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异能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 txt-第468章 收網相伴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
小說推薦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太子妃又双叒暴走了
倪鸿博想见肖楚儿的时候,肖楚儿不见了,屋里只有两个字,勿寻。
莫非是他亲了她,所以生气走了?
不然怎么会连外面的草药都不收呢?
倪鸿博内心着急,刚出了肖楚儿的院子,便有下人唤他去书房,倪鸿博皱着眉,前去了书房。
倪高飞沉着脸,呵斥了他欺上瞒下,企图蒙混过关,取消婚事。
之后罚了倪鸿博跪在书房前,不知悔改,不得起身,直至大婚当天……
而被带走的肖楚儿发现位置越来越偏僻,她皱着眉,开口:“这里是哪里?要出城门看病不成?”
丫鬟坐在马车上,不耐的看着肖楚儿:“你别不耐,给你足够的银钱不就成了?”
之后她掀开了帘子,对车夫吩咐:“好了,停下来吧!”
然后丫鬟下车,朝旁边的巷子走去,巷子里全是颓废躺着的一众乞丐,浑身散发着酸臭味,她皱着眉开口:“你们,所有人,拿着钱,给我办件事!”
之后车夫离开马车,坐在马车上等待的肖楚儿等的时间有点久,她蹙着眉,掀开帘子往外看,这一看就看见十几个乞丐朝她这边围了过来。
“小美人,有人花钱买你的清白,你,你就乖乖从了吧!”
一身白衣的肖楚儿清如莲,白如玉,而这些乞丐就如那肮脏的蛆虫一般,要落于这块洁白的玉上,弄脏了不说,还会觉得恶心。
丫鬟让车夫在旁边看着,而她回去禀报田绮南进展顺利。
不过刚走到半路,却被一个突然出现的男子挡住了去路,她不悦换个方向继续走,还是被阻挡了去路。
“你干什么?”
质问的话不过刚出口,却有剑架在了她的脖子上:“叫那帮人都停手。”
丫鬟一脸错愕。
之后,乞丐们被吼走,肖楚儿在惊恐中被救下。
救她的人,面容冷峻,眼神无一丝温度,肖楚儿以为自己得救,却被想到却是被送到了坟墓前。
此时天色已经擦黑,四处荒凉,偶尔还有猫头鹰的叫声,一声声的传来,听上去极其可怖。
男子站在她的身前,让她跪在地上,而他拿着剑双手抱胸,质问:“认识上面的字么?”
“吾妹林品儿之墓”几个大字在她的眼前,即便夜色黑,却依旧看的清清楚楚。
“你你救我,却带我来这里,你是她什么人?”肖楚儿目光不服气的看着面前的男子。
男子冷笑一声:“赶紧磕头忏悔,晚点送你去见她!”
肖楚儿诧异的看着面前的男子,他到底是天神还是恶魔?
“你不是林少爷,你究竟是谁,为何要让我陪葬?”
肖楚儿不服气的跪在地上,双眼逐渐通红,她什么没有毒针,也没有暗器,四周也没有路人,所以她若被杀,根本无人知晓,无人搭救。
“你做了什么事情,你不清楚?被杀虽然残忍,可也不冤枉。”
之后他拔出了手中的剑,闪着寒光的剑插在她的身前,清风面色冷漠的看着她:“磕!”
在相府,此时有飞镖朝地上射下,让原本跪在地上的倪鸿博诧异的看去。
然后伸手拿过,只一眼,他神色就变了。
然后也不管是不是倪高飞罚跪期间,直接站了起来,朝外走去。
他的步伐匆忙,即便下人在旁边想说什么,但他还是快步走了。
赶到坟墓时,看见肖楚儿被捆绑,而在旁边站着一个男子,男子似乎在等他。
倪鸿博怒不可遏:“是你,清风!”
清风回过头来,看着倪鸿博的眼神中只有冷漠。
“倪月杉让你这样做的?她人呢?”
倪鸿博生气的环视四周,想找到倪月杉可四周没有。
“看来你是真的喜欢这位姑娘了,也好,一起下地狱。”
他将地上的长剑拔了出来,看着他眼神中带着一抹不屑,倪鸿博咽了咽口水。
“为,为何要在此处,杀我们?还有,倪月杉的仇家是我,别牵连上她!她可是救了苗媛的恩人!”
清风一步步的朝倪鸿博接近,倪鸿博脸色阴沉着,他攥着拳头:“你说,如何才能放了我们生路?”
“害死林小姐的人,如何放?你们做的亏心事,还不足以,让你们二人去死么?”
一句话让倪鸿博的脸色瞬间就变了。
嫡 女 歸
他皱着眉,叫嚷道:“你不过是奉命行事而已,说吧,你要什么好处?只要放了我们俩,我保证你一辈子衣食无忧!”
但清风却是冷漠的看着他:“过来,忏悔!”
一句多余的话都不想说,然后倪鸿博迟疑的朝他走了过去。
圈爱坏丫头 姬晓语
他的眼神朝跪在地上的肖楚儿看去,神色间满满都是心疼。
“忏悔。”又是一声冷冷的提示,清风的目的性似乎很强。
倪鸿博攥着拳,朝地上跪下,对肖楚儿忧心道:“你若抓住了机会,就逃,别管我!”
但肖楚儿被捆绑,怎么逃?
她皱着眉,摇着头,然后沛然泪下……
清风只道:“一个成形的孩子,一个芳华年纪的少女,你们……于心何忍!快点忏悔,好送你们上路!”
倪鸿博有些不死心的说:“放了她,我的命你拿去!”
清风沉着一张脸,满身寒气:“再啰嗦现在就杀你们!”
清风举起手中的长剑来,对倪鸿博脖子架去,倪鸿博只好住嘴。
他跪在坟墓前,看着坟墓上的碑文,之后低垂下头:“我……我不知道忏悔什么?我对她,我想重新将她接回府上的……”
“少装糊涂,你身边这位肖姑娘究竟对她做了什么,如果太子妃不清楚,会令我要了你们二人的狗命?”
倪鸿博的脸色一白,咽了咽口水,之后才开口:“我,品儿是我不对,鬼迷心窍,想,想着,你的孩子和你死了,这,我爹再也不会让我求你回来了,我,我就可以迎娶新妻!”
“还有你!”清风将剑架在肖楚儿的身上,肖楚儿绝世的面容上,闪过一抹愤恨,但最终还是开口了:“我也有错,明知害你丧尽天良,还在一错再错。”
清风哼了一声,收回手中的剑,对林子中的方向,开口:“相爷,林少爷出来吧!”