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言情 紅樓大貴族-第733章 三姐演貓分享

紅樓大貴族
小說推薦紅樓大貴族红楼大贵族
从福康王府回到别院,贾宝玉在二尤的贴心服侍下沐浴更衣之后,回到正堂卧房。
侧躺在炕上,怀抱着尤三姐,让尤二姐跪坐在背后给他敲肩捶背。
这是他对二小尤最寻常的分配。之所以常抱尤小三而委屈二姐,并非他偏爱尤小三,而是按实际“资源”合理定制。
尤三姐身姿比姐姐娇小,却偏偏丰乳翘臀,玲珑有致,显然更适合抱在怀里把玩。
当然,尤二姐比尤小三年长两岁,今年已经十七,身形完全长开,而且雪肌玉骨,温柔似水,在床笫之间,也更有一番销魂滋味。
总体而言,不论二姐还是尤小三,轮姿色皆是极上品。也就难怪原著中会惹得贾珍、贾琏等货垂涎欲滴,就连一向假正经的宝二爷本尊也直言她们是一对难得的尤物。
虽然最终她们的结局都很悲切,到底也在那个时空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非寻常庸碌女子所能企及。
而且,这一世让他得到了这一对尤物,她们的结局自然便不一样了。
穿过玉颈下的右手随意搅玩着尤三姐的一缕头发,另一手捏着她的脸颊,一边把玩、观摩美人鲜嫩的唇齿,一边笑着与她姐妹闲话。
待说及她二人嫁衣之事,尤三姐有些激动,她压下贾宝玉作怪的手放在自己的胸上,以分散贾宝玉的注意力,然后便偏着头看着自家爷问道:“王爷是说真的么,我和姐姐也能凤冠霞帔,风风光光的嫁给爷?
可是不是说,似爷这样的人物,纳妾的话也只是一顶小轿子,把人悄悄抬进门也就是了?”
“这会儿你们大姐估计连东西都为你们筹备好了,我还骗你们不成?”
贾宝玉说着话,神态顿了顿,盖因手中之物实在软乎。
至于凤冠霞帔,本是贵族女子和内外命妇才有资格穿戴的一种尊贵服饰,比如贾母和王夫人就可以穿戴凤冠霞帔出席重要典礼。
而民间女子,则只有在出嫁之时可着霞帔,带凤冠。
当然,作为嫁衣的凤冠霞帔,造型和规格方面是有一定区别的。
这里的出嫁,一般也不包括嫁作妾的女子,因为妾乃“贱”人。
但是贾宝玉毕竟是亲王,尤二姐等人嫁给他,就算是妾,也是王妃,属贵妇。要是贾宝玉愿意给她们品级,她们还会是命妇。
所以贾宝玉让她们那日着凤冠霞帔,并不为过。
“嘻嘻嘻……”
尤三姐顿时高兴的笑出声来。
虽然早就知道自己没有讲条件的资格,但是毕竟是她一生中最重要的一天,她当然也很在意。
知道贾宝玉的安排,她心里真是爱死了他。
实际上,自从那日贾宝玉将她姐妹二人的聘礼送到她们母亲手里的时候,她就知道贾宝玉心里是真的疼爱她们,而非只是把她们当做玩物。
收到聘礼的那日,她母亲可高兴坏了。
虽然在贾宝玉看来他给二小尤的聘礼只是低标准的,远远比不过薛、林二人,但是对尤老娘来说,可是太重了。
她觉得她接下来的一辈子都可能用不完那些财物……
女儿这还没嫁呢,姑爷就对她这么慷慨,将来女儿嫁过去,那她还不得享福享到天上去?
