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玄幻小說 從長阪坡開始討論-第0803章黃哈哈大發神威(求月票)熱推

從長阪坡開始
小說推薦從長阪坡開始从长阪坡开始
刘备写信之后,当即给众人说了一通,让云长谨防上庸方向。
最好趁此机会招降房陵郡太守蒯祺,上庸郡主官申氏兄弟。
虽然他们现在都是受到张鲁的节制,但是张鲁自身难保的情况下,不知道这些人会作何选择。
最重要的是得把长安被关平占据的消息,快速的传播出去,如此一来,有助于他们做出选择。
“主公,如今我军南渡汉水,于定军山,安札营寨,与我南线对峙的是张郃,他率军驻守在走马谷。
夏侯德驻守在天荡山,徐晃率军驻守在广茂山,莫不如采取声东击西之计。
我们猛攻广茂山,实则先烧火曹军粮草,在趁机攻克走马谷。”
法正就是在赌张郃,他该如何应对。
总之猛攻徐晃就对了,钓张郃就对了。
与关平奇袭长安的策略,大抵上思路是一致的。
只要己方大军出了定军山,那就进入汉中盆地,走马谷是极其重要的道路争夺选择。
而张郃也是率军驻守在这里,肆机夺取定军山,把刘备赶出汉中去。
法正定完计策之后,看向庞统,瞧瞧他还有什么补充没有。
庞统倒是觉得法正说的计策,挺不错的:“正好试探一番,看看曹操他在不在军中。”
法正却是摸着胡须笑道:“我赌曹操他必然不在阳平关前线,而在南郑县外。”
“为何?”刘备对于法正如此肯定的判断有些奇怪。
这探马也未曾打探出曹操出军了。
“张鲁不过疥癣之疾,可轻易除之,我们才是最难啃的骨头,
故而曹操定会先除了这疥癣之疾,在汉中站稳脚跟,然后安心抵抗我军。”
法正看着地图笑了笑:“如今曹操不在,此时正是我等击溃张郃的大好时机。”
关平占据长安城的捷报,再一次在整个军中传开了。
如此一来,刘备麾下士卒全都知晓了一个结果,那就是曹操他在劫难逃。
后路又一次被断,曹军士卒还能剩下多少战心?
胜利的曙光就在眼前。
张郃站在一侧,听着山腰上敌军的欢呼声,顿感奇怪。
刘备军为何突然欢呼?
发生了何事!
紧接着便郭淮便带着确切的消息,走到张郃面前:
“张将军,大事不好,敌军欢呼的是关平得到长安的捷报。”
“关平得到长安?”
张郃大感意外,长安城有钟繇等人在,怎么可能会被关平给夺了去呢。
就算关平麾下有三万人马,就想打下长安城,那是绝无可能的。
郭淮一脸凝重的道:“此事尽管存疑,但还是要早些禀告丞相。”
他们二人都曾经与关平交过手,此时再也不敢小觑他。
尤其是张郃,被关平设计打的仅剩下几个亲卫逃走的旧事。
此事更不敢耽误,直接派人前去告诉丞相这一消息。
长安城恐有变。
就算是在汉中站稳了脚跟,那同样是被困在了汉中。
“徐公明那里如何?”
“敌人依旧是日夜猛攻,纵然是徐将军勇猛,但士卒吃不消,也危在旦夕。”
张郃点点头,随即说道:“广茂山不容有失,与天荡山互为掎角之势。
若是失了广茂山,那前线储存粮草的天荡山也会被敌所趁,我意分兵一半,前去支援公明。”
郭淮想了想,抱拳道:“将军,那老将黄忠每日都来天荡山附近挑衅,不可不防。”
“刘备是故意让一老卒前来挑衅,想要诱夏侯德下山与他单挑。
我早就叮嘱过他,不必理会,此乃疑兵。”
“喏。”郭淮领命之后,自是下去依令行事。
天荡山一侧。
黄忠照旧前来挑衅,引诱夏侯德出兵交战。
黄哈哈也是得到了消息,他最先被关平劝降,交流了一通。
等到后来与张仲景一聊,才知道是被这小子给虚晃一枪,摆了一道。
不过黄忠倒是觉得没什么,只是认为关平这小子有些头脑。
可如今他接连攻克陈仓、长安等要地,着实耀眼的很。
此次放火烧粮,自己这把老骨头,可绝不能服老!
