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w6ni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我,從洪荒苟到西遊笔趣-第一百四十四章:大戰結束 悲慘的昊天推薦-czbcl

我,從洪荒苟到西遊
小說推薦我,從洪荒苟到西遊
“终于结束了!”
走出青山的陈六合,觉得自己刚才是在鬼门关里逃生了一次。
他一点都不怀疑鸿钧那老头刚才想打死自己。
不对,那不是怀疑。
他是确定,鸿钧那糟老头就是憋着想打死自己的主意呢,要不然刚才下手能这么不留情面?
就是可怜了自己英俊的帅脸了,竟然遭此毒手……
“哼,莫欺少年穷,到时候等我出山了,第一个就拿你这个老货开刀…..”
山脚下陈六合撩了撩自己散乱的头发,低声的说道。
“你是谁?”
不等陈六合哪里话说完,一声满是疑惑的声音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我是谁?”
鬥氣王 革神
听到这句话之后,陈六合同样满是疑惑的抬头看了过去。
嫁入豪门:恶魔首席的小逃妻 张黛儿
只看见此时山脚下,昊天正眼神冰冷的看着他。
看到这个场景之后,陈六合瞬间傻眼了。
在自己的山脚下,他竟然被自己的徒弟问自己是谁?
扯什么淡。
给他搁这里套娃呢。
这可是他的地盘。
再说刚才是他和鸿钧那老东西打架,自己还没事呢,怎么自己这个徒弟还先傻了。
连自己这个师傅都认不出来了?
难不成这个傻徒弟在这里和老子也打架了?
想到这里,陈六合朝着青山四周扫视了一眼。
不看还好,这一看他差点没有破口大骂出来。
他那原本山清水秀的青山大阵,此时早已经大变样了。
现在别说什么山清水秀了,说是穷山恶水都是抬举这里。
要不是外面还有一层大阵照着,陈六合都怀疑自己是不是来错地方了。
自己的山呢,楼台呢,还有自己最喜欢的花花草草都哪里去了。
“昊天刚才这里怎么了!”
下一刻,陈六合直盯盯的看着自己这个徒弟,愤怒的说道。
至于为什么问昊天而不是老子。
毕竟老子是鸿钧那个老东西的徒弟,他这里不好问对方。
再说万一要是问老子了,一会那个鸿钧糟老头借机要再和他打一场,那不是亏大了。
陈六合现在一点都不想和鸿钧对打。
不对,现在他连那个糟老头的面都不想见。
刚才他已经深刻的体会到了,自己和鸿钧那个老东西之间的差距了。
“你还知道我的名字?”
听到陈六合叫出了自己的名字,昊天下意识的后退了一下。
面前这个人很可疑,不会是…..
“我知道你大爷的名字,看清楚我是你师尊……”
不给昊天胡思乱想的机会,陈六合直接一巴掌打在了昊天的脑壳上面。
“我还是你祖宗呢,你知道我是谁吗,我可是未来的天…..”
昊天也是被陈六合这一下给打蒙了,他可是未来的天帝,如今竟然有人敢打他。
“大胆孽徒,还敢顶嘴,简直是没把我放在眼里!”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陈六合心态简直就要爆炸了。
刚才差点没有被鸿钧打死,他就已经够生气的了,现在自己这个徒弟竟然敢和自己这样说话。
刚才要不是这个傻徒弟说补天神石出事了,鸿钧那老头也不会说来山脚下看这块破石头石头。
不来山脚下看石头,自己没准就不会和那个老东西打起来。
所以归根结底,自己之所以被打了一顿,都是因为昊天这个傻徒弟造成的。
想到这里,陈六合直接大手一挥,数百条大道从四面八方显化而出,瞬间将昊天压制在了青山脚下面前。
再怎么说在这青山之中,他也是巅峰圣人的修为,打不过鸿钧那个老东西,难道还打不过昊天这个傻徒弟吗。
“我让你没大没小,让你连自己的师尊都看不出来,让你害的老子挨揍……..”
