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他從地獄裡來 顧南西-495:戎杳番外:父母是真愛,黨黨也是(二更)展示

他從地獄裡來
小說推薦他從地獄裡來他从地狱里来
党党说话早,不到两岁时,能说一些不怎么复杂的句子。
月初,徐檀兮去帝都参加研讨会,去了四天,回来的航班是上午十点,她正好有个患者要复查,就直接从机场去了医院,下午协助骨科做了一台手术,结束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祁医生。”
棺镜
是泌尿外科的龚医生,她从另一台电梯里出来:“你也到现在才下班啊?”
徐檀兮说下午有手术。
两人一起走到了门口,外面在下雨,龚医生见她手上没伞:“你用我的伞吧,我家住得近,没几步路。”
她说不用,道了谢,解释说:“我先生已经在路上了。”
龚医生上个月才调来虹桥医院,还没见过祁医生的先生,但听过不少传闻,说是祁医生家那位不仅模样出众,而且十分贤惠懂事,还说这年头那样的男人已经快绝种了。。
动不动就绝种,她在泌尿外科也没见过多少来结扎的男人,就算结扎了,临走还总要问一句以后能不能复通。
绝种很难的好吧。
龚医生觉得肯定是同事夸张了,正想着,一束强光打过来,光线照的那一片里,雨雾蒙蒙。
龚医生眯眼去看。
“杳杳。”
先闻声音。
像早春的风,虽然略带些凉意,但拂面时总归还是轻柔舒服的。
那片透着光的雨雾里走来一个高大挺拔的影子。
是个长相出众的男人,头发理得很短,不遮五官,轮廓线硬朗,有股说不出的野劲儿,偏偏生了一双眼型特别温顺的杏眼,瞳孔很亮,像盛了焰火,又泛着麟麟的波,有种浓烈却矛盾的美。
血色年华 流浪的野草
他撑着一把黑色的雨伞,拿伞的手另外还拎着手电筒,怀里抱着个小孩,他怕小孩会摔,用手臂撑着,手掌稳稳地托着小孩的后背。
小孩穿得很厚,棉袄里是黑色卫衣,他戴着卫衣的帽子,因为天气冷,还戴了口罩,就露出来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
龚医生眼尖地发现,撑伞的男人也穿了卫衣,和小孩是同款。
这是一对父子。
原本乖巧安静的孩子看见徐檀兮之后,开始挥动小手:“妈妈。”
龚医生的目光从小孩脸上移到了男人脸上。
模样出众、贤惠懂事、绝种男人……没错了,是祁医生的先生。
不 二 情書
龚医生乱七八糟地想:祁医生的先生可千万别来结扎,这么好的基因,结扎就浪费了。
“阿姨好。”
党党奶声奶气地叫人。
看看这基因!
千万别结扎啊!
龚医生收回乱七八糟的思绪:“你好你好。”
戎黎礼貌性地对龚医生点了点头,然后问徐檀兮:“工作结束了吗?”
“嗯。”
“走吧。”
徐檀兮把党党抱过去:“龚医生,我们先走了。”
龚医生还沉浸在“结扎”和“绝种基因”里:“哦,好。”哎,又相信爱情了。
一家三口走进雨里。
錄 天
戎黎撑着伞,拎着手电筒的那只手搂着徐檀兮的肩,把她和党党都护在怀里,他在风吹的那头,雨伞朝右倾斜得厉害。
雨下得不大,但风很大,雨淋不到徐檀兮和党党,戎黎肩上没一会儿就湿了。
“先生,”徐檀兮把伞扶正,“你都湿了。”
党党乖乖抱着妈妈的脖子:“爸爸,湿。”
“没事,马上到了。”
被徐檀兮扶正的雨伞又往右边倾斜了。
车停在对面的路边,代驾坐在主驾驶里等。
戎黎先把党党放到后面的儿童座椅上,系好安全带:“党党,把眼睛闭上。”
党党自己扯掉了口罩,卫衣帽子的带子系着,茫然地眨巴眼:“啊?”
“有脏东西,你闭上眼,爸爸帮你擦。”
“好。”
党党闭上眼睛,睫毛在抖。
小时候看不出来,长大了才明显一点,党党的眼角也有一颗痣,跟戎黎一样。
雨还在下,戎黎把雨伞倾斜一点,挡住了车里的视角。
他一只手托着徐檀兮的腰,把她往上带了带,低头刚好吻住她。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时间不久的一个深吻。
她离家好几天了,戎黎贴着她的唇磨,收了舌尖也不愿意离开:“想不想我?”
“嗯。”
主驾驶的代驾偷偷回头。
伞下,玉做的一双人在接吻,周边的雨雾像被定格了,成了一副浪漫大胆的彩画。
“爸爸,”党党在催了,“擦。”
戎黎吮掉徐檀兮唇上暧昧的水光,伞给她拿着,弯下腰,撑着儿童座椅的椅背,用指腹擦了下党党的眼皮。
“好了,可以睁开了。”
党党睁开眼,嫩生生地说:“谢谢爸爸。”
党党越长越像戎黎,但性子更像徐檀兮一些,是个小君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