这些天几次三番的故意示弱袭扰夏侯德,也该到了收网的时候。
黄忠暗暗下定决心,今夜定要再次荣耀一把。
不能把打天下的事情完全交给年轻人,我还不服老!
夏侯德与韩浩守卫天荡山以及一系列的粮草,每天见一个白头发白胡须的老将前来,烦的很。
有心想要斩了他,以正军心,奈何张郃总督前线将士,命他不得出战。
韩浩与韩玄乃是兄弟,黄忠曾效命于韩玄,结果却背叛了韩玄,导致他被杀,此事让韩浩极为记恨。
如今见仇人就在山下,屡次想要下山前去挑了他。
结果被夏侯德拦住,言张将军有令,不必理会敌军,只要他们不攻山。
今日韩浩瞧着黄忠在山下挑衅,暗想,如今天色渐暗,出寨门吓一吓他,骂他一骂也是可以的。
韩浩禀告夏侯德自己率军前去喝骂一阵,吓唬敌军,以免军心不稳。
顺便让黄忠明日不敢在如此猖狂。
夏侯德同样觉得被一个老头子逼的出不了门,着实是有些气愤。
遂同意了韩浩的这个主意,不打架,就嘴上找补找补,也不算违反张将军的命令。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绝不能让一个老头子在自己军营面前,耀武扬威的。
黄忠本来想要走了,没想到曹军营寨打开,韩浩领兵出了营寨,奔着自己而来。
“黄忠,可识得我是谁?”韩浩大嚷一声。
黄哈哈自然是知道眼前的人是谁,只是嘴上却道:
“我只与夏侯德单挑,你若不是夏侯德,速速滚开,以免污了老夫的刀。”
韩浩一听这话,当即就怒了,好你一个老匹夫,安敢如此欺辱于我。
他挺抢跃马,奔着黄忠就去了。
结果被黄哈哈一刀斩于马下,冲上山去,四处放火。
夏侯德在营帐当中,扇着扇子,没想到敌军竟然杀上山来。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韩浩这么不禁打。
夏侯德当即披上铠甲,亲自去把敌军给赶出山下,此乃囤积粮草之地,断不能被敌军所趁。
山上火光四起,早早就预备好了引燃之物,顿时天荡山上火光一片。
夏侯德急的先救火,混乱之中,早就被瞄上他项上人头的老将严颜给砍死了。
这下子曹军更是大乱起来。
火光冲天。
广茂山上的徐晃见相连的天荡山有些喊杀声都传过来,心下大惊。
可是他这里早早就遭到了刘备的猛攻猛打,根本就脱不开身。
现在前去救援也根本来不来。
倒是张郃看着浓烟,气的直跺脚。
这夏侯德必然是没有听从自己的忠告,被黄忠这个老头子给骗了。
法正见天荡山突然冒出黑烟,火光四射,当即催促主公赶紧出兵走马谷。
刘备也不耽误,命人连夜攻入走马谷曹军军营外围,直到十四五里左右,开始焚烧曹军设置的鹿角。
张郃命令郭淮守卫东围,他亲自率领数百精兵前去巡视。
双方混战一夜。
神伤 断水流
直到清晨,张郃依旧在巡视,发现南围鹿角正在燃烧。
他率军赶去,击溃来犯之敌,命人扑灭火势,修补鹿角。
刘备在定军山上瞧见张郃的旗子,急忙命黄忠出战。
黄哈哈命令部下擂鼓,鼓声震天,吸引曹军的视线。
他亲率大部,从山上冲出,迂回到侧后,向张郃率领的队伍,发起突然袭击。
曹军一遍修补鹿角加灭火,还时刻防备着前方鼓声的敌人。
结果敌人从侧后方突然冒出来了,被打的措手不及。
紧急间,张郃向后撤退不及,被黄忠一刀斩杀。
主帅张郃被杀,更是导致了曹军的大溃败。
黄忠则是乘胜追击,直接领兵攻打十四五里之外的曹军营寨。
一日之间,黄忠手刃数百,甚至连曹老板安排的益州刺史赵颙也被黄忠所杀。
一时间走马谷内的曹军死伤无数。
亏得军司马郭淮见状不利,依据谷口险要之地,守住东围。
如今刘备与曹军相互在谷中对峙,连徐晃都放弃了广茂山,率部与郭淮汇合,共同抵御刘备。
法正站在山上与庞统也是畅快的大笑。
“孝直,如此一来,取汉中的主动权,便在我们的手中了。”庞统瞧着黑烟缭绕,四处都是放火的迹象。
法正同样挺直身板,这下子东州阵营,也算是立下了大功,不输荆州一派。
“以此战观之,曹操他必定率领大军前往南郑县劝降,
否则张郃手中兵力不会如此捉襟见肘,堂堂主帅被临战斩杀。”
庞统心情大好,曹军战事接连失败,军心铁定收到干扰。
再加上曹操若是得知长安城都丢了,不知道他会作何感想。
“明日,我们还要乘胜追击,不给曹操太多的反应时间。”
法正表示同意,如今的形势,正是痛打落水狗的好时机!
