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都市言情 這是我的星球-第三百二十六章 初戰看書

這是我的星球
小說推薦這是我的星球这是我的星球
“胧幽和照夜还是亲。”夏归玄不知从哪冒了出来,笑眯眯地递过一枚亮闪闪的果子,像个小太阳一样。
胧幽抱过果子,奇道:“这是什么?”
“光明星域的特殊产物荧光果,数量比较稀少,是领主专供之物。效果嘛,增加光能量修行,以及精神力量的洗涤感悟。早年我吃过一些,刚才特意去苍雷的库藏找,果然有。”
“给我吃的?”
“是啊,对你的魂体很有益处的,而且强大的光明之力能有效抵御恶念的入侵。此外,对于你将来重塑身躯还有一些辅助演化血肉、巩固灵台的作用,算是顶尖的宝物了。”
胧幽抱着果子,有些忸怩:“对我这么好干嘛?”
夏归玄不语,和商照夜对视了一眼,都能看见对方眼中的不自然。
其实除了刚放胧幽出来那会儿夏归玄和她有过冤家般的简短交谈之外,之后的对话都不多,就连散步星域带着她吸收光能量的时候也没怎么说话,和苍雷对话都比和她多。
一是不想让女皇窥探到过多信息,二也是不知和她说些什么好点。
夏归玄能做的也就是尽量帮她修行,增长魂力,以及做好将来重塑身躯的准备。
其他的怎么说都不对味。
“对你好点是应该的,终究是丈母娘嘛。”夏归玄蹲下身来,伸出指头和她握了握:“知道这个战争最大的好处是什么吗?”
胧幽下意识抱着他的手指握了两下:“是什么?”
重回三国我做主
“不管是集贸星,还是泽尔特这么悠久的大势力,资源太过丰富,除了太清级别的用品难寻之外,其他几乎应有尽有。在很多故事里,有人为了一个肉身累死累活做了多少事,我们只需要一场战争。”
胧幽撇嘴道:“怎么说得好像这场战争是为我打的一样。”
夏归玄意味深长:“在某种意义上……是的。”
…………
三天后。
苍龙星神裔大军放弃了原定的“稳扎稳打、经营外围”的战略计划,在光明星域投降仅仅三天、明显立足未稳之时,大祭司商照夜就悍然整军再度出征,和光明联军一起直扑黑暗星域边缘的千闇星。
这次旁人倒是能猜到为什么。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光明星域的投降和女皇清洗原族的举动是分不开的,夏归玄这边一定许诺了什么,其中救出图林就是重要砝码,光明星域乃至于全体原族一定都在看着他会怎么做。
为了将来统治星域、收服原族,夏归玄必须做出全力去救图林的态度,形势推着这么走,原先的战略被迫更改。
于是也有人看出来了,女皇关了图林这个看似费解的举动,本身就是在将军。
割自己的肉来将军……这是真的狠。
夏归玄此前慢慢经营,一步一步地进迫的方针,显然让女皇的压力变得很大。她自己这边内部不稳,种族矛盾无法消弭,夏归玄这里割块肉那里挖个根,长此以往就是此消彼长,不用多少年,泽尔特就成了冢中枯骨。
她必须快速毕其功于一役,这千闇星之战,就是大决战。
很难想象夏归玄这样一位太清巅峰的神灵,会用这样的战争与政治手段,简直不像个神的思维,不知道他曾经在仙帝之位上面对的是怎样的局面……那或许真是步步艰辛。
越是这样的神灵,越难对付,可比那些仗着实力强大就冲过来装逼的难对付多了。
要是换个人,可能之前泽尔特号称内战爆发的时候,都可能仗着自己的强大,直扑主星摘桃子去了。那样的人,再是强大也好对付,宇宙之中有太多神秘,是能让任何强大的神灵栽坑的。
但好在有所求就有迹可循,夏归玄想以父神之姿统治泽尔特,他就必须做出父神该做的事情,回应女皇这一步棋。
千闇星是否会成为他的滑铁卢?
毕竟千闇星可距离苍龙星太远了,中间隔了多少星域,真正的孤军深入,战线长得让人咋舌,一战拿不下就是满盘皆输。
本当是兵家大忌,不知道怎么打……是不是依然靠夏归玄的个人实力轰破一切,那军队意义何在?
四方星域都在观战。
幽幽星空里,闪过万道流光。
千闇星周边无数光子炮塔“吱”地立起,炮口森然对空。
“果然来了。”黑暗大领主血蚀在指挥室中冷笑:“这次夏归玄真的如此大意?一个举世皆知的突袭,也叫突袭?”
连集贸星那些观察者都知道的突袭,确实早就没有了突袭的意义,面对的就是戒备森严的大部队。
军容严整的黑暗星域军团,以及随时通过虫洞出现在战场任意区域的主星军团。
还可能有其他星域的援军,商照夜这边连足够的战场情报都没有,就连星域地理的熟悉程度都是靠的苍雷带路党。
“夏归玄确实很懂神战,比女皇更懂。”血蚀身边也有个看似参谋的暗影圣堂正在笑:“神国之战,神灵不能轻出,尤其在不知道我们这方有几个太清的情况下。一旦被下驷对上驷的缠住片刻,回过头来族裔可能都被人分出一个太清给屠了。”
“所以他很稳的不涉战局,一直就只是提供个威慑之用,让我们也不敢轻易出动去对付他的族裔,谁出去谁就死。”血蚀笑道:“这是神战最基本的道理,不出手才是最强手。但这里有个关键前提……”
“那就是他的族裔打仗都要赢。”
“一旦输了,他还能不能不出手?”
毒手 巫 医
“是不是此前的势如破竹,让他对自己的族裔战斗力产生了盲目的自信?”
血蚀笑道:“恐怕他以为我们千棱幻界不会全力帮泽尔特打这仗,反而会摘泽尔特的桃子……”
“但不杀了他夏归玄,我们摘泽尔特的桃子又有何用?”
“胧幽早就是强弩之末,还用得着我们特意捅刀么?”
病王绝爱一品傻妃 纳兰灵希
两人对视一眼,都哈哈大笑。
笑声渐渐化为狰狞的凌厉:“人类神裔的内讧,缺失了银河舰队的护航,用修士血肉之躯来进攻,就是他们自大的苦果。光子炮塔,开始攻击!”
万千光炮划破夜色,冲向了天空中接近的流光。
魂破长空 陌小白
别看光子炮塔在夏归玄面前从来如同废铁,可那对于战争就是最恐怖的杀器之一。那是每一发都相当于无相的聚能之击,泽尔特的原能研究技术聚合了宇宙之光的最强防守力量,就连银河舰队在光子炮阵面前也常有损毁,何况于修士们的血肉之躯?
单是这么一击,本就该死伤惨重。
流光最前方的商照夜刹住了身形,举矛示意。
万道流光纷纷停歇,在虚空之中组成了一个巨大无比的钟形。
巨钟飞速旋转,在虚空之中仿佛绽放出了洪荒的声响,细听又寂静无声。
大音希声。
万千光炮如同磨盘一样转了进去,渐渐瓦解消弭。
血蚀在指挥室里看得目瞪口呆:“这是什么……”
旁边的暗影圣堂的笑容也消失了:“这是神器。”
“我知道这是神器!”血蚀一把揪住它:“你在苍龙星冒充火冥祭司那么久,难道不知道他们这神器的具体名目?”
“父神之器……东皇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