念及此,尤老娘是连夜将她都觉得有些寒碜了点的两个女儿的嫁妆箱子给添厚一些。嗯,用的就是那聘礼里面的东西。
没办法,她们家哪里还有别的东西来给女儿添嫁妆?就连之前的那些,都是她们大姐赞助的,还有就是以前贾宝玉赏给她们娘仨的节礼……
其间尤老娘自是又对两个女儿耳提面命,令她们要乖巧懂事,听王爷的话,还不许贪食,要保持身材,才能一直得到王爷的宠爱等等。
二尤这一年来跟着贾宝玉享了福,见了一些世面,对于母亲的话早没有以前那般言听计从,奉为圭臬。唯独对讨好男人这一点上,仍旧很听母亲的话。
主要是,除了嫁过两个有钱男人,见多识广的母亲,在这一点上她们也没有办法从别的地方学来经验。
这般内外的教导之下,便是连性中自带叛逆的尤三姐,心里也真正将贾宝玉奉为夫主的地位,恨不得将所有的一切都奉献给贾宝玉才能报答他对她的疼爱。
“爷对我们真好。”
心里喜悦又感动,尤三姐便用自己滑嫩的脸蛋去蹭贾宝玉脖子和下巴,小手也在贾宝玉胸膛上抚摸,极尽顺从讨好之色。
这般一来,便是心性高洁的贾宝玉,也暗呼有些受不得。
其实,他是有意节欲的。
毕竟在他身边埋伏的美色陷阱实在太多,纵然他也察觉自己有些天赋异禀,但若是真的完全不加节制,他还是担心,有一天面对薛、林的时候,会交不出公粮,那就一世英名毁于两蛋了……
于是,贾宝玉掌住尤小三那一手可握的小脸,将她推开,并笑道:“哦?你既喜欢做猫儿样,正好现在无聊,你到那边去,扮演一个猫儿给我给你姐姐瞧瞧。若是扮的好,爷有赏。”
一句话就令春情泛滥的尤三姐面颊绯红起来,连后头的尤二姐都没忍住掩嘴笑了笑。
尤三姐没好气的看了贾宝玉一眼,眼珠转了转,竟道:“爷真想看?”
她想着,反正此时屋里就他们三个人,都是最亲密的人,若是贾宝玉喜欢,她也不防扮个“小花面”取乐。
反正,连爷平时还愿意自降身份逗她们开心呢。
于是在见贾宝玉虽不言语,眼神却有些期待的时候,她便羞答答的支撑起身来。
正要缩到炕尾去,却见那边横亘着王爷和二姐的腿,没什么位置。
索性便缩到炕下去,也不管那地上凉不凉,就那么四肢着地,仿着那猫儿的懒散和雍容模样,伸长脖子,仰着头,眼神带笑的瞧着聚精会神的贾宝玉二人,忽然轻启口儿,尖着嗓儿:
“喵儿~~”
正在荒唐之间,忽听后头传来一声:“你这是?”
尤三姐回头一瞧,只见不知何时大姐尤氏已然进屋,正站在房门处,一脸疑惑和诧异的瞧着她。
尤三姐大窘,什么也顾不得,一下子跳起来,跃上炕去,就扯那单薄的被子把脑袋蒙住。
真是没脸见人了。
“哈哈哈哈,扮的确实不错。”
贾宝玉甚是开心,美人能为她做到这个份上,可见身心确已全部归属于她。
又见她蒙着头,屁股还撅在外头的样子十分可爱,便拍拍她的娇臀,让她出来。
连尤二姐也轻轻拍手,取笑道:“确实扮的像呢,特别是最后跳上炕的时候,活像一只真正受惊的猫儿。”
尤三姐不依,就去扭缠她二姐。
尤氏这时也明白过来他们的把戏,不由也把脸一臊。
不过她有事,也不过于去掺和这些风月逸事,便走上前来轻轻说道:“方才那边府里管家过来传话,问你是不是休息了,若是没有,便说老爷请你过去一趟……”
贾宝玉这才收起嬉笑之心,微坐起身,问道:“什么时辰了?”