否则待到曹操率军回援,那曹军军心必定会重新安稳下去。
如今斩杀敌军主帅,必定会军心震荡,稍微用力,极有可能会导致曹军大溃败。
这个机会一定要好好把握。
这一夜,深处阳平关前线的曹刘两家士卒,极少有能睡得着的。
等到黄忠奋战一天一夜,再无战事之后,直接就累的躺在了木板上,被士卒抬了下去。
纵然老将勇猛异常,无人是敌手,但总归是岁月不饶人。
如此大的运动量,他的身体也吃不消了。
刘备握着躺在木板上的黄忠的手,瞧着他嘴皮干裂,身上血色呼啦的。
纵然是武艺高强,但是混战当中,哪有不受伤的?
“汉升,此战辛苦了,你且好好休养。”
黄忠哑着嗓子,流着泪道:“主公,我一直不服老,可现在看来,是我老了。
若是再让我年轻十岁,纵然是奋战三天三夜,那也无妨。”
“黄将军,你不老,昨日便已经立下大功,世人皆会称赞你老当益壮。”
刘备眼里含泪,黄忠要是自己认为自己老了,那离死也就不远了。
心劲都要泄了,人也就完了!
想到这里,刘备又高声道:
“汉升,定国那小子打下了长安,我意将来挥兵宛洛,匡扶汉室,定要叫你为先锋。
到时候天下人,谁还敢小觑于你!”
黄忠哈哈哈大笑了几声,顿无气响。
吓得刘备一惊,难不成黄汉升他笑死了?
神医张仲景,也是三步化作两步,他与黄忠可老相识了,万万没想到会是这般结果。
~
郭淮与徐晃合兵一处,他们也是没想到,张郃竟然会死于一老将之手。
特别是郭淮,上一次便已经经历过一次主帅夏侯渊被关平所诱杀的事情。
他与徐晃商议推举张郃为主帅,以此来稳定军心。
现在主帅张郃又被敌军所杀。
三军无主,连逢大败,上下惊慌失措。
军司马郭淮瞧了一眼徐晃,开口道:“徐将军是国家名将,刘备所忌惮的人,今天事情紧急。
非徐将军不能安定军心,还望徐将军勿要推辞!”
徐晃眨眨眼,这一套说辞怎么就如此的熟悉?
上一次夏侯渊死于关平之手,郭淮也是这般对张郃说的,当时自己还在现场。
如今身为主帅的张郃身死,军司马郭淮又把这话说给自己听!
自从郭淮开始在军中效命,已经接连死了两任主帅了。
“还望徐将军勿要迟疑!”郭淮又拱手说了一句。
主薄刘晔也是点头赞同。
徐晃点点头,表示接受这个临时统帅之责,遂出营巡视,统兵查看。
众将皆是接受徐晃的指挥,曹军军心遂安定下来。
第二天,刘备企图从定军山北出,强渡汉水进攻汉中,乘胜追击。
徐晃则是开口道:“我军新败,丞相又没有得到消息,寡不敌众,又有利于敌军乘胜追击。
我想要依托汉水列阵防御,等到丞相大军回援,诸位以为如何?”
众将对于徐晃的命令皆是表示同意,尤其是现在麾下士卒哪还有再战之心?
还是等一等丞相吧。
军司马郭淮则是开口道:“徐将军,末将以为不妥。”
徐晃瞥了他一眼:“不知军司马,有何谏言?”
众人也全都望着郭淮,希望他不要不识好歹,拨了临时主帅的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