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小說 長夜餘火-第一百章 戰鬥的意義熱推

長夜餘火
小說推薦長夜餘火长夜余火
龙悦红时不时更换位置,从沙袋上方、左侧、右边往外射击,不给那几名山怪靠拢过来的机会。
双方躲在各自的掩体后,打的是有来有回。
白晨、韩望获也加入了这个行列,但他们并没有把所有心思都放在这上面,一个趁着空隙,悄悄取下了一枚手雷,寻找起合适的角度,一个观察着那几名山怪的活动规律,慢慢调整起枪口位置,希望能抓住机会,在对方想要射击时,直接一枪毙命。
就在这个时候,一枚炮弹落到了窗外,落到了坍塌的建筑顶端。
轰隆!
狂暴的冲击波夹杂着赤红的火焰,涌入了没有窗框和玻璃的房间,逼得白晨、韩望获和龙悦红缩回了工事后,趴了下来。
爆炸稍有平息,剩余山怪就在为首者的率领下,冲出掩体,分头奔向韩望获等人。
龙悦红刚从沙袋后抬头,就看见一个不比自己矮的山怪冲了过来,手里的突击步枪毫不吝啬子弹地咆哮出声。
他条件反射般又缩了回去,听见子弹打在沙袋上,听见它们从头顶飞过。
龙悦红知道这么躲着不是办法,鼓起勇气,从工事侧面跃了出去,用自己的“狂战士”突击步枪给予回击。
哒哒哒的声音回荡在房间内,两人一个就地翻滚,一个狂奔向前,都没能命中对方。
几乎是同时,他们这一梭子子弹打空了。
龙悦红没有犹豫,放弃突击步枪,将双手探向了腰间武装带,那个山怪见状,直接就将手里的突击步枪扔了过去,砸向龙悦红的脑袋。
龙悦红慌忙做出躲避,于枪械落地的声音里,顺势站了起来。
可是,那名山怪已冲到他的面前,抽出了一把军刀。
直到此时,龙悦红才真正看清楚了敌人的模样:
他比之前冲锋队伍里的大部分山怪都更高更壮,除了肤色有点偏蓝,半张开的嘴巴里有一颗颗尖牙,其余和正常人类没什么区别,浓眉大眼,方脸厚唇。
龙悦红来不及拔枪,身体往右一侧,避开了对方刺来的军刀。
他不断闪避,在那名山怪一往无前的进攻下险象环生。
还好,在格斗训练时,他最常扮演的角色就是这种,所以还算熟练,总是有惊无险。
渐渐的,龙悦红被逼到了那堆沙袋后面。
突然,他踩到了一块不知从哪里飞来的混凝土,整个人一下失去了平衡。
那个山怪见状,露出了一抹笑意。
这正是他所期待的。
他一直在把龙悦红往满地碎石的地方逼,然后仗着平衡能力出众,攀爬悬崖如履平地,等待对方自己摔倒。
既然机会已经出现,他当然不会放过,猛地扑了上去,挥舞起手中的军刀。
就在这个时候,龙悦红腰部猛地用力,让自己摔倒的趋势放缓了一些。
然后,他绷紧右侧大腿,顺势往上抽出。
啪!
他的右腿正正踢在了那个山怪的腹部,让他难以遏制地弯下了腰背。
抓住机会,龙悦红借反弹之力,就地一个翻滚,重新站了起来。
而这个过程中,他还抽出了“冰苔”手枪。
砰!砰!
他连续扣动扳机,让那名山怪身上绽放出一朵朵血花。
见敌人已重伤倒地,身边也没有武器,龙悦红将目光投向了白晨那边,试图给予支援。
这个时候,白晨刚好绕到另一名山怪的身后,一个撩阴脚往上踢出。
噗!
那个山怪露出了极度痛苦的表情,整个身体不由自主团缩起来。
白晨顺势抽枪,一击爆头。
红的白的乱洒之际,韩望获也解决了自己的敌人
他以自己的左臂为诱饵,强行承受了一刀,然后抓住机会,反锁住对方,一脚将他踹了出去。
那名山怪踉跄往前中,韩望获拔出腰间的“联合202”,给了他最后一击。
白晨看了眼龙悦红,见他没有事情,快步抢到之前的第一道工事前,捡起了蒋白棉留下的“死神”单兵火箭筒。
她扛着火箭筒,半蹲下去,望着外面还在冲锋的山怪、鱼人们,冷静发射了炮弹。
轰隆!
一个火球在次人群体中绽放开来,吞噬了多条生命,让正往这边冲锋的敌人势头受到一定遏制。
这仿佛是一个信号弹,防线不同地方都有红石集镇卫队成员做出反击。
没过多久,红石集的火炮也发出了自己的声音。
轰隆!轰隆!