“已经二更了。”
贾宝玉便有些迟疑,他今晚还准备就在这边歇一晚,明儿一早还要进宫办事呢。
不过他也知道贾政等人为何找他,大概就是替他担心,想问问他今日之事的具体情况。
尤氏也道:“听说老太太她们都没睡呢,特意等着你,是不是今日寿宴上发生么了什么事?不过林管家也说了,你要是休息了,便不用叫你。”
炕里头,两个只着中衣,俏丽可人的美人也停止打闹,伸着脖子瞧着说话的二人。
特别是尤三姐,她之所以这么用心的卖乖,就是想歇息的时候贾宝玉能多宠宠她,谁知大姐又来坏事。
贾宝玉踩鞋下炕,尤氏便立马将他旁边的外裳拿过来,给她更衣。
尤二姐也下来帮忙。
贾宝玉回头看她二人不舍的眼神,笑着一人脸上亲了一下以作安抚。
就要走,忽然想起一事来,便瞧着尤氏道:“等她们两个过了门之后,我便让老爷做主,还你自由之身。”
尤氏一愣,立马瞧着贾宝玉。
贾宝玉只道:“到时候,你先和老太太(尤老娘)住一块,等时机成熟,我再娶你。”
大玄已经是个繁荣成熟的盛世,并不反对寡妇改嫁。
约束住李纨和尤氏的,只是大家族自身的规矩。
不过只要他出面,令贾家还尤氏自由之身,这并不算什么事。
尤氏和李纨不一样,她在贾家没有任何牵挂,自然想要跟着他走。贾宝玉受她这么多美人恩泽,也不会忘恩负义弃她不顾。
所以就算会对他自己的名声有所影响,他最后还是会给尤氏一个正经的名分。
尤氏一下子红了眼眶。
贾宝玉的话,涉及到她最在意的地方。
以前她不愿意离开贾家,是因为贾家有着足够的权势和富贵,会带给她比她另外嫁人更富足稳定的生活。
后来,承蒙贾宝玉不嫌弃,不但给了她权力、地位与尊重,甚至还要了她的残花败柳之身……
她感恩,知足,一心回报贾宝玉。
她帮他尽心管理别院的家产、人脉,帮他约束管教两个不太懂事的妹妹……
她以为这种情况至少可以维持到贾宝玉成亲,到主母进门接管一切之后,她再默默退出,完结一段恩情缘份。
但是没想到,贾宝玉竟然有着天生成的更尊贵的身份。
她成了亲王,成了辅政大臣,有了更大的权势和地位,大到可以蔑视世俗,大到可以收留她这个豪门寡妇的地步……
这个时候,哪怕她再成熟懂事,让她再眼睁睁的看着贾宝玉带着她两个妹妹及其他娇妻美眷离开贾家,回到皇城,然后她一个搬离别院,搬到一个贾家所属,荒凉无生气的地方度此一生。
她发现,她确实做不到了。
她也想跟着贾宝玉走,继续受其宠爱和护佑。
但是她从来没有表露过这个心迹,她不敢,因为自卑。
此时贾宝玉主动提出来,她心里固然高兴,但是却也很快转过心态。
她摇摇头:“不了,你是注定要成就常人不可企及的大业之人,我的身份,终究会坏了你的名声。你若是有心,等她们两个嫁到王府之后,让我搬到那边去吧,我帮你服侍照顾老太太和太太……”
以前他住这边,是贾宝玉顾念一族情义,照顾寡嫂。
如今贾宝玉却不是贾家人,她这个贾家寡妇,自然不能再一直住王府别院。
搬回去,是迟早之事。
她倒也不是舍不了大富大贵才想搬到荣国府,只是一来她想着贾宝玉回了皇城,无法经常给贾母和王夫人尽孝,她可以再帮他一些。
另外,那样的话,以后贾宝玉回来看望二老,也有再见面的机会。只是见见。
反正现在贾琏也搬出去了,将来整个荣国府都要落到李纨的手里,对于李纨的品性她熟知,也自认能够得到李纨的友谊,以后二人相伴,互解寂寥。
尤氏心里忽然轻松下来。
没有说开之前,她放不下,说了之后,反而宽心了。她愿意为了贾宝玉的名声着想,并由此感到喜悦和满足。
心里满足,就放得下。
贾宝玉看了她两眼,确定她真不是虚言假词,心里竟是有些发悸。
难怪有言,最难消受美人恩。
美人为了他着想,甘愿委屈自己,令人可敬又心疼。
不过他终究不是蝇营狗苟,精于计较之人。
既然他有能力不辜负这份恩情,又岂用造成一出遗憾?
