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這樣的製作組和NPC真沒問題嗎 明天的選擇-第0575集:加大版棋盤,五連纔算贏的井字遊戲?那不就是五子棋麼!讀書

這樣的製作組和NPC真沒問題嗎
小說推薦這樣的製作組和NPC真沒問題嗎这样的制作组和NPC真没问题吗
井字游戏,一种简单易懂,也确实需要进行一定思考的简易游戏。在一般的情况下,井字游戏多是以平局告终的。毕竟,井字游戏的棋盘也就三乘以三那么大而已,因此在先手的第一步落地的时候,后手只需要简单稍微思考一下,就能够推测到后续的情况。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而现在,续第一回合吴辽所召唤的召唤兽粉色大猫猫「不想笑的非常豹」所使用的技能「不要笑挑战」比赛之后,第二回合亚侍召唤出来的特殊召唤兽「春田井」则使用了「井字游戏」比赛挑战模式。
不过,这个「井字游戏」的比赛还没有开始的时候,吴辽就先被亚侍给坑了一波,因为亚侍召唤出来的特殊召唤兽「春田井」不仅自身的体积非常的小,小到了要用放大镜,甚至显微镜才能够看清楚的地步,而且在亚侍的召唤完成之后,这个特殊召唤兽「春田井」的附近还出现了一个正常大小,漂浮在半空之中的法杖。
面对这种情况,吴辽想当然的以为这可能是卡BUG了没加载出来人物模型之类的情况,而亚侍却使用了一个跟「皇帝的新衣」类似的说法,说愚蠢的人是看不到这个特殊召唤兽「春田井」的。不仅如此,旁边观众席上的凌云罗、苍银瓶和苏雨兮也对这个特殊召唤兽「春田井」分别进行了三种不同的描述,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他们其实都没有看到,却为了体现自己看到了而开始胡说八道一样。折腾了半天之后,凌云罗才告诉吴辽,说他可以使用「系统」里的放大镜功能查看,吴辽照做了之后,这才算是看到了那个小到几乎可以被忽略的特殊召唤兽「春田井」。
『等等!手上的法杖!你刚刚说愚蠢的人只能看到他手上的法杖,对吧?』这时候,吴辽突然就发现了盲点,『可问题是,这个法杖他也没有拿在手上啊!这个法杖根本就是漂浮在他上方的吧?』
我的绝色女帝老婆 盛夏微暗
『对啊!没错啊!』亚侍点头道,『你刚刚不是也说了么?漂浮在他的上方,对吧?我确实是说了手上的法杖,但是我有说「拿在手上」的法杖么?我说的是手上,并不是手中,对不对?你再仔细想想,法杖漂浮在他的上方,是不是也可以理解为漂浮在他的手部的上方?手部的上方,难道就不是手上了么?是不是?』
『啊……这……』吴辽一听,竟无言以对。
没错,虽然按照一般的理解,手上就是「手中」的意思,但手部的上方,如果解释为「手上」的话,那其实也是没有问题的!这固然有点文字游戏的意思,但亚侍从开始召唤「春田井」的那一刻起,虽然嘴上没有说,但实际行动不就是在坑吴辽么?既然是为了坑吴辽,那这些还需要再多作解释么?无论是文字游戏,又或者是其它的方式,反正只要能坑到吴辽,那就没问题了!