看着自己面前的昊天,陈六合感觉自己越说越生气。
一时间刚才被打所产生的怒意,他此时全都发泄在了昊天的身上。
今天不让昊天掉层皮,他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对方的师傅。
而此时的昊天也是傻眼了。
对方还真是自己的师尊。
因为这股波动,他确实很熟悉。
但是他现在只想说,自己冤枉啊。
就现在师尊你这个样子,邋里邋遢的,连个人模样都看不出来了,谁能人的出来是您啊。
别说是他了,估计连老子都没认出来。
想到这里,昊天十分的想哭。
自己是真的冤枉了啊。
“师尊,我错了,你放过我吧!”
随后一阵悲惨的嚎叫声从青山脚下传了出来。
“放过你?你连自己的师傅都认不出来了,我今天不让你长点记性,看来是不行了…….”
看着自己面前惨叫的昊天,陈六合并没有停手的意思,反而是加大了力度。
最強劍神系統
自己刚才被鸿钧打了那么半天,可比这惨多了,他今天就要在昊天身上出了这口恶气。
“师尊刚才你的样子实在是难以辨认啊,不信你问老子师兄,他刚才肯定也没办认出来,别打了师尊,再打下去,就把你可爱的徒弟打死了……”
不等把话说完,昊天的惨叫声再从的响了起来。
而此时的老子,听到昊天这句话之后,则是在一旁尴尬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
他承认自己刚才也是没有认出这是陈六合。
但是陈六合又不是他的师尊,自己认不出来,不是很正常吗。
到是昊天那个傻货,这个事扯上他干什么……
想到这里,老子的脸色瞬间阴暗了起来,紧接着狠狠地瞥了一眼昊天。
想坑自己?
等着,出去非要揍你一顿。
昊天一定不知道,自己出去不久之后的那顿惨揍,是因为现在无心说的一句话。
当时他还以为是自己那里做得不对,惹到了老子呢。
“六合前辈,请问鸿钧师尊现在怎么样了。”
半晌之后,老子看陈六合依旧没有停手的意思,实在忍不住了,于是低声的说道。
毕竟他看陈六合打昊天那精力充沛的样子,根本就不像受伤的样子。
那想必自己的师尊鸿钧应该是也没什么事情。
但是这么长时间不出来,他又有点担心。
毕竟实在是有点不正常啊。
“鸿钧?”
听到老子那句话之后,陈六合先是愣了一下,随后火气更大了。
本来刚才他打半天昊天,火气都要出完了,让老子这么一说,那股气又要忍不住了。
“别着急,一会就出来了!”
说完这句话之后,陈六合照着昊天的脸颊又是大力一拳。
这一拳差点没把昊天的智齿给打出来。
“师尊,别打了,我知道错了呜呜呜……”
这个时候,昊天肿着一张脸呜呼的朝着陈六合求饶。
心想刚才那句话是老子说的,打他干什么啊。
“师尊我不敢了……”
“饶了我吧……”
“我呜呜呜呜……”
“六合道友,以后我们有时间再做切磋啊…..”
……..
就在昊天那里不断求饶的时候,一道爽朗的声音从青山之上传了出来。
随后覆盖在青山之上的混沌气彻底的消散了下去,一道人影缓缓的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
“师尊!”
看见人影的瞬间,老子直接低下头走了过去。
“六合道友你这是干什么啊?”
看着陈六合揪着昊天的衣领,鸿钧并没有理会自己这个徒弟老子,而是故作惊奇的对着陈六合师徒两人说道。
“我…..我看昊天最近疏于锻炼,帮他疏松一下筋骨。”
另一边,看着一袭白衣的鸿钧,陈六合咬着牙根说道。
同时心想。
“这个老骚货,出来就出来,还换了一身衣服,下次自己说什么也让对方顶着一个猪脑袋出来,到时候看他还说不说风凉话。”
想到这里他也是将手中的昊天放下,同时自己摇身一变,直接换了一套玄衣在身上。
至于脸上的那些伤痕,也都是瞬间消失不见了。
“呜呜呜…..”
被放下来的瞬间,也不知道是因为太委屈,还是太高兴。
昊天直接哭了出来。
征御诸天 缘洛生
他可太难受了,这里边明明就没有自己什么事情,结果就稀里糊涂的挨了这一顿毒打。
“昊天把嘴给我闭上,你现在的修为还有待进步呢,等下次来,师尊再教导你。”
看着昊天在旁边哭,陈六合没好气的说道。
这些皮外伤哭什么,自己才是最该哭的,刚才自己可是差点被鸿钧给打死。
现在不也是一声没出吗。
“呜呜呜,是师尊!”
