忍不住的跟别人讨论股票相关的话题,然后或明或暗的表示自己也买了什么什么股,获得了多少收益;或者直接在那里抱怨说,当初我要是怎么怎么样,那么今天的收益肯定可以达到多少多少,然后再表示自己对现在的收益还是有点遗憾之类的。
所谓的富贵不还乡,如锦衣夜行。
这些人的这些心思,跟这句话里面蕴含的内容是差不多的。
“卖了!明天你去把他们全部都卖了!”
“啊?”
长孙冲愣了一下,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呢。
刚刚自己明明说已经挣了不少钱了啊,又不是亏钱,为什么要让自己卖掉?
“阿耶,现在股市的行情一片大好,无数的人都蠢蠢欲动的想要去买股票呢。大唐股票交易所里头甚至出现了一些股票一股难求的情况呢。”
“我知道,正因为如此,所以你要赶紧把它们都卖掉。因为朝廷准备加税了!”
长孙无忌今天收到了朝廷即将针对股票交易加税的消息,自然立马就把这个消息告诉长孙冲了。
其他人也差不多。
“加税?怎么加税?”
“户部尚书唐俭提议针对买卖股票都征收零点五个点的税收,与此同时,也考虑针对股票上获得的利润,征收一成的利得税,这个提议,陛下原则上是同意了,估计很快就会正式实施。一旦加税的消息传开,必定会导致很多人出售手中的股票,所以明天你的速度要快,不要犹豫,不管股票是涨是跌,都先把它们给卖了!”
“这……那唐俭吃饱了撑着吧?这股票卖的好好的,关他什么事情啊?户部跳出来捣乱,也太过分了。”
长孙冲有点不甘心,自己手中的股票这几天涨的正是厉害呢。
这多持有一天,就可以多获得许多收益。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记住了,明天一早就去大唐股票交易所,把你手中所有的股票都先卖掉,一股都不要留在手中。”
长孙无忌没有多废话,直接下达了命令。
……
“哇!哇!”
长安城的清晨,显得有些萧索。
一些早起赶工的人,低着头,弯着腰,尽可能的将头缩到衣服里面,仿佛这样就可以没有那么冷。
几只乌鸦漫无目的的在那里发出“哇哇”叫,让这个早晨显得更加冷了几分。
在大唐股票交易所门口,气氛仿佛没有受到天气的影响,早早地就有人在那里等候了。
那些百姓们站在交易所门口,不时的跺跺脚,蹦跶几下,想要祛除身上的寒气。
勋贵富商们则是在自己的四轮马车之中静静等待。
“咯吱!咯吱!”
当交易所的大门缓缓打开之时,众人纷纷涌进了大厅。
这时,长孙冲也从自己的马车中钻了出来。
结果,一抬头就看到旁边郑海、崔庆、王杰、卢宣等人都纷纷从各自的马车中下来。
长孙冲稍微愣了一下,然后露出了一个大家都懂的笑容。
虽然今天彼此之间都没有约着要过来,但是大家看到对方的时候,立马都醒悟过来是怎么回事了。
作为长安城的勋贵,谁的消息来源都不会差。
“当!当!当!”
交易所内,开市的钟声响起之后,众人立马纷纷忙碌了起来。
各个柜台的交易员前面,一瞬间就排满了队伍。
青雀葡萄酒,三四十文钱一股,卖出一千股。
奔富葡萄酒,两千七八二十文一股,卖出一百股。
七里香,九百二十二文一股,卖出两百股。
各种各样的卖单,一下就开始挂在了卖盘上面。
这还是因为所有的东西都需要人工去操作,所以卖盘上写出来的信息还有滞后。
否则的话,估计一块黑板都会写不下。
很快的,各种股票的交易就陆续开始成交。
刚开始的时候,交易都还显得比较正常,因为每天早上大家的交易热情都是比较高涨的。
但是,很快的,一些嗅觉灵敏的人就感受到不对劲了。
为什么今天那么多的人卖出?
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提前得到消息的勋贵们,普遍都是持有股票数量比较多的,这一出手,基本上都是大单。
很快的,这些卖单就挂在那里没有人购买了。
你不愿意降价,别人愿意。
“郎君,趁着大家还没有反应过来,我们先降价售卖。也不用几文钱几文钱的降价,直接就给它降个五个点,让一些人以为我们着急用钱,低价抛售。”
人群之中,崔祥坤附在崔庆的耳边,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昨天,崔庆把自己打听到的消息告诉崔祥坤之后,他立马就感受到了危机。
通过股票买卖,短短的一个月时间,崔家就获得了相当于各个铺子在贞观十七年全年的利润,这实在是让人有点害怕,觉得有点不真实。
“好!就按照你说的来。”
崔庆略微犹豫了几秒钟,就同意了崔祥坤的提议。
毕竟,这种局面,昨天他们商量的时候也有提到过对策。
只是没想到这么快就要面临这样的局面。
“这段时间想要修建一座新作坊,资金比较紧张,所以忍痛卖点股票换钱。”
“铺子里欠的货款马上就需要支付了,我得先把股票换成钱,这个价格,也是割肉卖了,”
“我要出一趟远门,只好先把手中的股票给卖出去了。”
很快的,各种各样的借口就在大唐股票交易所里面响起,仿佛是为了掩饰自己的大手笔卖出行为。
这些理由,倒是没有什么新鲜的。
每天都有类似的情况发生,虽然今天抛售的人有点多,但是还是有一些人信以为真,认为真的可以低价捡个便宜。
所以,接下来的十来分钟,交易量一下又活跃了起来。
可这些勋贵也都是没有什么经验,一看到有其他人的股票比自己放的低,然后成交了,立马就把自己的价格放的更低。
如此你争我抢的,让一些还想买股票的人也犹豫了。
这么一来,局面又再次的僵持起来。
交易所内,气氛一下子就变得微妙了起来。
里面有一些人是天天都蹲在这里交易的,今天这种诡异的场景,还是第一次见到。
但是,这些抛售股票的人,许多都是衣着华贵的勋贵子弟,有些人开始生出一个念头,难道是他们提前得到了什么消息,股票要大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