『不要在意这些细节!我们还是开始井字游戏吧!』亚侍开始解释起了来龙去脉,『一般的井字游戏规则,我想你应该都很清楚了,大家也都很清楚了,所以我就不解释了!反正就是那种一人走一步,看谁能够先一键三连的游戏嘛!在井字游戏里,输或者赢其实反倒是比较少见的,基本只存在于不会玩的新手之间的情况!在对井字游戏有了一定的了解之后,在没有失误的大前提之下,结果基本就只有一个——平局!甚至可以说,井字游戏就是一个以「平局」为核心理念的游戏!』
在亚侍进行说明的时候,吴辽也简单的看了下亚侍所弄出来的这个「井字游戏」挑战的规则。其它的无关紧要的就忽略了,吴辽注意到的最关键的地方就是——这个「井字游戏」挑战竟然跟刚刚非常豹的「不要笑挑战」一样,都是如果召唤方输了,就扣除2000点生命值,而如果对方输了,却只需要扣1000点生命值。也就是说,如果吴辽这次能赢的话,那他就可以跟亚侍在血量上打成平手,双方变成3000生命值对3000生命值。就算吴辽输了,也只是扣除1000点生命值而已,比在刚才的「不要笑挑战」亏的要少一半!——但是话又说回来了,吴辽要是真的输了,双方的生命值对比就成了2000点对上5000点,对于吴辽而言,压力瞬间就增大了许多!况且,退一步说,井字游戏的本质是一个只要双方都会玩,在不失误的大前提下,就会无限平局,根本分不出输赢的游戏!在这种大前提之下,吴辽又当如何获得胜利呢?
『众所周知,一般的「井字游戏」确实是只要双防都会玩,并且都没有失误的话,最终都是以平局收场的!』亚侍开始解释起了来龙去脉,『但是,在这个「井字游戏」里面,这种平局的情况理论上是并不会出现太多的!造成这种现象的主要原因,是因为在每次对决之前,都会开始随机一项附加的比赛规则,比如说,某一方在第一次行动的时候,可以落两颗子什么的!这样一来,不就比较容易决出胜负了么?』
如果在井字游戏当中,先手的一方在第一回合可以落子两个的话,那么他的胜利可以说就是一种必然了!先手方的一颗子落在中间,另一颗子落在随便什么位置,最后的结果都是一样的!
把井字游戏的九宫格棋盘按照从左至右,从上至下的规则划分编号一号到九号位,先手其中一颗子占据正中心的五号位,另一颗子则占据左上角的一号位或者正上方的二号位,那么后手一方必定会堵住右下角的九号位或者是正下方的八号位,以此来避免先手一方的三连成功。这时候,先手一方根据这两种不同的情况,就会分别下在正左方的四号位,以及右上角的三号位,后手就输了,毕竟这个时候已经成为了绝杀,都是有两条路有两个子的情况,后手的一方无论堵哪边,都没有意义,因为没有堵住的那一边下个回合就必定可以三连成功,获得胜利!虽然实际的情况有许多种,但本质上却都是由以上两种情况进行变化的,毕竟井字游戏的棋盘是一个三乘以三的方阵,只需要通过一定程度的操作旋转90度和镜像操作,就可以看出有很多种情况的本质其实是相同的这一事实了。
三界战歌之铁血传奇
相对的,如果是后手落子的一方获得了第一次行动可以走两个子的状况,那么结果基本上也还是平局收场,毕竟后手连下两个子的情况,从本质上来说,就跟在普通模式之下,他是先手一方的状况是完全一样的!既然本质完全一样,那么也自然就会有跟在普通模式之下的井字游戏一样的结果了!
