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玄幻小說 霍格沃茨之血脈巫師 線上看-第八百七十六章 伊凡:不可能,難道我是個假的格蘭芬多?鑒賞

霍格沃茨之血脈巫師
小說推薦霍格沃茨之血脈巫師霍格沃茨之血脉巫师
伊凡伸手拿起了放在床头的那柄格兰芬多之剑,细细的打量着。
这柄华丽的宝剑看上去和以往没有任何不同,但伊凡却是清楚的感觉到它内部蕴含魔力似乎得到了一定的增强。
原版的格兰芬多之剑可没有毁灭魂器的能力,这一点从哈利第一次攻击纳吉尼时没能破防就可以看出来。
不过,这东西最大的优点,就在于能够吸收一切有利的因素用于强化自身,现在看来这个“有利因素”的范围极广,除了基础物质之外也包括了精神与意志的力量!
作为一位炼金大师,伊凡对这种情绪能量并不陌生,比如上学年他在修复弯月挂坠的时候就使用到了这种力量。
只是目前他的水平非常有限,对于情绪能量的运用还比较粗浅,仅仅是将其储存起来,然后在需要的时候用于加持某种魔法。
而格兰芬多之剑不同,它似乎能够将这种力量循环利用,永久的强化自身。
“真不知道那些妖精是怎么做出这把剑的……”伊凡轻抚着剑身啧啧赞叹道,对妖精的工艺技术十分的眼馋。
想着哈利的描述,伊凡便握紧剑柄想要试一试能否将自己的意志灌入这柄宝剑之中,但折腾了好一会儿,都没有出现哈利所说剑身隐隐发光的景象,连试验召唤格兰芬多之剑的时候也失败了。
难不成自己是个假的格兰芬多?伊凡不免有些尴尬。
玄 天魔 帝
不,绝不可能,肯定是因为自己召唤这柄剑的意志不够坚定的缘故……
只为你买单
毕竟自己可是正经巫师,没有提着一柄剑去砍人的欲望。
“你还记得自己是怎么往这柄剑里注入力量的吗,哈利?”伊凡转过头看向哈利,出言询问道。
哈利迟疑了一下,他记得自己当时好像什么都没有做,就是脑子一热冲了上去,一心只想着怎么干掉纳吉尼。
听完哈利的表述,伊凡有些哭笑不得,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
不过这也让他明白了,大概只有无比纯粹的意志才能引动格兰芬多之剑的共鸣。
或许,邓布利多就是看出了哈利是个头脑热血的莽……年轻人,才如此确信他能够顺利斩杀纳吉尼。
想到这里,伊凡便将格兰芬多之剑给放到了一边,因为这把剑似乎不怎么适合自己这样靠脑子战斗的人,相较之下,他也更相信魔杖的力量。
早安,小逃妻 悠悠古哥
“对了,还有件事我刚才忘了给你们说……”哈利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连忙开口道。“我在另一个世界看到教授的时候,他告诉我自己在等一个人,如果那个人愿意守约的话,应该快来了!”
“等人?”伊凡愣了一下,眉头很快便皱了起来。
“你知道他在等谁吗?哈尔斯?”斯内普好奇的询问道。
“盖勒特·格林德沃!”伊凡十分肯定的说着,而后看着两人不解的表情,又继续出言说道。“邓布利多教授和他曾经是交情很好的朋友,只是后来因为一些理念上的冲突才变成敌人的。”
哈利半信半疑,他实在难以接受邓布利多教授年轻的时候,竟然会和格林德沃那样声名赫赫的黑巫师交朋友……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这简直比伏地魔是个格兰芬多还要离谱。
斯内普同样感到无法置信,魔法界的每个人都知道邓布利多有多么痛恨黑魔法,一生都在与之斗争。
重生未来之人鱼帝后
但一想到邓布利多刻意安排自己引诱伏地魔去见格林德沃,斯内普便又将反驳的话语给咽了回去。
伊凡没有在这件事上多做解释,毕竟邓布利多人都已经死了,实在没必要再去揭对方的伤疤。
人生在世能够毫无污点完美谢幕的大人物寥寥无几,即便前半生犯下了一些错误也无损邓布利多的伟大之名。
“斯内普教授,能麻烦你帮我看看这个吗?”伊凡从巫师袍的口袋里取出一个试剂递给斯内普。
后者困惑的伸手接过,低头看了一眼,透明的试剂内附着着一些黑红色的血液,看起来很是诡异。
“这是格林德沃的血!他代替邓布利多承受了一部分那个黑魔法的伤害,你能通过这东西判断他现在的身体状态吗?”伊凡神色凝重的说道。
绝世神帝
他之前在纽蒙伽德逗留整整一小时,可不是光顾着放火这么简单,还顺带着将格林德沃割破左手时滴落的那些血液给收集了起来。
只可惜这些血都有问题,要不然倒是布置黑魔法诅咒以及熬制复方汤剂的好材料。
斯内普轻轻将盖子开启,用魔杖将些微的血液吸吮了出来,飘在半空中仔细的端详,他给邓布利多当了两年的主治医生,对于这种诡异黑魔法的特性自然是十分了解,很快就有了结论。
“不出意外的话,他最多能支撑两个月左右。”斯内普挥动着魔杖将血液重新装回了,开口说道。
“如果由你来诊治,不考虑代价的话,你有把握将格林德沃给救回来吗?”伊凡再度询问道。
“绝无可能!腐蚀的程度已经太深了,和魔力纠缠在了一起,至少我想不到任何的办法。”斯内普摇了摇头,心里多少有些庆幸。
格林德沃可不是什么省油的灯,恐怕不会比伏地魔要好对付,现如今得知这个危险的人物马上就要死了,斯内普一时间竟有种松了口气的感觉。
一旁的伊凡也没有否决斯内普的判断,因为这和他的猜测基本是吻合的,邓布利多花了两年的功夫都没能彻底将这种诡异的黑魔法祛除,格林沃德又能有什么办法呢?
“既然他马上就要死了,那为什么还要逃狱?”哈利不解的问道。
伊凡翻了翻白眼,他也正想问这个问题,仅剩下两个月的寿命,就算格林德沃有着惊人的计划能够制霸世界只怕也来不及实施了。
至于和邓布利多一样找人共同承当这个魔咒的伤害?
用脚想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连他们这个等级的强大巫师都没法坚持一年,这要换成普通的巫师,在黑魔法侵蚀下怕不是十天半个月就撑不住!
而且这个方案仅仅权宜之计,多拖一段时间还是要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