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小說 藥妃傾權:王爺吃棗藥丸 愛下-第二百一十一章 相識讀書

藥妃傾權:王爺吃棗藥丸
小說推薦藥妃傾權:王爺吃棗藥丸药妃倾权:王爷吃枣药丸
这林湾湾那日瞧着性子厉害,可接触下来穆习容却发现林湾湾实则内里单纯得很,穆习容不过毫不费力地帮她说了几句话,林湾湾就能卸下防心让她住进林家。
不知道还说她天真好,还是说她傻好。
但方才看她顾念着场合,即使因为刘纤儿说得那些话气急了,也没有失了体统时,却又觉得这姑娘其实性子里也有些稳重。
穆习容温声拒绝了,“不必,我已经找了家客栈住下了,不过我不是临沧人,初来乍到此地,可能还有许多地方要劳烦你呢。”
“这有什么。”林湾湾拍着胸脯,豪爽道:“你要是有什么事,尽管找我便是,我一定随叫随到。”
“那我就先多谢林姑娘了。”
“嗐,别和我客气,你既然帮了我,那你就是我的朋友了,朋友的事就是我的事,我是一定不会放任你不管的。”
穆习容这才后知后觉地感受到这林姑娘似乎也格外的热情好客,不过这倒不是什么坏事,没有防备心也好,热情好客也好,都是她可以在短时间内接近林湾湾可以利用的有利手段。
然而一心想要接近林湾湾的穆习容却没有注意到周围有一个人一直在盯着她。
在她走出视野范围之外后,那人才从一直待的地方离开。
……
温离晏听到属下传来的消息,立时激动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眸中光彩流溢,“你说真的?你当真看见了?”
“是,千真万确,属下见过几次穆姑娘的画像,属下虽然没别的本事,但好在记性不错,就记下了。而且属下记人从来不看皮相而是看骨相,穆姑娘虽然在哀默大会上易了容,但属下还是一眼就认出了那是殿下一直在找的人。
原本属下是想跟着穆姑娘,好让殿下知道穆姑娘现在住在何处,但属下又发现这位穆姑娘身边似乎有个武功高强的人守着,属下怕打草惊蛇,就先回来将消息告诉殿下您了。”那人话语中满满皆是邀功的意味。
但他找到了穆习容,温离晏自然会重重赏他。
那人激动地谢过了温离晏,喜滋滋地走了出去。
“殿下,既然人又回来了,而且都碰上了,要不要属下去……”
说话这人是温离晏的亲信赵良。
“不必。”温离晏凉声道,“刚才那人都懂的道理,你不懂吗?”
万域剑帝 未朗
而且在冷静下来之后,穆习容为何会去而复返,温离晏也猜的八九不离十了,绝对是因为宁嵇玉被困在了临沧。
他这阵子虽然没有在明面上大张旗鼓的捕捉宁嵇玉,但他在晋城四处都布下了暗桩,只要宁嵇玉一个忍不住露出了什么马脚,他就能立刻知道宁嵇玉的位置。
既然穆习容如今和林家搅和在了一起,那他就有必要去会一会这个林家了。
.
林府,内厅。
“娘亲,父亲今日看着怎么这般高兴,这满面红光的。”林湾湾一早便瞧着自家父亲的情绪状态似乎不一般,又张罗这个又张罗那个的,好像家里要来什么贵宾一般。
但林家已经许久不招待什么贵宾了,就算有客人来也是一些熟人,用不着这样的阵仗,难道是有什么喜事吗?
林母怜爱地抚了抚林湾湾的头发,“这次你父亲啊可能真的是撞上大运了。”
“怎么个说法?”林湾湾分外好奇,将下巴放在林母的膝盖上,一脸疑惑地问说。
“你可知道那位先前流落到殿下?”林母点了点她的鼻子,问说。
林湾湾点头答:“自然知道,那位殿下的府门前我都经过好几次呢。”
只不过因为每次守卫看着都格外地森严,林湾湾经过时也只是敢远远地看一眼而已。
坊间都传这位殿下长得很是俊俏,也流传出过几张他的画像,只不过林湾湾倒是没见过真人。
“这位殿下一来晋城的时候啊,你父亲就一直在给这位殿下下拜帖,想亲自上皇子府去拜见一下,可几乎次次都石沉大海,但这次却有了回应。”
“真的?但这位殿下不是在宫中无权无势的吗?而且又刚打了败仗,父亲这般费力地讨好他做什么?”
贵族学院的公主
林母嗔了她一眼,“你这小丫头片子懂什么?”
“他纵然有诸多不好,也总归身上流的是临沧皇室的血,而且先皇薨了,先皇留下的皇嗣只有这么一个,你说那个位置会给谁坐?”
林湾湾想明白其中关节后微微诧异地睁大眼睛,可随后又满腹疑惑,“可我们临沧不是还有一位公主吗?”
“你这孩子,哪里有让女子坐皇位的道理?难不成还要给临沧立个女皇的位置吗?”
林湾湾:“原是这样。”
别的国家虽然也有立过女皇,但临沧几朝几代下来确实没有过立女皇的先例。
而且听说他们临沧的这位公主刁蛮跋扈,恐怕也是个不好伺候的主。
若是这样的人当了女皇,临沧才是有了大难了。
“好了,这些事你听了并无益处,随耳听听便算了,可千万别到外头说去。”
“女儿省得。”
林母想到今日下人说的话,又道:“对了,听说今日刘家那个女儿刘纤儿在哀默大会让给你难堪了?”
“是,但已经有人帮女儿教训她了。”林湾湾说道。
林母问说:“是什么人?”
“是一个女子,虽然其貌不扬,但心地十分的善良。”
“你啊。”林母心中隐隐有些担忧,她这个女儿虽然平日性子看着直爽,但其实心思单纯地很,而且没那么多弯弯绕绕,她什么都不怕,就怕她这个女儿被欺负。
但就算她这般千防万防的,却还是让她受了伤,还是因为一个负心汉受的伤。
她原本很想让那个负了她女儿的人付出代价,可林父却叫她忍。
林家虽然在晋城还算大家,但拿出去却是不够看的。
而且如今那个张家已经不是以前的张家了,对付起来确实有些棘手。
如果之前早些看清这人是什么德行就好了,她的湾湾就不会受伤,他们林家也不会去花这么多心血养出一家子的白眼狼。
罢了,这世上又哪里有那么多早知道呢,如今也只能及时止损了。
但愿那位殿下真的能愿意帮着扶持一把他们林家,如果有了那位殿下的助力,什么张家刘家,他们林家都可不必再放在眼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