『那这么说的话,谁是先手,谁不就稳赢了么?毕竟,这种类型的规则呢,还真是过分的偏向于先手的一方啊!』吴辽立刻理解了这其中的含义,『或者说,花里胡哨的那些东西其实只是摆设,本质上还是看谁先手!先手等于必胜,对吗?』
『你要这么说的话,好像也没什么问题,不过事实并不是像你所说的这样绝对的!』亚侍回应道,『也有一些模式,先手的优势并不是绝对的!甚至可能还不如后手,也会出现后发制人的状况也说不定!』
『比如说呢?』吴辽问道,『举个例子,或者举个栗子呗!』
『比如说……比如说……比如说……』亚侍就如同卡壳了一样,半天都说不出,也想不出这个所谓的可以后发制人的特殊模式来,甚至还在不知不觉当中就满头大汗了。
『没有么?』吴辽道。
『有!当然有!肯定有的!肯定是有的啊!』亚侍继续想着,『就是……就是……就是……』正所谓急中生智,一个想法突然从亚侍的脑海里冒了出来,事已至此,他也不管他想的这个模式是不是春田井会有的模式,就直接说道:『井字游戏呢,是需要横、竖或者斜三个方向,其中有任意的一个方向三连,便可以获胜的游戏!而春田井所提供的这些特殊模式当中,有这么一种模式,它是需要横、竖或者斜三个方向当中,任意的一个方向五连才能获胜的!既然都要求五连了,那么棋盘的大小自然也就不是横三竖三的三乘以三的九格棋盘了,而是使用了更大的棋盘,好像是十九乘以十九,又好像是二十一乘以二十一的大棋盘!我称之为——井字游戏Plus超豪华超级无敌威力加强版!』
『哦!原来是这样啊……』吴辽思量了一番,很快便发现了问题,『不对!不对!不对!兄啊!你刚刚说什么来着?三连获胜,变成五连获胜了,是吧?还有就是棋盘也变大了很多,是吧?』
『对啊!棋盘位置变大了!获得胜利的条件也增涨了!』亚侍点头道,『就是这样啊,有什么问题吗?』
『有什么问题?问题可大了!』吴辽一本正经的说道,『咋看之下呢,你说的这个大棋盘,还有五连才能获胜的新条件,确实让井字游戏的可能性什么的,变化性什么的,丰富了很多很多,在这种情况之下,确实后手也未必会吃亏,甚至还有可能占据一定的优势,确实可能会存在后发制人的状况也说不定!但是,仔细想想的话——这不就是五子棋么!坑爹呢这是!什么加大版棋盘,五连才算赢的井字游戏啊?这不就是五子棋么!还有这个「井字游戏Plus超豪华超级无敌威力加强版」是什么鬼命名啊?你就不觉得这个命名特别特别特别的中二么?你在起这个名字的时候,自己就不会感觉尴尬么?啊?』
核舰队入主清朝 手语如初
『啊……这……』亚侍不由得一愣,『以普遍理性而论,好像确实是这样!』
毫无疑问,这根本就不是什么井字游戏的威力加强版,就是五子棋啊!
『算了……算了……』吴辽摇头道,『毕竟井字游戏从本质上来说,就是五子棋的压缩版嘛!所以你说五子棋是「井字游戏Plus超豪华超级无敌威力加强版」什么的,也确实是没什么问题的!我还是不纠结这些问题了,与其纠结这些,还不如问你一个更关键的问题——先后手是如何确定的呢?』
『先后手是用一种非常传统,而且非常公平,并且在某个著名的团队对抗型的球类体育项目当中也沿用了好多年的方法来决定的!』亚侍像是说谜语一般的回答了吴辽的问题,这些话真的是说了也跟没说一样,『顺带一提,其实我所召唤的这个「春田井」还有很多其它的特殊规则的井字游戏模式,其中有一些还是对后手相对有利的,由于时间问题,这里我就不多进行解释说明了!毕竟俗话说的好,百闻不如一见嘛!我说的再好听,都不如到时候你亲自体验来的实在!我的意思是说,在这些有各种特殊附加规则的井字游戏当中,确实有先手优势比较大的,但也存在不少后手优势更大一些的情况,整体来说应该就是五五开吧!另外,也还是有没有任何特殊规则,纯粹原版的井字游戏的!每次决定的模式都是随机的,都是要进行抽取的!而你我的对决是看谁能先拿到三场胜利,如果谁先拿下了三场胜利,那么就算谁获胜了!怎么样,是不是很简单通俗易懂呢?』
『我只感觉到你把本来简单的事情弄的复杂了一点而已……』吴辽低声说道,『对了,你刚刚说的这个决定先后手的机制,说的这么花里胡哨的,到底是什么啊?我的意思是,能不能说人话啊!』
『说人话么?没问题!简单!』亚侍深吸了一口气,而后说道:『这个决定先后手的模式呢,简单来说也就是……』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晓!
To Be Continu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