听到陈六合这句话的时候,昊天擦了擦眼泪强忍着哭腔说道。
没办法,要是忍不住哭的话,再被打一顿就实在是太冤了。
至于下次来这个事情?
他再也不想来了。
这次和一群人来都被打的这么狠,谁知道下次还能不能活着出去。
自己还是在外面老老实实的做天帝好了,这青山和他八字不是很合。
大学推理社
另一边,陈六合转过身去,对着鸿钧低声的说道:“道祖您客气了,刚才谈不上什么切磋……”
同时心想,这他丫的哪里是切磋啊, 这老帮菜明明就是来谋杀自己的。
要不是自己出来的早,现在这青山没准就是谁的了。
想到这里,陈六合的眼神变了又变。
心想这要打也打完了,老东西总算是该走了吧。
要是还不走,他就真的疯了。
现在陈六合是对鸿钧一点的好印象都没有。
不对,本来就一点好感都没有。
年龄这么大,还不讲武德。
对自己这个小同志动手动脚的。
至于鸿钧哪里,此时心里则是没什么想法。
唯一的想法或许就是爽!
他刚才可算是把之前的气给出了。
看以后还有谁敢轰自己走,他可是天道圣人。
至于接下来的事情……
他也该离开了。
毕竟他这次出来的主要目的,还是去洪荒之中查看一圈。
当然也就是陈六合现在不知道对方这个想法,要是知道了能当场骂出来。
反正都要走了,为什么还打自己一顿。
什么尊严不尊严,都是借口。
在自己的地盘打了自己一顿,他才是最没有尊严的好不好。
“道祖……”
就在这个时候,陈六合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忽然看向了道祖鸿钧低声说道。
“六合道友又有何事情,难不成还要切磋一番?”
鸿钧听到陈六合叫自己,瞬间兴奋了起来,差点没有撸起袖子再干一场。
“没有,这次咱们不切磋了…..”
看见鸿钧竟然还想着切磋的事情,陈六合腿一软,差点没吓得跪地上。
心想刚才切磋自己就差点没归西,现在还切磋,那不是存心找死呢。
再说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打,他也丢不起这个人啊。
“道祖您看我这青山之中,实在是破碎的不像样子……”
说完这句话之后,陈六合直接开始痛苦面具模式。
“这些东西,我…….”
刚想说点什么的鸿钧,回头看了一眼青山也是说不出什么来了。
说实话,这青山大阵里面确实是太惨了。
剑圣重生 墨五
至于原因,他还是知道一点的。
毕竟刚才他在大殿之中,为了镇压陈六合抽取的大道,就是在这青山大阵里面强制抽取的。
结果现在导致现在大道有缺,就算他是道祖也不好办了。
“咳咳……”
下一刻鸿钧轻轻的咳嗽了两下,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了。
毕竟他总不能说自己也无能为力吧。
那就太丢天道圣人的脸了。
自己可是刚出了口恶气,绝对不能这么说。
一时间无数的念头,从鸿钧的脑海之中划过,
但是好像并没有什么有效解决的方法。
许久之后,鸿钧抬头看向了陈六合。
那个眼神似乎在说,你想要什么补偿,尽量说。
自己要是能满足的话,还是会考虑一下的。
毕竟他还想在回紫霄宫之前,再找陈六合讨教一下呢。
现在直接就溜走似乎是不太好。
“这是什么眼神?”
看着鸿钧的那个眼神,陈六合愣了一下。
很显然他是没有读懂鸿钧的意思。
不过也幸好没有读懂,要是他知道鸿钧还在策划着下一次来的事情,一定能气疯。
还想回来?
再也别回来了,自己这里不欢迎比自己强的人出现。
尤其是那种比自己强,还喜欢和自己打架的人。
至于补偿,就算了。
只要你不回来,自己什么都都不要,甚至自己还能送出去点什么。
轰隆隆!
就在这个时候,青山之中再次发出了剧烈的震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