因为时辰确实不早,贾宝玉也无意与她慢慢计较,便很霸道的道:“与你说这件事,不是与你商议,更不是让你来拒绝我。
你只管听从安排,我自有计较。”
说完,贾宝玉一摆袍子,招手让尤氏过来,如法炮制在其脸上吻了一下,方踏步如流星而去。
“姐姐……”
旁边一直静默旁观的二小尤见尤氏怔住,小声唤了唤。
尤氏回过头来,借着尤二姐扶她的手,坐到炕边,轻轻一叹。
尤三姐虽然以前得尤氏更多批评,但是她心里对尤氏还是抱有尊敬的。毕竟若非尤氏一手力主,她根本就不可能有今日。
遥想当初,她还义正言辞的拒绝尤氏,说她是卖妹求荣……
“姐姐,王爷既然那般说了,你便听从他的话便是呗,不然他要打你屁股的哦~”
欧克暴君
尤小三从贾宝玉那里学了这种缓解气氛的技巧,并敢于用在正经的大姐身上。
哼,叫你平时总拿大姐的款,管着我们。到了王爷跟前,还不是和我们一样,乖得很。
鳳 求 凰 小說
就要羞羞你。
尤二姐嗔怪了尤三姐一声,让她不可对尤氏无礼。
尤氏倒是笑了笑,她知道某人平时挨了最多的打,心里不平衡。
点点头,道:“她说的不错,王爷的话,谁也不能违逆。”
说完,尤氏看着二小尤,认真且诚恳的道:“以前我时常约束着你们,并非我心里有意阻碍你们享福,若是如此,当初我也不会将你们从老家唤来。
不管你们乐不乐意听,咱们尤家出来的女子,总归是比不过那些大家族出来的,更遑论与皇后侄女那些顶级尊贵的女子相比。
我到他们家这十多年,到底见识了一些,才想着尽自己所能,管着你们一点,让你们学些规矩,少做些放肆的事。如此你们才能得到别人更多的尊重,才有更长远的富贵。
所以,以前要有姐姐做的不对的地方,姐姐在此给你们赔个不是。”
二小尤一听,便是心里有些怨词,此时也不免消散而去。
毕竟又非真的不明事理之人,便是以目下的情况来看,也知道大姐是对的。
因此连忙扶过尤氏,三姐妹互相挽着共话亲情。
尤氏道:“只要你们不怪罪便好,从今以后,姐姐还要靠你们俩扶持照顾了。”
尤氏知道,就算是为了消除影响,贾宝玉也不会在她离开贾家之后立刻娶她,总得有个过渡和令人遗忘的时间。
这段时间,她想要靠近贾宝玉,就只得靠两位妹妹了。
二小尤想不到那么多,还以为尤氏在客气,都纷纷笑语应下。
一时尤三姐也感慨道:“还是咱们王爷有本事,有担当,连大姐都能娶……”
话刚说出口,自己也觉得有一点不妥。
这么说,不是影射尤氏寡妇的身份,有嫌弃之意?
尤氏却一点也不疑心她,只拉着她的手,附和道:“谁说不是呢,遇上王爷,是你们两个的福气,更是我的幸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