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從太監到反派影帝-第324章 好人啊相伴

從太監到反派影帝
小說推薦從太監到反派影帝从太监到反派影帝
第二天一早,董忆依旧是早早的来到片场,装作没事人一样。
完成一天的拍摄之后,他便来到了《吐槽大会》的彩排现场。
其实,说是彩排,更多的是走一走机位,当然,如果你想上台表演,也不是不可以。
只不过,可能没有那么多的工作人员和艺人配合你。
当董忆来到彩排现场的时候,发现,这里来的艺人除了肖展之外,都到了。
都是一些三流的小艺人,董忆也并没有表现的过分热情。
毕竟这次他们,不是自己集火的目标,自己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肖展。
恩怨情仇 孤星远火
既然肖展没有来,董忆在走完机位之后,便匆匆的离开了。
就在刚刚走出彩排现场的时候,忽然发现,门口有一道熟悉的倩影正在等自己。
艳福仙 mp
董忆抬头一看,才确定是拓娜妠无疑。
“娜妠,你怎么来了?”
拓娜妠闻言有些不好意思,不过她还是开口道:“忆哥,其实我想说,这件事真的谢谢你,但是我不值得你为我这么做。”
看着拓娜妠纠结的样子,董忆的眉头不由一皱,难道是吴建那小子透露了自己的行动计划?
可他只知道自己要找群头,群头告诉了自己什么,他却什么都不知道!
让自己承认,这董忆可做不到,只好继续装傻充愣的说道:“娜妠,我不明白你说的是什么意思。”
拓娜妠抬头目光希冀的看着董忆,微微一笑道:“忆哥,直到现在,你还没有放弃我么?”
发现拓娜妠眼神中笃定,董忆心中轻叹一声,看来他什么都知道了。
“如果连我都放弃你了,那还有谁会是你的依靠?”
拓娜妠闻言沉默了,在她出社会的这几年的时间里,她自己都感觉到自己的变化非常大。
不论是对于那些人情世故,还是对于自己的性格养成,可以说都是一个非常大的改变。
能不能让性格改变,回归到正轨上。
拓娜妠不敢保证,她只能让自己永远处于不崩溃的边缘。
否则的话,那对于自己,对于其他人来说,都是非常巨大的打击。
良久之后,拓娜妠缓缓开口。
“依靠,我这辈子没有依靠,也不想依靠任何人,我认为自己一个人,也生活的非常不错。”
看到拓娜妠直到现在还在逞强,董忆的心中不由一阵疼惜。
要知道,现在的拓娜妠,已经不是那个小孩子了。
她已经拥有自己的一个世界,而这个世界是否畸形,没有人能够给一个确切的答案。
这个答案,只有她自己一个人知道。
董忆摇摇头,目光灼灼的看着拓娜妠。
“哪怕你不加入盛世娱乐,但是我依旧是你的紧那罗,这一世你受到的委屈,我会帮你讨回一个公道。”
拓娜妠闻言眼中闪过一丝光亮,曾几何时,她也非常希望能有一个人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但不是每个人都能够如愿,可老天爷就是这样,在自己彻底死心的时候,出现了一个特别宠自己的人。
而且这个人,还是一个高高在上的明星。
严格意义上来说,拓娜妠并不是一个真正的艺人。
因为她现在,连一个经纪人都没有,更别说通告这种了。
她每天度过的,是得过且过的日子,有没有通告,可能对她来说并没有那么重要。
“忆哥,你不必这样的。”拓娜妠看着董忆微微一顿,又继续开口道:“我只不过是一个小透明而已,根本不值得你用这么大的力量去帮助我。”
董忆微微一笑,看着还在规劝自己的拓娜妠,不由开口道:“娜妠,其实从看你的第一眼起,我就知道,你以后必然会是一个大明星。”
“而且,这个明星,一定是享誉国际的那种,如果就这么错过一个优秀的艺人,那对于我来说,是一个非常重大的损失。”
“这一点,我想的非常的清楚,所以,不管你加不加入盛世娱乐,摆平这件事,算是我做为朋友,给你的一点帮助。”
拓娜妠万万没想到,自己会有一天,成为被别人保护的一个人。
从小到大,可以说都是她一个人。
一个人吃饭,一个人睡觉,一个人成长……
她从来都没有体会过,人间的温暖究竟是什么样的。
但是今天,她确确实实的感受到了,原来,那种被人关心的感觉,竟然会那么美好。
一时间,她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看到拓娜妠又沉默了,董忆只好拉起她的胳膊,来到了车上。
“既然你不说话,那我就当你默认了,你住哪,我送你回去吧。”
拓娜妠闻言迟疑了一下,坚定的摇摇头,自顾自的又推开车门下去了。
“谢谢忆哥的好意,我还是想自己一个人回去。”
说完,便失魂落魄的离开了。
看着那萧索的背影,董忆心中轻叹一声,虽然心中有些遗憾。
但是如果就这么放任一个女孩子离开的话,他也不放心。
所幸,他就开着车,远远的跟着拓娜妠。
当来到拓娜妠居住的地方后,董忆整个人的脸色都非常的难看。
只见在天桥下,有大大小小将近十个左右的孩子,他们衣衫褴褛,很多地方都青一块紫一块的。
如果不是旁边还堆放这一套套整洁的衣服,董忆非常怀疑,这些孩子究竟是怎么长大的。
仙道隐名 故飘风
最强妖猴系统
那些衣服,自然是拓娜妠买的,而拓娜妠,也和他们一样,居住在天桥下。
在她的眼中,天桥下的世界,远比天桥上的世界要纯洁很多。
拓娜妠将唯一一身比较干净的衣服换掉之后,便小心的挂在了一旁。
这是她每天回家后的第一个举动,否则的话,衣服弄脏了,又没衣服穿了。
换上浆洗的有些发白的衣服后,她便一个人来到河边,准备给那些孩子们洗衣服。
为了能够省下一些钱,她没有选择去洗衣店,而是自己用冰冷的河水,去手洗。
看到这里,董忆的双眼不知为何有些湿润。
这个世界其实是不公平的,有的人生来就是凤子龙孙,而有的人,永远都是人下之人。
这是阶级的固化,所带来的弊端,如果这种阶级一直存在,对于整个国家来说,都是非常致命的。
既然现在拓娜妠不愿意让自己插手她的事,那么自己等过一段时间,再去好好的和她谈谈。
董忆觉得,下次自己在谈的时候,其实可以换种思路。
比如,让她为那些孤儿们着想,如果只是单纯的生活,那完全没有必要全部都来到大城市。
随后将几张钞票递给一旁的小吃摊,董忆坐上车,便扬长而去。
在他离开的时候哦,一道声音才若有若无的传入小吃摊贩的耳中。
“这些钱,你让天桥下的孩子们都吃饱,包括那个女孩子,另外,别告诉他们,我的存在。”
摊贩傻傻的看着手中的钞票,望着董忆消失的车影。
良久之后,才呢喃道。
“好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