猛烈的炮火中,山怪、鱼人们的冲锋被打断。
没过多久,哨声响起,他们丢下一具具尸体,退回了原本的阵地。
…………
呼……这种层次的觉醒者,身体也还没有多大的异变啊……呃,不能这么想,要不然商见曜又要说这话不吉利了……蒋白棉见商见曜成功击晕了那名戴树枝桂冠的高大鱼人,没有掩饰地松了口气。
她快步跑向那边,准备做最后的处理。
就在这时,倒在地上的那名高大鱼人体表皮肤突然出现了诡异的蠕动。
这就像有无数条巨大的寄生虫在那里钻来钻去一样,看起来极为惊悚。
下一秒,一股难以言喻的气息散发开来,让这片区域的月光瞬间黯淡。
戴树枝桂冠的高大鱼人体内仿佛出现了一个漩涡一个黑洞,即将吞噬周围所有物质,诞生一个不该来到世上的生灵。
这一刻,蒋白棉有了种呼吸停止、心脏不跳的感觉。
神级宅男网管
虽然这比不上雷纳托主教罹患“无心病”时来自“门后”的注视,但也非常可怕。
这时,商见曜屏着呼吸,拔出双枪,不怎么受到影响般朝着异变的高大鱼人扣动了扳机。
砰!砰!砰!
他每一枪都能命中,可戴树枝桂冠的鱼人体表却似乎出现了一层无形的屏障,让子弹停在那里,难以穿透。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商见曜不为所动,在小刀会序曲的伴奏下,继续开枪。
砰!砰!砰!
蒋白棉受到这种执拗情绪和坚定态度的感染,也跨步上前,将手里的“联合202”瞄准了地面的高大鱼人。
两人没有丝毫犹疑地做起疯狂射击。
终于,那无形的屏障破碎了,戴树枝桂冠的鱼人身上出现了一个个血色窟窿。
他扭动了几下,彻底失去了生命。
他体内的异变随即中止,似乎从未出现。
…………
艰难打退了鱼人、山怪这一波进攻后,龙悦红松了口气,对白晨、韩望获道:
“我去检查一下还有没有活着的。”
免得关键时刻被人偷袭。
当然,他检查的目标还包括那些镇卫队成员,看谁还能抢救一下。
一番检查后,他发现中了自己两枪的那个山怪竟然还活着。
看到戴肥猪面具的龙悦红走向自己,已进入弥留状态的那名山怪吐了口气道:
“你很强。”
他用的是山怪语,但这似乎源自灰土语,更接近方言形式,龙悦红勉强能听懂。
听到敌人夸赞自己,龙悦红又是高兴又有点不好意思。
他蹲了下去,诚实说道:
“我是我们小组最弱的那个。”
弥留状态的山怪怔了一下:
“你们,不是红石集的人?”
“我们是雇佣兵。”龙悦红见对方快要死去,好心地回了一句。
“他们,运气真好,雇佣到了,你们这么强的队伍。”弥留状态的山怪喘息着说道。
看着对方奄奄一息的模样,龙悦红忍不住问道:
“你们为什么非得夺下红石集?非得和这里的镇民为敌?
“我听说山里有农田,还有煤矿,你们完全没必要打出来。”
弥留状态的山怪沉默了一下,喘着气道:
“这是,我们山民,前几代,传承下来的,执念。
“我的,我的太爷爷、太奶奶,我的爷爷、奶奶,我的外公、外婆,都反复告诉我,这肥沃的,湖畔,这旧世界,的,城市,是我们的故乡。
“他们说,他们说,在湖畔,某个院子里,有花园,有秋千,有很小的,菜地,有柔和的风,有干净的水,有来自城市的,白鸽。
“院子那些房间里,有一个,是专门为孩子们,准备的,有积木,有拼图,有玩具,有漫画,和书籍……”
他声音越来越小,渐渐归于沉寂。
…………
“刚才怎么回事?”蒋白棉没奢求回答地“低语”了一句。
商见曜边蹲下去搜查尸体,边认真回答道:
“尸变。”
“……从广播节目里学来的?”蒋白棉脸庞肌肉微动地反问道。
“对。”商见曜非常坦然。
蒋白棉吐了口气道:
“是这个层次的觉醒者死后共有的异变,还是他这个觉醒者不太正常?”
商见曜诚恳说道:
“你得问他。”
“你觉得他会回答吗?”蒋白棉没好气地说道。
她自言自语般补了一句:
“回头可以请教一下宋警示者。”
这个时候,商见曜从高大鱼人那件破破烂烂的深蓝斗篷的口袋里,找出了一张折得整整齐齐的地图。
这地图很旧,一看就来自旧世界。
商见曜飞快将它展开,发现这和警示者宋何给的那张地图一模一样。
它们都是来自过去的城市旅游地图。
这张地图没有额外再标注那么多东西,只在城市某个地方画了个红圈。
红圈外写着一个红河语单词:
“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